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十六章 决斗俱乐部
    “一成不变的环境,吵吵闹闹的学生,不过教授倒是换了一批,五十年来霍格沃茨的变化也就只有这么点。”

    里德尔的声音在埃尔文耳边絮絮叨叨。

    在被埃尔文灌输魔力并且能够凝聚成虚影之后,他也自然而然地拥有了感知外界的能力,不再被困缚与日记本之中,他现在表现出了颇为强烈的交流欲望,一整天了都在埃尔文这个唯一的倾听者耳边喋喋不休。

    日记被拴上了锁链,挂在埃尔文腰间,充当一件配饰位装备,把它留在密室里显然是不合适的,埃尔文也不放心将其放入勒梅小屋之中。考虑几番之后他觉得还是随身带着最为保险。

    毕竟里德尔的日记本也可以看做是一件装备,埃尔文打算给它装个金属尖角什么的,让它除了挡咒之外能发挥点别的功效。

    至于危险性,埃尔文身边已经养着一只伯爵级吸血鬼了,他也不在意再多一个残魂。

    一天下来,唯一的感觉就是里德尔有点过于吵闹了一些,不过埃尔文从他的话语中也能听到一些有意思的内容,所以就忍了。

    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看到了梅拉妮,她正非常悠闲地读着一本小说,身旁是一杯喝了一半的水果茶。穿过窗户的一缕阳光洒落,让她白皙的皮肤反射光芒,也给她漆黑的发丝镀上一丝金边。

    有几个小男生看到这个景象就有些挪不开眼睛。

    埃尔文这段时间没工夫搭理她,不过看来她日子过得挺舒坦的样子,竟然非常习惯甚至享受学院生活。

    “一只高阶吸血鬼?”里德尔的感知能力比埃尔文想象的还要灵敏,当初在密室里附身金妮时他没看透梅拉妮,毕竟接触时间很短暂,但现在他却直接看出了她的真身。

    “把一只吸血鬼养在学校里?真是卓越的想法,我想你的校长应该不会不知道,所以他是默许的?”里德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吸血鬼可是非常优秀的材料,尤其是这种级别的,她的心脏可以用来完成一种强大黑魔法来对你的身躯进行一次特别强化……”

    “这个提议我会考虑的,不过以后再说。”埃尔文用意念回应道。

    正在专心看书的梅拉妮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当做类似于被取血的火龙一般,甚至更加凄惨。

    埃尔文注意了下她手中那本小说的封面。

    “《暮光之堡》?”旁边还有一行小字,“纯情少女与吸血鬼王子的绝世之恋?”

    “为什么你一个吸血鬼要看跟吸血鬼有关的小说?”埃尔文奇道。

    “有什么问题吗?”梅拉妮合上小说,“人类难道都不看以人类为主角的文学作品?”

    “我怎么依稀记得麻瓜社会中有一本同名的,好像也讲的是吸血鬼爱情故事,并且被拍成电影了。”埃尔文摸了下自己的下巴。

    “你的记忆没有错,就是同样的内容,只不过在麻瓜中比在巫师中人气高多了,也是离谱,欧洲的巫师们竟然更愿意去读洛哈特那家伙的作品。”

    “这样吗?难道说……”

    “没错,这系列的小说就是吸血鬼写的,事实上绝大部分关于吸血鬼的文学作品,从最早的《德古拉》开始,作者都是血族或是血族雇佣的写手……这是一种宣传手段,毕竟血族时常也要和凡人打交道,我们希望麻瓜们能消除恐惧、产生对血族的美好印象……最终成果还不错,就是巫师们没有麻瓜那么好糊弄。”

    “原来如此。”埃尔文点头,表示自己又学到了新知识。

    以狼人为主角的小说相比之下就少多了,看来那帮更偏向于野兽的家伙并没有这种头脑。

    到了下午,礼堂那边的公告栏上贴了一篇告示,内容是要开设决斗俱乐部,而落款的签名,不出意料的又是吉德罗·洛哈特。

    这家伙……还是要拼了命地出风头吗?

