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三十七章 雇佣
    三日过去,许飞已经将“居合”练习的游刃有余,并且能够和“燕返”进行完美的配合,一招一式下,动作干净利落、风驰电掣,大有一种剑术大师的风范。

    就在昨天,许飞乔庄打扮去了城内,城中张贴的告示上写着一条令他头皮发麻的事情。

    “罪犯许飞罪大恶极,窃取国家资产,又杀数人,联合其余罪犯强行越狱,如今逍遥法外,致使本城动荡不安,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本官严查之下终于抓住许飞同伙,胡凯吴俊二人,二人皆已认罪,于后天午时凌迟处死”

    许飞清晰的记得,胡凯的爹娘当时正跪在衙役面前痛哭流涕,手上捧着无数金银财宝,可却连申冤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当然不会明白,这些都是冲着许飞来的,哪怕胡凯爹娘把全部家产拿出来,宗高义也不会动摇半步。

    而吴俊则是因为不愿交出白泽皮,或者说是上次插手解志卖剑的事情遭到柳温茂的记恨。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还是跟许飞有些关系。

    “这是陷阱,他们设下了陷阱,就等着我往里面跳。可是......我不能不去救他,因为他是我的兄弟,也正是因为我才害得他落得如此下场。”许飞心中这样对自己说道,他一定要去救胡凯,不光如此,还要解决了宗高义,否则后患无穷。

    可自己实力不济也是事实,许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个人在刑场上救出胡凯,哪怕是一个人阶巅峰的高手也做不到,更何况对方一定设下了天罗地网。

    就在许飞苦思冥想之际,一只手拍在了许飞的背上。

    许飞顿时冒了一身冷汗,要知道他这身打扮在城中也不是一日两日,一直没有人怀疑过他,这一只手拍的力度似乎深有其意,感觉就像是认识他一样,难道真的有人发现了吗?许飞下意识的将一只手握向斗笠下的太刀。

    许飞缓缓转过头来,只见那人和他一样打扮的非常严密,让人看不出面容,只是他身材矮小,看起来就像发育不良一样。

    待那人扯下遮掩,漏出一张歪瓜裂枣的嘴脸来,“恩公,你还记得我吗?”,许飞脑瓜轰然间清醒过来,原来此人是神偷张三。

    许飞刚想说什么,却被张三一把拉走,走了许久到了一个隐蔽的小巷。

    许飞扯下遮掩,惊讶地问张三:“你怎么认出我的?”

    张三却没有着急回答许飞的问题,反倒将食指放在嘴上发出一阵“嘘”声,然后小声说道:“我们被盯上了。”

    许飞先是一惊,然后安静下来仔细地向四周听去,果然没过一会,就传来两个急促的脚步声。

    “你往那头,我去这”,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似乎是一个精壮的汉子。由于许飞他们刚才来的这里是一个分叉口,那两人想继续跟踪只能分开行动,那其中一个脚步正朝着这边过来。

    许飞手心冒汗,真没想到自己居然已经被跟踪了,他竟没有一点察觉,脚步越来越近,即将近在咫尺。

    说时迟那时快,张三突然将一只腿伸到那人的必经之处,一声沉闷的倒地声传入耳中,许飞看准时机,一刀朝刺向那人的后背。

    他痛苦的挣扎了一下,但随即就不在动,因为许飞刚才那一刀并没有要了他的小命,而是封住了他的胫骨,他只要稍动一下,便会使伤势更加严重,痛苦更添一分。

    许飞急忙走到他面前,用凌厉的目光看向他,紧接着冰冷得说道:“你是宗高义的手下?”

    那人开始威武不屈表现得毫不畏惧,但许飞听从张三的建议,割下他一只耳朵又对他一番威逼之后,他终于说明了他的身份。

    原来这几日宗高义将整个旧城封锁起来,严加戒备,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相信许飞一定就藏匿在城中某处,便暗自派了一些人手在城内,监视一些可疑的人,就在今天,他们盯上了许飞,虽然还不确定但是马上就要去报信,却没想到张三也在暗处发现了许飞,幸好张三及时解救,不然许飞就又要面临一场危机。

    而后天刑场上,宗高义已经设下了许多机关陷阱,埋伏很多人手,甚至还有三个人阶七段的高手,胡凯现在也在严密的看管中,总之就是设下了天罗地网等着许飞。

    许飞又问他解志的事情,那人回答前些日子一个猖狂的男子带着胡凯在府尹大闹一番,之后便不知所踪了。

    许飞根据时间判断,应该是胡凯被放出去后找到解志,之后二人去找宗高义,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只是有些好奇实力看上去深不可测的解志究竟为什么消失了,如果此时有他的帮助,也许能化解这次危机。

    “我知道的都说了,你答应我的不会杀我,现在就放了我吧”,那人惊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乞求,颤颤巍巍的对许飞说到。

    可许飞却看了他许久,冷风从他耳边垂落的黑发飘过,他的面容好像毫无波动,也许只有极少数感官敏锐的人才能看出他的眼神闪耀着的,那丝怜悯。

    “很抱歉,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和那狗官不死不休了。”

    一只寒光四溅的刀刃从他的脖颈切落,接着一片血迹染红了这片肮脏的土地,他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就已陷入永不苏醒的梦境。

    “死亡,也许你会惧怕,但那总比之后的折磨来的舒适”

    许飞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看向遥远的日落方向,那里正是宗高义的府尹。

    不一会,另一边的巷口走来一个黝黑的汉子,他体格强健,满是肌肉,他魁梧的身姿走在小巷中,看起来尤为怪异,而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那人鼻青脸肿腿上有一道狭长的新伤口。

    待那黑汉过来,一把将那人丢在许飞面前,许飞随之一愣,但很快明白,这人是和张三一起的,而地上这个家伙是跟踪自己的另外一人。

    弄清楚后,许飞又问了那人几个问题,发现已经没有更多的信息供他诉说,此时又窜出五六个人影,皆是打扮严密,扯下遮掩后,许飞才在里面找到几个有些熟悉的面孔,居然都是那晚和他一起逃出来的。

    那黑汉子恭敬地对许飞说:“恩公,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向来义字当先,恩公既然将我们救出,那我们就是兄弟,兄弟有难我们岂可袖手旁观”

    许飞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下罪犯居然如此看待自己,后天正好要去解救胡凯,他们不正好是自己的帮手吗?

    可转眼一想,那可是拼命的博弈,这些人在怎么义字当先,也不可能舍生忘死,除非他们有共同点或有利可图。

    一番旁敲侧击之下许飞可算明白,原来这些人的画像也都被张贴的到处都是,眼下旧城严密防备,想出去也出不去,每天都有一些同伙被抓住,他们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又要回到那个不见天日的地牢,所以打算主动出击杀了宗高义这狗官,之后旧城群龙无首便能逃亡外界。

    许飞许诺,如果这些人愿意跟他一起劫法场,那么之后他将把他的“宗三左文字”作为酬劳交予他们,不光如此,之后若击杀了宗高义,每人还有一百两银子。

    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本来就无路可退,听到许飞这样说当即答应,其实每个人都清楚,如果真的击杀了宗高义,那得到的可不只是一百两,这贪官的金库中数不清的金银财宝。

    简单交接后,许飞转过身带着张三正要离去,忽然背后一人说道:“这家伙怎么办,要不要带回去......”

    许飞头也不回的冷漠道:“杀了他。”

    许飞不再理会他们,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那里,只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真可惜,本来还打算把他们那一套都用在这小子身上呢,让这小子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不!我会比他们更狠,用更狠毒的办法折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