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野性时代〕〔报告王爷:王妃又〕〔神相天女〕〔懒癌治愈法则〕〔拐个王爷乱天下〕〔游戏娱乐帝国〕〔瘟疫医生〕〔龙魔血帝〕〔我帮大圣养孩子〕〔黑金霸主〕〔少侠好功夫〕〔天刚传〕〔最佳词作〕〔我真就是大明星〕〔踏仙之旅〕〔荣耀之血染黄昏〕〔重生的中二少女〕〔我在漫威当海贼〕〔蚁仙〕〔恐怖片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唐朝新计划 第三十一章:张楚雄到来
    三千长枪军在呼声引导下,改路而行,慢慢从外围,神不知鬼不觉将郑关秋等人包围。

    郑关秋心中憧憬,逃离司徒南爪牙自立山头美好未来,却不知已快梦碎眼前。

    张楚雄瞅见大石之上郑关秋,一群人皆穿楼兰军甲,命令长枪军停下脚步,独自一人,沿着山路持长枪踢马上前。

    郑关秋正意气风发,瞅见张楚雄一人而来,心中非但不怕,反而掀起滔天惊喜,这莫不是肥羊送上门来不成,遇见我也算是运气不好,拿来立个匪威倒是不错。

    众人见张楚雄骑马,只身缓缓而来,把目光都转移到郑关秋身上,潜移默化中郑关秋大当家位置,稳稳坐实。

    郑关秋跳下石头,仗着人多势众主动拦住张楚雄去路,狞笑道:“兄弟你这胯下宝马属实耐看,何不做个顺水人情送于我等?”

    张楚雄听闻此言,心中泛起冷笑道:“若我不愿意,又当如何?”

    郑关秋高喊替天行道劫富济贫,指示着手下们,提大刀将张楚雄团团包围。

    郑关秋摸上前去,注意到张楚雄所穿军甲并非楼兰军甲,计由心起,故作凝重神色道:“此人身穿大宛军甲,潜入我楼兰必有大患,兄弟们给我上,拿下此人严刑拷问,咱们替天行道!”

    “上啊!”

    替天行道呼声中,四周大刀劈砍落下,张楚雄迎敌而上,单手使长枪横扫一圈,直接挑翻数十人不等,郑关秋心头“咯噔”一声,眼见是个硬茬,悄悄退后两步,准备转身逃跑。

    “替天行道?今日便由我来替天行道,血债血偿!”

    张楚雄何其厉害,胯下战马纹丝不动,目光中隐现不屑,单手持长枪,几个来回下来,将郑关秋等人杀得片甲不留。

    郑关秋见势不妙,转身便跑,张楚雄岂能如愿,不废吹灰之力挑翻百名楼兰精兵,对准郑关秋逃窜背影,长枪呼啸而去,短短几息功夫,郑关秋等人死得不明不白,无一活口。

    白蛆们纷纷爬出粪池,自以为脱离肮脏可成大道,侥幸活上半天,没有粪池给养,到头来却是身赴黄泉,若是早知如此,还不如跟着粪池们一同前去,征战大宛,屠了其国都。

    大宛精兵沿着山路搜寻一番,不见其他楼兰精兵后,再次挺军而行,直奔楼兰国都。

    一匹快马冲进楼兰国都外围军营,其上之人身穿唐甲,连夜奔波疲惫不堪。

    “报!国公大事不好!刀镇中司徒南下令屠镇,三万楼兰精兵不知去向,大宛名将张楚雄领兵五万以至刀镇,下令不顾一切,誓要冲进楼兰国都。”

    “什么!”

    军营中,秦琼秦千岁王元三人同时起身,皆露出一副不可置信模样,秦千岁捏着下巴冷静分析道:“司徒南身处刀镇已无路可退,本受两面夹击,只待瓮中捉鳖,何故忽然消失?”

    探兵在刀镇外围侥幸逃脱屠镇,逃离刀镇时,只知张楚雄领兵前来,却对司徒南等人去向不明,秦千岁急忙道:“王师,取地图来!”

    王元抽出袖中地图,在军营中展开,其上为楼兰,乌孙,车诗,大宛四国草图,由秦千岁创作,框架清晰,一目了然。

    秦千岁手指刀镇,划向野人谷道:“王师,秦伯伯你二人且看,司徒南手下有三万精兵,并未退回楼兰,要想离开刀镇,只能进入野人谷前往大宛,可是为甚没遇上大宛队伍,放任大宛张楚雄领兵闯入楼兰?”

    王元聚精会神,沉默不语,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秦琼紧盯地图上刀镇二字,若有所思道:“司徒南绝不会平白无故消失,若带领大军逃避,只有一条路可行。”

    说着,秦琼手指刀镇右侧,秦千岁目光紧跟而上,此点标记为无人地带,也便是沙漠。

    刀镇右侧乃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地带,大军前往没有物质补充,无疑等同于半只脚踏入地狱,司徒南不会傻到领兵不战自寻死路,秦千岁王元二人想不明白之事,秦琼却一眼看穿道:“我倒是小瞧司徒贼子魄力,张楚雄领兵攻打楼兰,必然大宛国都空虚,若是司徒南绕过沙漠,领兵前往大宛国都,大宛背腹受敌,张楚雄察觉时再掉头杀回为时已晚,大宛皇室恐怕不保。”

