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宠妻套路深〕〔权宠暖妻:少帅总〕〔蜀汉双枪将〕〔我真的不想写歌〕〔离谱!我攻略的黑〕〔规则怪谈:不存在〕〔影视诸天从少年派〕〔全网震惊:我能无〕〔修仙归来当神探〕〔一切从华山开始〕〔踹掉前任后,我竟〕〔天赐小福妻〕〔率土之我的武勋能〕〔孤女带着无限物资〕〔福宝三岁半,她被〕〔从斗罗开始的武魂〕〔重生后我靠玄学直〕〔春光锦冰河时代〕〔高冷女神成了我老〕〔龙武战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九十八章 血液复制
    今天的魔药课,坐牢感觉尤其明显。

    和提心吊胆的哈利不同,罗恩倒是表现如常,但不是说他有多强的心理素质,纯粹就是心大。

    他一贯如此,如果不是这样的心态,他也不可能成为哈利的最好朋友, 毕竟对这年纪的小孩来说,和大难不死的男孩打交道还是有一定心理压力的,很少人能以平常心和他正常相处。

    因为心不在焉,这节魔药课上哈利犯了不少错误,于是就被斯内普讽刺、扣分,然后被斯莱特林学生嘲笑。

    但仅此而已。

    直到下课, 走出魔药课教室,哈利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似乎没什么问题?也许是克拉布和高尔太蠢了,没想到要把他们突然失去意识并且被锁在储物柜里这件事告诉斯内普?又或者是马尔福觉得丢脸所以没有声张?

    不管怎么说, 似乎是安全了,哈利紧张的心情有所平复,再过几天他就会彻底忘掉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在霍格沃茨的地下密室。

    埃尔文注视着眼前咕咕冒泡的坩埚,屏息凝神,感知着锅中各种成分之间细微的变化反应。

    这是一种很难言说、玄而又玄的感觉,他必须维持其中的平衡,而每加入一种材料的同时也必须附加一定的魔力来继续维持这种平衡,稍一失衡就会前功尽弃,得到一锅废料。

    这个过程必须由巫师来完成,再精密的魔文工具也无法代替,如果没有相应的天赋,就只有大量的练习积累起足够的经验才能维持住这种平衡。

    埃尔文的运气不错,他有这方面的天赋,当然这主要得益于他远超同龄人的认知与思维能力……虽然和真正的魔药天才相比还差了一些, 但也够用了。

    “就是现在, 加入月光鳞粉!”里德尔说。

    其实不用他提醒, 埃尔文的速度要更快一些,随着带着粉末加入,坩埚上立刻浮现出淡蓝色的雾气。

    这个颜色基本就代表成功了。

    还有最后一个步骤。这时候就体现出天赋能力的优势,不需要魔杖,埃尔文用动能赋予让坩埚悬浮,放在了旁边一块准备好的金属板上。

    金属板上有铭刻好的魔文,此时被激活,金属板边缘区域立刻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些魔文是强制冷的作用。

    坩埚的温度飞速下降,在蓝色雾气消散之后,可以看到其中清澈的液体。

    成功了,魔力唤醒药水,即便不是最极品的成色,也可以说是绝对的合格品。

    “很好,你现在已经能够稳定成功地配制魔力唤醒药水。”里德尔赞扬道,仿佛他只是一个真心教授技艺的老师。

    “这种药水能够发挥的作用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大,因为每一个巫师都有变强的根本欲望。虽然说这种药水只对未成年的小巫师有效果,但也可以了,你可以凭借它拥有足够多的拥护者, 比如那红头发一家,比如那个跟你关系不错的麻瓜女孩,他们都会与你建立更加牢固可靠的关系……”

    里德尔很真心地在扮演顾问的角色。

    埃尔文不予作答,而是将坩埚里的药水倒出来,装满了几个空瓶子。

    这时候密室的门打开,一名黑头发的少女走了进来,是梅拉妮。

    “这个女吸血鬼来这里干什么?”里德尔颇有些意外。

    谷貉

    埃尔文冲梅拉妮点点头。“亚伯之泪带来了吗?”

    梅拉妮递给埃尔文一个小瓶子。

    “亚伯之泪?这又是什么?”里德尔表现出迷惑,这似乎是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

    毕竟亚伯之泪是吸血鬼特制的药物。

    “一种毒药,可以暂时瘫痪服用者的免疫系统。”埃尔文说。

    “这有什么用?”

    “我要把它和魔力唤醒药水混在一起。”埃尔文说。

    里德尔沉默了一会儿,“你是想对某人下毒?”

    “不是,我还会加入我自己的血液,因为我真正希望得到的是……血脉扩散药剂。”埃尔文不缓不慢地说。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血脉扩散?”这完全是超乎里德尔预料的。

    一般的巫师,不应该都对血脉无比的珍视?毕竟这关乎魔法的根基,又怎么可能想着去扩散呢?

    在里德尔的视角中,他当然已经看出埃尔文具有某种优秀的血脉,不然他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具有如此的实力,“难道说你的血脉非常强大?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血脉?”里德尔自己是斯莱特林的传人,所以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个。

    埃尔文没有回应。

    里德尔心中潜藏的愠怒一闪而过,虽然他竭力试图装作那种贴心的魔法小跟班的样子,但埃尔文对他的提防从没有减弱半分。里德尔到现在对他的了解还十分有限,一天中埃尔文有不少时间都是断绝对他的魔力供应,让它在日记里无法感知到外界分毫。

    期间埃尔文做任何事情里德尔都无从知晓。

    不过他可以忍耐,只要相处的时间够长,他不断给出的善意终会产生效果,埃尔文会逐渐失去戒心,以为他们之间产生友情——那时候他自然会把他的秘密全盘托出。

    作为一个被独自囚禁在日记本内的残魂,里德尔有的是时间与耐心。

    “听着,你应该明白血液某种程度上是魔力的根本,你想把自己的血脉扩散出去,一个两个还好说,如果多了就必然会对你本身造成影响。魔法的血脉并不是人类自然诞生的,缺失就是缺失,不可能自然恢复。”里德尔提醒道。

    “我当然不会做损害自己造福他人的蠢事。”埃尔文悠悠地道。

    “那你还?”

    “所以我才会让她过来。”埃尔文看向梅拉妮。

    “吸血鬼?等一下,鲜血魔法……我懂了。”

    “你竟然能够理解?”埃尔文也有些惊讶,里德尔的知识面还真是有够广阔的。

    “付出大量的血液我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但只要一个简单的鲜血魔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血液复制。”

    里德尔沉默了一会儿,“这还真是我未曾想过的。”他承认道。

    埃尔文向着梅拉妮点点头,“我们可以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猎谍〕〔卡牌:以攻击表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