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二十章 愈合如初与魔文阵列
    天气越来越冷了。

    埃尔文把活点地图从双胞胎手里借来研究了几天,发现自己最初的判断有一定的错误。

    活点地图最主要的功能看起来像是永久维持一个覆盖了整个霍格沃茨的大型锁定咒,但问题是哪怕是最简单的那种可以直接屏蔽的锁定咒,如此之大的范围、如此多的目标也意味着巨量的魔力消耗。

    埃尔文在活点地图上找不到任何魔文,也就是说其功能性和魔力储备都基于其材质——这更加不具备合理性,无论怎么看就是普通的羊皮纸而已。

    除非……存在一个另外的主机,而活点地图只不过是个显示屏。

    这应该就对了,霍格沃茨必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埃尔文来学校的第一天就试过了,整个学校被笼罩在一个范围巨大的电磁屏蔽咒中,现在又可以确定存在锁定咒。

    有意思,这学校本身就是个了不得的魔法造物。

    那么活点地图的制作者,月亮脸、尖头叉子、大脚板和虫尾巴这四个人,他们对这个学校的了解究竟到了何种程度呢?

    埃尔文突然对这些前辈的真实身份很感兴趣。

    他把活点地图还给了韦斯莱兄弟,除了确定邓布利多校长的动向之外,他并不是很需要这东西,就让活点地图在霍格沃茨的问题学生的手中代代流传吧。

    埃尔文的学习进度有条不紊地继续推进,身为一个处于学术底层的一年级学生,他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吸纳知识,而不是去质疑或是想其他有的没的。

    医疗魔法的繁复性让埃尔文意识到防御型魔咒的重要,不受伤就不会需要治疗。盔甲咒能够防御一般性的侵害,但需要主动释放是最大的缺点,埃尔文很想把它变成一种常驻被动状态,但很不幸,以他目前的魔咒学水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基础的愈合咒还是要学习一下的,虽然局限性比较大,但确实可以实打实地迅速处理一般性的伤口,肯定有不少要用到的地方。但埃尔文很快就遇到了一个问题,该怎么练习。

    缺少练习对象应该是霍格沃茨不教医疗魔咒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埃尔文推测只有圣芒戈医院才能提供完整的医疗培训。

    用切割咒给自己来一下然后再尝试治愈,这听起来是个好办法,但折磨不说,如果念咒时不小心出了什么纰漏,吃苦头还是自己。

    思前想后,埃尔文决定去找专业人士,他跑到校医务室询问庞弗雷夫人是否有合适的教具用于练习。

    庞弗雷夫人很惊讶一个一年级学生竟然有这种要求,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埃尔文参与治疗其他同学的申请,然后给出了非常专业的建议:去找海格要一只鸡。

    鸡?埃尔文一时没反应过来。

    “霍格沃茨所有用于练习魔咒的动物都是海格提供的。”庞弗雷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给一个满脸烫伤水泡的男生涂药膏,疼的他哇哇大叫。

    很多人都看轻那个半巨人猎场看守,但他们并不清楚他默默为霍格沃茨做了多少贡献。

    埃尔文和海格还是有一点交情的,虽然只局限于晨跑时的问候,不过海格很热情,在得知埃尔文的要求之后立刻从鸡棚里抓了只雄壮的公鸡。

    “需要我给你准备一个鸡笼吗?”海格问,被他拎着双爪的公鸡在他手里就像只麻雀。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练习魔咒。”埃尔文赶忙说:“而且我不会伤及它的性命……应该。”

    于是之后的几天内,每天傍晚时分埃尔文都会来海格这里,找一只鸡练习愈合咒,然后就和海格一起吃晚餐,主菜就是那只身中切割咒不治身亡的鸡。

    海格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和他的那条名叫牙牙的猎狗说话,所以很高兴有人愿意陪他聊天,哪怕对方只是个孩子。他和埃尔文讲了很多,他的工作、他的生活、他的宠物。他不仅要保管霍格沃茨的钥匙,同时还在禁林里饲养了不少魔法生物。

    他提到了他十二岁时被霍格沃茨开除,之后就留在这里工作,但不愿细讲。

    埃尔文发现海格粗糙的外表下有一颗单纯的心,他估计这个半巨人心理年龄可能不超过十五岁,这着实有些奇异,或许跟他过往的经历有关。

    这样的人可以信任,但办事不一定可靠。

    期间埃尔文还偶遇了哈利罗恩和赫敏,三人小队看到他在海格小屋里的时候别提有多惊讶了。

    在第四天,埃尔文成功地将一只母鸡身上的切口消除,为了保险起见,他再次用切割咒划开了它的鸡胸位置,然后将其治愈。

    这只母鸡摆脱了流血过多死亡然后被做成烤鸡的悲惨命运,而埃尔文也着实松了口气,他现在看到肌肉就有点反胃。

    “学会了?”海格也很高兴,“正好我需要你帮个忙。你还记得巴克比克吧?”

