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十五章 血统论
    “你难道不是纯血主义者?”埃尔文也有些惊奇。

    “让我们先梳理一下,你所说的‘纯血主义’,是指认为没有被麻瓜污染过的血脉才是高贵的?”

    “应该是如此。”

    里德尔再次笑了,“魔法是唯血脉论不错,但所谓的纯血……简直就是个笑话,难道巫师相对麻瓜来说是不同的种族吗?”

    当然不是,按照生物学概念,没有形成生殖隔离的就是同一物种,而巫师和麻瓜显然是可以生孩子的。

    埃尔文觉得很有趣,在有了罗马尼亚那一趟经历之后,他当然已经很清楚人类巫师的起源,但他挺好奇十六岁里德尔对此的理解。

    “对一个巫师血脉的最直观评价就是他的魔力水平,只从杰出巫师的出身比例就可以看出纯血论相当荒谬,几百年前纯血家族中确实有不少精英巫师,但现在呢?”

    里德尔冷笑了一声,“血脉传承整体上只会越来越稀薄,巫师的荣光从来就不是靠所谓的纯血维持的,因为所有的巫师本质都不是纯血,魔法的血脉在凡人之躯中只占据一小部分。两个平庸血脉结合所诞生的难道不也是平庸血脉?甚至更可能出现哑炮。

    魔法取决于血脉,那些巫师家族曲解了血脉传承的概念,创造出所谓的纯血论来证明自己比其他巫师高贵而已,但实际上他们自身的血脉却糟糕无比,完全无法和纯血的概念搭上任何关系,属于是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们本质上不过是想要用各种荒唐手段证明自己是凤凰的野鸡而已。”

    埃尔文不动声色,但微微点头。

    非常简单的道理,哪怕是十六岁的里德尔看的很明白,这意味着伏地魔的纯血主张大概率只是为了获得老派巫师家族的支持,这样他就可以率领魔法界一部分人去对抗另一部分人。

    在内心深处,他对他这些人是充满不屑与鄙夷的。

    纯血论只是一杆被借用的大旗,毕竟伏地魔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与整个巫师社会为敌,他需要那些魔法世家的支持来达成他的野心与目的。

    那么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问十六岁时的里德尔应该是得不到答案的。

    “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情。”埃尔文掌握着话语主动权,将话题拉回日记本身“我并不是说在主观意识上不想把你交出去,而仅仅是因为……校长大人最近都不在学校。”

    他的语气很认真,以至于里德尔有些发愣。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那时候邓布利多教授必然会回学校,我会把这本日记交给他,至于你究竟会是什么下场,这和我无关。”

    “我们都是聪明人。”里德尔摊开手,“就没必要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威胁了。”

    “我是认真的。”

    “你确定要暴露我的存在?别忘了这段时间你学的诅咒……这可是黑魔法,你的邓布利多教授知道的话,你觉得他会有何种反应?”

    “我从没有将诅咒用于其他人身上,这有什么不能向邓布利多教授坦白的?更何况学黑魔法是错误的话,尽早坦白也比隐瞒不报更容易获取原谅。”

    里德尔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

    “难不成我在讲笑话吗?”埃尔文也皱起眉头。

    “你对我如此严加提防,却可以把你的秘密全告诉邓布利多?”

    “这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邓布利多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你对他又了解多少?为什么觉得可以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里德尔缓缓走近,一连提出了三个问题。

    “我不信任他,难道还信任你吗?”埃尔文歪了下头。

    “你当然不用信任我,但不妨听取一下我的建议。”里德尔的神情很意味深长,“在你评价一个人之前,最好思考一下他的性格立场与个人追求,而不是说仅仅是因为他看起来像一个好人就可以给予其无条件的信任。”

    “那不妨将这套理论先应用在你的身上。”埃尔文淡淡道:“你跟我说这些又是有何目的?”

    “你看,我现在只是一个困在日记本里的残魂而已,相对你而言我是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里德尔叹了口气,“没有你的魔力,我甚至连显形都做不到,所以我只能讨好你,展现我自己的价值。”

    “那么你的本质追求是什么?”

