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四十一章 击碎面罩之人
    “啊!”

    许飞身后一名小弟被眼前的惨剧冲昏了头脑,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喊声,然后支支吾吾的嚷嚷着“完了,完了,都完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许飞皱起眉头回头看了一眼,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此时他已面色苍白,双眼被几道血丝充斥,神情已经麻木不仁。

    其他人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也都是面如死灰,毒素和氛围压迫他们的神经,已经放下了反抗,脸上写着“绝望”二字。

    “也许他们有人心中会抱怨吧,记恨我这个组织这场战斗的人,记恨我没能力保护他们。”

    许飞有些内疚,但眼下没工夫想太多,因为爆炸声响起没多久,就从舞台中央一处缝隙冒出一团诡异的绿色气体,那气体散发一阵恶心难闻的气味,只闻了些许许飞便感到四肢无力,头脑昏沉。

    坚持了一会,许飞还是支撑不住,半跪在地上艰难的喘息,而他身后六人皆已倒地,口吐白沫翻着白眼,难以分辨是否还活着。

    就在那诡异绿色气体还在释放中,许飞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缓慢而沉稳的脚步声,那声音越来越近,带着一阵杀气而来。

    许飞此时五脏六腑都难受的厉害,就跟重病在身的病人一样不停的咳嗽喘息,迟缓地拿起手中的“仿·宗三左文字”,用尽全身力气准备招架那个危险人物。

    “铛!”

    激烈的金属碰撞声从许飞手中发出,刚才若不是他集中全身力量档下这一击,恐怕他已经成为斧下亡魂。

    没错,来者正是那个人阶七段的猛人,他手持一把利斧从场外杀入,这阵有毒烟雾正是他谏言设下的,因为他本人不惧此毒阵,方能大摇大摆得进来。

    许飞虎口一热,暗道不好,此人力气出奇的大,看来是修力为主,而自己一直以来修炼的都是技巧形招式,一旦受到干扰不能灵敏的还击,那么只能被动硬刚,眼下的情形就是如此,许飞艰难的起身,勉强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然而那手持利斧之人如泰山般岿然不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这也难怪,任谁都能看出许飞行动迟缓,身子不停的颤抖着,根本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而许飞也在此时看清了这人的面貌,他穿了件单薄的布衣,身材魁梧,斗大的肌肉块鼓成了一个个巨大的肉包,而他的脸上贴着一层深黑色的金属面罩,浓密的眉毛下,一双屠夫般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许飞。

    许飞憋足一口气,用他现在最快的速度挥动太刀,朝着这人连砍数刀,可不知为何,他没有感受到一点砍中的手感,这个人的身躯如同钢铁一般坚硬。

    原来这是一门叫做《铁衣功》的功法,练成后运劲之间可使体魄强健,防御大增,能轻松抵挡一般刀枪的攻击,还能让浑身力气大幅度增长,但副作用是动作会相应降低,变得迟钝,据说练到最高境界,才能解除这个副作用。

    等许飞回过神来,一记沉闷的大斧正朝着他的脑门砸来,幸好许飞反应及时,勉强躲过了这一击,他一个老驴打滚狼狈得又拉开一段距离。

    此时他也顾不得脸面,只要能打败这人,就是让他当众脱下裤子他也愿意。

    可想归想,现实总不会那么滑稽,许飞脑中转了一下,他认为就算这人防御颇高,但凭借手中的“仿·宗三左文字”,不至于一点防都破不了,刚才那番砍击没有效果,只以为他现在状态不佳,因为毒素和烟毒影响,导致了他力量下滑,这才无法发出平时的实力。

    “咚咚咚”

    带着金属面罩的人如同一个怪物般缓缓靠近许飞,巨大的身躯每走一步,舞台都会剧烈震动一下。

    眼看着他渐渐靠近,许飞急忙伸出一只手对他使用了“贪狼之握”。

    那人感到一瞬间的不舒服,停顿了片刻又朝许飞走去,接着一道白色的云雾般物体从那人身上吸入到许飞手中,许飞身上出现一层白色半透明的屏障,而他也在一瞬间感到舒适了许多,那个屏障正些许的治愈着他。

    面罩男走到许飞面前,高举巨斧,以力劈华山之势狠狠地劈下,诡异的绿色烟雾中,火光暴溅,金铁交鸣声大作!

