刚刚更新: 〔无风何处起涟漪〕〔周雪〕〔顾九辞霍明澈〕〔这是我的星球〕〔陈阳苏雅〕〔护国战神〕〔我穿成了修仙界稀〕〔镇国战神〕〔顾肆〕〔剑临诸天叶玄〕〔大叔蜜爱小萌妻〕〔从枣子哥开始梦幻〕〔贵妃她又轰动后宫〕〔非常随便的青春恋〕〔早安,总统大人!〕〔陈天阳苏沐雨的〕〔我立于亿万丧尸之〕〔偏执墨少的掌中妻〕〔史上最强医婿〕〔白玉燕宋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59章 从此天涯是路人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赵长安飞速的写完了最后一大题的英语短文。

    与前面的选择和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书写完全不同,这一大段遒劲秀逸,笔锋如剑的文章,簇拥叠翠的写下来,震得倪亚雯都瞪圆了俏眼。

    目眩神迷。

    写完英语卷子,赵长安看了一眼时间。

    3:26

    于是,他开始整语文六摸试卷。

    “你把作文也写了。”

    老常看到倪亚雯拿着英语试卷到书房去改卷,也想看看赵长安的作文。

    “老班,这才第二卷,后面还有数理化,我得累死!”

    赵长安发出抗议。

    昨天清晨,纪连云清晨在桃花江边丢给他半条软华子,赵长安兜里一盒才拆封。

    他掏出来,抽出一支递给老常,在老常圆瞪着的铜铃大眼里,‘咔’,给自己点了一支。

    “太熬脑力,提提神。”

    赵长安笑着解释。

    “你高考有种也这样提提神。”

    老常笑骂一句,语重心长的对赵长安说道:“你年纪轻轻,可别养成了这个不良癖好。”

    把剩下还有快一盒的华子,很自然的顺进了腰包。

    然后,

    赵长安开始埋头做题。

    老常站着看了一会儿,这张六摸卷子他还没有看过,这时候看着赵长安做的题,感觉除了一两个选择似乎和自己判断的不一样,其余的大致吻合。

    “至少你那130是真实水平,语文你要是不想做就算了,后面还有三张。”

    语文不像是英语,里面有着大量的,赵长安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老常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3点50分,估计数学卷子也该送过来了,就提出了建议。

    “130还不是我的真实水平。”

    赵长安松了一口气放下笔:“谢谢老班,不然就是不写作文,我也得一个多小时。要不要你改改?”

    “不用,既然证明了还费这劲干啥!”

    老常直接把卷子收起来,放在电视柜的隔窗里面。

    他不是不想改,而是没有拿到标准答案,有几题他也拿不准。

    免得改错了丢人。

    “叮咚~”

    赵长安和老常闲坐没两分钟,门铃就响了起来。

    打开门是李建。

    “就用六摸试卷吧,三点多才开机批量印刷,我才拿到卷子。”

    李建笑着说道:“看到今天轮不到印刷物理卷子,老陆骑摩托出去了,说是到市新华书店淘卷子。”

    “哈哈!”

    老常笑了起来。

    临时编写一张卷子,说着简单,可做起来可真不容易。

    做完了化学六摸试卷,时间还不到5点20分。

    李建虽然也没看过化学标准答案,不过他看着赵长安写在演草纸上面的演算推理过程,就完全可以判断对错。

    “老师。”

    赵长安把化学试卷,递给在旁边整整站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李建。

    “不用改了,十拿九稳满分!当然,我还是要改,有计算器没有?”

    李建激动得身体都在打哆嗦,向老常要计算器。

    “叮咚~”

    门铃又响了起来,

    打开门,

    老陆全身大汗,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做完一门没有,是语文还是英语,多少分?”

    “我还得对照一遍标准答案,就我现在所看,”

    在里面书房里里外外检查了两三遍的倪亚雯,满脸惊喜而复杂的走出来,望着赵长安——这是怎样隐忍的一个男孩子啊,他才多大,那个传说中温文尔雅,就是手下良莠不齐的夏文阳究竟有多可怕,让他如此的背负?——轻声说道:“我给满分!”

    ——

    晚上6点的时候,英语,化学,物理三门成绩都改了出来。

    150,150,150。

    震惊得拿着自己辛苦编写的测试卷子的数学老师李巧琳,直接把卷子塞在赵长安的手里:“你今天太累了,数学不用考了,物化里面的计算就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这张卷子你明天,嗯,后天也行,写完了给我看看就可以了!”

    “你在家坐着休息一会儿,今晚在这儿吃饭;我们去找苏校长,放心,真要是不行,我家随便你住!”

    老常然后大声的给刚回家就在厨房忙碌的妻子李凯丽喊道:“今晚多做几个硬菜,我陪我的学生好好干两杯!”

    赵长安站在书房的窗户,望着一高教师楼后面的松林,山坡,还有那条京广线。

    “呜呜~”

    不时有火车‘轰隆隆’的远远驶过。

    老常在确定赵长安属于那种顶尖的‘亲嘀嘀’的爱徒以后,不但把那盒华子又搁在书房,而且把自己只有来客才吸的黄鹤楼,也拿出一盒放在书桌上。

    赵长安吸着烟,看着火车远去,夕阳染满晚霞,倦鸟大片如云一般的落进松林。

    “长安你别客气,在这儿就跟自己家一样,你玩不玩电脑?”

