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将军好凶猛〕〔真实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十九章 药水与药剂
    纳威这个时候也醒了,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埃尔文拆开了他送的那个包装的不是很精美的礼盒。

    是一块火纹鳞球茎,算是中等级别的魔药材料,很多药剂都会用到,其中就有赤龙之血。

    算是实用物品,以一个小孩子送的礼品的标准来看,挺难得的。

    这么大一块火纹鳞球茎的话,售价大概有十五六个银西可之多。

    “这是我培育的,用了一盎司多的种子,结果只长成这么一块。”纳威有些不好意思,“斯普劳特教授帮了我很大的忙,我感觉我浪费了好多资源,但她并不在意。”

    这样的话,这份礼物的价值就不能以加隆来衡量了,相比之下埃尔文赠送的礼物甚至显得有些敷衍,他送给这几个与他相熟的同学的圣诞礼物,都是统一采购的书籍、零食与玩具,价值虽然也不算低,但基本没花什么心思。

    “谢谢。”埃尔文情真意切地表示道。

    纳威很开心,露出有些傻乎乎的笑容,他之前还因为担忧这份礼物不合适而有些忐忑不安,现在是完全放心了。

    剩下的礼物就只有斯图尔特教授送的一部记录英格兰近现代超自然现象的权威文献,虽然是以麻瓜的视角记叙的,但依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由于除了费伍德这个叔叔之外就再没有直系亲属,埃尔文的圣诞礼物就只有这些,换一个容易伤感的人,这时候可能就会产生些许的凄凉之感。

    但埃尔文当然不回有这种感觉。

    在圣诞节早晨,每一个留校的霍格沃茨学生在醒来都会发现他们的圣诞礼物堆在床前。礼物当然不会自己长出脚来,有一群竭力不显示自身存在感的快递员在派送它们。

    埃尔文想起来昨天晚宴前桌上的小礼物。

    学生们平常都只看到管理员费尔奇在打扫卫生,但哪怕是一名正式巫师要负责整个城堡的清洁工作都会累的够呛,更别说费尔奇这个哑炮了。事实上整个学校的运行基本都是一群家养小精灵维持的。

    他们清洁、烹饪、搬运,负责一切杂七杂八的事务。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靠巫师用用魔法直接解决,这些小精灵就像一颗颗螺丝钉,低调但又重要。

    他们世代服从于霍格沃茨,是这所学校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那么,他们是否会愿意主动去保卫霍格沃茨呢?

    埃尔文有些好奇。

    走出格兰芬多塔楼,前往礼堂吃早饭,圣诞节和普通的一天区别在哪里?在于更冷清一些,大部分学生都回家去了。

    快速地填饱肚子的过程中,哈利三人组也来到餐桌前,“既然复方汤剂已经配制好了,你们准备如何应用它?”埃尔文问道。

    “我倾向于就在圣诞假期内使用,这个时候是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赫敏说着,给自己倒了杯热牛奶,“我们可以想办法支开克拉布和高尔,这样哈利和罗恩就能扮作他们接近马尔福,我扮作离校的米莉森·博斯德,只扮演很短的时间,应该不会被发觉。”

    她现在很像是三人组中扮演大脑的角色。

    “左手”与“右手”,也就是哈利和罗恩,对此似乎没有异议。

    “这毕竟也算是违反校规了,而且距离上次的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很久,你们确定还要去试探马尔福?”埃尔文眯着眼睛问道。

    蛇怪已经死了,这所学校里没有实质上的威胁。被石化也只是一只猫而已,近两个月的时间跨度冲淡了密室传言所带来的恐惧,没多少人还将其当一回事。

    而促成这一切的埃尔文当然不会主动夸耀自己的“功绩”。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他确实也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那种低语声了,但他还是下定了决心,“至少我们要搞清楚多比跟马尔福有什么关系。”

    在上一次魁地奇比赛中受伤后,哈利经过埃尔文的点拨,已经有这方面的猜想。

    冒险的血液在他的血管中燃烧,他渴望知道真相。

    “那我只能提醒一下你们注意说话技巧,别太早就露馅了。”埃尔文耸了耸肩。

    从始至终,他都不打算主动参与三人组的冒险,因为他怀疑他们一直处于斯内普的视线之中。

    这种情况下,主动凑上去很可能会引火上身,毕竟他修改过马尔福的记忆,斯内普不可能不察觉到,他肯定很想抓到作案者。

    更何况埃尔文并不觉得拽哥同学会知道多少东西,谁家搞阴谋的时候会把全盘计划告诉自己十一二岁的儿子?

