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十七章 圣诞夜
作者:信仰即正义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最新章节     
    洛哈特的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那请问还有其他可以直接使用魔咒的魔法物品吗?”他有些忐忑地、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

    埃尔文耸了耸肩。

    模拟盔甲咒的魔文序列是属于最简单的那种,只包含魔力转化和释放,所以也最容易制作。但如果是那种包含瞄准和锁定部分的序列,以及涉及到力学交互等实际的物理效果的,那就麻烦多了。

    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构想、用于抵御物理性打击的强斥指环研究到现在也只能说是有点眉目。

    洛哈特平复了下心情,深吸了口气。就算只有这一个能够使用盔甲咒的指环,也足够惊人了。

    在整个巫师社会中,魔法物品虽然说相对来说比较珍惜,但整体数量也并不算少,以洛哈特苦心经营的社会地位,要搞到几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在于,这些魔法物品要发挥作用就必须以对应的魔咒驱动。

    因而洛哈特完全就用不了,他已经几乎没有了施咒能力。

    但埃尔文给的指环不一样,竟然是直接吸取魔力就能发挥效果!

    这意味着制作这枚指环的魔文体系,与市面上现有的魔法物品都不一样!洛哈特虽然现在魔咒实力一塌糊涂,但基本的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这个少年的背后不只是邓布利多,肯定还有一位炼金大师!虽然邓布利多在炼金术上也颇有造诣,但他并没有说发表过一个新的魔文体系。

    洛哈特突然觉得和埃尔文合作,似乎是自己占了便宜?

    他现在已经没什么怨言了。

    小心翼翼地把指环收了起来,有了这么一件他能够用的魔法物品,他就可以更加轻松地维持他的光鲜形象,不必再那么小心翼翼地担心穿帮。

    至于那张药材清单,他扫了一眼,里面确实有几种比较敏感的类别,不过他很识相地没有多问。

    采购的花费他也准备自己承担下来,洛哈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

    这一次交接后,埃尔文便离开了,而洛哈特则回去继续组织他的决斗俱乐部,面对斯内普冷漠的眼神,现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笑容依然灿烂。

    “厉害啊,过不了多久这个家伙就会彻底对你俯首称臣。这方面我甚至都不必再指导你。”在回去的路上,里德尔如是说。

    埃尔文没理他。

    “那张清单上写的是魔力唤醒药水所需的药材?我感觉以你的魔力水平好像并不需要喝那种东西,难道说……”

    依然没有回应。

    “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是同类人,同样天资卓越,同样来自于麻瓜社会,同样一开始处于魔法世界的最底部——也必将站在顶端……”

    “我觉得你应该想一些更有意思的说辞。”埃尔文终于开口。

    里德尔似乎是噎住了。

    进入格兰芬多休息室,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壁炉里的火焰烧的正旺。

    “啊——”里德尔突然拖长了声音,发出意义不明的感叹,“哈利·波特。”

    埃尔文顺势也看向了那个坐在壁炉旁的男孩,波特同学正愁眉苦脸地在一沓羊皮纸上写写画画。

    他没去决斗俱乐部,应该是作业没做完的缘故,也可能是已经看清了洛哈特的本质,所以对他没有任何的期待。

    “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年仅一岁时就可以击败强大的黑魔王,虽然说我和本体无法联系,但那毕竟是另一个我。这个男孩实在是神奇,他看起来并不是很出色,但我感觉他的身体里可能蕴含巨大的秘密……”

    “你还在打他的主意?”

    “你难道就不感到好奇吗?”里德尔反问道:“他不仅是目前唯一以肉体成功抵抗死咒的存在,甚至还反射死咒让我的本体陷入濒死之中,他和他母亲到底拥有的是怎样一种血脉?你对此真的不感兴趣吗?”

    埃尔文沉吟了一会儿,里德尔说的没错,现在英国魔法界的普遍观点是哈利的母亲以强烈的爱使伏地魔遭受了失败,但横向比较,莉莉·波特对哈利·波特的爱应该并不会比其他伟大母亲更伟大,但她却可以让她的儿子拥有反杀黑魔王的能力。

    这显而易见是血脉的关系。

    莉莉·波特应该是继承了一种非常奇特且强大的血脉,这种血脉可能因为多代遗传而非常稀薄,毕竟她是麻瓜出身且其他家庭成员并没有展现出魔法天赋。在莉莉的学习成长过程中,她的独特血脉应该也并没有得以展露,一直维持隐性,所以她的表现也只是属于正常的优秀巫师范畴之内。

