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枫王雄峰〕〔叶云舒〕〔一世巅峰林炎〕〔高手秦枫〕〔成为正道的光是什〕〔生而为王萧阳〕〔极品皇太子王安苏〕〔黑石密码〕〔摄政王是病娇,要〕〔灵台仙缘〕〔大佬宠妻不腻〕〔秦羽龙牙〕〔地狱使者萧阳〕〔每天三次狩魔副本〕〔逍遥战神目录〕〔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异侦实录〕〔无限流游戏〕〔千劫之刃〕〔长歌当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77章 我喜欢看大海
    8月4号清晨,当很多家里没有电话的学生,开始在小卖部排队打电话查分的时候。

    山城一高出了一个高考理科状元的消息,

    就在整个山城三区六县传遍。

    而‘赵长安’这个对几乎所有人完全陌生的名字,则是出现在山城全区6万考生,十几万初高中生和他们父母,整个山城教育界,——

    嘴里口口相传。

    “市高赵长安,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是绝大多数人的反应。

    “我去,不会就是那个初中天才,高中变成学渣,泯与众人的赵长安吧?”

    这是老一中的学生的反应。

    “赵长安,不是说他伤仲永么,这哪里是仲永,这成绩,他哪一点‘伤’?”

    这是老一中老师们。

    “咱们学校的赵长安?开啥玩笑,都没听过这个人!”

    “咋没听过,就是和道袍小哥单彩传出绯闻的那货。”

    “啧啧,我说呢,果然重口味,能人所不能!”

    这是市高学生。

    ——

    早晨6点,来到工地上班的夏长海夫妇。

    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是高兴的大喜。

    “长安,你藏得可真深啊,叔叔我昨晚还想着你的分数够不够农专!”

    夏长海满脸感慨,望着赵书彬:“赵哥,你家长安可真是了不得,这要是在古时候,就是头榜解元,要戴花游街的!”

    “你知道个啥,现在每年的清北录取生,高考状元,全省头几十名,都要游街。

    咦,长安,你不会真的是报考复旦吧?”

    江婕醒悟过来:“那天你这么说,我和你夏叔以为你在开玩笑。”

    “嗯,嗯,江姨,我喜欢看大海。”

    赵长安满嘴忽悠:“浪奔,浪流,万里长江滔滔永不休。~”

    赵长安飙了一句《上海滩》。

    “我喜欢看大海?看到没有,状元郎说话就是不一样,说话都带着诗歌的韵味儿!”

    夏长海笑呵呵的满嘴夸奖。

    ——

    早晨9点,苏正范,常友理,项全贵,陆大鹏,李建,倪雅雯,李巧琳。

    还有新东区电视台的采访记者,一行早早出现在工地上。

    赵长安早就料到有这一出,所以今天坚持上工,一番操作猛如虎的拌沙灰(水泥,水,沙子混合成混凝土浆)。

    当他和他父母一起下楼的时候,

    看到灰头土脸,满身水泥浆的赵长安,所有人的震惊了。

    “嘻嘻,晓晓你男人真会装,哪有这么脏!”

    躲在厨房看热闹的芳英兰和曾晓晓,看到赵长安那一身‘苦力’标配。

    顿时笑得差点岔气。

    “感谢你们培养出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

    苏正范紧紧的握着赵书彬全是水泥灰的手,满脸激动:“居然还这么不怕吃苦。”

    赵书彬不会说谎话,可之前得到了儿子的叮嘱,‘可别说我故意上工还弄这么脏’‘也别说感谢学校的培养,他们会认为你这是在打他们的脸。’

    只得强笑着说道:“他还做得不够好!”

    “赵长安,干得漂亮!”

    老常兴奋的锤了一下赵长安的肩膀:“今晚去我家喝酒!”

    “你是我教的第二个数学高考满分,也是我教的第一个高考状元,小伙子有前途!”

    陆大鹏:“上次你和老常喝醉了,今晚按规矩我请,大家捧个场都过来!”

    “谢谢你赵长安,”

    李建。

    “不老师,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们无私的授课,平时考试我虽然没好好考,可是你们的课我是都在认真的听,学到了很多的知识。这分数,有你们巨大的功劳。”

    赵书彬看了儿子一眼,——‘你小子不是说这么说打脸么?’

    “不,我还是得谢谢你,我这两年就要退休了,你让我的教学生涯不留遗憾!”

    李建声音都哑了,紧紧的握着赵长安的手。

    “去了大学不要忘了老师,放假到我家里坐坐。”

    李巧琳笑着说道:“老师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赵长安,祝贺你!可你让我很有压力呀,就我的英语你考了880分。”

    大龄剩女,巧笑倩兮的大波浪披肩发倪雅雯,伸出小手握着赵长安的大手。

    狠狠的掐了一下。

    而在旁边,录像机工作着。

    记录着这一切。

    负责采访的记者段燕璇,把刊登报纸上的文章标题都想好了。——“在工地上搬砖的寒门贵子”

    ——

    到了中午,吴悦,付庆威,余云伟,朱亮,都跑过来道喜。

    赵长安在工地边的小餐馆摆酒。

    加上文明,曾晓晓,芳英兰,大喝海喝。

    喝到下午三点,得到消息的张顺跑过来道喜,一群兄弟们齐聚一堂,放声高歌《真心英雄》。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

