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章 第六十四号滥用魔法事故
    时间很快就到了七月底,一切风平浪静,埃尔文的生活就真的跟一个过暑假的十一岁孩子一般。

    自他住进这所房子以来,被塞进门口邮箱的有一张煤气账单,九张广告以及邀请斯图尔特教授前往伯尔尼参与一场物理学研讨会的邀请函,至于封着火漆的羊皮纸信封,则连影子都没有。

    以埃尔文强大的心态也不由感到些许的焦躁,他这段时间既不能锻炼他的动能赋予能力,也不能尝试迪普说的那些咒语,每时每刻都在浪费时间。

    也许该想办法引起魔法部的注意?按照迪普所说,巫师小孩在入学前偶尔会有控制不住自身魔力的情况,而如果产生影响比较大的后果,都是由魔法部善后。

    这是个好想法,虽然有风险,但魔法部既然是个正规的政府,他们应该不会拿埃尔文怎么样,至多消除他的记忆。

    那么下面就是编一个剧本,好让自己能够合理地展现出魔法天赋,造成无法掩盖但又不是那么严重的后果,同时最好有一定数量但又不太多的目击者。

    经过慎重考虑,否定了交通事故、正当防卫和见义勇为之类事件的可能性,埃尔文最后将注意力集中到附近的一座室内篮球场。

    这里每天都会有一群高中生年纪的少年分成两队彼此对抗,看得出来他们是属于同一个团体,而热血少年间自然少不了摩擦与争斗。

    埃尔文在旁看了两天,通过偷听对话大致摸清楚了他们的姓名和人际关系,然后便开始行动,在篮球即将被一个红发大块头接住时,埃尔文对其施加了一点力学作用,使其向着自己飞来。

    就决定是你了,爱出风头的卡罗尔。

    “嘿,把球扔过来,你这个小弱鸡。”在埃尔文接住球时,那个红头发的体格崇拜者立刻嚷嚷道。

    埃尔文轻蔑地冷哼了一下,他的不屑是发自真心的,他冲着对方扬了扬手,轻巧一投,篮球飞越了大半个球场的距离,进了篮筐。

    所有人都惊了,大部分打球少年都下意识地说了带有粗俗含义的感叹词,但没人注意到刚刚篮球的抛物线已经违背了物理法则。

    埃尔文冲着卡罗尔扬了扬下巴,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对方霸凌自己,自然是怎么欠揍怎么来。

    卡罗尔的怒气立刻就被撩拨起来了,看起来下一刻就要扳指骨然后给埃尔文来一记狠的。

    埃尔文无所畏惧,只要挨上一拳他就可以合理地反击,这正是他所期望的。

    但是另一个高个儿少年插在两人之间,“卡罗尔,欺负小孩子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

    卡罗尔冷哼了一声。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打球吗?”埃尔文很不合事宜地说道。

    高个少年有些意外。“靠运气投进个超远距离三分可不代表你有能力和我们一起玩。”他耸了耸肩。

    埃尔文并不多话,示意把球给他,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再一次隔着大半场将球投进了篮筐,那一刻球场安静到能听到球擦过篮网的声音。

    高个少年深吸一口气,连续两次显然不能再说是运气,“你可以加入。”他很现实地说道。

    “那我加入你们队。”埃尔文指着卡罗尔,“他是我的对手。”

    “没问题。”高个少年很是爽快,“我是吉姆,这边是剑鱼队,卡罗尔带领的是巨齿鲨队。”

    接下来的半小时内,埃尔文的表现令人震惊,无论他身在何处,只要球到他手里,至多五秒之后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进入篮筐,之所以不是百分之百是因为埃尔文觉着要谦虚一点,不必过于高调。

    很快这场篮球对抗就变更了形式,剑鱼队想尽办法把球传到埃尔文手里,而巨齿鲨则试图围成堵截他的人墙,但这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比赛结束时剑鱼队足足领先四十分。

    “请一定要报考我们瓦尔丁中学!”吉姆激动的语无伦次,“你肯定会被直接录取,校长会给你申请最高等级的体育奖学金!”

    而另一边,卡罗尔脸色阴沉,埃尔文在这三十分钟内可没少挑衅他,至少二十次。

    果然,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之时,卡罗尔找上了故意磨磨蹭蹭的埃尔文,“你作弊了。”

    “你觉得我们是在打桌球吗?”埃尔文充分表现了自己的高智商优越感,看对方的目光像是在看什么低智商生物。

    “你肯定是作弊了。”卡罗尔很固执,“篮球不该是那么飞的。”

    “啊哈,那你觉得该怎么飞?红毛狒狒先生?我赌一英镑,你连重力加速度是什么都说不清。”

    卡罗尔的拳头已经握紧了,他的脸色逐渐变红,这是愤怒造成的气血上涌。

    来吧,释放你的愤怒,埃尔文暗道。

    然而这时一个金发女孩拍了拍卡罗尔的肩膀,“该走了,甜心,没必要和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的。”

    埃尔文脸上的便秘神色一闪而过,“这是你的女朋友吗?看上去也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他挑剔地看着那姑娘,“如果你们生下孩子,那么愚蠢的基因就会流传下去,虽然现代社会制度保证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对整个人类种族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在埃尔文如此锲而不舍地努力下,卡罗尔的愤怒阈值彻底被突破,砂锅大的拳头直接向着埃尔文的面门而来。

    “给我闭嘴,桑欧福碧池!”

