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八章 应对缴械咒的最佳方案
    当埃尔文再次进入古灵阁的时候,他拉着一个挺袖珍的黑色行李箱。

    这个被施展了无痕伸展咒的小箱子在打开之后可以拉出两个高达两米的储物柜,提供十六个存储隔间,每个隔间可以储存实际容量三倍的物品——没错,将无痕伸展过的空间再度无痕伸展,埃尔文喜欢这种套娃概念。

    然而套娃的代价是数倍的价格,这个行李箱花了他二百四十六加隆,几乎是麦格所说的正常学生一年花费的两倍,埃尔文的整体资产直接下降百分之十。

    但这属于必备投资,毕竟他能往霍格沃茨带多少东西就取决于行李箱的容量。

    两千七百五十四枚加隆只占用了一个储物隔间的一半,并且埃尔文在拉动行李箱时完全感受不到这些金币的重量。

    “这么大容量的行李箱当然会同时被施加减重咒、”麦格教授告诉他,“无论你装多少东西,行李箱的重量都不会变化。”

    一旁的斯图尔特教授很想拔自己的胡子,这样一个箱子足以引发整个物理学界的地震,但只是这些巫师们的日常用品。

    “那这箱子的无痕伸展咒和减重咒能够持续多长时间?我想这两个咒语如果失效的话肯定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埃尔文问道。

    “这取决于制作材料,他们会调配一种特殊的魔药涂在夹层里维持咒语效果,你的行李箱既然值两百多加隆,那么应该至少能使用五十年。”

    “麦格教授,”赫敏举起了手努力表现自己的存在感,“为什么不对更小的容器施加无痕伸展咒?比如说储物袋就肯定比行李箱更方便吧?”

    “只有具有稳固结构的容器才能被施加无痕伸展咒,所以袋子是不行的,另外容器越小,施咒的难度就越大。”

    “如果我把这些储物隔间都拆掉的话,是不是说就可以把赫敏装进去?”埃尔文摆弄着他的行李箱,同时无视了海狸鼠小姐的怒视。

    “不行,魔法部禁止将活物装入中小型无痕伸展容器,这是用历史上近五十位巫师的生命总结出来的教训。”

    “也就说大型容器,比如说建筑,会相对更加安全?我刚才那家店里有帐篷售卖。”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容器的大小并不是唯一影响安全性的因素。”

    “那如果无痕伸展容器的稳固结构被破坏了会怎么样?比如说有个食人魔或是巨怪什么的捏爆了我的行李箱?”

    “那将产生一次威力不大的爆炸,你箱子里的东西会全部喷射出来。好了,埃尔文·弗罗斯特先生,如果你对无痕伸展咒很感兴趣的,可以在高年级时将其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现在该去买你们的魔杖了。”

    麦格教授强硬地结束了这无穷无尽的提问,显然再好的脾气也招架不住埃尔文旺盛的求知欲。她向前走去,完全就没有意识到身后的男孩脑海里已经在考虑将他的行李箱装满tnt然后扔出去的可行性。

    卖魔杖的地方是一个又小又破的店面,门上的金字招牌已经剥落,“奥利凡德:自公元前382年即制作精良魔杖。”赫敏逐字逐句地读了出来。

    店主是一个有着浅灰色眼睛的老头,“这应该是最后两个麻瓜学生了吧,米勒娃?”他向麦格教授招呼道。

    麦格教授点了点头,“麻烦您了。”她很客气地说。

    老头看向埃尔文和赫敏,“你们谁先来,孩子们?”

    埃尔文默默向后退了半步。

    奥利凡德开始给手足无措的赫敏量尺寸,测量项目很多很杂也挺奇怪,于此同时老头还在和麦格教授寒暄。

    “前几天那个孩子来买魔杖了。”

    “波特?”

    埃尔文神情微动,这是他从第二个人口中听到那个男孩的名字。

    “是的,冬青木,十一英寸长,有意思的是杖芯的凤凰尾羽和黑魔王的那根来自于同一只凤凰。”

    麦格教授沉默了一会儿,“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她感叹了一声。

    奥利凡德开始让赫敏尝试使用各种魔杖,只需要她简单地挥动就能判断是否合适,并且很快就有了满意的答案,一根魔杖在刚被赫敏握住时就冒出紫罗兰色的光彩。

    “太美妙了。”奥利凡德很高兴,“看起来是我们在挑选魔杖,但实际上却是魔杖在选择巫师,这是根好魔杖,葡萄藤木,龙的神经,十又四分之三英寸长,力量很强,适合有技巧而勇敢的巫师,很好。”

    海狸鼠小姐显然非常满意这样的夸赞,嘴角扬起了笑意,而埃尔文则怀疑这可能是跟星座占卜之类一样的话术,根本就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轮到埃尔文了,他对所谓的什么魔杖选择巫师持保留意见,毕竟马杜克遗留下来的那根黑檀木魔杖他也用了不少次,完全没感觉有什么不顺手的地方。

    魔杖终究只是个工具,埃尔文主观上感觉就像是一把长弓,而魔力则是箭矢,用弓射箭当然更轻松、更准、威力更强,但如果你臂力够强,徒手把箭扔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一根又一根的魔杖被送到埃尔文手中,然后再被迅速拿走,奥利凡德先是面色凝重,然后鼻尖上开始冒汗。

    “这不可能,”他突然说道,“每个巫师都应该有一根适合他的魔杖。”