    但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一夜,面对突如其来的伏地魔,亲眼目睹丈夫的死,极度的恐惧以及对儿子的爱,多种激烈情绪的交织下,那潜藏的血脉爆发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在英国魔法界已经是路人皆知的程度了。莉莉·波特爆发的血脉没有挽救她自己的生命,却让她的儿子活了下来。

    这种奇特血脉到底除了抵御死咒之外有没有其他功能还不得而知,至少波特同学至今为止还没有表现出什么出彩的地方,而要研究这种特殊血脉的话,也必须从他本身以及他的母系亲属入手。

    将另一个巫师、还是同学作为研究对象显然是不道德的,更何况哈利还是个孩子,邓布利多也必然不赞成。并且就算真的要探究哈利的血脉,也不可能让里德尔参与进来。

    这是原则问题。

    所以埃尔文掐断了对日记的魔力供应,暂时让他闭了嘴。

    正在埋头写作业的哈利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关注他。

    收回目光,埃尔文踏上楼梯,顺着螺旋阶梯走了几分钟,推开厚实的橡木门,来到了格兰芬多塔楼的顶部。

    北风呼啸,从这里眺望,可以看到积雪将禁林染成了纯白色,海格的小屋里冒着温暖的火光,黑湖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湖对岸的车站旁,霍格沃茨专列已经停靠在了那里。

    埃尔文戴上长袍连着的兜帽,然后取出一枚符文石,激活。

    几分钟后,随着翅膀拍打的声音,一个庞大的身影飞上塔楼,萨比的脖子上也挂着一枚符文石,和埃尔文手中的是一个式样。

    这是一个简单的传感器,用以通知这大家伙过来接活儿。

    埃尔文将提前准备好的几封信和一个包裹系在雕鸮粗壮的脚腕上,“回家去,确保斯图尔特教授接收到。”他说。

    萨比叫了一声,表示明白,这路线它已经飞了几十次了。

    上一次圣诞节,埃尔文让他的费伍德叔叔以一个完全是临时虚构出来的组织“巫师援助基金会”的名义,向几十名家境有困难的麻瓜出身的学生进行资助。而今年,资助依然会进行,并且依然是无偿的。

    去年有几个学生回寄了感谢信,埃尔文特意记住了他们的名字,海因里希·萨维尔,赫奇帕奇六年级;伊莎贝拉·吉布森,拉文克劳五年级。

    没有必要特意去认识他们,只需要记住名字留意一下即可。

    在这些被资助的学生当中,还有几个目前是七年级即将毕业,再过半年他们就会完全踏入魔法社会,只给他们英镑应该是不够的,埃尔文为他们准备了一小笔加隆,以及每人三瓶赤龙之血药剂。

    他现在已经不缺巫师金币了,赤龙之血药剂就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由勒梅小屋的魔药工作室自行生产然后再售与对角巷药店,其核心原料为龙血提纯物,主要作用是补充魔力,和魔力唤醒药水是有本质不同的。

    并不是说埃尔文出不起更多,但他觉得这种程度的无偿资助已经足够了,毕竟现阶段包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对这些学生提任何要求,甚至不会表露自己的存在。

    “巫师援助基金会”是一项长线投资,严格意义是来说,珀西·韦斯莱也算是埃尔文的投资对象,那五百加隆可不是随便就能拿的。

    萨比带着包裹远去了,埃尔文目送它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他又独自在寒风中站立了好一会儿。

    ……

    两天之后,不在霍格沃茨内过圣诞假期的学生们乘坐列车离开了,城堡里变得空旷起来。晚宴是值得期待的,礼堂内部已经进行了圣诞风格的装饰,每个学生的座位上都还摆着一份小礼物。

    埃尔文拆开自己那一份,是一条绣着格兰芬多狮子的手巾。

    其他人的也大体都是如此。

    感觉像是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们准备的,埃尔文猜测。

    在教师席上也终于看到了许久未见的邓布利多,校长大人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并且似乎很是享受圣诞节前夜的氛围。

    前菜,正菜,甜点,盘里的食物接连变换,在邓布利多教授指挥着大伙儿唱了几首圣诞颂歌之后,晚宴也快结束了。

    埃尔文并不打算就这么回寝室,他径直走向教师席,“邓布利多教授,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

    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有必要告知校长。

    邓布利多露出了然的神情,“等会儿你直接来校长室。”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