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十四章 摊牌
    至少在目前,大型流水生产线在魔法社会中是不存在的。

    所以说巫师们之间的贸易并没有埃尔文想象的那么发达,作为英国最大的药材与药剂贩卖商,对角巷药店虽然说是商品丰富,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它应该很难有进货渠道。

    就比如现在埃尔文手中的这瓶淡蓝色的魔力唤醒药水。

    他此前如果知道这种药水霍格沃茨免费提供,也就不会铤而走险想着变龙了。

    终究是吃了年轻的亏啊。

    看着周围,麻瓜出身的小巫师还有些犹豫,但其他人已经面色如常地把药水一饮而尽,他们应该是都提前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感觉如何?”埃尔文向旁边的纳威问道。

    “唔……有点酸。”纳威说着,打了个嗝儿。

    这时候所有小巫师都已经把药水喝下去了,包括带着狐疑神色的赫敏,埃尔文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有什么异常反应。

    这说明药效很温和,非常适合这个年龄的小巫师服用。

    以埃尔文现在的血脉,这药水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口味奇特的饮料,他当然没必要喝下去,因而趁斯内普不注意,他直接将药水塞进长袍的衣兜里,顺手拿了个一样大小的空药瓶装做自己也已经喝掉的样子。

    拿回去用勒梅小屋里的设备分析下成分才是最佳处理方式。

    看着斯内普在讲台上并没有什么事做的样子,埃尔文便再度举起手,“教授,能告诉我炼制这种魔药的大师是谁吗?”

    然而斯内普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尼卡诺尔·胡德,不许再问与课堂内容无关的问题。”

    斯莱特林学院里有人吃吃地笑起来。

    有时候真的无法理解小孩子们的笑点,尤其是不太聪明的那种。

    “态度已经算不错了,至少还是回答了你的问题。”纳威在旁边安慰道。

    格兰芬多学生们新一轮的魔药课坐牢开始了,很难想象斯内普竟然以如此持之以恒的态度以各种课堂手段为难狮院,并且至少维持了十年,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忘初心了。

    也许这可以作为说明他有坚强意志的例证?

    连着的两节魔药课终于上完了,而在下课后大家涌出教室时,拽哥·马尔福的显摆之心终于按捺不住。

    “这种药水我从小就开始喝了。”他跟他身边的短发斯莱特林女生说,但声音大到足以让所有人听见,“每三个月一瓶,这并不是说我爸爸搞不到更多,而是喝多了也不会有额外效果。”

    但这对格兰芬多学生们的影响非常有限,就连哈利都能找到他话中的漏洞并加以攻击,“但你并没有表现出超出大家很多的天赋,难道说你在喝了这么多魔力唤醒药水之后也才只有这种水平?”

    拽哥同学立刻哑火了,他愣了半晌,竟然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回击的言辞,只能恨恨地瞪了一眼,“你给我闭嘴,波特。”

    内裤派对的余波还在,马尔福少爷的气焰受到了严重打击,这段时间基本是夹着尾巴做人,没有那种仗着是校董之子而做出的纨绔姿态了。

    离开位于地下的魔药课教室,埃尔文上楼,无视了那些吵闹的画像,一转身敲响了变形课办公室的门。

    斯内普不愿意回答太多埃尔文的问题,但是麦格教授不至于如此,十几分钟之后埃尔文就了解了大致信息。

    魔力唤醒药水是霍格沃茨统一向尼卡诺尔·胡德及其团队订购,该药水的配方并未公开,胡德享有其专利权。

    所以公开渠道是不可能买到的。

    药水的作用是按照一定周期服用可以较为明显地提升小巫师的魔力成长速度,但作用并不算很强,并且短时间内大量服用也不会有什么额外效果。

    埃尔文并不感到意外,魔法血脉随着遗传而日益稀薄,整体趋势上魔法社会必然是一代不如一代,巫师们也必然针对这一现象采取对策。

    所以才会有这种药水的出现。

    埃尔文自己就能够发现龙血提纯物的作用,能够补充魔力并微量地提升魔法天赋,而这显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对高级巫师来说算是常识,不然也不会用于金加隆的冶炼来确保巫师货币的价值。

    必然有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可以向那位胡德药剂师购买魔力唤醒药水的配方吗?”埃尔文问道,他其实不抱希望。

    换做他有这种秘方在手,肯定也是不会卖出或是公开的。

    “恐怕不行。”麦格教授回答道:“胡德大师因为在魔药学有杰出贡献,所以魔法部允许他专营这种药水来获取研发资金,并且魔力觉醒药水也算是管制物品,一般来说是不允许随意购买的,更不要说配方了。”

    这时候麦格教授的话锋突然一转,“不过霍格沃茨每年都会多采购一些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批准你再领取两瓶。”

    “真的吗?”埃尔文眼睛一亮。

    麦格教授给开后门?难道今天是她的结婚纪念日吗?

