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神医〕〔重生暖婚〕〔豪婿战神〕〔神州战神〕〔叶君临李子染〕〔陈八荒方静最新章〕〔史上最强医婿〕〔方静〕〔绝武狂兵〕〔八方战神陈八免无〕〔陈八荒〕〔绝武狂兵叶君临〕〔陈八荒方静无弹窗〕〔绝世医术陈八荒〕〔君临都市〕〔三国之风起南海〕〔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君临都市陈八荒方〕〔主角叶君临李子染〕〔妃入人间是清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63章 一丘之貂
    等到曾晓晓不情不愿的离开教室,赵长安关上教室里面的灯,留着最后一排的吊扇还开着。

    在座位边点了一盘蚊香。

    又在脖子手臂脚裸上面,抹了花露水。

    其实校园里蚊子倒不是很厉害,倒是隐翅虫多得出奇,现在每个班里都有七八个中招的倒霉学生,脸上脖子红肿得瘆人。

    在照射进来的幽幽月色里,赵长安慢慢入睡。

    早晨五点,东面的天空刚露出点鱼肚白。

    赵长安就收拾了地面的蚊香灰烬,悄悄离开教室。

    到了高三自行车棚,骑车来到了后门。

    不久,赵长安来到了工地。

    钟远强趴在桌子上打瞌睡,他父母还有芳英兰正在厨房忙碌。

    “爸妈,小芳,有冰镇绿豆粥没有。”

    赵长安笑着走进厨房。

    ——

    桃花江水库,桃源大酒店。

    在开过誓师大会以后,已经到了中午时间。

    所有大会的参与者,在酒店里面,以及酒店临湖的岸边树荫就餐。

    牛蒙恩,纪连云,陶龙荣,三人选择了一张不大不小的餐桌。

    喝茶等菜,望着碧绿的湖水清波。

    湖风拂来,清爽惬意。

    “咦?”

    在陶龙荣的示意下,牛蒙恩和纪连云扭头看到,夏文阳领着几个人向这边走来。

    然后在中途,他和几个手下说了句话,一个人走过来。

    “三位真是好雅兴,不介意多坐一个人吧?”

    “欢迎至极,夏总可有一段时间没有到阅江楼捧场了。”

    纪连云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

    “今晚我做东,就在阅江楼咋样?”

    夏文阳脸带微笑,看不出他话里面的真假。

    “夏总真是大手笔,一举从周边县市租赁过来两百辆出租车,过来为山城学子助力。”

    陶龙荣笑着给夏文阳倒了一杯茶。

    毕竟自己老丈母娘,小舅子,白吃白喝白拿了夏文阳小百万,前几天陶龙荣给邱金慧打电话,让她说一个数,他好还钱。

    然而被邱金慧委婉拒绝。

    说是这事儿是她和那边的交情,更陶龙荣无关。

    所以现在不管双方怎样,他陶龙荣都得领情的倒一杯茶水,隐晦的聊表谢意。

    “一辆车子一天八百块钱,加油站不限量满加油,睡在我新建的啤酒厂空厂房里面,一切下来不过七八十万而已,只要有利于山城百姓,这不算啥。”

    夏文阳微笑着发烟,

    虽然他不吸烟,然而兜里面总放着一盒华子。

    “有。”

    牛蒙恩示意手里燃着的香烟,不接夏文阳的华子。

    “在这里要提前恭贺三位。”

    四人落座,夏文阳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

    “还得多谢夏总承认。”

    牛蒙恩的话,让纪连云和陶龙荣都微微皱眉,——你这是专捡伤疤揭啊?做生意,求财又不是求气!

    然而,夏文阳的脸上则是不见丝毫的不愉。

    笑着说道:“我们文阳集团的砖瓦厂,沙场,采石场,还有水电安装公司,都可以为府河北岸的建设,提供一切高质的合作。”

    纪连云和陶龙荣面面相觑,——这就来说合,做生意来了?

    而牛蒙恩的鼻子,则是直喷冷气,哈哈一笑:“夏总真是太看得起我们了!”

    潜意词就是,‘你丫的性夏的,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才和老子们对立面的死干,玩阴的,弄不赢,转身就想来捞老子们的好处了,我呸!’