    “嘭!”

    巨大的冲击猛然朝着地板深深砸下去,而许飞使了一招“燕返”,就在面罩男劈下去之时,他一跃而起,瞬间拔刀,那道蓝色的剑芒与大斧碰撞在一起,许飞就那么轻巧地来了一个跟头,潇洒地落在他身后。

    而那面罩男惊恐的发现自己扑了个空,面前除了被砸塌的木板空无一物,他就像个笨拙的黑熊左右张望着,一时间找不到东南西北。

    直到一记锋芒刺中他的臀部,随着那难以言喻的疼痛感,他才惊恐得发现,目标已在他身后。

    没错,许飞看出了他的弱点,虽然面罩男全身都坚硬无比,但仍然有些地方修炼不足,相比四肢身躯都要逊色不少,比如他的......

    “啊~”

    面罩男发出难听的叫喊声,然后一边转身一边用手捂着他的后面,此时站在不远处看,他活像一个强壮的野兽,止不住往外冒的血柱像个血红色的尾巴。

    他大叫着要杀了许飞,瞳孔中充满了狂怒与仇恨,然后不管不顾地提起沉重巨斧狂斩下去,此时他已用了十三分力气,别说是和他硬刚,就是护盾在身恐怕也挡住了这一击。

    可面罩男才刚提起斧头,许飞就已经消失不见,一声燕落,人已降落在刚才被砸塌的木板附近,这就是“燕返”的第二式。

    面罩男突然停下了动作,然后摸了摸头顶,些许血液从头皮上滚落下来,很快血流的越来越多,最后把他整个额头都染成了通红。

    大怒着,狂吠着,如同野兽受伤而做出的激烈反应一般,他开始疯狂的挥舞手中大斧,整个舞台都随之颤抖。

    终于停歇了下来,他把怒火发泄一通后,双眼狰狞着看向许飞,誓要将其碎尸万段,而许飞惊人的发现,此人居然还有260点生命,因为此人修炼的主要是力量,所以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即使许飞重创他两次,也不过对他造成最大生命一半的伤害。

    “喝!”

    面罩男又冲了过来,他如同一只恶犬,巨斧是他的獠牙,许飞一下拔出太刀,掀起一片如烈焰般暴戾的刀光,面罩男还未身至,就被剑气所伤,铁青的肌肤上划出一片口子,可动作却一往无前。

    许飞不敢与其硬刚,凌烈的深寒刀光就好像暴风席卷着烈焰,怒气冲冲的扑面而来,锐不可当,然后身子灵巧的一跃,整个身体形成优雅的一道弧线,隔着他的斧刃从中一跃而过。

    一套连锁的攻击看呆了场下之人,那面罩男如同一只笨拙的狗熊,明明声势浩大,却无论如何也攻击不到许飞,明明是他一直追击着许飞,可自始至终受伤的都是他自己。

    愤怒驱使着他向前,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身中十几道伤口,等到许飞一个漂亮的转身,他才看清许飞自信的眼神,那股杀气,似乎下一击就会发出致命一击。

    “怎么回事?”

    “这个杂碎怎么会那么厉害!”

    “不对,明明是我更强,明明是我一直处于上风,可为什么!”

    眼中的怒火怨恨此刻已被震惊和惶恐替换,面对手握刀柄,眼神坚定的许飞,他一瞬间彻底感受到彻骨的恐惧。

    “唰”

    一道白光闪过,剑已出鞘,比“秘剑胧刀”更加猛烈的“居合”一击粉碎了那面金属面罩,紧接着他露出的是一张狰狞的、麻木的、被鲜血染的铁青面庞。

    “啊!”

    他忽然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大叫,原来这面金属面罩是用来抵挡这绿色气体的防护装置,“快!快把毒气关掉!”

    他大声的对场外之人喊了几声,便如一条要死的蚯蚓痛苦地在舞台上扭曲了几下,随后便翻着白眼、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