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十一章 交锋,分院帽
    面对管理员的提醒,埃尔文有些不以为意。“一共有多少节车厢?”

    “二十节。”

    埃尔文默默在心理估算了一下,这种老式车厢空间利用率不高,按每个车厢坐四十个人算,霍格沃茨的学生至多不会超过八百。

    “谢谢。”他向管理员点了点头,拉着行李箱向着后面的车厢走去,赫敏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你要去哪?”她气喘吁吁地问道。

    “去找一个好位子。”埃尔文东张西望。

    他其实在找一个男孩,那段记忆中唯一清晰的名字。

    在魔杖店里,奥利凡德告诉麦格教授说大难不死的男孩来买过魔杖,这说明他也是今年入学,就在这个站台或是火车里。

    哈利·波特。

    埃尔文早已想清楚,哪怕他真的是处于一部儿童文学所描绘的世界中,接近主角也应该更有机会接触到真相。

    虽然揭开真相最可能的后果就是被真相吞噬,但埃尔文无所畏惧,那样总比醉生梦死好。

    不过他很快就暂时放弃了,因为他根本不认识波特,只知道对方额头有个疤痕,而只靠这个特征找人也实在是太困难了点。

    大雕鸮萨比吸引了不少目光,这家伙见到其他在笼子里的猫头鹰就会嘎嘎乱叫,好像要隔空争斗一番,直到埃尔文把魔杖伸进笼子敲了下它的脑袋才安静下来。

    带着赫敏,埃尔文正准备进入一节车厢,却突然被一个男孩拦住,“你们应该不是来自巫师家庭吧?”他脸上带着和善的笑。

    “是的,有什么事吗?”

    男孩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我叫迪安·托马斯,我爸爸妈妈也不会魔法。”他有些紧张兮兮的,“你们千万别进这间车厢,里面都是斯莱特林的人,只欢迎巫师家庭的小孩,我刚刚就被他们赶了出来。”

    “感谢提醒。”埃尔文微微点头,“那么我们就一起去找别的座位吧。”

    麻瓜家庭出身的小巫师应该团结起来!

    三人没走多远,又遇到个红头发的高年级学生,胸前别着一个金红色的徽章,“还没找到合适的位置?”他善解人意地说道,“跟我来吧,有专门给新生预留的车厢。”

    他把他们带到一个空着的隔间,里面已经坐着一个圆脸男孩,看到他们之后立刻慌忙地让开位置。

    “我是级长珀西·韦斯莱。”高年级学生最后说道:“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

    、“嘿,珀西!”一对同样是红头发的双胞胎突然出现,重重地拍了下珀西的肩膀,“你猜罗恩遇到了谁?”其中一个装腔作势地尖叫,另一个则马上喊出答案,“哈利·波特!”

    “我已经见过他了!”珀西说道,看上去在强压着怒意。

    埃尔文端详着这三人,从发色和脸部轮廓可以判断他们是一家人,而韦斯莱这个姓氏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考虑到英国巫师社会少的可怜的人口总数,应该不至于有多少个韦斯莱家族。

    所以他开口了,“请问一下,亚瑟·韦斯莱先生是你们的长辈吗?”

    珀西有些惊讶,“你认识我们的父亲?”

    “暑假的时候打过交道,我惹了点麻烦,是韦斯莱先生帮忙处理的。”

    “爸爸的职务是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主任,”珀西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般来说不会管这种事情,除非是部里人手实在不够……”

    “我想起来了。”双胞胎里其中一个突然说道。

    “我也想起来了。”另一个一唱一和,“爸爸暑假里说过有个小巫师把一个麻瓜胖子的屁股塞进了离地面十英尺高的铁框里。”他们凑到埃尔文跟前,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是不是你干的?”

    隔间里里的其他人都看向埃尔文,面露吃惊之色,包括赫敏,她也不知道埃尔文曾经干过这种事情。

    “那是他自找的。”埃尔文淡淡道。

    “太酷了,“双胞胎一脸佩服,”据说那个铁框卡的特别紧,用了二十个油腻咒才帮他取下来。”

    珀西看起来有点不开心,“魔法部禁止霍格沃茨学生在假期使用魔法,”他告诉埃尔文,“你不能再做这种事情,不然会有麻烦的。”

    埃尔文嘴角抽了抽,“进入霍格沃茨之后才会被禁止在学校外使用魔法?也就是说这个禁令对十一岁以下的孩子是无效的?”

    珀西楞了一下,“应该是这样,但小巫师控制不住自己的魔力是很正常的现象……”

    “那说明这个规定其实大有漏洞。”

    所以前几天他在家里肆无忌惮地练习魔法其实是钻了法律的空子?

    但讲道理说,魔法部应该没有能力直接监控到每一个巫师释放的每一个咒语,不然迪普和马杜克不可能在英国境内肆意行动……

    三个韦斯莱告辞了,那对双胞胎,乔治和费雷德,在走的时候也对埃尔文挤眉弄眼的。

    迪安·托马斯是个自来熟,很轻松地就和那个圆脸男孩搭上话,那男孩叫纳威·隆巴顿,出生于巫师家庭,相当的腼腆。

    火车开动,车头发出庞大的噪音,说实话这一点都不魔法。

    接近十二点半时,一个满面笑容的女人推开车厢门,带着一个摆满了食品的小推车,“要不要买些车上的食品?”