    李凯丽通过丈夫的只言片语,也知道了眼前这个大男孩的恐怖实力。

    她当然也知道今天那份传得沸沸扬扬的揭发事件。

    即使表面镇定,内心却也人之常情的微微颤栗的佩服。

    一个超级学霸,隐忍了三年装作一个学渣,——要知道他今年才多大?

    “谢谢师母,以后有的是时间。”

    赵长安脸上带着大男孩一样,纯真朴实的微笑。

    一下子就拉近了李凯丽的好感。

    “其实苏校长那里你不用去住,在你老师家就可以,你可能不知道,裴学哲经常来家里蹭饭。”

    李凯丽显然不但聪明而且精明,一句话就点名了赵长安最担心的忧虑:“你不需要担心,你老师虽然大大咧咧,可要是有人想诬陷他,也没那么容易。”

    赵长安听了心里猛地一震,这件事情他二十年后都不知道。

    “我的师母咧,老师刚才咋不给我说清楚一点。”

    赵长安顿时直埋怨,

    大夏天的,他可真不愿意和刘翠挤在一起。

    “我刚才问老常了,他说你可能喜欢刘翠,故意找理由往苏校长屋里蹭。”

    李凯丽一脸的无辜。

    “咔嚓~”

    防盗门打开,

    “妈,做啥好吃的,这么香。”

    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初中生推门进来。

    常杉。

    未来文阳集团夏文卓的左膀右臂,常杉,裴学哲。

    ——

    当晚,兴奋不已的老常开了一瓶珍藏的郎酒,和赵长安的啤酒,碰了七八杯。

    赵长安走出3号楼的时候,天空刚刚披上星月。

    侧面看去,一高的三栋教学楼灯火通明,传来无数汇聚交杂的‘嗡嗡’声。

    他看了一眼手表,

    8点36分。

    走向教学楼。

    “铃铃铃~”

    8点40分,赵长安走到教室门口,下课铃声响了。

    赵长安刚进后门。

    “安子,你牛哈,两个学霸来找你?”

    老郑朝着赵长安直竖大拇指:“还有你那毛笔写得小楷,我爷爷说你就是成绩一般也没事儿,他推荐你到林海鸿那里,特招进省院,问你愿不愿意?不出几年,妥妥的就是书法界的一个新秀!”

    “我靠,我们还在拼命的挤门槛,你就成一本大学生了!”

    老郑的同桌程铭辉,兴奋的哇哇叫:“老郑说那个林海鸿,是省大副校长,文学院院长,省书法家协会副会长,牛匹!”

    “啥两学霸?”

    赵长安心里猛跳,

    “高二的单彩,带话让你去找她;还有——”

    老郑突然不说话了,朝着赵长安的后面直努嘴。

    整个沸腾的教室,也一下子寂静下来。

    赵长安偏头看去,

    果然,夏文卓。

    “有几句话跟你说。”

    夏文卓静静的望着赵长安。

    “好。”

    赵长安朝着里面担忧的望着他的曾晓晓笑了笑,走出教室。

    两人在走廊灯光下,朝着小水池走去。

    外面喧闹的学生,上厕所的学生,都是一脸吃惊的望着夏文卓和赵长安。

    又立刻寻找到了在走廊站着不语的裴学哲,

    大新闻啊!

    ——

    两人走到水池边的一株巨大的垂柳树下,附近的一对对,立刻识趣的让出空间。

    此时,

    头顶月色皎洁。

    身后一大片快垂到地面的柳条,遮蔽了后面的视线。

    前面荷花荷叶满池塘,一朵朵的粉荷,在月光下分外的纯洁美丽。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铃铃铃~”

    一直站到上课铃声响起。

    校园寂静下来。

    “三年没有看你的小楷,没想到依然写得这么好,而且比以前,你的字更加的锋利锐气。”

    “谢谢夸奖。”

    夏文卓和赵长安的声音都是淡淡的,交流方式似乎就像三年以前那样。

    而其实,两人之间,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进行过一次对话。

    “你高考之前别出去了,长辈的事情我无法评判,也无力阻止。无论考得怎么样,考远一点,以后也别回来工作了。”

    “呵呵~”

    赵长安笑了一声。

    转身面对着夏文卓的侧身,用双手把她柔软的娇躯扳过来。

    两人直面对视。

    “游戏才刚刚开始,我怎么可能当一个逃兵?”

    赵长安脸带微笑,就像是在述说着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文阳集团放弃了竞标,我父亲将会辞去一建总经理职务。

    我哥和小舅今天下午被拘留了,你家的损失会有人找叔叔阿姨协商赔偿,不过你之前和商校的宋明有矛盾,他们近期可能会想法找你的麻烦。”

    “谢谢了,其实咱俩没这么熟,以后就不要找得这么惊世骇俗了。”

    赵长安认真的望着夏文卓,展颜一笑:“抱一抱,就算完成我初中三年时候的梦想,以后就当从来都不认识就好了。”

    赵长安在夏文卓亮晶晶的望着他的眼睛,无声的静默里。

    轻轻的搂住了她的娇躯。

    其实,这个姑娘一直是他在初中年少时候的梦想。

    柔软,温暖,芬芳,

    小巧笔挺的鼻翼,带着些紧张的手足失措的呼吸声。

    放开,

    赵长安转身离去。

    历尽劫波过往去,从此天涯是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