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名门医妃(温〕〔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妖孽狂医〕〔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手艺人〕〔海贼之剑魂之刃〕〔窝不是玉皇大帝〕〔阿加斯特的魔石舞〕〔重生之科技香江〕〔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嬉笑不恭的侦探〕〔死人剑〕〔熊猫大佬〕〔西南崛起〕〔李朝万古一逆贼〕〔一吨超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宗〕〔农女娇妻别太甜〕〔沈清曦楚烨〕〔假面骑士至上加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谢家小玉 第十五章 救人
    不过谢小玉看的并不是林家主仆二人,而是马车前站着的一个女子。

    凤眼狭长,枯瘦如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头发披散着,正低头看身上的衣服。

    灰不灰、褐不褐的粗布衣服,与那瓦罐的颜色倒是像些。

    嫁衣终褪。

    女子眼中渐露痴色。

    在世十七载、死后七十年,她终得她想要的。

    谢小玉依旧不说话,走回到那坟地之前,将棺木盖子掀开。

    墓中裹着枯骨的嫁衣,朽至辨不清模样。

    谢小玉转过头,看向车上的林公子。

    碧桃会心,忙过去蹲身施礼,神色带三分赧然七分天真,正欲开口,林公子已自车内递出了件干净的月白色袍子“用这个吧。”

    碧桃没想到他会如此,慌乱地摆摆手“公子这实在是……”

    “到底一声之缘,”林公子唇色苍白,笑得却很温和,“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贺她终得自由。”

    严奴儿听见这话,回眸看他,凤目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活着的时候未得半点温情,死后至今却遇见两个人,瞧着是千尊万贵养大的,却给了她最好的。

    上天,许真的是公道的吧。

    碧桃犹豫地看谢小玉,谢小玉先看了林公子,才看向她,微微颔首。

    碧桃忙接过衣服施礼,回身递给了谢小玉。

    谢小玉将尸骸上的嫁衣丢开,将枯骨包好,并那残破的瓦罐一起,重新掩埋。

    严奴儿飘荡过来,站在自己的新坟之前,默默看着。

    待掩埋好了,谢小玉将手覆在新坟之上,轻声道

    “你,终偿所愿。”

    言罢,抬头看向严奴儿,依旧是风淡云轻,看不出丝毫情绪的表情。

    严奴儿也在看着她,忽而笑了,凤目笑成了弯弯的两道,脸颊之上现出两个梨涡的痕迹,可惜她太瘦了,看着没那么明显。

    谢小玉看着她,回以一个微笑。

    人谓美色,大体就是内陆之人初见汪洋大泽,长于平原之人第一次站在高峰之顶。

    还有谢大小姐竟然会笑。

    不过转瞬即逝的笑容,夜黑,只严奴儿一人看见了,看得都呆了。

    走吧。

    一点执念当消,所以走吧。

    上一世谢谢你陪着我,只是这一世前途依旧未卜,我不能再带着你,最终连累你。

    所以走吧。

    严奴儿听明白了她的心声,虽不明白什么上一世这一世的,却在她波澜不惊的眼底,看见了某种坚定。

    仿佛眼前这个女孩子,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更知道要做的事情有多难。

    怨念已消,如今的她……

    她退后两步跪在地上,轻轻叩了三下,旋身回到了玉佩里,依旧是那个蹲在角落的瓦罐。

    谢小玉低头看着玉佩,有些无奈。

    我要个瓦罐做什么呢?她心说。

    严奴儿听见这句话,发了小脾气,在地上转了两圈,旋即又将瓦罐扣在了地上。

    我能把自己扣在地上,你能吗?

    谢小玉听见她这孩子气的话,心中笑得欢,面上神色也柔和。

    罢了,今生,她终归要护住这些人就是了。

    碧桃看着谢小玉的神色,至此时方才雀跃道

    “事情解决了?呼,还是小姐厉害!那咱们该下山去了吧?这山上怪怕人的。哎?对了,公子你怎么会跟上来?”

    不远处,鼎儿终自目瞪口呆中醒了过来,慌忙拱手道

    “姑娘,你是不是能救我们公子?”

    这话说得急切,缺了些客气,碧桃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想着方才林公子的举动,决定不理会鼎儿,目光落在林公子身上,没等问话,脸色一变,惊恐道,“你家公子怎么了?”

    鼎儿慌忙回头,就见自家公子坐在车里,面色惨白,捂着脖颈,仿佛无法呼吸一样。

    他吓坏了,口中喊了一声“公子——”,却觉得心口一疼,双目发直,晃了两下后直接从马车上摔在地上。

    碧桃惊呼一“小姐,他们怎么了?”

    林公子抓着自己的脖颈,艰难地看向谢小玉,好半天才挤出断断续续的话“姑娘能……能救……救……对吗……”

    话未完,他干吐了一下,仿佛是呕血,可是却什么都没有。

    而后,倒在车中,当真如死了般。

    碧桃更是慌了神,忙跑过去,顾得了车上顾不了车下

    “小姐!他们是怎么了?”

    谢小玉神色依旧平静,昂首眺望不知道何方的远处,随后垂下眼眸

    “抬在车上。”她的语气带着疲累。

    并没有怎么,只是与她一样,进了另一重洞天而已。

    与他们所来之处一样的洞天,但时间略微早些。

    所以她于这个洞天内的自己,是死而复生,而这位林公子却是误入。

    一个洞天之内,岂能有两个“自己”?

    而就在方才,这里的林公子,大约如她所知的那般,已经死了。

    天地造化,谁能想得到呢?

    碧桃已经应了声是,先将鼎儿抱在车上,紧接着又跳上车,想将二人扶好躺平。

    只是刚一上车,她就“咦”了一声。

    “小姐,这竟然是个房子。”她嘴上说话,手下动作却不停,“外面瞧着可没这么大,也是灵器吗?”

    谢小玉也跟着上了车,环顾四周。

    外面是普通车厢,内里看去却有一间居室那么大,除了箱笼之外,一侧还立着书架,整齐地排列着许多典籍。

    不愧是修仙世家最会制造灵器的林家。

    谢小玉已经收回目光,将玉佩解下。

    残玉划破指尖,又有东西在她的眼中胡乱开心,谢小玉乏了,索性将自己带血的手指在眼上轻轻扫过。

    霎时归于安静。

    随后,她沾着自己血的玉佩放在了林公子的手上,再将鼎儿的手也搭在其上,便疲累地靠向车壁,闭上眼睛。

    碧桃也坐了过去,心疼地念了一声小姐。

    真是的,小姐今天流了好多血呢。

    “小姐,这样就好了吗?”

    谢小玉点点头。

    “那他们是被什么东西魇到了吗?”

    “洞天。”谢小玉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碧桃的五官纠结在了一起。

    “不懂。”她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蜷缩在谢小玉身边。

    但小姐懂就好了。

    这一天,好长,好累呀。

    碧桃握着谢小玉的手,昏昏睡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