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战神〕〔夏乔司御北〕〔地元精气化生系统〕〔泡面首富〕〔圣医商道〕〔陆总娇妻特别飒〕〔电影黑科技〕〔画斜红〕〔承影〕〔上神他又吃醋了〕〔五行赏金猎人〕〔秦铮〕〔我的仙帝老婆超凶〕〔太虚化龙篇〕〔夏博海〕〔苏丽丽〕〔曾华〕〔帝国最强败家子〕〔曾荣〕〔若能情深共白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78章 看个锤子的大海
    乐泽宁在清晨4点的时候,才拨通了查分热线。

    711分。

    不好不坏,然而上郑市大学的计算机系,完全没有压力。

    早晨一觉睡到快9点,起来就骑着自行车去镇子的初中。

    他和岳雪佳约了时间,10点学校大门口见面。

    一路微风拂面,

    乐泽宁有着一种想飞的感觉。

    “赵长安,这个孩子——”

    乐泽宁路过路边一个早餐店,一群人坐着高谈阔论。

    乐泽宁飞驰而过,听到只言片语。

    “赵长安?我班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傻蛋,吹牛匹语文基础题满分。可惜今天不能见面,不然,打脸的感觉真爽啊!”

    乐泽宁心里面愉快的想着。

    不久,

    在学校门口,他看到岳雪佳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站在墙边的一排树下。

    “岳雪佳你多少分?”

    乐泽宁心里面有些紧张。

    “667。”

    “稳上,祝贺你!我711。”

    乐泽宁心里狂喜,郑市大学的地质系录取分数一直很低。

    这分数基本无压力。

    同时在他暗暗钦慕的女同学面前,小小的秀一把成绩。

    “乐泽宁,知道么,你班里出了一个全省第一。”

    岳雪佳看着乐泽宁的小得意,不在意小小的打击他一下。

    “啥?谁?李艳秋!”

    乐泽宁顿时被雷得不得了,难怪她敢报中科大!

    可这也太不科学,太奇幻离谱了吧?

    “不是,叫做赵长安。”

    “啊!啥?赵长安?!”

    刚刚被雷了一遍的乐泽宁,这次直接被雷成焦炭。

    十分钟后,

    ‘你真想报哪个,直接填就行了,还需要参考会不会被录取?’

    ‘赵长安,选好了没有,上哪所大学和专业?’

    ‘你先报,我看距离远近再报。’

    乐泽宁这时候,才算是真正听懂了老班和曾晓晓话里面的意思。

    可笑他当时以为赵长安和曾晓晓,是两个活宝。——原来他自己才是一个活宝,一个人家眼睛里面的大笑料!

    ——

    当樊超知道赵长安的成绩以后,就算自己考了也很不错的653分,

    顿时也是看啥啥不香了。

    “怎么可能,搞错了吧?”

    虽然嘴里面这么质问,然而他却知道,这事儿绝对不可能弄错。

    全省高考状元啊,真要是弄错了,还不得石破天惊!

    就这,

    其实现在已经是石破天惊了!

    ‘选择题全对。’

    ‘赵长安,别吹得越高摔得越狠!’

    原来人家赵长安,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假话,只是自己愚蠢!

    一句假话,——都没说过么?

    樊超突然想起了五一前后的两次对话。

    ‘就是我自己编的,临时瞎唱的。’

    ‘赵长安,不吹你能死?一句话的事情,说在哪个书籍报纸看得不就得了,偏整这么复杂!你能写出来这?’

    ‘赵长安,这就是你口口声声,你写的歌曲,《天地鉴》!真以为我弄不到歌词啊?’

    ‘——作词赵长安,作曲赵长安,哈哈!’

    还有刘翠的那句话,‘赵长安,看看人家赵长安,你也得努力啊!’

    难道——

    在这一刻,樊超浑身颤栗。

    原来,

    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是跳梁小丑!

    ——

    李艳秋家里没有电话,因为对今年的高考已经不报希望,父母早早出门到工地抹灰。

    她一觉睡到快11点,才懒散的起床。

    洗漱完毕,

    已经是11点30。

    李艳秋拿着钱,准备先查查分,吃一碗凉皮,再去找张小雪看自己十一放假能不能到明珠混吃混喝。

    出门没多远,李艳秋就看到了她的小学老师吴老师。

    “艳秋,考了多少?”

