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四章 学区问题
    三十七小时之后,埃尔文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三份纸质材料。

    第一份是来自于乔尔所属的安保公司,按照合同只要乔尔是在安保任务中牺牲,埃尔文就不需要额外付出什么,但他依然决定向其家属支付一笔高额的抚恤金,

    其他两份则是来自于克莱登大学实验室的报告,他们动用了所有可行的手段,也无法在不破坏魔杖的情况下弄清楚其内部构造。另外送去医学部解剖的马杜克尸体结果也出来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至少从生物学来说巫师和普通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最高层次的主导力量是魔法,而对其的探索在第一步就遇到了问题。

    再次进入迪普的病房,这家伙的气色看上去好了不少,此时正一脸苦笑地看着斯图尔特教授,“您别再为难我了,我真不是个出色的巫师,终极巫师等级考试中也只拿了一门良好,实在是回答不上您那些问题。”

    “可我问的是应该是最基础、最常见的问题了。”斯图尔特教授一脸不可思议,“你难道真的没有考虑过为什么猫头鹰可以准确地找到每一位巫师,或者为什么要将并不舒适的扫帚作为主要交通工具?”

    “我觉得这很正常,”埃尔文斜靠在门口,“如果你问费伍德叔叔内燃机和蒸汽机的区别,他大概率也答不出来。”

    “嘿!我听到了。”费伍德是时候地出现了,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背后说人坏话的可不是好孩子。”

    “所以我当面说。”

    费伍德愣了一下,“太棒了这句话,以后我也这么呛别人。”

    埃尔文没有接话,而是走向迪普,“这两天我已经确定一年前并没有任何寄给我的信件,庄园周围的电网上也从没有过猫头鹰的尸体,”他顿了顿,“也就是说,那个魔法学校霍格沃茨并没有向我发送过入学通知。”

    “这怎么可能呢?”迪普非常的不可思议,“以你的天赋是绝对不可能被忽略的。”

    “所以我们应该设法搞清楚原因所在,首先再次确认一下,霍格沃茨是全英国唯一的一所魔法学校?”

    “是的。”

    “每年他们招收多少个非源生魔法家庭的孩子?”

    “十个……或许二十个?”迪普有些迟疑。

    “这个数量是因为只有这么多还是说……他们只招收这么多?”

    “霍格沃茨应该不会遗漏任何一个具有魔法天赋的学生。”

    “也就是说几十万个孩子中只有十几个具有天赋,”斯图尔特教授不由捋了下胡子,“惊人的比例。”

    “上魔法学校肯定比上大学困难的多。”费伍德懒洋洋地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说了句废话。

    埃尔文没有受到他们的打扰,“那么霍格沃茨是如何将这些非魔法家庭的孩子筛选出来的?”他接着问道。

    “我只知道是接纳之笔和准入之书,据说是霍格沃茨建立之初就存在,不列颠和爱尔兰每个展露魔法天赋的孩子都会被接纳之笔记录到准入之书上。当然这些我都是听说,因为亲眼见过这两个魔法物品的人屈指可数。”

    “如果那两件魔法物品有监控整个不列颠的能力,那只是用它们来记录有天赋的孩子也实在是暴殄天物。”斯图尔特教授依然捋着胡子。

    “又或者它们并没有那么神奇,不然也不会没有记录我。”埃尔文看向教授,“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也许是魔法部?”斯图尔特教授提出了一个猜想,“一个合格的政府应该是有教育部门的,参与霍格沃茨的招生工作也在情理之中。迪普先生,据你所知霍格沃茨是否有招收过出身显赫的麻瓜学生,比如王室成员?”

    迪普摇头。

    “你看,”斯图尔特教授向着埃尔文一摆手,“既然魔法部的主职工作是隐藏巫师社会的存在,那么阻止世俗社会中的高端阶层掌握魔法就是非常合理且很有必要的。”

    确实如此,如果第三帝国的元首是一名法力高强的巫师,那要阻止他统治世界可就困难多了。

    “有道理。”埃尔文点头,“但这只是猜测,没有任何实际依据。”

    “但现在我们也只能猜想,你既然打算进入那所魔法学校,总要做一些预案。”

    “那个,”费伍德举起了手,这是他插入对话的标志性动作,“埃尔文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入那个什么霍格沃格?这位迪普先生不就是个魔法师?你向他学魔法不就得了。”

    “我亲爱的叔叔,”埃尔文以手抚额,“一个黑人在菲律宾请了个学士做老师,他能考到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吗?”

    “呃,”费伍德哑然,“应该不能。”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埃尔文用的是一种赞扬语气,怎么着都有种揶揄的味道,但费伍德已经习惯了。“另外,巫师和非巫师之间必然有着天然的阶级鸿沟,这种巨大的阶级差距几乎不可能抹除,而进入一所魔法学校是最主要的跨越这道鸿沟的途经,唯有如此才会获得一个巫师所具备的天然权利,比如购买魔杖、书籍、药材,或者使用各种巫师社会的基础设施。”

    一旁的迪普张大了嘴巴,这几年他隐藏在麻瓜之中,也读了几本麻瓜书籍,因而能够理解埃尔文说的那些拗口的词语。他不敢相信这是个十一岁孩子说出的话。

    也许他最突出的天赋并不是魔法,这个可怕的念头在迪普脑海中一闪而过。

    埃尔文视线转了过来,迪普下意识地矮了下身子,“你说霍格沃茨是英国唯一的魔法学院,那也就是说其他国家也有自己的魔法学校?”埃尔文问道。

    “欧洲有另外两所,法国的布斯巴顿,以及位于东欧的德姆斯特朗。”

    “跨区就学吗?好想法。”斯图尔特教授眼睛一亮,“迪普先生,魔法学校是否会招收移民孩子?”