    埃尔文点头,海格讲过他养的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这种动物和狮鹫有些相似,但一个是马的躯干,另一个是大型猫科动物的躯干。

    “现在差不多是鹰头马身有翼兽的交配季节,我给巴克比克找了个配偶,一头雌性的有翼兽,叫乌尔乌拉,想看看能不能下一窝小崽子。“海格挠了挠头,看起来有点尴尬,”但是乌尔乌拉脾气很暴躁,巴克比克昨天在和她亲近时被抓伤了。”

    “呃,海格,愈合咒只能用于治疗比较简单的伤势。”

    “巴克比克就是受了点皮肉伤,我给他敷了点药,但效果不好,他老是想蹭掉。”

    “那我试试吧。”

    “太谢谢了。”海格笑的很开心。

    他把埃尔文带到禁林中的一片空地,一头巨大的生物被拴在这里,巴克比克看起来颇为烦躁,足部的利爪证明其有着不低的危险性。

    “向他鞠躬,这样你才能接近他。”海格压低声音对埃尔文说。

    无视专业人士的建议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措,所以埃尔文照做了。

    海格发出哄小孩的声音,走过去搂住巴克比克的脖颈安抚他,同时给埃尔文指了指这头动物的受伤部位,是在后腿内侧。

    真是个尴尬的部位,如果不尽快治好,一窝有翼兽小崽子就只能存在于海格的梦中了。

    怀着时刻被踢的警戒心,埃尔文蹲下来看了下伤口,确实只是撕裂伤。他将魔杖指向伤口,“愈合如初。”

    翻卷的伤口开始平复,新的肌肉与皮肤迅速生成,将伤口填补,这个咒语还是有泛用性的,对大部分生物都能起效。

    巴克比克的身躯震颤了一下,发出短促的叫声。

    “你完全好了,小宝贝。”海格揉搓着它的脑袋。

    巴克比克转过身,将大脑袋凑到埃尔文跟前蹭了蹭,埃尔文也顺势摸了摸它的羽毛,他挺喜欢小动物的,虽然眼前的是一只相对于海格而言的小动物。

    告别海格,离开时埃尔文有种预感,他以后可能要被海格当成专职兽医。

    得尽快让哈利·波特学会这个咒语,他提醒自己。

    再过一周就是圣诞节了,连续下了三四天的雪,气温变的很低。

    萨比给埃尔文带了一个大包裹,里面是定制的三件火龙皮背心,有非常不错的保暖效果,但并不能完全抵御严寒。

    所以埃尔文要对其进行一定的改造。

    菲弗、突里萨兹、卡纳兹三个如尼文字可以构成一个稳定的序列,埃尔文将其铭刻在火龙皮背心的内衬里,然后涂上炼制出来的初级塑能药水,最后施加恒温咒,让魔纹阵列将咒语恒定。

    于是一件简单的魔法物品就诞生了,埃尔文目前只有做这种东西的能力。这一件背心就足以让他在禁林中也能维持住体温,不用再穿厚重的斗篷。而且相比不断对自己使用恒温术,龙皮背心消耗的魔力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这也就是魔法物品的价值所在。

    如果背心上恒定盔甲咒,那它就会是一件非常不错的防具。

    魔药和魔文刻印其实都属于广义上的炼金术,两者一定程度上相辅相成。魔法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工艺,不过这对魔力感知和操控的要求相当高,霍格沃茨的魔文课程要到七年级才开始初步教授具体的魔法物品制作,而三年级的时候才能选这门选修课。

    对真正有天赋的人来说,常规课程的进度实在是太慢了,埃尔文也尝试过去旁听魔文课程,但说实话,收效很低,大部分都是语法和文献翻译内容。

    每一个科目的教授都要负责全校的课程,所以埃尔文没理由要求芭斯希达教授像弗利维教授那样给他单独授课,自学是他最好的选择。

    这样一件恒温火龙皮背心能卖二十五加隆,虽然价格不菲,但考虑到材料成本和收购商压价,出售所得的收益可能不足五枚金币,完全对不起埃尔文的精力消耗,毕竟初级魔法物品附加值相对较低并且商品没有足够的稀缺性,不足以成为生财之道。

    埃尔文当然不是想借此挣零花钱,他自己穿一件恒温背心,另一件则是给纳威,毕竟禁林里可不像有魔法壁炉的教室里那样温暖如春,他们练习配置魔药总要想办法让自己不被冻僵。

    至于最后一件,埃尔文送给了赫敏。

    看着海狸鼠小姐讶异的眼神,埃尔文耸了耸肩,“别误会,只是实在不忍心看你在室外冻的瑟瑟发抖的样子,就当是提前的圣诞礼物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