    “自古以来,有大江必有楼阁,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

    夏文阳微笑着看着三人:“而有阁则必有桥!”

    此话一出,

    纪连云,陶龙荣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震。

    而牛蒙恩则是一脸的迷糊,搞不清楚夏文阳这老狐狸说这干啥?

    “随着这些年的发展,整个桃花江北岸,除了这个阅江楼公园这一狭长沿江地带,其余的地方都已经建满了房子。

    虽然长久来看,市里面也想一步步拆除这些杂乱的建筑。

    前一段时间,西区制药厂想把厂区扩建到江边,就这一百亩不到的面积,拆迁费用就预估不下两个亿,而且这还是在非常顺利没人闹事儿的情况下的钱数。

    吓得老范只好放弃,在远郊择址建分厂。

    挨着国道两百亩山地,两千万拿下来。

    而且这件事情大大刺激了沿江一带的百姓,到处都在加高楼层,一个平方硬是加到三四层,只要有空地,就有人见缝插针的盖屋子。

    现在从西边的制药厂,到东边的林校,三十里沿江,就阅江楼这二三十万平米树林。

    而且这片地,在十几年前就收归市里,建造了这个阅江楼。

    城市要发展,最佳方案就是渡江南扩。

    在这里建桥不但没有沉重的赔偿负担,立项就能施工,而且还有阅江楼这个标志性风景。

    所以我在前年堵了一把,拿下了对岸的千亩土地。”

    话说到这里,

    纪连云的眼睛直发亮,陶龙荣也是一脸心动的模样。

    望向牛蒙恩。

    “夏总有话就别藏着掖着,咱们都是盖房子的,咱国家城市化进程在哪里放着,到处都是想买房子的人,市场大得很。”

    牛蒙恩依然是不软不硬的表达了他的态度。

    ‘老子还是没兴趣和你合作,可也没兴趣和你怼,池子大得很,咱们完全可以各玩各的互不相干。’

    “是呀,夏总你说说听听。”

    陶龙荣。

    “怎么个双赢法?”

    纪连云当时承包阅江楼,不是没有打这片公园的主意,不过在知道这公园和阅江楼是谁主持修建的以后,就聪明的选择了放弃。

    夏文阳笑了起来,

    作为商人只要利益足够,没啥不能坐下来谈的。

    “桃花山庄我有84的权益,我可以拿出来足够的诚意,——”

    “哈哈,老夏你这人够意思,是我之前一直对你有误会,砖头沙子石子水电施工这事儿都不是事儿,小事儿一桩!”

    牛蒙恩爽朗的大笑起来。

    而纪连云和陶龙荣则是一脸诧异的望着夏文阳,为了卖东西就把自己未来最核心的高质量资本转让。

    这还是夏文阳么?

    “换取你们府河北岸地块公司相应的股权。”

    夏文阳说出了他的目的。

    从现在到开发桃花山庄地产,乐观估计也得三年左右,而在这个时间空挡里,他不但要积累大量的资金,也要把文阳集团的那些优秀技工留在公司。

    而府河北岸地块,则是眼前最好的选择。

    “啥?”

    牛蒙恩,纪连云,陶龙荣,都愣住了。

    一开始,是夏文阳想独吃府河北岸那260亩地块。

    然后变成了牛蒙恩和夏文阳俩人之间的竞争。

    接着牛蒙恩拉了纪连云,

    夏文阳拉了陶龙荣。

    录音带私生女事件,使得陶龙荣一怒,转投牛蒙恩,纪连云合作。

    邱金慧跑了一趟明珠,陶龙荣背信弃义的反水。

    在最危急时刻,赵长安一刀绝杀!

    陶龙荣再次无间道,回到牛蒙恩,纪连云阵营。

    然而,

    现在眼看着事情已经木已成舟,水落石出。

    夏文阳居然提出让出部分远期利益,要和他们一起坐下来和和气气的打麻将。

    何其荒谬?

    但是,似乎却又很有道理!

