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人比我更懂锻造 第四十二章 短板
    妖异的绿色气体渐渐停歇,燃料已然不足。

    此时此刻,烈日当空,阳光普照,在炽热的光芒照射下,毒气消散的非常迅速。

    待毒气彻底消失,压抑在许飞咽喉已久的污流得以释放,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身体渐渐恢复过来,最后,除了箭上之毒带来的那种刺痛,手脚无力、全身酸软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

    台下柳温茂等人有些颤颤巍巍,刚才的战斗过于凶险,一帮没见过仗势的小兵纷纷低下头窃窃私语,而原本那个对许飞表现不屑一顾的持刀者更是不发一语,面色沉重。

    柳温茂将头转过来看着他,眯着眼睛奸笑道:“老张,该你上场了。”

    那名持刀者“啊”的一声如梦初醒,然后难为情的看了柳温茂好长时间,自知无法抗拒后,才缓缓下马,小心谨慎地走上刑台。

    许飞调整好气息,摆好架势准备迎战这个新的敌人。

    但那人却走得很慢,慢的像只蜗牛,许飞心中暗想到,此人该不会是吓破了胆,看到自己武艺高强,不敢与之较量吧。

    “哼!人阶七段,不过如此。”

    许飞擦了擦鼻梁,表现得有些放松起来。

    那位老张终于靠近了过来,与许飞隔了一丈多远,许飞本想待他在靠近点,一记“居合”先发夺人,可没想到他却站在那里不动了,还将手中的刀收起来,摆了一张和蔼可亲的脸。

    “你叫许飞对吧,可真是少年英雄胆气豪啊,刚才那几手看得我真是心悦诚服,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不知小英雄师傅是谁,宗门何处啊?”

    “嗯?这家伙不是来战斗的吗?怎么一见面就那么多阿谀奉承,难道真是惧怕我,不想白白送死吗?不对,场外还有那么多人,他不可能在这种情况大放厥词,一定是要耍什么阴谋诡计,还是小心为妙。”

    许飞有过之前的经历,他可比以前聪明多了,没等那人继续往下说,目光锐利得看向他,然后将手按在刀柄上不动如山,低声道:

    “少花言巧语!既然过来了就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不敢来的话就滚!”

    那人听到了表面上没有半点生气,狡猾地看了许飞一眼,然后神态卑微地说道:“小英雄切莫动怒,我无意与你交恶,既然阁下不愿和我有过多交谈,那我这就下去。”

    话刚说完,他便贼眉鼠眼的转了半个身子过去,然而就看见柳温茂面色苍白的盯着他不放,大有一幅要你想死都难的姿态,于是他又硬着头皮转身面对许飞。

    这一转身非常缓慢,他低着头不知看着什么,表现得很是惶恐,许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不敢有一丝怠慢。

    突然他伸出食指指向许飞后背,惊恐不安地喊了一句:“小心,他又站起来了。”

    许飞听后一惊,身体稍微扭动,他明明记得那个戴面罩的人已经断气,怎么可能又站起来了呢。

    “不好!”

    许飞看了眼那人并未动过,暗叫一声不好,随即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急忙把头转过来,却看见一团粉末正朝着自己面部袭来,就快要飘洒到身上。

    白色的细小粉末并没有按照预期那样击中许飞,而是被一层半透明的屏障挡了下来,粉末沾到其中,这下他人可算把整个护盾看的清澈。

    原来许飞为了以防不测,在那人转身之际,使用“贪狼之握”吸取了他的魂灵,给自己加了一层护盾,而那卑鄙龌龊的家伙还想使用阴招弄瞎许飞。

    持刀者已伸出长刀准备在许飞丧失视力的一瞬间下黑手,可眼前的一幕着实惊呆了他,他没想到许飞那件“法宝”居然在此刻保护了他,正是气煞他也。

    可事到如今,自己已没有退路,他想偷袭已经没有机会,想走,也得看柳温茂饶不饶得了他,唯有拼死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他鼓足勇气,操动着一套连环刀法,然后惊涛骇浪般向许飞袭来,许飞不闪不躲,一招拔刀斩刺向他的胸口。

    (上一秒卑鄙者气势汹汹,下一刻他慷慨就义!

    “呸!”)

    老张表面上用了十分力道,但实际上他早有准备,许飞和面罩男的战斗他可是看在眼里,对方可释放出比剑刃更远的剑气,他可没有面罩男那样的防御手段,若是不小心被击中,后果非常严重。

    于是他时刻准备着后招,直愣愣的长刀原本挥舞在前,却突然调转方位,横在身前,只听一声“哐当”作响,老张手中一震,心中有如被冰雪冲刷了一下,十分心寒,随后他才切实得认知到自己成功防住了这一击,顿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欢乐感。

    许飞也没想到他能够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做出反应,那宽厚的刀背将其横过来,到真像面盾牌。

    自认为占据上风的许飞反客为主,惊风咆哮中举起手中的爱刀,恐怖的刀锋就已映入老张的面前,老张慌忙招架。

    许飞使得是他在练习拔刀斩中无意所创的无名剑术,刀法一劈一刺,流畅如水,凶猛狠厉,凶残的一塌糊涂,直把外面那些小兵看得眼花缭乱。

    而老张则一直坚守不出,一手惟妙惟肖的刀法防御的固若金汤,就这样见招拆招,许飞竟然拿他毫无办法。

    “铿铿”

    许飞的爱刀和老张大刀激烈的碰撞在一起,铮铮作响,火光飞溅,许飞此时才发现此人手中的大刀竟然也是稀有品质,虽说做工粗糙,但制作的材质则是上好的精铁,这才能和他打的有来有回,不相上下。

    虽说是许飞一直在发动攻击,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许飞并未占据上风,一味的进攻非但没有拿下老张,还给了老张喘息的时间,而许飞渐渐感到后力不足,刀法渐渐凌乱。

    “砰!”

    许飞最后使用了全部力量狠狠的砍向老张,老张早已摸透了他的招式,将刀背一举,轻而易举的接下了这一招,然后目光凶狠的看着许飞,狞笑道:

    “嘿嘿,看样子你是耗光了法力值,才来和我拼刀法,不过我看你后劲不足,一定还没有步入锻骨层吧?”

    许飞诧异道:“怎么,难道你就步入到锻骨层了?”

    老张用力一推,许飞顺着力量退后三步,然后听到他信心满满的说道:“我是还没有步入锻骨层,但也算是半只脚踏进去,这点差距,决定了你我后力的供给,看你满头大汗,就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累吧。”

    许飞调整了下气息心想道:“看来自己还是不适合长时间与他人交锋,若是遇到境界高于自己的人,一时半会儿拿不下,那之后就是自己落于下风。”

    许飞漠然道:“那又怎样,反正对付你我有的是招术。”

    老张一改守势,狞笑道:“少装模作样了,你早就没有法力值了,一个还没到锻骨层的人,哪有那么多法力供你花样百出,接下来该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