    “嘿嘿,还没查分呢,这就去查。”

    “你心可真大,报的哪里?”

    “呵呵,今年没发挥好,准备复读一年。”

    李艳秋没敢说自己报的是中科大,怕人笑话。

    “也是,只要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晚一年也值得。知道么,你们一高今年可了不得,出了一个理科高考状元,四门满分一门880,真了不起,就是全国,估计也没几个!”

    “啊,夏文卓这么猛!”

    “不是,是个男学生,叫”

    “啊!男的?”

    “男的,叫做赵长安。”

    “啊!赵长安?”

    看着李艳秋一脸懵逼的往前走,她的小学老师直摇头叹气:“这孩子是读书读傻了,只知道啊啊啊啊啊!”

    ——

    刘翠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她母亲还兼任文学院副院长的职务。

    遇到暑假,一家三口又不喜欢出去捞外快,基本都没啥事儿。

    都是**点才起来,吃过饭后母亲上街买菜,回来做饭,父亲早饭后就出去到河边钓鱼,下午回来。

    “看你乐呵的,你这成绩考师大一点都没有问题,有这么高兴?”

    女儿688的成绩,报考师大绝对亏了,只不过这是妻子的决定,妻管严秦铭杰根本不敢吭声。

    果然,妻子苏盈还是听出了他话里面的情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不过还是咱师大好,天天能吃你妈做的饭,能羡慕死别的学生。”

    知道‘祸’从口出的秦铭杰,连忙拍马补救。

    “妈,其实我报的是明珠财大。”

    刘翠知道这件事情早晚得说出来,而且越早越好。

    饭桌上一片寂静。

    秦铭杰惊吓的看着自己的闺女,心里直佩服闺女的勇气。

    “是因为赵长安?”

    让秦铭杰惊奇的是,家里的女王并没有大吼大叫。

    而是冷眼望着女儿,等着她的回答。

    “赵长安,绾绾班里的那个全省状元?”

    秦铭杰哪里知道里面的一些事情,满脸惊讶的望着闺女:“那个赵长安既然是高考状元,不是应该报清北么,管明珠啥事儿?”

    刘翠的俏脸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

    佯怒的说着:“我报我的,管他什么事情?”

    秦铭杰越听越不明白,然而心里面却有着一种自家养了一棵十八年水灵灵的小白菜,被猪盯上了的惊慌感觉。

    不解的望向妻子。

    “他报得是复旦微电子,你姑娘报得是财大会计系。”

    苏盈的鼻子孔里面都是寒气。

    “呀,妈,你都知道啦?”

    刘翠震惊的望着母亲,心里面突然就有了一种恐惧。

    小脸渐渐变得发白。

    “我没有改你的志愿,”

    知女莫若母,苏盈还能不知道女儿为什么脸色猛然发白。

    心疼,又气不过的说道,“这可是你选得路,段凤清说这样的男孩子根本不是常人能够驾驭的了的。

    妈不阻止你,可你要记着,以后就是天大的事儿,委屈,有你爸你妈爱你,记着师大还有你的家,你的父母!”

    “妈,你说的什么啊,选择明珠,我就是想去看看大海!”

    刘翠小脸粉红,娇羞着死不承认。

    段凤清冷笑不已。

    ——

    单彩回到郑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8月6号学校将补课二十天,父亲昨晚专门回来一趟,下午启程去山城市。

    为此她母亲单嫱特地回来吃一顿午饭。

    “这个赵长安,真是一个鬼才!”

    牛蒙恩满脸感叹:“说山城全区第一就山城全区第一,为了这个第一硬生生把老陶家的闺女打到全省第二!哈哈,899,一步之遥,就是全省状元,憋屈啊,哈哈~”

    牛蒙恩痛快的大笑。

    “你把他的奖金提到50万,还有,不能只奖励他一个,容易给他拉仇恨,遭他记住你,也容易给咱安居拉仇恨。

    再拿出50万,山城市,山城全区的文理科前十名,都象征性奖励一下。”

    单嫱直摇头叹息:“这本来是一个重创文阳集团的机会,可惜了,以后的山城全区,房地产这一块还是两大龙两小蛇,三分天下的机会白白放过了!”

