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我的君王
    “没错。”邓布利多微微点头。

    埃尔文向四周打量了一下,还真是凑巧啊,看来等会儿得把这里的环境彻底熟悉一下以方便以后自己也能直接幻影移形到这里。

    一个处于亚空间的绝对的安全区,能发挥的作用必然巨大。

    “另外,为了保险起见,我把通向第一层亚空间的通道也关闭了。”邓布利多又说。

    埃尔文一愣,“您不准备去研究那头原始巨龙吗?”

    “贸然打扰它是不合适的,我认为真要对它做什么的话,该由你自己来决定。”邓布利多似乎别有深意,“等到你再成长一些,能够破除我设下的封禁魔法时,也就有了正式接触那条巨龙的资格。”

    埃尔文缓缓点头,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再怎么说,由邓布利多亲自来研究都是更合适的,并且埃尔文可以确认自己是绝对信任校长大人。

    但现在邓布利多的意思确实将其封禁起来,等埃尔文有足够的实力再自行去接触。

    难道说,他觉得自己是等不到……

    不过话说回来,校长大人确实是一种很乐于看到他快速成长的样子。

    所以英国最强巫师、霍格沃茨的庇护者,其实已经……

    埃尔文微微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教授,既然这里有这么多魔文,其中是不是包含一些关于这条原始巨龙的信息?”埃尔文问道。

    毕竟他自己很有可能就处于这条原始巨龙的大预言术的影响之中,埃尔文对其还是颇为关心的。

    “没有。”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在这些魔文中并没有关于那个远古巨龙时代的任何记录,事实上所有的已经被发现的龙眠圣所中都没有相关记载,至今我们对那个远古时代的一切都只能进行推测。”

    “难不成这些巨龙没有记录历史的习惯?”

    “可能是它们只是并没有记录在龙眠圣所之中,也有可能它们用某种过于高端的方式记录信息,以人类的智力无法破译或是理解。”

    “那我们该怎么称呼这头巨龙,难不成一直用‘它’来指代?”

    “按照默认的命名规则,既然你们是在诺文镇附近发现的这座龙眠圣所,就可以直接用‘诺文’这个名字给它命名。”

    “也行。”埃尔文点头,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

    他突然又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另外两座公开的龙眠圣所,里面的原始巨龙又是什么代号?”

    “耶路撒冷的那头,被称为………‘圣父’。”邓布利多并不隐瞒。

    “很贴切的名字。”埃尔文津津有味,像是在听老爷爷讲故事。

    “在第一个人类发现那座龙眠圣所时,‘圣父’就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那如果现在去耶路撒冷,还能有幸看到那头巨龙的遗体吗?”

    “不可能了,即便死去,原始巨龙的躯体也蕴含着难以想象的魔力,所以数千年来,那头巨龙的身体早已被分割殆尽,当今欧洲你所听说的绝大部分古老而强大的魔法物品,在制造时实际上都使用了‘圣父’的部分躯体。”

    “哇哦,真是贪婪的人类。”埃尔文感叹了一声,不过也不算出乎预料。

    “那么,那些宗教的所谓的圣器……”

    “曾经的圣器确实也是由‘圣父’的残骸制造,但都已被魔法界收回,现在麻瓜手中只不过是普通的物件罢了。”

    “所以说曾经的那些宗教都是由巫师把持的?”埃尔文若有所思。

    “他们掌握着魔法的力量,但并不认为自己是巫师。”

    “对嘛,他们的力量来自于他们的圣父嘛。”埃尔文乐了。

    但邓布利多没有任何笑意,所以埃尔文也立刻严肃起来,不再嬉皮笑脸。

    “所以当年的猎巫行动……实际上是掌握魔法者的内部斗争?”他轻声问道。

    “性质要恶劣的多,因为宗教可以裹挟普通人,而绝大部分的巫师并不具有太高强的战斗力,大量无辜的人惨遭毒手。”

    “所以保密法,其实是经过血腥斗争后的结果?”埃尔文明白了。

    这个世界并不像它表面上那么美好。

    邓布利多没有否认,“自保密法得以实施之后,禁止巫师参与麻瓜宗教成了国际巫师法的首要条目,一旦发现,任何巫师都有义务阻止和逮捕违法者。”

    “是啊,宗教这种东西,差不多是巫师统治麻瓜最有效的方式了。”埃尔文自言自语。

    魔法史课本上完全没有提及这场巫师与宗教之间的战争,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任何正常的政府都不会把历史血淋淋地直接展示给孩子们看。

    但埃尔文觉得其中可能还另有隐情,巫师与宗教之间的战争,似乎还缺少一个直接的诱因。

    不过既然邓布利多不愿意讲,埃尔文也不会傻乎乎地开口提问。

    “恐怕我以后都没法以平常心去过圣诞节和复活节了。”他耸了耸肩。

    “这倒不必,这些节日本身的意义已经随时间而消亡,如今只能算是一种庆祝的名义而已。”邓布利多说。

    “那么另一座龙眠圣所呢?我记得好像说就是在美洲?”

    “位于落基山脉的那座龙眠圣所的存在于猎巫战争的中期就已经被发现,但至今都没有人找到确切的入口,之后便有一种假说开始流传,那就是整条落基山脉都是一头原始巨龙所化。

    所以在美洲的那头原始巨龙就被称为‘落基’。”

    “酷。”埃尔文发出了一声青少年常用的感叹词。

    邓布利多似乎不介意和埃尔文讲述一些只有高级巫师才能知晓的历史,“在猎巫战争中,绝大部分巫师们都认识到了圣器的威力,所以当美洲发现原始巨龙遗迹时,引起了很大的关注。”

    “猎巫战争结束之后,大量的欧洲巫师带着巨大的热情前往美洲,有不少甚至举家迁徙,但很不幸都一无所获,至今美洲的巫师中甚至已经没多少人知道有关‘落基’的传说。”

    埃尔文看了眼梅拉妮,他们俩能发现这里的龙眠圣所,那还真可谓说是天大的运气。

    或者说就不是因为运气,可恶,深陷大预言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