    “你是说找不到适合我的魔杖?”埃尔文耸了耸肩,“这难道不该是正常现象吗?你这里至多只有一千多根存货,样本数量太少,并且你似乎只从龙、凤凰和独角兽三种动物身上取材,我想应该不只有这三种生物身上的东西适合做魔杖吧。”

    “我可以确定你适合龙类材料。”奥利凡德有点生气,这是专业领域被质疑之后产生的有理有据的愤怒。

    每半分钟尝试一根魔杖,这个过程竟然重复了一个多小时,除了奥利凡德以外所以人的表情都逐渐木然。

    “要不,给他选一个还算合适的魔杖就可以了。”麦格教授小心翼翼地说道。

    埃尔文对此表示完全赞同,再待下去也不过是继续受折磨,“其实你并不是在为巫师挑选最合适的魔杖,而是在你的魔杖库存中选择一个最适合你顾客的,”他试图劝说奥利凡德,“既然如此,其实就没必要太严格地去要求魔杖到巫师手里就一定要发光了……”

    就连十一岁的赫敏都能看出这种劝说真的毫无效果。

    奥利凡德最终还是放弃了,老头的脸色有些灰白,“看来我这里确实没有适合你的魔杖,孩子。”他宣布道,同时递过来一个长条形盒子,“拿着这个吧,月桂木,龙心弦,十二英寸,这是之前在你手里表现最好的。”

    “很不错了,和邓布利多教授一样的杖芯。”麦格教授说道、

    埃尔文接过盒子,“那么,可以把其他在我手上表现好的魔杖也一同卖给我吗?”

    奥利凡德和麦格教授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有什么问题吗?”埃尔文有些莫名其妙,“做生意的难道不希望顾客多买些东西?”

    “你是不可能拿着两根魔杖念咒语的,”麦格教授提醒道:“那不会让你的魔咒威力变成两倍或是释放两个魔咒。”

    “但应该有专门针对魔杖的咒语吧?”

    “确实有,”麦格教授沉吟了一下,“除你武器,可以将被命中的巫师直接缴械。”

    “那显然,应对缴械咒的最佳办法就是立刻掏出另一根魔杖。”

    麦格教授沉默了一会儿,“你是担心在霍格沃茨上学时需要和别的巫师战斗吗?”

    “有一点。”埃尔文耸了耸肩,“另外木制魔杖并不坚固,损坏的可能性不小,所以我认为备用魔杖很有必要。”

    “我的魔杖已经用了快六十年。”麦格教授面无表情。

    “这显然是孤例。”埃尔文振振有词,赫敏用吃惊的目光看着他,这两天她发现这个男孩实在是有太多异于常人之处了。

    奥利凡德注视了埃尔文好一会儿,“一般来说,优秀的魔杖具有排他性,不会允许主人持有其他魔杖。但你既然没有最契合的魔杖,确实可以无视这种限制,那么我也就没有拒绝你的理由。”

    他又给了埃尔文三个盒子,“橡木,龙神经;核桃木,也是龙神经;冬青木,龙心弦。这三根魔杖我不收你钱,只要求你每个假期来我这一趟,我会找出适合你的魔杖,到时候你要把这几根魔杖还给我。”

    显然他将埃尔文视作他的职业挑战了。

    “这样吗,”埃尔文挠了挠头,“那我还是付钱好了。”

    走出奥利凡德的店铺,麦格教授很有深意地看了眼埃尔文,“我有预感你会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麻烦的学生之一。”

    “多谢夸奖。”

    接下来是去买校服,摩金夫人长袍店提供的衣物没什么神奇效果,埃尔文有些失望。然后是坩埚,也没什么特别的,让埃尔文觉得还不如去找一家普通工坊定制,至少不用花宝贵的加隆。丽痕书店一进门就能看到书架上是一排笑的很灿烂的男人,埃尔文不明白到底是多自恋的人才会把自己的照片印在封面上,同时这也让他意识到这店里应该没多少专业性比较高的书籍。

    “霍格沃茨的图书馆收藏可以说是全欧洲最丰富的,所以你们只需要买课本就行了。”

    埃尔文第一次觉得麦格教授的声音是如此的动听悦耳。、

    只剩最后一家店没去过,咿啦猫头鹰商店。

    “我建议你们买一只猫头鹰用来送信,当然,学校是会提供猫头鹰的,但总归没自己用有一只来得方便。”

    赫敏和她父母商讨了一下,“我还是不买了。”她最后做出了决定。

    赫敏家在市区,对他们的邻居来说,一个女孩养猫头鹰当宠物也实在是太奇怪了一点。

    埃尔文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巫师间最主要通信手段就是靠猫头鹰?”

    “是的,被训练合格的猫头鹰可以帮你把信件送到任何人手上,只要对方没有主动隐藏自身。”

    “那我必须得来一个。”

    在学校里可以用公用猫头鹰,但放假了呢?猫头鹰很可能是他唯一和魔法世界联系的手段。

    面对一屋子的鸮形目动物,埃尔文毫不犹豫地选了那只最强壮的雕鸮,原因很简单,这家伙块头最大,至少负重能力应该是最强的,他没有注意到一旁店员欲言又止的神情。

    至此,清单上的东西都买齐了。

    在离开破釜酒吧之前,麦格教授给了他们两张车票,“九月一日,国王十字车站,入口在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被施加了点障眼法,到时候你们直接穿过去就行。”

    她把需要注意的点都说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