    知道丈夫要问什么,单嫱直接说道:“山城市以夏文阳为一龙,其余六县为陶龙荣,有着他俩默契联手,甚至整个南四区,你和纪连云,都不过是讨一些汤汤水水的过河蛇。

    这是阳谋,赵长安给你们创造的唯一的一次机会,可惜了,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整个全程,穿着居家睡衣,娇俏美丽的单彩都是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

    8月4号晚上,新东区,山城市,山城全区电视台,都播放了赵长安取得全省理科状元,陶娇全省理科第二的大好消息。

    其间,新东区电视台播放的工地拌灰场面,震惊了太多的人,纷纷以赵长安为例子,教育自己的孩子。

    8月5号,山城日报头版大幅刊登了‘在工地搬砖的寒门贵子’,这则报道。

    配以赵长安满身泥灰,脏兮兮的脸上,大眼睛黑白分明,笑容灿烂。

    其中,段燕璇声情并茂的写道:“他说之所以报考复旦,是因为他想看大海!——就这一句‘我想去看大海’,就展示了他走向广阔天地,扬帆起航搏击大海的雄心。——”

    ——

    8月5号,夜。

    夏文阳刚接了一个电话,脸色铁青。

    “你俩,还有你俩的那些狐朋狗友,以后都给我放安分一些,以后谁要是再敢惹赵家,我先打断你俩的狗腿!”

    夏文阳极少如此发怒,吓得乔三和夏武越都是脸色发白,不敢说话。

    “怎么啦,值得生这么大的气?再说小三和武越,这段时间哪里惹了赵家。”

    乔沁沁连忙劝慰自己的老公:“为了这个小瘪三,不值得。”

    “不值得?知道么,现在整个山城全区,咱们夏家的名声都臭了!”

    夏文阳的身体气得直发抖:“不是陶龙荣和纪连云和咱们合作,让出府河学苑,加上牛蒙恩一起参股桃花山庄,咱们夏家,这次就垮了!”

    偌大的客厅里,

    乔三,夏武越,乔剑伟,夏文卓,乔沁沁,都;脸色难看的不言语。

    “老曲刚才在电话里面说,要是你们再敢动赵长安一家,就在你们身上包括你们的狐朋狗友身上倒查下去,铁拳打击!”

    这一刻,乔三和夏武越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恐惧。

    “夏文卓,你什么意思?”

    夏武越看到老子怒发冲冠,连忙想法转移话题。

    夏文卓偏头,淡漠的看了哥哥一眼。——不知道你当年ps那些恶心的照片,花了多少钱!

    “赵长安报复旦,你故意低估分数也报复旦,他说去复旦是因为看大海,你也说去复旦是因为看大海!”

    夏文卓冷冷的看了夏武越一眼,站起来直接走进卧室。

    “你别走啊,把话——”

    “啪!”

    “爸,你为啥——”

    “啪啪啪啪啪~”

    “爸,呜呜~”

    “啪啪啪!”

    “我让你挑拨离间,整天鬼混,就知道挑拨离间!”

    “啪啪啪!”

    “呜呜~”

    “别打啦,再打就打死了!”

    “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混蛋,让他给老子惹祸,让他挑拨离间!你给你妹妹提鞋都不配!”

    “啪啪啪~”

    骇得乔三两腿发抖,动都不敢动一下。

    “啪——哗啦啦~”

    让夏文阳住手的还是夏文卓卧室里面的一声炸响。

    “闺女,没事儿不?”

    吓得暴怒的夏文阳再也没有心思去殴打自己这个混蛋儿子,跑到了夏文卓的卧室门口,心悸的问。

    “没事儿爸爸,我砸了一个花瓶。”

    隔着门,卧室里面传来了夏文卓清冷的声音。

    “砸了就砸了,注意别踩到割伤了脚,”

    夏文阳望着乔剑伟:“让小刘去打扫干净。”

    ——

    在卧室里面,夏文卓砸了一个明朝青花瓶。

    心里面才宣泄了一点戾气。

    “特么的,你属狗啊,阴魂不散,这都躲不开!特么的喜欢看大海?你看个锤子的大海!”

    这是第一次,这个美丽至极的天之娇女,气急败坏的大爆粗口。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