    对于哈利三人的计划,他只是提供了有限的帮助,然后拿到了一点回报,就算斯内普追究起来,大不了把那瓶复方汤剂交出去便是。

    告别了三小只,埃尔文下到一楼,转身便进了一条密道。

    在密道的终端,一堵有着诡异蛇形图案的墙壁前,他停了下来。

    取出魔杖,隔空作画,一个又一个散发着亮光的如尼文字出现在墙壁上,直到十五个之多。

    这是通向地下密室的密道入口,原本需要斯莱特林血脉才能开启,之后由里德尔改成只需以蛇佬腔说出特定音节即可,而现在轮到埃尔文掌控密室,他自然也要更改开启秘钥。

    有里德尔的配合,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埃尔文设置的是一组十五位密码,这已经算是很保险了。

    十五个如尼文字按照一定顺序排列成一个圆环,然后光芒熄灭,墙壁向两旁裂开,露出通道。

    埃尔文的脚步声在底下回荡。

    下到密室,他再度举起魔杖,所有巨蛇雕像口中的发光石亮起,提供照明。

    密室的角落里是一台魔药桌,埃尔文先将日记放上去。

    一道虚影出现,在几秒钟内由模糊变为凝实,正是里德尔,在这个密室之中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现出自己的形象。

    “现在要做什么?”他很有风度地问道。

    “制作魔力唤醒药水。”埃尔文说。

    首要目的是掌握这种药水的熬制工序,然后再考虑其药效与其他结合。

    昨天洛哈特就把全部的药材给埃尔文送来了,他全心全意办事,效率很高。

    “你也发现了吗?”里德尔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追求更强大的魔力每一个巫师的本质追求,因为我们不用担心基本的生存需求,唯一所需要的就是力量,强大的、超过别人的力量。”

    “你这个说法也不算错。”埃尔文的反应颇为平淡。

    “魔力唤醒药水能够激发血脉潜能,对成长时期的小巫师们非常重要,但这所学校所提供的药水差不多只能满足最基本的要求,如果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庸才,那么每半年一瓶魔力唤醒就足够了,但只要稍微有一点天赋和野心,都不会满足于此。”

    里德尔直视着埃尔文,缓缓地继续说道:“掌握了魔力唤醒药水的制作,你不只是能够满足自己的使用需求,还可以提供给其他人,让他们不必再花费大价钱额外购买,这样你就有了很多朋友,可以聚集一部分人在你身边,用利益关系维持的友谊最为牢靠,不是吗?”

    “少废话。”埃尔文冷着脸,但他似乎并没有否认这种说法。

    里德尔嘴角的弧度愈发的明显,“放心,我会帮你,像我们卓越的人就该有卓越的待遇,我们是天生的领导者,就应该站在庸才的头上。”

    “现在你可以将配制过程中的全部要点告诉我了。”埃尔文提醒他。

    “好吧,其实熬煮魔药的过程并不算难。”里德尔耸了耸肩,“就像我前几天告诉你的,最大的难点其实是在材料处理上,越复杂的魔药,对原材料状态的要求就越苛刻,粉状的、糊状的、液体的,浓度、粘稠度、温度都有不同的要求,错一点都不行。”

    制造魔药最麻烦的部分在于处理原材料以达到对应的要求,这点和烹饪很相似。

    “对原材料的处理过程可能会很复杂,也可能耗时很久,连续煮两三个月都是寻常事,你可别指望这一个下午就可以完工。”里德尔说。

    埃尔文没有回话,他伸出手,勒梅小屋坍缩而成的黑色立方体开始旋转,并扩张成棱长一米的大小。

    一个裂口打开,埃尔文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瓶瓶罐罐。

    里德尔的脸色接连变化,那些瓶罐中装的都是已经处理好的原料——而两天前他才告诉过埃尔文那些原材料的处理要求,一天前埃尔文才拿到材料。

    他再度确认了一下,没错,都按照严格的要求处理完毕,而这种工作量即便是最手熟的药剂师也至少需要一周才能完成。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忍不住问埃尔文道,第一次有些失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