    本着自发的研究精神,“请每一种都给我来一份,谢谢。”埃尔文说。

    列车提供的零食基本以甜食为主,埃尔文感觉按特点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最简单的一种就是用魔法手段改善食物本身的口感与味道,第二种类型是可以让使用者具备一些无害的效能力,比如喷出一口没什么温度的火焰,最后一种就是将食物拟态成某种动物,虽然知道眼前这只活蹦乱跳的青蛙是巧克力做的,但埃尔文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甚至还有做成蟑螂样子的糖果呢。”纳威说。

    “吃那种东西的人难道就不怕糖堆里混进去一只真的蟑螂?”埃尔文表示非常不解。

    过了午餐时间,纳威突然大叫了一声,“我的蟾蜍不见了。”

    还是个健忘症小朋友,“有记得带上车来吗?”埃尔文问道。

    纳威拼命点头。

    几人在这隔间里找了一通,一无所获。

    “我帮你去别的地方问问。”赫敏自告奋勇。

    一刻钟后她回来了,做手势表示一无所获。

    “别忘了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以魔法为主的社会中。”埃尔文提醒她。

    “什么意思?”赫敏有些茫然。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如去找真正有能力的人帮忙。”

    海狸鼠小姐明白了。

    当珀西把用锁定咒找到的蟾蜍莱福放到纳威手中时,这个男孩激动的快哭出来。

    天逐渐黑下来,意味着目的地就快到了,埃尔文估计他们现在应该在苏格兰的北部。

    级长们开始通知新生们换上长袍,这种制式校服颇为朴素,是纯黑色的。

    车停了,人群拥挤着下车。一个比一般人高大很多的身影在不远处大喊:“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我这来。”

    “那是个巨人?”纳威有些害怕的样子。

    “应该不是,”赫敏说:“《神奇动物在在哪里》上说巨人都至少有五米高。”

    那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人自我介绍了身份,海格,霍格沃茨狩猎场看守。

    纳威这才安心下来。

    他们终于看到了霍格沃茨城堡,但城堡前有一个巨大的湖泊,而度过湖泊的方式是……坐船。

    好像没什么问题,非常朴实无华的交通方式,跟坐火车一样很不魔法。

    在城堡底下,海格敲响了大门,大门应声而开,走出一个戴着高帽子的女巫,是麦格教授。

    “欢迎,孩子们。”麦格教授轻声说,似乎是特意朝埃尔文这边看了眼。

    他们先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麦格教授向他们交代了下他们面临的分院仪式。

    “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有自己光辉的历史,都培育了杰出的巫师。过几分钟,分院仪式会在全校师生面前举行,我建议你们在等候时好好把自己整理一下。”

    不少孩子都陷入了紧张的情绪,对分院仪式忧心忡忡。这时候几个幽灵突然闯了进来,引起了小范围的惊慌。埃尔文倒是对他们很感兴趣,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传说中的存在。

    他甚至偷偷伸手去触碰了一下,然后确定幽灵并不是纯粹的无形,他们像是一团凝聚的雾气。

    有意思。

    麦格教授又出现了,带着他们进入了灯火辉煌的礼堂,四个学院的学生分别围绕四条长桌而坐,在礼堂的正中央是一把椅子,上面放着一顶破旧的巫师帽。

    而在所有新生都进来之后,椅子上的巫师帽突然发出声音,唱起奇怪的歌来。

    一个有自我意识的魔法物品,这在魔法世界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

    “我点到名字的人,过去把帽子戴在头上。”麦格教授说,“汉娜·艾博!”

    一个面色红润的金发女孩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戴上帽子,帽檐刚好遮住她眼睛,片刻之后,“赫奇帕奇!”帽子高声喊道。

    分院过程相当简单,但问题是要一个一个来,埃尔文回头看了下,新生一共八十多人,哪怕一人一分钟,分院仪式也要持续一个半小时。

    而更糟糕的是,作为临时插班的学生,他很可能是最后一个。

    迪安·托马斯,格兰芬多。

    纳威·隆巴顿,格兰芬多。

    赫敏·格兰杰,格兰芬多。

    哈利·波特,当麦格教授喊出名字的时候,这个瘦小的戴眼镜的黑发男孩吸引了所有人目光,他带上帽子,过了十几秒钟,“格兰芬多!”帽子大吼。

    埃尔文叹了口气,看来他别无选择了。

    果然他是最后一个,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所有人都感到有些疲倦了。埃尔文带上分院帽,耳边立刻传来了一个声音,“优秀的思维方式,你显然属于拉文……”

    “停!”埃尔文差点没喊出声。

    “不愿意去拉文克劳?”帽子似乎很疑惑。

    “我选择格兰芬多。”

    “唔,你确实也有着非凡的勇气,但相信我,拉文克劳会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分院是一个需要非常慎重的过程,必须参考更多的要素,仓促决定是极为不合适的。”埃尔文平复了下心情。

    “你看你这就是拉文克劳的思维方式。”

    “拉文克劳的筛选条件是逻辑思维?那么格兰芬多需要什么品质?”

    “勇气。”

    埃尔文略微思索,片刻之后继续传达自己的意念,“我想我应该是为数不多敢于和你辩论的学生。”

    “我不否认你的勇敢,但问题在于最终驱动你的不是这种品质,你不会无条件地爆发你的勇气,必然受限于理智的判断。”

    简而言之,就是不够莽夫,埃尔文不得不承认这帽子是对的。

    但是他当然不会就此服输,“你是根据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难道你能窥探我的记忆?”他尖利地问道。

    “我只是个破帽子而已,没那么强大的能力。”

    “那你只是根据学生们戴上你那一瞬间的思维想法来决断?然后给学生们贴上影响一生的标签?强行把他们分成不同的团体?这种制度难道不荒谬吗?”

    帽子沉默了。

    “我突然对你智能程度产生怀疑了,魔法造物也应该是分等级的吧,你的思维能力到底有多强?我正好有几个问题,可以大致确定一下你的智力程度……”

    “格兰芬多!”帽子突然叫出了声,嘹亮的声音在礼堂中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