    “霍格沃茨绝不会埋没任何一个学生的天赋,你的魔力水平远超同龄人,我想你应该需要更多的药水来激发你进一步的潜能。怎么,作为格兰芬多院长的我难道就不能关照一下自己的学生吗?”麦格教授挑了挑眉毛。

    “我举双手赞同,这种关照越多越好。”埃尔文立刻表示道。

    麦格教授并不知道他现在的血脉,但多几瓶药水对埃尔文来说还是很有用的,样品量越多,就越能准确分析出其成分,对他研制自己的血脉药剂就更有帮助。

    埃尔文有预感,他这卡住的血脉药剂研究终于可以有所突破了。

    有了密室作为场地,里德尔对埃尔文的黑魔法教学进度飞速推进,他不断要求埃尔文加快练习,并且在十二月中旬的时候他终于忍耐不住,提出了自己的最终要求。

    “这样的教学终究效率有限,如果你能给我注入些许魔力,我就可以凝结成现实的影像,从而更方便地教你魔法。”

    他终于按捺不住了,埃尔文心道,但他表面上还是装作一个涉世未深而已被里德尔骗取了全部信任的小男孩。

    “我该怎么做?”他写道。

    “把你的手放在书页上,然后放开心灵即可。”

    “这样真的合适吗?”埃尔文表现出恰到好处的迟疑。

    “我们已经相处了这么久,难道你还不信任我吗?”里德尔开始打起感情牌,“只是单纯的一方对另一方的付出是维持不住友谊的,你应该给予我一点回报了。”

    “好吧。”埃尔文像是被说服了。

    密室里,巨大蛇形雕像口中的发光石发出幽幽的白光。

    埃尔文当然并不会真的愚蠢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他翻找了一下,寻到几块小魔文石,这种石头的唯一功能就是储存一些魔力,这是制作其他魔文工具的基础技术。

    埃尔文将魔文石放在日记本的书页上,石头上的魔文飞速暗淡下去,说明其中蕴含的魔力飞速流逝。

    埃尔文不动声色地取出魔杖,开始对魔文石补充魔力。

    有这样一个作为中转站的媒介,埃尔文在传输魔力的时候就不用担心里德尔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至于这点魔力消耗,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毕竟是源初巫师啊。

    日记本宛如黑洞般地吸取魔力,几秒钟它的吸取量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名小巫师所能储备的最大量,并且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小巫师,此时已经因为魔力枯竭以至于灵魂都被里德尔彻底掌控。

    但埃尔文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一个淡淡的虚影在日记后面后浮现,并逐渐变得清晰而凝实。

    那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有着足以扭曲一些心智不成熟者三观的俊秀容貌,穿着和埃尔文一样的黑色长袍,这说明霍格沃茨的校服样式竟然几十年里都没有变动过。

    在虚像变得清晰之后,埃尔文便立刻掐断了传输,他当然不可能无限制地提供魔力,他直视着里德尔,里德尔同样也在直视着他。

    “你不是哈利·波特。”过了一会儿里德尔轻声说道。

    “你到现在才发现吗?”埃尔文语气有些玩味。

    “当然不会,不过在日记本里的时候我不能确定你究竟是谁。”里德尔环顾四周,看着密室光秃秃的墙壁,“我感受不到我那条宠物的气息,这么说是已经被你干掉了?”

    “我对此深表遗憾,但我并不会赔偿你。”埃尔文耸了耸肩。

    “有意思,”里德尔并不动怒,“这么说来,你还真是这些年来唯一有资格和我对话的人,我们可以算是同类。”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相似之处。”埃尔文一点面子都不给。

    “是吗?“里德尔笑了,“你难道不是很享受黑魔法给你带来的力量?并且你到现在也没有把这本日记上交给你的教授,难道你不是也认为这所学校本质上是个枷锁,只会限制你发挥自己的才能吗?”

    “你对我有如此之高的评价还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可是麻瓜出身,更纯血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而里德尔却表现的有些困惑,“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认同那愚蠢的纯血理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