    埃尔文歪了下头,当然并没有完全避开,而是让额头接下了本该命中眼眶的这一拳,但这依然不好受,他只觉得脑壳里嗡的一声,踉跄后退了好几步,用手支撑住地面才勉强不倒下,额头上青肿了一大块。

    意志和智力再怎么惊人,也改变不了他的躯体只是个娇嫩的十二岁男孩这一事实。

    埃尔文自然也听到了卡罗尔在说什么,关键词检索成功,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用带着情真意切的哭腔、同时音量大到周边大部分人能听到的声音喊道:

    “我不允许你侮辱我妈妈!”

    下一刻,卡罗尔就在一股巨力的作用下像篮球一样地飞了起来,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背靠篮板,肥硕的臀部死死卡在篮筐里面。

    他开始惨叫,因为屁股真的很疼,而他那个金发小女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声高亢的尖叫在球馆回荡,使得所有人四处张望,进而看到了被卡在篮筐里的卡罗尔。

    一片混乱。

    一个闯下大祸的孩子这时候会怎么做?当然不会是留在这里观察自己的杰作,埃尔文趁着还没多少人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机会开溜,一溜小跑回到家中。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六个多小时,时间漫长到埃尔文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再一次高估了魔法部的办事效率,他们可能甚至都找不到他这个肇事者。

    好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埃尔文把门打开一条缝向外打量,外面是一群穿着正装的人,但他们的衣物款式和材质就像是五十年前的。

    “你好,孩子。”为首的那一个有些发福的红头发中年人尽量用他的五官堆出一个和蔼的表情,“今天上午的时候你是不是去过一家室内篮球馆?”

    “没有。”埃尔文立刻否认,声音带着明显的害怕与紧张。

    紧张并不是装的,埃尔文的大脑里正在飞速回顾他之前的预案,如果魔法部的人要把他驱逐出境或是要消除他的记忆他该怎么办。

    但这些担心都没有变成现实。

    “不诚实的小朋友,”那人笑了,“我们知道是你,不过别害怕,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

    埃尔文还是很警惕地看着他们。

    “我们还是等他家长回来吧,亚瑟。”身后有人说道。

    他们似乎是挑好时间来的,因为正好是斯图尔特教授下班的时候,克莱登大学那边的实验室基本都是由他负责,老头自己不开车,坐地铁上下班。

    当斯图尔特教授走进庭院时,对家门口突然出现的这么一群人颇为意外,但随后就注意到埃尔文已经打开门,对他挤了下眼睛。

    普通人对科学家的整体印象是耿直且不知变通,曾经的斯图尔特教授也确实是这样,但这几年他从埃尔文身上学到了不少。

    老头摆出一副困惑的表情,“请问你们是……”

    “我是亚瑟·韦斯莱,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主任。这事本来不归我管,不过禁制滥用魔法司的任务单至少有二十英尺长了,所以由我们来负责处理这次的紧急事故……长话短说,这个孩子今天上午把一个十七岁男孩塞进了篮筐……”

    斯图尔特教授理所应当地大吃一惊,“什么?那我必须替埃尔文道歉了,不过我是不是听错了?你刚才说他把另一个男孩塞进了篮筐?”

    “是的,我想你应该清楚你家孩子的魔法天赋。”

    “我真可能不清楚。”斯图尔特非常认真地说道:“这孩子在埃塞俄比亚生活了十二年,而不到一个月前我才成为他的监护人。另外禁制滥用麻瓜物品司听起来很奇怪,英国政府里有这个部门吗?”

    这演技已经合格了,就好像他真的完全不知道魔法的存在一样,埃尔文几乎要对他竖大拇指。

    亚瑟·韦斯莱叹了口气,“冒犯了。”他取出自己的魔杖指向斯图尔特教授,几秒钟之后教授就不受控制地漂浮起来,“他就是这样把那个可怜胖男孩的屁股塞进了篮筐,这是魔法,而他有这种天赋。”

    斯图尔特教授没有说话,他仿佛是惊呆了。

    韦斯莱先生挥动魔杖,把斯图尔特教授放了下来,“那个胖男孩和所有目击者的记忆都已经被修改,没人会记得发生什么。不久之后霍格沃茨会向这孩子发送入学通知书,那是英国唯一的魔法学校,在那里他将学习如何控制和有效利用他的天赋,但在此之前希望你别让他在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最好也不要再和普通麻瓜接触。”

    埃尔文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这一番折腾就是为了听到这句话、不过只是六个小时不到而已,这些魔法部的人在消除一百多人记忆的同时竟然还能够联系埃塞俄比亚那边确认情况、收集埃尔文的资料并交往霍格沃茨然后得到对方的回应?

    又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复杂的流程,按照亚瑟·韦斯莱先生所说,魔法部在人手方面实在是捉襟见肘,这种情况下完全没有理由过于关注一个移民孩子的入学资格。

    亏我还做了那么多准备,甚至学了一些阿姆哈拉语,埃尔文一时间很想笑。但不管怎么说,终于将铁门推出了一条缝。

    至于后面亚瑟·韦斯莱和斯图尔特教授说了什么,埃尔文就没在意,而在打发走这些魔法部官员后,斯图尔特教授冲埃尔文摇了摇头,“你这个计划其实不算高明,该跟我商量下的。”

    “至少成功了不是吗?”埃尔文往沙发上一躺。

    “话说回来,既然他们有能力把你加进入学名单。那就证明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魔法部确实在防止世俗社会中的高级阶层触及魔法。”

    “想法很美好,但他们的制度空子也太好钻了一点,这或许也说明魔法部并不是一个高效的政府。”埃尔文耸了耸肩。

    这对他来说似乎是个好事,至少目前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