    和埃尔文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关系之后,洛哈特倒是告诉了埃尔文些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他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草包,再怎么说也是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完全不至于说不学无术到连最基本的咒语都用不出……

    而造成他目前这种情况的,是他在试图修改非洲一名巫医的记忆时不小心触发的巫毒诅咒,这个诡异的巫毒废除了他释放魔咒的能力,除了他当时在用的遗忘咒。

    虽然很悲惨,但实在难以让人同情,毕竟本质上他是咎由自取。

    在公告的正文后面还有一行小字,“仅限三年级以下学生参加。”

    洛哈特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高年级的学生难糊弄。

    “决斗俱乐部?是要教这些小屁孩比用魔杖捅鼻孔更高深些的战斗技巧?”里德尔表示了自己的不屑。

    埃尔文没理他,他可以预见洛哈特又要出丑了。

    稍稍思索了一下,他决定去这个俱乐部看一下。

    低年级学生们对这件事颇为兴奋,因为在他们看来终于要学到比对羽毛念漂浮咒、给魔法植物松土更有意思的东西了,当然更多的原因是目前这个学校里只有他们还能被洛哈特唬住。

    洛哈特将俱乐部的地点选择在了城堡里最宽敞的教室,座椅已经被堆在了两旁,教室中央安装了一个大型镀金舞台,看上去颇为气派。

    差不多全校的三年级以下学生都到了,教室里闹哄哄的。

    洛哈特出现,带着他招牌性的笑容,“围过来,围过来!每个人都能看见我吗?好的,事情是这样的,邓布利多教授允许我开办这个俱乐部,来教你们一些防身的手段,当然喽,时间有限我能教的不多,推荐你们购买我的相关著作……”

    从他这一段推销自己书的说辞中,倒是可以知道邓布利多教授终于回霍格沃茨了。

    “主要是考虑到前段时间发生的袭击事件,身为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我有责任提高你们应对危险的能力。”在言辞方面洛哈特一向很拿手,“斯内普教授担任我的助手,接下来我们会演示一下巫师间的战斗……”

    斯内普穿着他万年不变的黑色长袍,脸色颇为不好看,埃尔文直接就能猜到他的想法,现在这情形在斯内普眼里就是陪着一个傻子在跟一帮小孩玩过家家。

    能有好心情就见鬼了。

    斯内普和洛哈特各自站到舞台的两边,然后转身面向对方,鞠躬。洛哈特的礼节很到位,他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已经胜了一筹。

    然后他们各自做出施法的准备动作。

    很明显这是巫师间进行公平决斗的流程,颇有时代感的气息,和麻瓜用枪械决斗很像……嗯,没错,会袭击小巫师们的敌人也会遵守这样的决斗章程,所以是有必要演示一遍的。

    其实说白了就是洛哈特这家伙表演欲望过于强烈。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我们正在进行决斗,三秒之后我们会同时施法,当然啦,我们并不是真的要伤害对方……”

    显然斯内普并不同意他的观点。

    这家伙是觉着在斯内普真会手下留情?还是说这种场合被对方的魔咒命中也不算丢脸?在台下的埃尔文摇了摇头,突然开口道:“教授,你有东西丢了。”

    “什么?”洛哈特一愣,但反应很快,“唔,没错,确实是我丢的东西。”

    埃尔文递给他一个指环,洛哈特很配合地立刻就戴上了。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他转过身,话音刚落,斯内普的魔咒就到了。

    “除你武器!”

    因为是在演示,所以斯内普喊了出来,但施法速度不可谓不惊人。

    洛哈特当然反应不过来,就算反应过来,以他的本事也做不了什么。所以他只是举着魔杖。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的是,他没有被击飞出去,指环上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一道不可见的屏障在他身前瞬间展开并消失,抵消了刚刚那个缴械咒。

    洛哈特别的不行,演技却是一流,虽然说并不是立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很是装腔作势地轻咳了两声,“战斗并不是总要进攻,料敌先机进行防守也不失为好选择。可以了,西弗勒斯,我们这样稍加演示就足以,总不至于真在学生面前打一场吧。”

    斯内普教授不与回应,锐利的目光看向洛哈特,又扫视了埃尔文一眼。

    倒是有不少小姑娘真的为洛哈特尖叫起来,显然这一番游刃有余的表现为他之前出的洋相拉回了不少分。

    洛哈特继续以灿烂的笑容回应他的粉丝们,但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的,在看到埃尔文要动身离开之时竟然也顾不得他组织的决斗俱乐部,随口找了个借口就丢给斯内普负责。

    “弗罗斯特先生!”追出教室后他真心实意地向埃尔文喊道:“这个指环……”

    “如果你需要,可以留着,不过我要提醒你,它本身消耗的是你的魔力。”埃尔文淡淡地道。

    那不过是个盔甲指环而已,除了埃尔文这个完全不用担心魔力恢复的怪胎之外,也只有洛哈特这个空有魔力却很难用出去的家伙看重了。

    “我说过,只要我们保持合作关系,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埃尔文继续道。

    “还有什么我需要为您效劳的吗?”洛哈特很识相地问道。

    “这是新一批所需要的药材。”埃尔文递给他一张清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