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十五章 血液之荣耀
    下午,埃尔文如约去了弗利维教授的办公室,进行这一周的学业汇报。

    按霍格沃茨魔咒课的正常教学进度,一般是两周教三条咒语,虽然说这些咒语不一定都非常实用,但教学过程中却可以培养小巫师的施法能力,因而必不可少。

    当然,埃尔文是个例外。

    弗利维教授坐在加高的办公椅上,做了个开始的手势。

    埃尔文对着一块铜制火漆印章展示了自己对软化咒以及修补咒的熟练掌握。弗利维教授鼓掌表示赞叹,他并不是单纯地考察埃尔文,同时还用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讲解了关于这两个咒语的衍生用法以及注意事项,这都是标准咒语书上没有的,属于教授的私人经验。最后弗利维一挥手,把埃尔文下一周的学习量加了一倍。

    “让我们来看看你的极限,埃尔文。”弗利维脸上的每条皱纹都带着笑意。“你现在就差不多有五年级的魔力水平,说不定两三年后你就可以直接去参加标准巫师资格考试了·。”

    向一个优秀的学生传授知识对教学者来说是一种享受。

    “那等我把标准咒语全学完之后是不是就不用来了?”埃尔文一挑眉毛。

    “放心,到时候绝对有新东西教给你。”弗利维教授语气中带着一丝傲气。

    埃尔文回想起学生之间关于这位矮个子教授的传言,弗利维毫无疑问是一位魔咒大师,年轻的时候还是决斗冠军,这可能是个头矮的缘故,巫师社会应该应该有很严重的胖人歧视,因为海格那种体型被魔咒命中的概率至少是弗利维的二十倍。

    总之,如果能从他这里学点什么特别的东西,埃尔文肯定是赚大了。

    又度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凌晨,埃尔文起床,慢跑出城堡,在遇到同样早起的猎场看守时很自然地打招呼,“早上好,海格先生。”

    海格愣了一下,埃尔文这时已经跑开了。“早上好。”海格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他还真是很少被霍格沃茨的学生称为先生呢。

    埃尔文途中去了趟猫头鹰棚,没看到萨比,猫头鹰并不是很擅长飞行的禽类,即便是被用魔法培育出来的特殊品种,看样子也不能在半天内往返于霍格沃茨与伦敦。

    精准地在早餐时间内到达礼堂,埃尔文正好看到门口马尔福小朋友又在找波特小朋友的麻烦,纠纷的根源是一个长条形的包裹。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扫帚,这是光轮两千,麦格教授特许给哈利的。”和波特一直形影不离地罗恩喊道,他开学之后就不断地被马尔福嘲讽家境,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不会放过任何反击的机会。

    不只是马尔福吃了一惊,埃尔文也不禁停下脚步,“麦格教授特许?这扫帚是她给哈利买的?”

    罗恩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支支吾吾起来。

    埃尔文余光看到弗利维教授向这边走来,意识到这场矛盾他没必要插手。在用完早饭后,他直冲上城堡主楼,正好将麦格教授堵在办公室门口。

    “公平!教授!公正!教授!”埃尔文神情激动,语气激愤,“请问波特同学的扫帚该如何解释?”

    麦格教授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哈利父母都是英雄,可以说每个英国巫师都欠他们人情……扫帚是我和其他几位教授一起买的,算是对哈利的一点补偿。”

    “您肯定有私心。”埃尔文笃定地说。

    麦格有些哑口无言,她的预感是正确的,这孩子果然是霍格沃茨最麻烦的学生,在她前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从没有这样被学生质问过。

    “哈利和他爸爸一样有非常出色的魁地奇天赋……”麦格教授有些说不下去了,她前几天才跟眼前这个男孩讲公平公正,但之后就给哈利·波特开了后门,着实理亏。

    “好吧,”最后她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以后你可以提前下课了,但前提是完全掌握我当天教的变形内容。”

    埃尔文知道自己胜利了,“非常感谢,教授。”他没忘记礼貌。

    其实一般天赋高的学生都会选择跳级,但埃尔文绝不会那样做,他巴不得在霍格沃茨多待几年。

    直到夜晚,萨比才带来回信,埃尔文首先拆开斯图尔特寄来的,信纸上是一大段一大段密密麻麻的文字。

    “幻身咒、匿踪咒、警戒咒、探测咒、反锁定咒……好家伙,”埃尔文不禁砸了下嘴,迪普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有藏私。

    他虽然战斗力拉胯,但逃命本事倒是一流——不然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埃尔文把这叠信纸小心翼翼地放进行李箱里的储物柜,这些咒语霍格沃茨应该是不会教的,得小心保管。他接着打开了另一封信,对角巷药店竟然没有把威能之泉给他寄回来,信封里除了信纸之外是几枚亮闪闪的钱币。