    “应该是会的。我在霍格沃茨读书那会儿就有印度裔的学生。”

    “很好。”斯图尔特教授看起来有些高兴,“这同样也证明魔法部确实有很大可能在干预招生工作,每年只有十几个新生,这说明着每个生源都非常宝贵,漏掉一个对他们来说都是失职。”

    “所以你要出国留学吗?”能再度插上话的费伍德显得很有精神,“东欧太远了,而且听说那边最近不太平,还是就选那个布斯巴顿吧,虽然法国佬也挺讨厌的……”

    “但是法国姑娘很可爱是吧。”埃尔文毫不客气地帮费伍德把话说完,对这个叔叔的秉性他可是了如指掌。

    “你现在嘲笑我,过几年可别求我给你介绍姑娘。”费伍德愤然反击。

    “绝对不会。”埃尔文额头上仿佛有几条黑线。

    “那你就是准备进入布斯巴顿了?”斯图尔特教授问道。

    阿尔文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索了一下,“不。”

    “那是去东欧?这恐怕不是一个好选择。”

    “谁说跨区就学就必须去国外的学校?”埃尔文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

    .

    一个星期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德斯亚贝巴,英国领事馆。

    二等秘书哈马迪·伯纳接见了一位自称是亨利埃塔夫人的黑人女性,对方是个律师,衣着得体,带着一个半大的白人少年。

    亨利埃塔夫人向哈马迪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魏纳·弗罗斯特博士是一位著名的英国考古学家,一直致力于对古努比亚王国的研究,对埃塞俄比亚的考古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在非洲旅居近十五年,儿子和儿媳于五年前的一场与当地部落的冲突中丧生,他本人也在不久前死于严重的肺病,留下一个无依无靠的孙子。

    根据这位魏纳博士的遗嘱,他的全部遗产都将赠与他的好友法雷克斯·斯图尔特教授,同时希望斯图尔特教授成为他孙子的监护人。

    “可怜的孩子。”哈马迪秘书充满同情地说了一句。

    少年立刻就红了眼眶。

    对方带来的材料很详细,哈马迪随口问了几句情况,都得到了准确地回答。这个名为埃尔文·弗罗斯特的孩子出生在埃塞俄比亚,也就是说并不算英国公民,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会尽快联系到那位斯图尔特教授。”哈马迪保证道。

    三天之后那个少年又来了,这回和他一起来的不只有亨利埃塔夫人,还有一个微胖的老头,这位自然就是斯图尔特教授。

    一切材料和证书都没有问题,这孩子的出生证明、入学证明、维纳博士的遗嘱都是真实有效的,斯图尔特教授虽已丧偶,但他有女儿女婿,也是符合监护人资格的。虽然感觉到流程似乎有点过于快速了,但哈马迪并未从中作梗,“移民部门会很快通过你们的申请,欢迎回家,孩子。”他对名为埃尔文的少年说道。

    被收养之后,这个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的孩子就会直接获得英国国籍。

    少年勉为其难地笑了笑,哈马迪和很理解,这孩子应该还沉浸于悲伤之中。

    但在走出大使馆之后少年脸上的悲哀就无影无踪了。“一切剩余费用都会在一周内结清。”他对亨利埃塔夫人说道。

    再过了一天,一切必要的手续就都已经办妥,埃尔文坐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所以你现在就有了移民身份?”坐在他旁边的斯图尔特教授问道。

    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内他再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疯狂,埃塞俄比亚是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在这里英镑有着绝对的力量。“是啊,换个身份并不是什么难事。”埃尔文耸了耸肩。

    其实同时换个新名字会让这个计划更加周全,但迪普说巫师有很多种手段检测一个人的真实姓名,所以埃尔文还是保留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反正弗罗斯特也不算一个稀有姓氏,叫埃尔文的肯定也有不少。

    从下飞机到离开机场,埃尔文一直都精神集中,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既没有接受什么奇怪仪器的测验,也没有被拦住要求做什么事情,更没有人拿某种奇怪的短棍指着他、

    也就是说,魔法部可能并没有察觉到有他这样一个具备魔法天赋的孩子入境。

    这不是个好消息,他原本以为至少在大型国际机场里应该有一个部门专门来测探入境人员的魔法天赋,但这似乎是高估了魔法部的行政能力。

    只能先离开了。

    斯图尔特教授在伦敦红桥区有一座独栋住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会是埃尔文名义上的家。而在到达这栋住宅后不久,电话铃就突然响了。

    埃尔文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了费伍德的声音,“计划还顺利吧,埃塞俄比亚的小朋友?”

    “还算正常,另外,如果你还有点脑子的话,那就至少一个月内不要拨打这个号码。”埃尔文毫不客气地回应。

    他挂断电话。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地板上,今天的伦敦有难得的好天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