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飞唐若雪〕〔太极医仙叶凡唐若〕〔唐朝贵公子〕〔我能掌控别人的命〕〔无常府〕〔偏执夜九爷的心尖〕〔十方圣主〕〔阳谋〕〔重生之绯闻女王〕〔天幽剑尊〕〔星系植物召唤师〕〔开局绿胖锤爆斗罗〕〔当绿茶女配开始自〕〔我渣了亿万继承人〕〔咸鱼梦想当大侠〕〔重启精灵时代〕〔怪物的美好生活〕〔禁风起〕〔团宠公主是作精〕〔傲娇权王他不好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66章 伤仲永
    第二天清晨,赵长安很罕见的一觉睡到6点,被外面的声音弄醒。

    透过珠帘,看到苏正范围着围裙,正在往餐厅端东西。

    不久,赵长安,刘翠,苏正范,段凤清,四人坐在餐桌前。

    桌上摆着蔬菜饼,火腿煎鸡蛋,小米粥,小咸菜。

    “这是你俩的文具,考试的时候这可是你们手里的枪。”

    苏正范把两瓶英雄墨水,四支钢笔,四支2b铅笔,两个卷笔刀,两块橡皮,还有两幅全套的圆规直尺三角板量角器,两盒风油精,搁在餐桌上面。

    一种凝重的气氛,顿时弥漫在餐厅。

    就连经过一次考试的赵长安,都忍不住心里面一重。

    “姑父,你还让人吃饭不?”

    刘翠气得直瞪眼。

    就连段凤清,也横了苏正范一眼。

    “我这不是急么,你俩8点半以后再去考场,去早了也进不去没用。”

    苏正范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快7点了。

    ‘呼啦啦’一口气喝完小米粥,三两口吃完一个蔬菜饼。

    “别紧张,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

    交代完,就匆忙出门。

    到了7点,段凤清命令赵长安不要和她抢着洗碗,洗完碗,望了一眼赵长安,然后望着刘翠说道:“就当平常的考试一样,没啥大不了!”

    然而,无论是刘翠还是赵长安,都听出来了段凤清的声音有点抖。

    随着段凤清离开,客厅里面静了下来。

    赵长安朝着刘翠笑笑,站起来准备回书房。

    “你这时候还看得进去书,聊聊天,我从今早一起床,就感觉心跳得特别快。”

    刘翠不愿意放赵长安进去,不知为何,这时候就是想和他说说话。

    “你这是考前恐惧症,喝一杯热热的茶水,把空调关了先适应温度。”

    赵长安倒了两杯浓茶,又关了空调。

    “你才恐惧,一场考试而已,我胸有成竹,不慌!”

    刘翠自己给自己打气,

    看得赵长安直想笑。

    “你别笑!”

    气得刘翠脸颊鼓起来两个可爱的小肉包,‘怒视’着赵长安。

    赵长安把水杯递给刘翠。

    “谢谢。”

    刘翠顿时破功。

    “不客气。”

    刘翠接过赵长安递给她的浓茶,低头看了一会儿茶叶在热水里面轻盈舒展。

    似乎很随意的问道:“你准备考哪个学校?”

    “具体哪所我还没想,不过城市我已经选好了,明珠。”

    “?”

    得到预料之外的答案,刘翠不免有些惊讶:“你不选清北?”

    “我要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而明珠是目前来看最合适的地方。”

    “哦。”

    刘翠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各自坐在铺着麻将块竹席沙发的一角。

    赵长安仰头神游天外,

    刘翠低头默默沉思。

    ——

    早上8点15分,实在坐不住的刘翠,拉着赖在沙发上面不愿意起来的赵长安的左手,让他赶紧整理好下楼。

    刘翠的手骨骼很小,在赵长安的大手里面不盈一握,小巧可人。

    握着十分舒服。

    8点26分,两人下楼,默契的并肩穿过那片寂静的小树林。

    出了林子,就看到东面校园大门口外面人山人海,校园里面的学生正在有序进入考场。

    “赵长安,加油!”

    刘翠朝着赵长安伸出双掌,脸上红扑扑的带着明媚的微笑。

    赵长安一愣,笑着举起双手,‘啪’的和刘翠双击一下:“你也加油!”

    然后,看着刘翠很罕见的,少女心一般蹦蹦跳跳,伶伶俐俐的跳着跑向教学楼。

    赵长安笑了笑,心里面洋溢着温暖。

    在这个世界,有夏文阳,乔三,夏武越,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

    牛蒙恩,陈晶和她父母这样过河拆桥,

    纪连云这样冷血无情,

    陶龙荣这样反复无常,

    曾春鸣,邱金慧这样的以‘绿’为荣。

    ——,这些让人倒胃口的人。

    然而更多的则是像夏长海夫妇,苏正范夫妇,常友理夫妇,还有刘翠,文明,张顺,钟连伟,刘奕辉,吴悦,老郑,单彩,曾晓晓,——这样

    让他温暖的人。

    赵长安慢慢随着人流来到高一教学楼前,上了二楼。

    就看到高二7班的走廊里,站着曾晓晓。

    此时她穿着明珠买回来的那身粉色连衣裙,小腰婀娜,水晶凉鞋,披肩长发非常惹眼。

    平心而论,曾晓晓的相貌身条,比刘翠,李艳秋要稍微逊色了一点。

    夏文卓和单彩,更是能甩开她一条街。

    不过这丫头擅长化妆和穿衣搭配,再加上皮肤白皙,个头微矮,身条匀称,秀发如鸦。

    综合水平属于美女之列。

    还天然带着点萝莉的味道。

    对这些没见过世面的高中生门的杀伤力,甚至要大过刘翠,李艳秋,陈晶她们。

    考场里面,外面等待进入考场的男学生们,都是眼热的偷望。

    “怎么还不上楼进班,做题别急,其实没什么。”

    赵长安走过去,他知道曾晓晓的考场在三楼。

    “长安哥,加油!”