    一共九加隆十二西可。

    埃尔文不开心了,他只是让帮忙鉴定一下,又不是要卖。

    “如果有更多的龙血提纯物,我们将以每盎司一百四十加隆的高价收购。”信纸上写着。

    确实是看起来很优厚的价格,但埃尔文换算了一下,要提取一盎司威能之泉消耗的加隆数量大约是三百。

    淦,奸商。

    也是,按金融货币规则,妖精们不可能铸造实际价值大于或等于面值的货币,铸造一加隆的成本只有半加隆不到,这其中的差价就是铸币税,全部流进了妖精的口袋。

    当年的魔法部长到底是脑子被门挤扁到何种程度,才会允许一个非人类种族掌管整个巫师社会的经济?

    不过埃尔文也终于知道了威能之泉到底是什么东西,龙血提纯物,妖精们就是把这种东西加进了加隆里作为其价值保证。

    那么,之前一直困扰埃尔文的另一个问题就有答案了,魔力究竟储存于什么地方?不是灵魂,因为那些幽灵已经没有施法能力,也不可能是骨骼、神经或是肌肉,因为如果魔力存储在那些地方就会有非常明显的感觉,因而答案就只剩下一个。

    血液。

    所以魔力才会主要是随着年龄增长。

    所以那些巫师家族以纯血为荣耀,认为麻瓜出身的巫师会污染他们的血脉。

    所以喝下威能之泉可以立竿见影地一段时间内提升魔力强度,本质上就是液体中蕴含的魔力通过胃直接渗透进血液之中,可以立刻用于施法。

    但知道这个暂时也没什么用,他短时间内是没法赚到钱了,除非愿意做亏本买卖。

    亏损百分之五十以上,这生意傻子都不会做。

    埃尔文把这封信也塞进了行李箱,往床上一躺,没钱的日子还是老实睡觉吧。

    迷迷糊糊即将入睡前,他隐隐约约听到纳威在说他手腕还是有点疼。

    新的一周,埃尔文并没有直接去练习迪普给他的魔咒,而是再次去了图书馆,这一次他借的是魔咒有关的书籍,甚至是全套的《标准咒语》。

    只有系统的、循序渐进的学习才有效率,虽然每周都要找弗利维教授进行学业汇报,但埃尔文并不打算按照课本上的来,他准备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

    咒语的种类很多,甚至为柠檬去皮都可以有一个专门的咒语,霍格沃茨的藏书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各种咒语的收录,不过大部分都不重要,埃尔文最终筛选除了三条优先学习的项目。

    盔甲护身,能放防御一般性的魔力侵害效果,并反射部分咒语。

    咒立停,解除一般性魔咒的持续效果。

    清理一新,能够去除污渍、液体和灰尘,属于最低级别的消失咒。

    埃尔文认为,进攻性的能力对目前的他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他那把手枪就已足够,而防护性魔咒相比进攻性魔咒要少得多,也更重要的多,既能帮助抵挡可能的未知威胁,也能让他有能力去处理学习魔法中的意外事故,比如咒语失控、魔药泄露。

    虽然说魔法的本质是巫师以思维与意志改变世界,但学习新魔法一般都还是要从咒语开始,这样才能让魔法具有可控性和操作性,咒语是认知一个魔法的唯一途径。而天生就不需要咒语和魔杖的魔法确实就可以称为天赋能力,比如埃尔文的动能赋予。

    埃尔文本来还想找一些治疗型魔咒,毕竟据纳威所说,校医庞弗雷夫人“一下子”就治好了他断掉的手腕。然后最终竟然连一本关于医疗方面的书都找不到。

    就连最简单的医疗魔咒都在禁书区吗?

    所谓的禁书,就是学生必须有正当理由并得到某位教授的同意,才能借阅特定某一本的书籍。

    也是,如果医疗魔法非常普及的话,那霍格沃茨也没必要专门设置校医职位。

    既然高端的魔法知识都在禁书区,埃尔文觉着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对其下手,那么迪普提供的那些咒语的练习也必须提上日程。

    这些魔咒的难度可不是点火咒照明咒这些基础咒语能够相比的,弗利维教授说埃尔文的魔力水平至少有五年级学生的程度,但也只是刚刚达到练习的门槛而已。

    可以想见,接下来的一两个月甚至直到学期末他的主要精力都会放在学习这些魔咒上,天分终究不是决定性因素,必须要有长时间的努力。

    不然呢?他才十二岁,难不成要让他只学一两年魔法就能到达黑魔王的水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