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玉令〕〔婚路匆匆:傅先生,〕〔怎可轻言负旧人〕〔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富婿奶爸〕〔巨富奶爸〕〔星河长明你长在〕〔快穿团宠:她又美〕〔土家秘史〕〔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聊斋当符师 第九十四章殷乾
    ,

    一路直奔南门而去,等到出了城门口,他才想起一事。

    “糟糕,忘了将我那匹黄膘马牵上了。”

    自从来到信阳之后,黄膘马便被他寄放在县衙之前,先前搬到别院,因为地方不大,懒得照料,也没有牵过来。

    这时出了门来,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还有一匹马。

    “算了,算了,不过一匹马而已,才十两银子,大不了再买过一匹。”

    陆离并不打算回去牵马,那样又要见到陈昌笃这些人,与他们解释为什么要离去,人情繁琐,实在太过厌烦。

    没了马匹,他就只能靠双脚走路。

    好在他修行小成,灵气洗涤肉身,强健体魄,赶些路途也不算什么。

    出了南门,沿着官道一路往西行去,中间有一个岔口,南北分行,没有迟疑,陆离直接往北而去。

    他这次出门游历,打算先去北方会昌府的地界探探路。

    接下来的大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有八九就是在会昌府的密云山脉。

    所以趁着眼下时局尚平稳,正好去那边先做些准备。

    “而且密云山脉,天下雄山,其内的山珍异宝不少,去那里找寻灵草,成功的概率要大上许多。”

    陆离一边赶路,一边在心里想着。

    以他如今的修为,哪怕不用任何法术,脚步飞跃,须臾间也能跨过十数丈。

    修行者气清体轻,在凡人眼中只有高升无者能够做到的事情,对于修行者而言,如同吃饭喝水一样,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如此一路往北。

    不过花了半天时间,陆离就已经横跨三百里,进入了高阳府的境内。从这里再往北,便是此行的目的地会昌府了。

    到了高阳府内。

    陆离的速度便慢了许多。

    相比起信阳县所在的清池府的安定宁静,高阳府这边便动乱许多。

    他一路虽然匆匆掠过,但沿途所见村庄城市,都是筑起高墙,多有乡勇兵丁守卫巡逻,对外来者极为警惕。

    而官道上的行人商旅也少很多,有也是成群结队的,少有单独一人。

    “看来这边乱得很啊。”

    官道上,陆离背着包裹,身上穿的衣服也换成了一身青袍,再加上他文雅的面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游历书生。

    高阳府紧邻会昌府,他打算先在这里好好观察一下,然后再去会昌府。

    凹凸不平的官道上,没有一个行人。

    逐渐西斜的阳光下,陆离的影子拉得斜长,看上去颇为的孤单。

    不过他却不以为意。

    以陆离现如今的修为,只要不遇上那些大妖大鬼,寻常的一些精怪鬼物根本伤不了自己。

    至于那些剪径强人,就更是玩笑一般。

    既然没人,陆离也就悠悠而行,游览着周围的景色。

    或许是因为地处边疆,人烟稀少,自然环境没有遭到过多破坏的缘故,高阳府这边的风景,倒是比南边的清池府要好上许多。

    官道两侧的山林里,能够看到那些高大树木很是密集,茂盛的枝冠遮蔽天空,将幽深的树林显得极为的阴森。

    风从林内吹出,发出鬼泣声。

    陆离面不改色,怡然自得地赶着自己的路。

    又往前走了几里,前方终于出现一个人影。

    抬眼看去。

    前面是一个身穿劲装,腰配长刀,做武者打扮的人。

    见此装扮,陆离不由眼前一亮。

    像这种武人,基本上都是走南闯北之辈,见闻广阔,正好可以向他打探一下,高阳府这边的情况。

    于是连忙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兄台留步。”

    他高声喊道。

    前面那个人早已听到身后动静,也是转过身来,手摁在刀上,做好了随时出鞘的准备。

    等到看到陆离这副打扮之后,摁着的手更是握在了刀柄上,脸上越发警惕。

    “阁下何人?”

    武者看着陆离,沉声问道:“为何拦我?”

    陆离看着对面那戒备的模样,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解释道:“兄台勿要误会,在下陆离,修道之人,游历至此。只是路上走来无人,见到兄台,就想结伴而行,不知愿否?”

    “道士?”

    武者上下打量了眼陆离,对方皮肤白皙稚嫩,相貌出众,身上穿着也不算差,不像是缺钱的强人,倒更像是书生。

    不过一个文弱书生,敢一人走在荒郊野岭,不是傻,便是有所依凭。

    眼前这人看上去不傻,那便是有两手了。

    江湖经验。

    见到道士、和尚、女人、小孩,都要小心警惕,只因这些人敢行孤身一人还毫发无伤,必然是有真本事在身或者有恃无恐,得罪不得。

    虽然眼前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书生,但对方既然说自己是个修道之人,那就当他是道士吧。

    这个武者行走江湖多年,自然知道人情世故,看到陆离态度和蔼,也没有冷着脸摆脸色,也是客气道:“原来是陆道长,某家殷乾,平舒县人士,道长既然想要同行,某家自无不可,一同结伴而行就好。”

    对方不知底细深浅,他也不敢拒绝陆离同行要求,免得生出龃龉。

    只是心里却想着,等到了下个村庄,就找个借口,和这个像书生更像道士的家伙分开。

    见殷乾答应同行,陆离也不管对方是否真心,高兴地说道:“太好了,说真的,一路走来,孤身一人,陆某都感觉有些无聊了。”

    殷乾小心地笑了笑:“某家也觉得一人无聊,正想找人说说话。”

    两人一同沿着官道走着,陆离看着殷乾,随口就问道:“对了,看殷兄的打扮,可是江湖武人?”

    殷乾警惕的点点头:“算不得什么江湖武人,只是平常好武而已,随便练练。”

    “是吗?”

    陆离哦了一声,看了眼殷乾知道对方警惕自己,并不想多说,也没往这方面深问下去,而是转过话头问道:“陆某是从南方而来,一路走来,见过不少地方。不过到了高阳府境内,看这边许多村庄结寨自保,有乡勇守卫,这边是闹什么匪患吗?”

    “匪患?”

    听到陆离的好奇,殷乾少了些许警惕,变得有些憎恨的说道:“确实是匪患,这一切还不是北方的燕国蛮子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