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民调局异闻录之最〕〔至尊豪雄林云〕〔人鱼恋爱法则〕〔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十九章 无名异兽的来历
    许飞三人看着这只无名异兽,异兽此刻安详的像一个慈祥的老人,丝毫没有带半分敌意。

    许飞缓缓吐了一口气,旋即向前走了两步,又指着那异兽说道:“你究竟是何物?为什么要挡在这里?”

    那异兽白色的头颅渐渐低下,一双清澈的眼神带着一股忧伤之色。

    “阿飞,小心”

    一旁的胡凯立刻担忧地对许飞喊到,可许飞不为所动。那异兽的胡须已经平行到和许飞一般的高度,它闪了闪身子缓缓开口道:“我并不是存心挡在这里,我一直在等一个人,见不到他,我便无法离开”

    说罢,它奋力抖了抖身躯,埋在土下的兽脚掀起泥沙,一阵电光火石过后,它弓起身子,精神焕发,这一片区域被这动静搅的昏天黑地。

    它目视前方,接着一往无前地向山下走去,三人望着那消失的身影不知所措,只因它刚才还说无法离开,可转眼就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在那个异兽离开的地方,忽然被一阵烟雾缭绕,烟雾中缓缓出现一团模糊的身影,再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可见的身躯,白烟消散,与之前那只无名异兽一模一样的那个东西出现了。

    三人显然茫然无措,许飞此时看向解志视图洞察他现在的心理活动,先前解志的推断很快被推翻了,看他的模样恐怕他是真的不知道。

    看着眼前神态安详的异兽,许飞想明白了,它留在这里或许不是它自愿的,只是有种东西束缚了它,即使它催动自己的身躯离开之后依然也会回到这里。

    正当许飞要问它,它却将头瞭望着远方,似乎是看着旧城中某个位置,那目光就像个出海远游的旅人,在不知何处的波澜之上思念着家人。

    无名异兽用那苍老的声音发出一种听着让人感到忧郁的声音,“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以这幅模样现身的,但这里是我曾经一直想来而不敢来的地方。

    我出生在一个锻造师家族,家族代代以锻造为荣,并且出了两个国家册封的天下第一匠,因此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的人生就被决定,我将传承衣钵继续为家族带来荣誉,我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我很聪明,七岁那年就熟读《相利善刀剑》、《汉书.艺文志》、《天工造物》等一切和锻造有关的书籍,

    十岁那年锻造出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从此名声大赫,我原以为我的人生能那么一直顺风顺水下去,直到后来去长安参加锻造师大赛,大赛上我引以为傲地拿出我所制作的得意作品,我和族人满心欢喜地等待结果,可最终结果却没有我的名额,我甚至连前十都没有进入

    那是我第一次遭遇到那样的打击,我的族人都来支持我,让我不要泄气,等明年再来一定能将‘天下第一匠’这个称号带回;于是第二年我又来了,却依然未进前十。

    第三年...第四年...第......直到我已经满头青丝,我也只进入过前三,我渐渐从家族的中心人物变为薄弱的边缘人群,外人提起我往往将我和那些小时了了大时未佳的人物绑在一起,多年里内心积压的情绪让我逐渐爱上了美酒,酒能使人消愁,喝醉的时候不再烦恼。

    可等酒醒了,那未能实现的夙愿就像大山一般压在心头,我逐渐惧怕下一次的比赛并痛恨自己的人生,甚至想要一死了之,死能使我拜托诅咒。

    但某一天,在我喝醉的时候,我醉醺醺的听说紫峰山上有一头上古神兽-白泽,传闻它知晓万物还能预知未来,我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神使鬼差的来到了这里,而我,真的见到了那个神话里的神兽,白泽。

    我向它询问我究竟还能不能给家族带回荣誉,它点了点头并且给我一本没有名字的书籍,回去后我重新振作了起来,每天废寝忘食地专研其中门道,在那本书里我终于找到一件能让我在比赛中夺得第一的法宝,但那法宝需要传说中神兽的身躯做为材料。

    我心中起了歹念,我带着家族的人来这里,经过一番激斗成功取到一整块白泽皮,它身受重伤向山谷中逃去,于是我便利用那件神兽的皮在锻造师比赛中勇夺第一,我又成为了家族的骄傲,但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敢回去。

    后来我有了儿子,我大器晚成老来得子,我将他视为今后的接班人对他寄予厚望,像当初族人看待我一样看他,可渐渐的,我发现他不仅没有锻造师的天赋也没有对锻造的渴望,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不能让家族的荣誉这样断绝

    为了让他走上正途,我想尽一切办法,可他不但没有半分转变,甚至对我对家族渐生抵触,甚至有一天对我说他只想做个平凡人,我非常的震怒,家族的荣誉岂是能这样轻视

    我和他的矛盾越来越多,他越来越不听话,而我的身体也逐渐每日俱下,最后他和外面一个身份普通的女子成婚,过着寻常人的生活,彻底和家族断开了联系

    没过多久我便卧床不起,在我人生的最后那一刻,我这辈子走过的路像看戏一样浮现在眼前,我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居然和我的儿子有些相似,有时候竟然也会萌生做其它事业的想法,再到后半生我发现我遭遇的挫折居然和他一模一样,只是来的时间不一致

    我突然醒悟,家族的荣誉根本比不上亲人的呵护,我自身对名利的追逐渐渐成了一种执念,为了得到那虚名,我甚至恩将仇报将白泽赶杀至此,为了让后代继续秉持这份荣誉,我不惜用非人的方法强行扭曲他,如果是这种方法得来的荣誉,那或许根本不是荣誉,而是诅咒。对他来说,我也绝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可惜悔之晚矣,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多么希望能再见他一面,希望能取得他的谅解。

    冥冥中,我苏醒了。这时我已经成了你们口中的无名异兽,看到这里的情景我才想起那时候我做过的事情。正是在这里我和白泽相遇,也是这里,我带领族人袭击它。

    我想从这离开却发现不管走到哪里,最后依然会回来,我用身体撞向山石却毫发无伤,我不吃不喝也不会感到饥饿,这一定就是上天给我的惩罚,要我带上罪孽永世懊悔”

    抱歉,本想弄成像百妖谱那样的感人故事,但思路不畅,文笔不佳,写完后自己看着感觉观感极差,但既然引入了还是继续往下写吧,这里保证下次不会再写代入感那么差的东西了,咱们还是随大流快意恩仇。

    这里向每天投票的久伴、猫舞、紫霄魔王表示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