    曾晓晓笑着朝着赵长安伸出双掌,

    “?”

    赵长安有点发愣,这是啥情况。

    “咯咯,”

    曾晓晓偏着小脑袋朝着赵长安,带着神秘的微笑。

    “加油!”

    赵长安伸出手。

    “啪!”

    两人击掌。

    引得走廊和考场里面一片哀嚎,——多水灵的小白菜,都被猪拱了!

    ——

    第一场,语文。

    卷子发下来,稍微唤醒了赵长安的一点记忆。

    不过在单彩教育干了这么多年,除了英语,其他语文数理化的高中课程,赵长安都装特级教师教过课。

    而且这一世穿过来,被赋予的超凡记忆力,以及敏锐的分析能力。

    赵长安先从头到尾的草草看了一遍,

    基本无碍!

    这场语文考试,赵长安做完以后,一直检查到铃声响起,监考老师来座位上收了卷子,才离开考场。

    出了考场,外面各种喧哗,有眉飞色舞的说题容易,也有阴沉着脸说难。

    还有的在对题中吵闹。

    赵长安站了一会儿,看到曾晓晓从三楼下来,走了过来。

    “还行吧?”

    赵长安看到曾晓晓的脸色还可以。

    “不知道,我感觉好难,不过我都写完了,没有空题。”

    曾晓晓笑着望着赵长安:“无所谓啦,本来就没有考好的希望;长安哥我早就想好了,报一个专科,只要你在那个城市里面就行。来,击个掌。”

    赵长安看着曾晓晓朝他伸出来的小手,脸上的盈盈笑容。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只是击个掌而已。”

    赵长安说得模棱两可,他也不能确定曾晓晓有没有看到。

    “就是击个掌而已啊,我也没有多想哈。”

    曾晓晓笑得古灵精怪,白皙手腕上面带着的坠着水晶石的手链,一摇一晃的看着赵长安心里直痒痒。

    ——

    赵长安原本不想在苏家吃中午饭,然而苏正范已经把在他家吃不吃饭,上升到了一高的荣誉之战。

    他也只好妥协。

    推开虚掩的防盗门,里面抽油烟机‘嗡嗡’的响。

    客厅里面充满了菜肴的香气。

    刘翠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

    穿着露出白嫩膝盖,纤细小腿,细胳膊的冰丝短裤,短袖冰丝睡衣小褂。

    “你怎么这么慢,考得可以吧?”

    刘翠笑着站起来,然后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嘘’了赵长安一下。

    一根细长白皙的手指偷偷指着厨房方向:“我妈!”

    正在欣赏芭蕾舞冠军那苗条的身材的赵长安,心里一抖,第一个想法就是转身出门,有多远走多远。

    “赵长安是吧,我是刘翠的母亲,你去洗洗脸,这就开饭了。”

    这时候,一位四十出头,带着金丝眼镜的女人走出厨房。

    姣好几乎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带着一种习惯性的严厉,微微审视着赵长安。

    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段凤清。

    “阿姨您好,麻烦您了。”

    赵长安心里叫苦,其实他最不爱和段凤清这类的女人交往,——太累!

    背着母亲,刘翠朝着赵长安吐了吐小舌头。

    ------

    ------

    下午,考数学。

    数学果然不像语文,赵长安从头到尾仔细的浏览了一遍,花了近十分钟。

    几乎大半题目都能唤醒他模糊的回忆。

    而且就算没有这些记忆,这些题目对赵长安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难度。

    “满分开整!”

    赵长安看了信心大振,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鼓劲儿。

    拿笔开整。

    ——

    楚跃良坐在讲台上面,望着一直‘哗啦啦’翻卷子的赵长安。

    自从开考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这个他当年的爱徒,却依然没有拿起笔写一个字。

    这不禁让他心里极其难受,

    而且失望。

    虽然自从赵长安离开一中,楚跃良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过赵长安。

    他在前年,也调回了故乡县城,继续教初中数学。

    然而就在赵长安把准考证递给旁边一个老师的一瞬间,他就认了出来。

    长高了,也帅气了很多,

    之前眼睛里面的灵动和飞扬狂妄,也被稳稳的沉静所代替。

    但是变化最大的却是,

    当年一中的天之骄子,却已经泯于常人。

    变成了一个学习倒数,混日子的学渣!

    这两年,包括前段时间初三班里的最后一课,他都用这个现代伤仲永的现实例子,来警示班里面那几个得意忘形的尖子生。

    提醒他们暑假别浪费了,到了高中也别飘。

    “真是废了!”

    楚跃良带着怒其不争的怒火偏转视线,再不愿意看自己当年的这个爱徒一眼。

    甚至后来赵长安埋头书写,

    他都没有兴趣巡查过去看一眼。

    其间巡查路过一次,也刻意不看正在埋头书写的赵长安。

    怕一下子被击碎他留在初中时的印象。

    3点50分。

    楚跃良再次经过赵长安边的过道,

    实在忍不住了,就站在后面看了一眼。

    只一眼,

    楚跃良就愣住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