    ——

    下午四点赵长安在后门等到了父母过来,母亲已经把所有的食材清洗切剁好了,分成一个小袋一个小袋装好。

    然后赵长安骑车直奔3号教室家属楼。

    一身大汗的赵长安上了三楼,苏正范和刘翠也是才回来,段凤清有公务中途去了单位。

    晚上七点上夜自习。

    虽然离着高考没几天,也没有老师再死抠学生的时间了,不过身为班级团支书的刘翠,显然是高规格要求自己。

    赵长安没有废话,一头扎进了厨房。

    到了五点出头,厨房里面的高压锅就‘滋滋’喷气。

    即使打开了抽油烟机,然而炖老母鸡的香气,还是飘进了客厅。

    晚上六点十几分,段凤清回到家里。

    此时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凉拌变蛋蒜泥黄瓜,酿尖椒,蒸蛋,盐焗花生,糖醋里脊,几道小菜。

    看到段凤清回来,赵长安立刻开始大火猛炒,清炒上海青,尖椒豆角肉丝,——

    “刘翠,过来帮忙,火上煨着的炖鸡汤,冰箱里面的啤酒,仙草冻,拿出来。”

    赵长安朝着客厅喊。

    “来啦,得快点,咱们最迟六点五十三就得下楼。”

    早就饿得流口水的刘翠,弹簧一样的跳了起来,伶俐的跑进了厨房。

    “烫手!”

    看到刘翠毛手毛脚的直接要去拿高压锅上面的安全阀,顿时把赵长安吓了一跳。

    闲着的左手一把抓住了刘翠的小手,右手依然在‘噼噼啪啪’的麻溜炒菜。

    “这烫手?都离开煤火好久了,拿一下放下来能有多烫手!”

    刘翠好奇的望着赵长安。

    心想着你既然炒菜这么好,不会连这常识都不知道吧?

    那么,他就是——

    这时候,刘翠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赵长安有力的大手紧握着。

    俏脸不禁一红,慌乱的使劲挣脱。

    内心深处却突然之间,泛出了一股从来未曾经历过的悸动。

    “怎么样,我尝了一遍,道道色香味儿俱全,水平勉强能比得上我。”

    看到洗了脸的妻子走到餐厅看菜,苏正范也跟了过去一脸的得意洋洋:“不说你们女人喜欢的长得帅,还有他的成绩,只这一手,就把咱一高所有的学生,全都比下去了!”

    段凤清望向厨房,只不过隔着磨砂玻璃,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两个忙碌的人影。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

    夏季的天色,即使快到晚上七点,也依然没有黑。

    赵长安和刘翠一起下楼。

    “我走小树林。”

    赵长安想抄近路。

    “那就走呗。”

    刘翠俏脸微微一红,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三楼窗户。

    这时候姑父一定在洗碗,就她姑姑没事儿。

    还好,她姑姑没有当追踪雷达。

    “?”

    这下倒把赵长安弄得有点发愣,他原本以为刘翠会在这里和他分道扬镳。

    “快走呀。”

    刘翠超过发愣的赵长安,首先钻进了小树林。

    “布谷,布谷,~”

    “喳喳~”

    小树林里面猛然一暗,到处都是鸟叫声。

    有几对野鸳鸯看到有人过来,都悄悄的避开。

    “对了,我今天中午看到夏文阳和陶龙荣牛蒙恩坐在一起吃饭,还有一个中年男的我不认识,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喝酒,高兴得狠。”

    刘翠突然说了一句。

    她以前在高新区大院住的时候,没少见夏文阳和陶龙荣。

    牛蒙恩则是之前单彩转学过来,他们一家三口到家里拜访过。

    赵长安猛地一愣,站在原地。

    “哎呦!”

    刘翠有点小近视,眼镜放在班里没带,在微微的树林半晚的夜色里收脚不急,一下子撞在赵长安的后背上。

    发出一声惊呼。

    “别急,让我想想!”

    “铃铃铃~”

    在上课铃声响起的同时,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赵长安眼前的迷雾。

    “好一个能伸能屈夏文阳,好你个粗莽耿直牛蒙恩,好你丫的纯粹商人纪连云,好你妞儿的两面反正陶龙荣。”

    赵长安脸色阴沉,气得破口大骂:“都是一群王八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