    秦千岁内心算计,绕过沙漠而行,其危险极大,稍有不慎便全军覆没,就算侥幸绕过沙漠,全军疲惫下,还能否攻下大宛国都?无疑司徒南这是放手一搏,下了步生死险棋。

    搞清楚司徒南动向,王元收好地图,三人共议张楚雄领兵闯进楼兰之事,张楚雄目标明确,直奔楼兰国都而来,司徒南冒险进入沙漠,为张楚雄到来打开大门,直奔行军下,不出两日便可抵达。

    楼兰国都外围,数万唐兵驻扎,事已至此,秦琼只得下令众军进城,自身怀着深深愧疚,一同踏入楼兰国都。

    楼兰国都中仍旧是副民不聊生惨状,蔡建占城期间,滥杀无辜,导致城中百姓看见城外唐兵涌进,个个提心吊胆,更有甚者躲在暗处,时不时出没偷袭唐兵。

    五千唐兵架弩上城墙防卫,五千唐兵留在城中,主要维持秩序安稳民心,秦千岁手下一千多楼兰精兵则负责后勤工作,毕竟秦琼领兵帮助楼兰度过危机,远道而来,也不能亏待人家。

    如此协商分配,秦千岁心中有些算计,到时张楚雄领兵前来,一言不合开战,损失最多便是唐兵,楼兰精兵与自身,身藏其后,伤亡风险可降为最低。

    秦琼安排好唐兵部署,对于秦千岁小把戏看破不说破,待城中稳定,独自一人提上罐好酒迈步进入楼兰先皇陵园中,临走前留下句话,若是敌军来袭,知会一声便是。

    “报,城外忽现一队人马,声称乃楼兰陛下亲兵,还请王大人定夺!”

    秦琼消失,王元明面上乃国都中最高指挥,唐兵皆听其号令,此时有唐兵来报,秦千岁王元二人对视一眼,心生疑惑下,相继登上南门城墙查探。

    驼车上二狗将军瞅见秦千岁身影,急忙道:“陛下,叫人把门打开,放我等进城啊!”

    秦千岁站立城墙,放眼望去,城外几十车驼车上满是麻袋,正惊愕时,小喜子运行真气,从其中一辆驼车中脚踏虚空而来,稳稳落在秦千岁身边。

    小喜子咧嘴一笑,甜甜叫声陛下,便再无后话。

    秦千岁令王元将城门打开,赶紧放人进城,看着几十车驼车进城,秦千岁不由得有些头疼,转身向小喜子询问道:“谁人叫你们前来,若朕猜想没错,驼车上麻袋中全是精盐吧?”

    见秦千岁略微不喜,小喜子歪着脑袋,可怜巴巴道:“是李望川李大人命令我等前来,为陛下送盐以解燃眉之急,此事有错?”

    秦千岁勾起手指,敲打在小喜子脑袋上,责备道:“甚时学会顶嘴?”

    小喜子心中一慌,急忙跪下道:“奴才万死!”

    秦千岁“噗呲”笑出声音,这万恶的旧社会,本是朋友之间见面互相打趣之事,竟又吓得小喜子万死。

    见小喜子仍旧匍匐在地不敢起身,秦千岁走上前去,小声道:“小喜子,几日未见,朕可想你,伤势恢复如何?”

    小喜子畏畏缩缩答道:“承蒙陛下厚爱,奴才已然痊愈,奴才口出狂言,还请陛下勿要怪罪。”

    秦千岁嬉笑着,伸手将小喜子拉起身来正色道:“小喜子,往后莫要给朕说万死二字,谁都能死,唯有你不能死!”

    “奴才万......”小喜子急忙改口:“奴才遵命。”

    小小身影一前一后,走下城墙,小喜子满脸通红跟在秦千岁身后,心中所想,今晚必要拿出绝活儿,运行真气按摩服侍陛下讨些欢心。

    李望川王元二人相见,未有任何肢体接触,相隔几米位置,怔怔停下脚步默契一同掩面哭泣,秦千岁站在一旁汗颜,几天未见而已,搞得好像生死离别,咦,不对劲,见李望川王元二人眼中似有含情脉脉,秦千岁情不自禁想到,王元丧妻多年未曾再娶,李望川自带潇洒,人到中年却也未听说有过心仪之人,莫非这两人........

    “咳咳。”秦千岁假意咳嗽,打断二人隔空对视,李望川见着来人,单膝下跪道:“臣李望川,参见陛下。”

    秦千岁招手示意起身,李望川紧跟着道:“臣不辱使命,野人谷中伏击朝阳公主得手,漂流至荒岛,听闻陛下与大唐秦国公有旧,立即运来精盐千斤,可助陛下一臂之力,以解燃眉之急。”

    秦千岁倒是觉得,如今精盐没多大用处,城中还有几车精盐尚未食用,再来一些只能堆积放置,见李望川一片好心,秦千岁并未多说。

    二狗将军不知从何处搞来一把真刀,佩戴腰间,走起路来一甩一甩好不威武,他来到秦千岁身边,同样单膝下跪道:“臣参见陛下。”

    二狗将军起身,秦千岁询问道:“二狗将军,朕不在这些时日,岛上情况如何?”

    二狗将军把目光看向李望川,见李望川含笑点头,这才放心开口道:“陛下放心,李大人这几日带领我们四处用精盐招揽新兵,如今岛上新兵已有三千多人,且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清宫枭宠:败家福〕〔从骑士开始进化〕〔都市巅峰雷神〕〔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