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十九章 论一只老鼠该如何给猫挂上铃铛
    邓布利多到底有多强大?

    他对霍格沃茨的掌握达到什么程度?会不会所有的画像和鬼魂都是他的耳目?

    对违反规定的学生,他又会报以怎样的态度?

    埃尔文本来想过几天就对图书馆的禁书区下手的,现在硬生生打消了念头。

    还是先夹着尾巴比较好。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月中旬,霍格沃茨的魁地奇赛季开始了,基本赛制就是四大学院两两对决各来一次,比赛得分竟然会直接计入学院分,对于这么离谱的规则埃尔文已经没有兴致去发表什么见解,抓到金色飞贼就是一百五十分,至少顶赫敏在课堂上抢答三十次问题。

    这显得霍格沃茨就像一个魁地奇体校一样。

    作为唯一有权利去抓捕金色飞贼的队员,找球手自然就是球队最至关重要的一点,于是波特同学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极高的重视,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麦格教授会破例自掏腰包给他买一把昂贵的光轮两千。

    果然是主角待遇啊。

    赫敏和哈利罗恩成了朋友,三人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什么事情,他们好像有一个共同的秘密,这是一个小团体形成的显著标志。

    埃尔文对小朋友之间的社交兴趣不大,他不打算与哈利深交,对其主要态度是观察,就好像在看一只笼中的小白鼠。

    虽然他自己也是在笼子中。

    第一场魁地奇比赛是格兰芬多对决斯莱特林,狮院理所应当地赢了,麦格教授高兴极了,这一周的变形课上带着少女般灿烂的笑容。埃尔文借此机会向她恻旁敲击地打听了一下,然后得知邓布利多校长其实有一半的时间都不在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教授不仅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他同时维护着整个魔法世界的安定,并且还是位优秀的学者,所以一直都很忙。”麦格教授是这样说的。

    这让埃尔文的胆子变大了一些。

    到了十一月底,现有的几个魔咒已经基本练熟,下一步当然不应该是去练习更多的咒语。按照埃尔文制定的学习计划,接下来是治疗魔咒、魔文、进阶药剂三个方向选择其一,而与之有关的书籍基本都在禁书区。

    校长已经半个月不见人了,埃尔文觉得自己可以试探一下。

    必要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埃尔文早已对格兰芬多塔楼到图书馆的路径滚瓜烂熟,而根据这段时间他对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的观察,可以判断这个女人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员工,“合格”的意思是指只维持在合格线。

    她每天晚饭时间准时下班,绝不多工作一秒,之后直到她第二天上班这段时间内图书馆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她无关,每周一和周五她会打扫整个图书馆的卫生,对禁书区的清点核查是非常固定的一周一次,并且她和管理员费尔奇的关系似乎很好。

    最后一条和埃尔文的计划无关。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埃尔文开始行动,给自己施加了潜行四咒,然后偷偷潜入了图书馆,这里一片寂静。

    禁书区只是一个单独划分出来的区域而已,并不存在什么防御禁制或是结界,但书本身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不少书籍都被施加了恒定魔咒。

    埃尔文早有准备,他取出魔杖,低声念了句咒语,被他指着的那座书架上的书籍冒出颜色不一的淡淡光芒。

    鉴定咒可以让物品中蕴含的魔力可视化,高级别的鉴定咒甚至让巫师得知目标的全部参数,但埃尔文当然没有那种知识储备,只能通过魔力强度简单地辨别危险程度。

    那种冒着浓郁紫黑色光芒的书籍埃尔文碰都不想碰,现在去研究黑魔法毫无意义。像《强力药剂》、《永恒魔药之书》上的魔力光芒也颇为浓郁,自然不能成为首选。

    幸好治疗魔咒相关的书籍和一部分如尼文书籍都没有被附加魔咒,埃尔文随手拿了一本《教你如何制造医学奇迹》,点亮魔杖开始,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治疗魔法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愈合咒只是最基础的魔咒,只能治疗不涉及内脏和骨骼的身体损伤,也不适用于治疗魔咒造成的伤害;治愈骨折和催生骨头的治疗手段差别很大;大部分疾病和诅咒处理起来都很麻烦;治疗火焰烧伤和腐蚀伤也需要完全不同的药物。

    巫师们对医学的研究竟然如此详尽,甚至不比正常医学界的水平低多少,果然活下去才是生物最根本的追求。

    这些书籍被放在禁书区,不是因为治疗魔咒有多难,而是因为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学科体系,需要花费毕生的精力去学习。