    而这个时候,整个山城全区的所有高中。

    都拿到了各校的成绩单,以及全区全市的文理科前三百排名。

    赵长安900分,理科全省第一。

    陶娇899分,理科全省第二。

    柏弘渊883分,理科全省第二十一。

    文科彭州一高樊思韵,891分,全省第十一。

    ——

    黑马沈宏才文科871分,全省第41,全区第3。

    夏文卓876分,全省理科第36,全区第7。

    江缨857分,全省第89,全区第11。

    田雪755分,官新义784,裴学哲826,陈晶839,

    乐泽宁711,李艳秋738,刘翠688,肖兰760,樊超653,

    吴悦631,刘奕辉501,郑驰481,喻应明,519,——

    当天赵长安喝得大醉。

    得到消息才知道曾晓晓一直在状元府工地的喻应明,愤极的跑到工地找人。

    想质问曾晓晓为什么和赵长安搅在一起,她报的究竟是不是宛南师专。

    结果让张顺一个大哥大,叫了六七个大富贵的员工,开着一辆面包把喻应明拉到一处山沟子。

    一直打服,拍了很多的不雅照。

    ——

    刘奕辉早晨4点就早早起床。

    “辉子,吃一碗鸡蛋面再去。”

    他才发现母亲早就起来了,并且下好了一大碗鸡蛋面。

    刘奕辉给谁都没有说的是,家里穷山恶水少田。

    他父亲几年前出门打工,从此杳无音信,这个家就靠着体弱多病的母亲撑着。

    “妈,咱们一人一半,我绝对能考上!”

    “辉子,锅里还有,你吃,还要走十几里的山路,路上小心蛇。”

    刘奕辉不由分说拿了一个碗,把碗里的面分了一半。

    不用去看锅他都知道,锅里最多就是一点面条汤。

    高中三年,他不在家的时候,母亲经常就是红薯配咸菜对合,省钱给他交学费和伙食费。

    ——

    一个人在崎岖陡峭的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其间横渡两段无桥的大河。

    早晨6点,刘奕辉来到了山脚下的镇子里。

    一些有电话的小卖部那里,早就排满了查分的学生。

    “辉子,才来哈,快排队!”

    一个刘奕辉初中的同学,朝他大喊。

    “多少钱?”

    刘奕辉走过去。

    “五毛。”

    刘奕辉决定不去看婶子的白眼,排队查分。

    “一次。”

    那个同学补充。

    “废话,一次不就行了,你还想听几次?”

    “是五毛拨一次,懂?不然你连拨十几次,几十次都占线,老板还不赔死!”

    “哈哈,刚才一哥们拨打了十块钱的,结果,哈哈,350分,中专都上不成,气得嚎啕大哭。”

    前面排着的一个一高的家伙,既有幸灾乐祸,也有忐忑不安。

    然后眼睛冒光,带着不确定的情绪问道:“刘奕辉,你是不是高三6班,你一高最好的那个哥们儿叫啥?”

    “赵长安啊,咋地?”

    刘奕辉大声的回答。

    一瞬间,

    刘奕辉觉得出了鬼了,

    他前面排着的二三十人,同时齐刷刷的转过头来。

    直勾勾的望着他。

    看得他头皮发麻,直发瘆。

    “我槽!”

    他前面的一个小个子,瞪圆了双眼望着刘奕辉:“你哥们儿牛匹啊,全省第一!”

    “啥?”

    刘奕辉有点懵。

    “啥啥啥?全省第一!咱学校出了一个全省第一!语文900数学900物理900化学900英语880的猛龙,高三6班的赵长安全省第一!”

    “开什么玩笑,他的成绩还不如我!”

    在这一瞬间,刘奕辉全身血液上涌。

    整个脑袋和大脸都红了,充满了巨大的不可置信的震惊。

    “什么不如你,已经传开了,他家和山城首富夏文阳有矛盾,他不是写了一张揭发信把夏文阳从一建总经理的位置拉下来?”

    “嗯,”

    刘奕辉当然知道这事儿,为这他还建议赵长安和他一起睡觉,别出校门。

    “咯咯哒~”

    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牙齿也在发抖。

    “那就是他!这些年他一直不敢暴露,拍遭到夏文阳的打击报复。”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此时,刘奕辉的大脑一片轰鸣。

    巨大的惊喜把他淹没!

    兄弟两年,他在赵家蹭了多少次饭。

    赵家的贫困,他看在眼里。

    每次他过去蹭饭,丽珊姨都想着法子做一些肉菜,他也深深的记在心里。

    “好,好,漂亮!”

    刘奕辉放声大笑:“安子,干得漂亮,干得漂亮!”

    大喊大叫,如若癫狂。

    ——

    早晨7点的时候,刘奕辉出现在他小叔的门口。

    他兜里只有十一块钱,他害怕打完了,没有路费到市里给好兄弟庆贺。

    石狮子大门大大敞开着。

    小叔,婶子,堂妹三人正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的桌子上吃饭。

    “哥,”

    上高二的堂妹刘颖妍,看到刘奕辉,连忙高兴的站起来。

    刘存远和他女人郭淑婉,都皱眉抬头朝着门口望去。

    “考得怎么样?”

    “叔,我还不知道,想用下你家的电话。”

    “嗯,你去打。”

    “电话只管打,不过要是上学借钱就别提了,我家也不是金山银山,——”

    “妈!”

    “我怎么了,还不能说个实话,你说说这些年,看病借钱,读书借钱,——你也进屋,给你哥倒杯水。去呀,死丫头想欠揍么?”

    “滴滴滴~”

    满脸血红依然没有消退的刘奕辉,这会儿整个脑袋更加的血红了。

    忍着屈辱拨号。

    连拨几遍都是占线。

    “哥,别急哈,慢慢拨,喝水。”

    刘奕辉摇摇头,

    心里悲哀。

    在赵家的时候,一次赵长安全家走亲戚,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让他自己随便弄饭吃。

    而在自己亲叔叔家里,打一个电话。

    婶子都让堂妹在旁边盯着,怕他偷东西!

    在这一刻,刘奕辉突然想飞到山城市,给自己的兄弟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兄弟,好样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