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三十三章 替死鬼
    一堆人马响彻云霄,纵使将脚步声压的再低,也抵不过人多声杂。

    两个狱吏巡察在走廊,忽然地面一阵振动,一时间穿云裂石、声势浩大,似有千军万马向他们袭来;原来是许飞见没办法悄悄闯进放兵器的地牢,便干脆一鼓作气,号令所有人群峰而上,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拿到武器。

    一个岁数大的狱吏让另外一个年轻的过去看看,那年轻狱吏警惕得拿上武器走了过去,只见他身影在老狱吏视线消失,不到半秒,他神色紧张,喘着粗气惊恐地跑了回来,那老狱吏不由一惊,赶忙抓住他的衣袖问他发生了什么,那年轻的狱吏刚想说什么,突然一道血红的液体从他胸膛喷洒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尖已贯穿他的胸口。

    一个身穿精壮,满是肌肉的黝黑大汉此刻双手耍着朴刀,一脸得意的看着他们。那年纪大的狱吏脸色瞬间大变,他认得此人,这人乃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曾经闯南走北,犯下无数人命,据说他擅长投掷之术,但凡什么匕首、飞刀,还是短剑长矛,在他手里就跟张了翅膀的双手,脱出去百发百中,杀人于无形之中。

    老狱吏暗叫不好,连忙把倒在他怀里的年轻狱吏甩到一边,急匆匆地就往外跑,可他哪里跑得过飞刀,刚一转身胸口便喷出血来,他低下头看了看眼前的红刀,下场竟和刚才那位一模一样。

    很快,靠在墙后的一堆人纷纷出现在那名恶徒身后,大家跟随许飞和恶徒走到了地牢的出口,只见那原本就不大的出口两边又磊上几层厚厚的沉积物,外面的月光清晰可见,却显得格外寂落。

    望着这狭隘的出口,许飞暗叫不妙,这分明是摆好陷阱等他们出去,这出口一下只能进出一人,但凡外面的狱吏看到不是自己人,不知道会迎来什么样的攻击。

    许飞有些懊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锻造些盾牌出来,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戒指,刚才众人领取完武器,许飞便让他们先出去,接着不动声色的把那些武器都装到这枚戒指的奇异空间里。

    众人也感到外面的危险,缩在门口不敢出去探望。

    蹉跎了许久,这时从人堆里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都闪开!”

    这人声如洪钟,气势逼人,许飞见他满身伤痕,全身肌肉,那线条就如同运动员一般优美,这正是靠近许飞原先地牢关押的罪犯,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众人齐刷刷的让开一条道,同时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期盼此人能带他们带来出路,接着此人也毫不犹豫,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踏出一只脚,接着又是一只脚,然后他挺起胸膛,气焰嚣张的说了句:“还以为外面是天罗地网,却没想到个个胆小如鼠,不知被吓到哪了”

    众人一听,个个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如同中了大奖,这种喜悦却没持续多久,只听空气中传来一个冷嗖声,刚才出去的汉子就那么应声倒地,再起不能,众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刚才的声音谁听了也知道那是一张劲弩发出的,那汉子恐怕也没想到,那些狱吏不是逃跑,而是躲在暗处,此刻正局促不安的观看这里,每个人手上都持着一张弓弩,一触即发。

    许飞现在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对方占据了天时地利,如果他们个个舍生忘死,全部一起冲出去,那一定有不少逃生者,可谁又愿意像刚才那个大汉一样当出头鸟,这种情况,谁先出去谁就被射成窟窿。

    许飞想着如果自己的点数够的话,那他现在就学习个护盾的招数,自己带头最先出去,这样也能最大减少伤亡。

    这时,那个手持双刀的壮汉不知何故退到众人身后,他大喊一声:“咱们那么多人,他们就是一个一个射杀也要不少时间,趁现在一起冲出去,能走几个是几个”

    忽的一声,他抡起双手用力的推了推众人,那些人突然发疯了一般往外挤,一时间声势嘈杂,分不清谁是谁。

    后面的人也都用力推前面的人,而那些站在前头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退到了外面,一瞬间冰冷的箭矢射在他们的身体上,他们在倒下的那刻看着刚从自己背上踩过去的人影,眼里全是不甘和憎恶,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一生。

    许飞本应也在最前头,刚才险些被第一个冲撞出去,但身后有一个身材瘦弱,骨瘦如柴的人抓住了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把他按在地上,而他自己因为身材瘦小靠在墙壁幸免于难。

    许飞只感到无数沉重的脚在自己身上一踩而过,他忍着剧烈的痛苦,总算是扛了下来,直到最后那个拿双刀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许飞艰难的起身,他知道现在不是躺着的时候,细细回想,许飞才明白刚才引发暴动的正是最后出去的那人,许飞不禁有些后怕,这不是对生死的惧怕,而是对人性而言,他想起自己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刚才又为什么差点被当成挡箭牌,这全是因为自己欠缺考虑,做事鲁莽,如果他小心谨慎,无一巨细,那就不可能沦落成这样。

    几分懊悔之色压在心头,许飞发誓今后一定要改变自己这个鲁莽的性格,或者说是单纯。

    还没等他拍完身上的灰尘,刚才那名瘦弱之人便来到他面前,这人斜眉歪目,一幅烂梨坏枣的模样,嘴里一口烂牙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他见许飞起身,也没靠的太近,只是小心谨慎地说了句:“鄙人名叫张三,懂些偷盗之术,这旧城里,我要是想得到什么宝贝,只要我从那人身边一过,宝贝就手到擒来,那人毫无察觉,他们都叫我神偷张三,还会些粗浅轻功,一般人追不上我,如今恩公放我出来,待我走出门外,便可插翅而逃了”

    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见恩公险些被推出去,不忍恩公就此损落,方才出此下策,抱歉抱歉”

    许飞见这人虽然长得难看,但言行举止却有些善意,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便平静地说道:“在下许飞,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哪里哪里,恩公救了我,我也救了恩公,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从今往后,恩公有事,我一定义不容辞,恩公日后要是发达了,别忘了小人就成”,张三眉飞色舞地望着许飞,他倒是不客气,转眼就和许飞平起平坐。

    许飞暗叫一声,只觉得此人太丑,和他做生死之交,实在有失颜面,但转眼一想,他既然危难中对自己伸出援手,那怎么说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算他们互相救了对方,扯平了,那也不能就此了过,否则他和那个手持双刀的恶汉还有什么分别。

    许飞神态虔诚,凛若冰霜:“大丈夫既生于世,定当光明磊落,问心无愧,阁下既然救我一命,那自当是生死之交,我绝不忘今日之恩,他日定将给予厚报”

    (书友若觉得好看,请别忘收藏本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