    建设远比破坏困难得多,治疗的难度当然远高于伤害。如果治疗魔咒只是加血那么简单的话,又怎么会有圣芒戈魔法医院这种机构的存在。

    埃尔文合上这本书,把其他医疗类书籍的书封大致浏览了一遍,选了出版时间最晚的那一本。

    虽然暂时并不打算花太多精力研究魔法医学,但把这本书誊抄一遍留个副本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如尼文书籍,埃尔文则选了最古老的那几本,手里已经拿不下了,埃尔文只能动用天赋能力,让那几本书宛如磁铁一般的吸附在他背上。

    没办法,只有和他身体产生接触的物品才会被幻身咒覆盖到。

    现在该回去了,只需要在平斯夫人下一次核查前把这些书誊抄完毕再还回来即可,毕竟他不可能一周内就把这些书的内容全部掌握。

    圣诞节之前埃尔文不会再来,毕竟将犯罪次数减少到最低就必然能降低被发现的几率。

    如果能知道邓布利多校长的准确动向就好了,只要确定他不在城堡,埃尔文就能放飞自我。毕竟教授们几乎不可能会意识到有学生掌握了潜行咒语。

    但问题来了,老鼠该怎么让猫戴上铃铛呢?

    溜出图书馆,路遇巡查的费尔奇,这老头常年和问题学生斗智斗勇,直觉相当敏锐,但无论他怎么四处打量、抽动鼻子吸气,也不可能发现埃尔文的存在。

    埃尔文当然不会无聊到去戏弄他,以践踏压迫他人为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很容易让人陷入狂傲骄纵的情绪从而失去准确的判断,埃尔文宁愿永远保持谦虚而谨慎的态度。

    在临近格兰芬多塔楼时,他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借助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他们标志性的红发。

    韦斯莱兄弟,差不多是霍格沃茨最“臭名昭著”的问题学生,无数次地违反宵禁却从没被抓住过,埃尔文知道他们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手段。

    两兄弟正在低声争论什么,“听我说,乔治,我真看到珀西和那个拉文克劳级长一起进三根扫帚酒吧了……”

    埃尔文突然在两人身后发出了声音,“嘿。”

    弗雷德和乔治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们几乎原地蹦了起来,惊叫出声,但回身看到显形的埃尔文之后又捂住嘴把叫声压了回去,

    “埃尔文?!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你?”

    乔治的脸是扭曲的,而弗雷德则把眼睛贴近了他手中的羊皮纸。

    “看不到我?”埃尔文歪了下头,他已经取消了幻身咒,“我不就站在你们眼前?”

    “我的意思是地图上看不到你。”乔治赶忙说。

    一旁的弗雷德放下羊皮纸,一副见鬼的表情,“现在又看到了。”

    “地图?”埃尔文向那羊皮纸看去,竟然真的是地图,不过上面却有很多小点,每个点上都标着一个名字,在格兰芬多塔楼旁边三个小点的名字正是韦斯莱兄弟和埃尔文·弗罗斯特。

    能现实学校整体和所有人位置的地图,“有意思。”埃尔文低声说道:“这是你们做出来的东西?”

    “不,”费雷德摇头,“这应该是几位毕业学长的遗产,我们一年级的时候在费尔奇办公室把它偷了过来,这几年它帮了我们不少忙。”

    他用魔杖指着羊皮纸,“恶作剧完毕。”他说,地图竟然立刻就消失了,变成了普通的羊皮纸。“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话音刚落,线条又再次出现。

    “就是这么使用的,非常隐蔽,我们一直没被发现。”弗雷德说。

    “那么你呢?”乔治急不可耐,“我确定我们刚才没在活点地图上看到你。”

    “我想应该是我用了反探查咒的缘故。”埃尔文也不隐瞒。

    相互交换秘密是获取信任拉近关系的最佳方式。

    “反探查咒?”韦斯莱兄弟这时也不过是三年级,自然没听说过这种咒语。

    “是的,可以使自己不被一般性的探查手段发现,活点地图虽然神奇,但应该并不具备很强的魔力。”

    埃尔文一边说着,一边从弗雷德手中拿过活点地图,接着就发现竟然能看到各个教授的动向。

    他灵机一动,“这上面能显示邓布利多校长的名字吗?”他问道。

    “可以,不过他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一般都待在校长室。”弗雷德说。

    也是,无论教授们还是校长都不至于说日常生活时随时都给自己施加反探查咒,这里毕竟是霍格沃茨,全英国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他们会被活点地图显示。

    埃尔文若有所思,他刚刚还在忧虑的问题竟然直接就有了解决办法,运气还真是不错呢。

    原来铃铛其实早就存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