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聊斋当符师 第一百零四章陆判官
    ,

    城隍庙。

    永乐府的城隍庙很大,有一正殿,两偏殿。

    正殿供奉的是永乐府城隍。右侧偏殿名为十王殿,供奉的是永乐府城隍麾下的十位判官。左侧则是庙祝接待贵客的地方。

    从这也能够看得出来,永乐府的阴司实力确实浑厚,判官便有十位。相比之下,信阳阴司区区的两位判官,便寒碜许多。

    朱尔旦走进十王殿,直接来到了一座绘着青绿面容,赤红胡须,长相狰狞可怕的雕像面前。

    他点燃了三炷香,行了一礼,然后慢慢讲述起今日的事情。

    “就是如此,我那些同年想见一见你,请你帮他们换些心肠。不知是否愿意?”

    随着香火缭绕,原本泥塑般呆愣的神像微微一颤,一道微不可查的神官浮现,莫名的感应,朱尔旦抬头抬起头来。

    陆判官的神魂已经附在了神像之上。

    “既如此,你便回去告诉那些书生,我一更天的时候来你府上,备好酒宴,我与他们共饮。”

    陆判官看着朱尔旦,答应了他的要求。

    朱尔旦脸上露出些许喜色,高兴的说道:“那好,我回去就准备酒席,到时候再畅饮。”

    陆判官微微点头,而后附着在神像上的神魂便消散。

    见陆判官已经离去,朱尔旦也不在店内多呆,对着神像再度行了一礼之后,便转身离开。

    等到朱尔旦离开了十王殿,神像上原本已经离去的陆判官,神魂再度出现。

    “人前显圣,真的能救永乐阴司吗?”

    陆判官的眼中露出了迷茫之色,随后便重新化为了坚定。

    “我已经没有选择了,是生是死,是存是亡,就看这一次了。”

    朱府门前。

    朱尔旦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脚步很是轻快。

    同年的请求他完成了,而且陆判官果然是他好友,对于自己的请求也没有拒绝。

    两件事情让朱尔旦的心情很愉悦。

    陆离看着孤身一人回来的朱尔旦,眉头微微皱起,陆判官竟然没有跟着一起来。

    “难道是拒绝了?”

    看着朱尔旦那开心的表情,陆离否定了这个猜测,随后便想通了。

    “也是,现在是白昼,再是人前显圣,也不可能挑这个时候,陆判官应该是准备晚上再来。”

    知道陆判官暂时不会再来,陆离看了看天色,现在才刚过中午,距离天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不准备在这里干等,于是便回了自己住的客栈。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暮色降临的时候。

    掐在天黑前的几分钟,陆离再度来到了朱府。

    一更天到了。

    虽然已经天黑,但朱府大门洞开,门口张着灯笼,朱尔旦领头,带着几个书生在门前候着。

    这些书生站在门口,视线一个个看向了前方巷口的尽头,时不时的交头接耳几句,抒发着心头的紧张与期待。

    陆离瞥了一眼这些书生,便不再过多关注。

    他靠在巷子边上的一棵桂树下,双眼微合,闭目养神,静候陆判官的到来。

    没有等多久。

    巷道的尽头,很快一个身着红色官袍的人影飘来。

    “陆兄!”

    见到红袍身影,朱尔旦连忙迎了上去。

    陆判官并没有遮掩身形,所以朱尔旦等人也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然而朱尔旦上去迎接,他身后的那些书生却是脚步不动,有些甚至往后退了两步。

    等到陆判官走到近前,这些书生才颤颤巍巍的行礼说道:“见过陆判官。”

    陆判官显圣于人前,展露的是自己的真实面目,也就是那副青绿面容,赤红胡须,长相狰狞的模样。

    而这种长相,在普通人眼中,就是一个狰狞恶鬼。

    这些书生一个个说的意气风发,但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眼下见到陆判官的凛凛威势,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见到这些书生的畏缩模样,陆判官眸中闪过一抹轻蔑,微微点了点头:“嗯。”

    虽然只是轻轻回应,但在书生耳中却如同雷鸣,个个吓得更是面如土色。

    朱尔旦看到自己同年这些模样,心下也是有些羞惭,觉得掉面子。但陆判官是自己请来的,却是得招待好了,于是便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陆兄,里面我已备好酒席,你我多日未见,正好再度饮酒欢谈。”

    朱尔旦说着,给了那些书生一个眼神,让他们主动一点。

    孰料,那些书生听到他的话,一个个却是如蒙大赦一般,立刻就有人应道:“对对对,朱兄说的是,今日是朱兄与陆判官久别重聚的日子,我等外人不便打扰,这便告辞了。”

    “是极,是极,朱兄便与陆判官畅谈,我等便先行离去了。”

    “朱兄告辞。”

    顷刻间,这些书生便作鸟兽散,逃命般的离开了。

    看着逃离的书生,朱尔旦脸色有些青,他没想到自己这些同年如此不济,竟然被陆判官的外貌给吓退了。

    自己好友的外貌被人嫌弃,他心下颇为自责,不由惭愧的看向陆判官:“陆兄,这……”

    “这些庸碌之辈,走了也就走了,与他们同坐一席,我还觉得自降身份。”

    陆判官抬手制止了朱尔旦的话,微笑着摇摇头,随后捋了捋胡须,眸光移向另一边,朗声说道:

    “而且真正的贵客还在门外,怎可将之置之不理。是吗?门外的这位道友。”

    陆判官看着依旧靠着桂树的陆离,眼神炯炯,心里却是极为欣喜。

    “贵客?”

    朱尔旦听到陆判官的话,吃了一惊,而后目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桂树底下空无一人,并没有怎么贵客。

    正惊疑间,只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就知道瞒不过陆判官法眼。”

    陆离声音悠然,解去了身上的隐身术,湛蓝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他从桂树上起身,伸个懒腰,闲适的走到了陆判官的面前,行礼道:“陆离见过道友。”

    看着陆离这般风姿,陆判官眸中的神采越发亮了。

    至于朱尔旦,更是以为见到了仙人。

    “道友可愿赴宴?”陆判官邀请道。

    “求之不得!”

    两人相视一笑,跨步进入了朱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