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九十一章 状态回溯
    “只不过是魂体之间的感应,不过放心,她认不出我来的。”里德尔轻描淡写地说道。

    “桃金娘应该就是上一次密室开启时的受害者?”埃尔文突然问道。

    这很容易看出来,因为桃金娘是霍格沃茨中唯一的少女幽灵,她甚至还穿着霍格沃茨校服。

    而这么多年来,霍格沃茨在校学生的死亡案例只此一起。

    “是的,不过她的死亡只能怪她自己运气不好, 我不认识她,自然也不会刻意去取她性命。”

    里德尔的平淡语气中充斥着对生命的漠视。对他这种人而言,用无辜者的死难去谴责他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所以埃尔文也不纠结,直接问自己感兴趣的细节。

    “也就是说,桃金娘的死是一个意外?”

    “可以这么认为,蛇怪也算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战力,我本来是打算毕业后想办法把它带出霍格沃茨。但当时我不太熟悉斯莱特林留下的机关,一时疏漏打开了那个盥洗室里的出口, 让蛇怪溜了出去,造成了这起死亡事件。”里德尔平淡地讲述着。

    现在的里德尔残魂控制金妮放出蛇怪,是指望那个怪物能为他猎取足够的灵魂与魔力,但五十年前的汤姆并没有这个需求,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将密室与蛇怪的存在秘不示人,以此隐藏自己的斯莱特林血脉。

    霍格沃茨内人多眼杂,教授们又大都有着准大师级的魔法水平,在这种地方放出蛇怪行凶,让其夺取一两个人的生命,实在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因为被发现的风险巨大且本质上是没有任何收益的,里德尔并没有理由这样做,至少不应该在他自己还未毕业时就这样做。

    桃金娘的死亡确实有很大可能是一场意外事故,里德尔应该没有说谎。

    “这个愚蠢女生的死亡给我带来了很大麻烦,我费了很大力才洗脱嫌疑, 让他们认定另一个学生具有嫌疑, 那个学生养了一只巨型蜘蛛,完美的替罪羊……他们撅断了他的魔杖,但‘仁慈’地让他留在霍格沃茨……没错, 就是你认识的海格。”

    里德尔是一种平静的口吻讲述,很坦诚,讲的很详尽,不加以任何掩饰,仿佛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而不是元凶。并且他没有任何悔过、恐惧或是疑虑。

    埃尔文不由深呼吸一口,导致海格的一生发生重大转变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这位。

    虽然说和猎场看守是朋友,并且让他帮了不少忙,但埃尔文并不会热血上涌地为海格复仇,他和里德尔现在处于合作关系,因为一个外人而破坏这种关系是不合适的。

    热血少年会认为自己是正义与真理的绝对支持者,但成熟一点的人就会考虑更多,正义必将得到伸张,但无关自己的正义,可以不必立即伸张。

    里德尔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地全盘托出。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当时的校长老迪佩特引咎辞职,这倒是我乐于见到的结果, 那个老家伙很是讨厌。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十六岁的里德尔,冷静、理智、思维清晰、意志坚定、天赋卓越, 毫无疑问是一个杰出人才。

    虽然心底并不善良且几乎没有对自我的道德要求, 他与之后那个思维与行为都逐渐走向极端的伏地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际遇,让里德尔转变成了那种模样?

    这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你确实不用担心,桃金娘不会认识我,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何而死,即便我出现在她面前,她也叫不出我的名字。”里德尔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需要把她灭口,就让她继续留在这个厕所里吧。”

    话归正题,“按你所说,赫敏这种状况并不难处理?”埃尔文问道。

    里德尔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语调中带着一丝玩味,“你为什么对她这么上心?难道说你喜欢这个小姑凉?实话实说她长得属实有些磕碜,还不如小金妮可爱……”

    “他是我侄女。”埃尔文回应,带着点冷冽的情绪。

    “还真是奇特的关系啊。”里德尔也不再卖关子,“霍格沃茨的六年级高级魔药课程里就有复方汤剂,并且教材上会直接标明不当使用的后果以及处理方式。你的小侄女这种就属于由复方汤剂引发的异常单向变形。”

    “那么解决方案呢?”埃尔文问道。

    虽然去图书馆翻找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但那必然要耗费大量时间,直接问是最快得到答案的方法。

    这也是里德尔的价值所在。

    “解决办法有很多种,且都可以保证几乎百分之百的治愈率,毕竟复方汤剂算是一种历史悠久的魔药,对其各方面的研究都已经很详尽……最简单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复方汤剂本身。”

    “什么意思?”

    “让她喝添加了自己成分的复方汤剂,少量多次的饮用,一次性不要喝太多,因为过量有可能导致逆生长现象或是肌体崩溃。每一次饮用之后对她使用一次变形阻断咒,差不多一个星期就足够完成形态回溯。”

    谷則

    “其他方案呢?”

    “更麻烦并且耗时更久,至少要一个月,你不会愿意去尝试的。”

    那就没有选择了。

    正好手里有一瓶复方汤剂,还是今早哈利他们送来的生日礼物。而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正好在圣诞假期内,能将影响降低到最低。

    唯一的问题,“变形阻断咒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咒语吧?”

    “当然不是,对你来说应该毫无难度。”

    就在埃尔文和里德尔进行交流之时,哈利和罗恩六神无主地向赫敏提了很多建议,但没有一条有用的。

    去校医院是最迫不得已的做法,但现在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我有办法。”埃尔文这时候开口道。

    赫敏有些惊愕的看着他,两只猫耳竖起,让埃尔文多留意了几眼。

    这个样子的赫敏似乎还……有点可爱?

    排除杂念,埃尔文把里德尔提供的解决方案告诉三人。

    “这你都懂吗?”罗恩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敬畏,“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赫敏习惯性地想提出质疑,但一想到这是关乎自己的事情,一时间也没了心思。

    她现在只想大哭一场。

    “别担心,我可以保证你一个星期内就能变回原样。”埃尔文难得地用柔和的语调安慰她。

    “可是这一个星期内我又该如何不让别人发现呢?”赫敏带着哭腔问道。

    她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这种时候很容易就失去了主见。

    “现在是圣诞假期,学校里本来人就少,”罗恩发挥他的聪明才智,“你宿舍里的其他女生是不是都回家过节了?如果是的话你就可以一直待在寝室里直到变形效果消去。”他问赫敏。

    “没有,佩蒂尔姐妹还在。”赫敏说。

    是那对印度裔双胞胎。

    “那要不请她们保守秘密?”哈利有些迟疑地给出建议。

    “不可能的。”赫敏呻吟,“让她们看到我这样子的话,只需要半天全校就都知道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保守秘密的能力,大概也就比魔药课上用的密漏强一些。

    “需要一个单独的寝室吗?”埃尔文沉吟了片刻,“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十五分钟之后他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娇小的黑发少女。

    正是梅拉妮,罗恩有些不敢看她,他对漂亮女孩子一向有一种奇怪的畏惧情绪。

    “是你?”赫敏有些吃惊。

    “还真是精致的妆容呢,格兰杰小姐?”梅拉妮掩嘴轻笑。

    赫敏脸上的羞红连黑色的猫毛都遮掩不住。

    梅拉妮当然不是来看笑话的,“需要无人寝室的话,我们一年级女生这边倒是可以空出一间。”她直接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