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二十三章 囚牢
    无尽的拷问就这样延续了很久,许飞不太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只记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送来几个冷馒头和放在脏盆中的水,共送来了六次,因为手脚被捆,吃喝也是被看管他的人强行赛进嘴里。

    身体到处裂开,伤口因为发炎变得像腊肉一样可怖,还有些东西因为渗了盐水变得又肿又涨,即使是很轻微的动作依然十分痛苦。

    那牢头好似一个扭曲的变态,每天从早到晚折磨着许飞,他不断用不同的刑具,不断变化着花样,从尖刀到火烤再到手插竹签,所有的酷刑全部用了个遍,最要命的还是头顶上那盆凉水,每一秒都会有一滴水珠滴在他的额头,时刻摧毁他的意志。

    那牢头每次来都要问他作案的手法和过程,许飞当然没有做过,他十分清楚自己被盯上了,这些人的目的不过是想让他自己交代出,如何在短时间锻造出数量庞大的兵器。

    许飞觉得,这牢头背后一定还有人指使,由于许飞不慎暴露了锻造的能力,这些人便以为他身上有什么法宝,企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许飞把法宝交出来,而一旦许飞真的交了,结果显而易见。

    “噔”,安静的地牢中响起一个开门声,随后传来一个脚步,那脚步缓慢而沉重,激烈而可怕,随着它每一次朝许飞靠近,许飞的心便越是不安害怕。

    “哈哈哈哈哈,嘴巴可真硬啊,严刑拷打了三天一点都没透露”,来者正是那牢头,他眉飞色舞的嘴脸掺夹着一丝阴险。

    “不过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你以为我们就查不到了吗?”,许飞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着这变态又想出什么花样了。

    “你的同伙已经交代了,那个秘密就藏在你身上,只要你现在把它交出来,你就能活命,否则......”

    许飞内心十分慌张了起来,他努力的克制着身体,以期望不被看出什么异样。“这牢头说的同伙该不会是胡凯?难道是胡凯透露了这个秘密?”。不对,胡凯绝对不会那么做,许飞在一瞬间怀疑胡凯后,又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信任胡凯,他们二人相识多年,互相早已经把对方当成亲兄弟,这一点许飞在平日里的相处就能看出,这也是为什么许飞能够将锻造的事情告诉胡凯的原因。

    许飞坚定得吼了一句:“我没有做偷盗的事情,更没有同伙,有本事把我带到公堂上审问”。

    话刚说完,牢头一掌拍在许飞还在留着脓水的胸口上,一瞬间让许飞感到痛不欲生。只见他恶狠狠地看向许飞,一张丑恶的嘴脸一览无余,气愤地说道:“到了今天你还不肯说实话,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我知道你身上有能在很短时间把生铁变成各种兵器的宝贝,把它交出来便饶你不死,否则今日就让你去见阎王爷”

    许飞没有吐半个字,他当然不傻,自己能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自己守口如瓶,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才不会要了许飞的命,只是多受些苦头,而如果真听了他的话,必然会落一个宝夺人灭的惨剧。更何况那锻造的秘密并不是什么法宝,而是绑定他的系统,别人是想夺也夺不走啊......

    “等等。夺不走?没错,这个可不是什么法宝,既然他们夺不走,那我岂不是可以拿这个来要挟他们,也不说是要挟,也许交易更加恰当。自己可以在他们面前露一手,然后告诉他们这个法宝就是他自己,这时他们就不会杀我,而是将我囚禁起来一辈子给他们做劳动力,而我只要等待时机,从这里逃出去....”

    不行,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且不说他们到底会不会按照他想的那么做,就算真的到这一步,他岂是那么容易逃脱的,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拿出来。

    许飞赶紧扔掉这个念头,他怕自己什么时候会承受不住严刑拷打,最后屈服在淫威之下,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

    看许飞仍然一声不吭,那牢头抄起手中的皮鞭,狠狠地甩在许飞身上,嘴里不停的咒骂着。连日各种刑罚已经让许飞渐渐麻木,意志也逐渐模糊,额头因为每一刻都要承受水滴的冲击力,变得越来越昏沉,就像发了低烧一样,唯有那脏脏龌龊的咒骂声,那刁钻狠毒的鞭打才能让许飞清醒过来。

    事实上,许飞已经发现他受的伤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愈合神速,一开始倒是没什么变化,但随着越来越频繁的折磨,伤口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直到那牢头用盐水浇进伤口,愈合基本已经停止。

    一阵****之后,那牢头也有些累了,扔掉手中的鞭子,朝着许飞吐了个口水就走了。望着牢头离去的背影,许飞朦胧的睁开双眼,虽然双眼已经非常浑浊,但一股深恶痛绝的憎恨却从他眼中强袭而出。

    又过了很久,许飞从奄奄一息的睡梦中被喊起,紧接着他就看到牢头站在离他很近的地方,那牢头一脸铁青,目光凶恶的看着许飞,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跟班,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一种非常不好的直觉袭上他的心头。

    牢头一个字也没说,见许飞醒了眼神中一丝黑影闪过,接着就背着手走到了一边,等他向一边走去的时候,他身后两人中间的人也渐渐展露了真容。

    只见他满身枷锁跪在地上,一身的囚衣被鲜血染的通红,很明显这是新伤,胸口上、胳膊上、脸上到处是伤口,皮开肉绽,甚至有些东西血还没有止住。那人浑身颤抖着把头低下,应该是之前牢头刚对他做过什么,才会令他如此害怕,甚至到了这里依旧不安。

    许飞只看了他一眼,立马将他和胡凯联想在一起,他心中一下涌来滔天骇浪,情绪再也不能安定,他迫切的想看清那人的真容,又十分害怕的将眼睛闪了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