    里德尔流露出思索的神情,“一个残魂的本质追求?那自然是想办法补全灵魂,甚至重获躯体返回人世了……当然现在我只是希望你能别把我交出去。”

    “那么你之前为什么要控制金妮将蛇怪放出来?“

    “因为我需要蛇怪为我去猎取更多的魔力与灵魂,只有那个小姑娘的灵魂是不够的。”

    这似乎确实是坦诚的态度,至少表面上是的。

    埃尔文这时候没说话,等着里德尔的下文。虽然说内心是认可秩序与正义,但他并不是无脑的维护者,并不会因为里德尔承认了他的意图就要立刻代表正义消灭他。

    “那么邓布利多呢?”里德尔话锋一转,“你觉得他的追求是什么?一个已经站在峰顶的巫师,他想要的是什么?更强大的力量?更多的权力?还是更漫长的寿命?”

    他歇了会儿,似乎是在埃尔文思考的时间。

    “现在的你对他而没有威胁,也不拥有对他而言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在你看来他是可以信赖的温和长者。但不妨试想一下,假如你拥有某种极强的宝物,比如三圣器之一,又或者已经拥有威胁到他的实力,他还会是这种态度吗?”

    埃尔文继续沉默不语。

    里德尔嘴角闪过一丝弧度,“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唯一能够信任的,就只有你自己。”

    埃尔文内心冷笑了一声,果然玩弄人心这方面,十六岁的里德尔就已很有一手了,如果埃尔文只是一个正常的十二岁小屁孩,这时候已经自然而然地对他产生亲近与信任。

    但很可惜他不是。

    对邓布利多的疑虑根本无从产生,原因很简单,如果邓布利多真的想要追求更多的力量与权力,他为什么只将霍格沃茨校长作为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为什么不直接夺取埃尔文的源初血脉、又或者直接将他固定在龙形态进行研究?

    从进化的角度来说,生物一切的行为都应当出于利己的目的,但里德尔这样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天生的奉献与正义人格是存在的。

    埃尔文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格,但他对这样的人抱有尊敬与认可之心。

    不过他确实也改主意了,没有必要立即就把里德尔交出去。

    只要他能表现出足够的价值。

    日记本身可以作为死咒防具,但这显然还不够。

    “把你交给邓布利多,我就会得到他更多的赏识,那如果我不把你交给他,我有什么额外的好处吗?”埃尔文干脆直话直说。

    里德尔神态未变,但他明显放松了一些。

    他费了如此多口舌就是在等这句话。

    “你也看到了,你能随意使用这间密室,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地方了。并且我会把我掌握的黑魔法全都教给你,包括不可饶恕咒,你会发现只有天真的蠢货才会对这样的力量心怀恐惧……”

    “就这?”

    里德尔猛地停顿了一下,差点因为这轻飘飘的两个字而被打破冷静心态.

    不过他忍住了,毕竟只是个残魂影像,情绪和思维不会受生理影响而波动。

    “我对黑魔法并没有什么特别渴求的感觉,要造成伤害性效果有很多种办法,对我而言学习黑魔法更多的只是知识储备方面的需求,当然也不排除可能会遇到必须使用某种特定黑魔法才能有效处理的境况,但总体而言学习黑魔法并不是十分的必要。”埃尔文的思路很明确。

    “不只是黑魔法,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提供其他方面的帮助,我精通的可不只是黑魔法……”里德尔有些低声下气地解释道。

    现在当务之急是稳住这小子。真要被他送给邓布利多,那就万事皆休了,指望那位英国最强巫师找不到破坏魂器方法完全就不现实。

    里德尔大致能猜到他的本体绝不会只制作一件魂器,对本体而言少一个魂器并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但对十六岁里德尔这部分灵魂碎片而言,日记本的损坏就意味着他的消亡。

    他当然要竭力避免这种情况,他现在和本体的联系非常微弱,更希望能保持自主意识。

    他环顾四周,然后发现密室的一角有一张魔药桌,上面有各种玻璃器皿,还有装着淡蓝色液体的药水瓶,是一种很独特的色彩。

    “那是……魔力唤醒药水?”

    “你能直接认出来?”埃尔文挑了挑眉毛。

    “那是当然,曾经的我可是亲自调配过不少……”看着对方的神情,里德尔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暂时不用担心被毁灭。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教学与帮助,非常详尽的帮助……

    这就是我要展现的价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