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二十二章 随风而去吧!
    整个一月,埃尔文都在继续初级阶段的魔文研究。

    用于书写和的如尼文本质上和其他文字没有区别,但以特定顺序铭刻并进行一些处理之后就可以恒定某种魔咒,持续性地发挥作用。

    埃尔文感觉这就像是在计算机上敲了一段执行代码。至于这个“计算机”是谁建立的、为什么选择如尼文作为基础语言,现在还是不要去多想为妙。

    可以预见,多条如尼文执行代码就能构成一个执行程序。比如说添加数个“强效增幅”的魔文代码就可以让埃尔文身上的保温背心提供数百倍的热量,再加上“火焰熊熊”、使自身不受到高温伤害的“火焰防护”,普通的保温背心就变成能够持续释放火焰灼烧附近的高阶战斗物品。如果不想破坏环境,还可以增加类似“目标锁定”的代码。

    当然这是理想的情况,真实制作时必然还要考虑很多问题,比如过如果承载材料强度不够的话,就需要额外的用于提升稳定性的魔文代码,不同的魔文代码执行时还可能出现无法预料的冲突……

    埃尔文虽然现在还处于只弄明白基础指令的阶段,但这不妨碍他畅想一下。

    二三月份,埃尔文在把一些简单的魔文执行代码一个接一个地练熟的同时,也开始尝试比较高级的魔药配制,毕竟他自己水平都不过关的话,又拿什么去教纳威呢?

    那个胖乎乎地圆脸男孩已经默默掌握了一年级魔药教程的全部内容,只要不发挥失常的话现在通过斯内普的测验都没问题,他天赋真的不错。

    对角巷药店提供价格一千多加隆的体质强化药剂套餐,埃尔文觉得他们是奸商,即便现在资金又充裕了也没有照顾他们生意的想法,霍格沃茨图书馆对埃尔文说就跟家一样,那些强化药剂的配方都可以在图书馆里找到。

    单份材料的价格是成品药剂的二十分之一,非常离谱的比例,只要埃尔文炼制的成功率高于百分之五他就不亏。

    更何况对于巫师来说敏捷和耐力的价值必然高于力量,均衡强化就显得有些愚蠢了。

    又一个周五,埃尔文在禁林的秘密营地中配制伶鼬药剂,纳威走了进来,眼角有一片淤青。

    埃尔文将翠绿色的药液小心翼翼地导入试管中并密封好,看到纳威的脸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又是斯莱特林?”

    自从公然退出魔药课后,斯莱特林的学生没少找过两人的麻烦,虽然因为有教授在都只局限于小打小闹,但他们从不掩饰恶意。

    纳威摇头,“是皮皮鬼,我被他用墨水瓶砸到了。”

    霍格沃茨有很多幽灵,而皮皮鬼是当中最麻烦的一个,他是一个穿着花色衣服的小丑形象,热衷于恶作剧,并且不在意恶作剧的对象是谁,时常有人因为被他缠上了而耽误上课时间,大部分人都对他无可奈何,就连级长珀西也只能威胁说要找血人巴罗治他。

    而低年级的学生们,遭遇皮皮鬼就只能自认倒霉。

    埃尔文很少在校内闲逛,晚上外出时也会习惯性地给自己施加幻身咒,所以至今还没有独自遭遇过皮皮鬼。

    他设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在面对皮皮鬼时的表现应该并不比纳威好多少。

    虚幻的幽灵显然是不受力学法则束缚的,九毫米的枪弹也只能打空气。

    因而在接下来去向弗利维教授汇报一周学习进度时,埃尔文顺便问他有没有可以对付幽灵的咒语。

    虽然已经习惯了埃尔文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提问,但这一次弗利维还是颇为惊讶,“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的语调甚至带着一丝紧张。

    “我只是想搞清楚该怎么有效对付皮皮鬼而已。”埃尔文有些莫名其妙。

    “这样啊。”弗利维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

    他清了清嗓子,略微将身子凑过来一点,“聪明的埃尔文,你难道就没有发现皮皮鬼和其他幽灵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埃尔文一愣,一番思索后他回想起开学第一天,那时候他偷偷摸摸地触碰过幽灵,所感觉到的只是一片虚无。

    而皮皮鬼竟然可以抓起墨水瓶砸纳威。

    他明白了,“皮皮鬼是有实体的。”

    “没错,”弗利维教授满意地点了点头,“皮皮鬼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幽灵,他并不是纯粹的无形,更像是一团云雾,所以我给你推荐飓风咒,虽然是《标准咒语五级》的内容,但我想对你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走出弗利维的办公室,埃尔文突然意识到教授刚才为什么那么紧张,幽灵本质上就是失去了肉体的灵魂,而对付灵魂的咒语……

    最直观的,三大不可饶恕咒之首,死咒可以直接抹杀灵魂。

    埃尔文突然有些不安起来,他杀过人,如果不是黑巫师马杜克,他可能至今还没有意识到魔法世界的存在。他现在并不是有什么后悔自责的情绪,他只是出于自卫,马杜克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巫师,不抓住对方轻敌的那一丝机会反杀,那他就只能任其宰割。

    但问题是,马杜克真的被彻底消灭了吗?

    在此之前埃尔文对此是没有疑问的,马杜克的尸体都被解剖掉了,死的不能再彻底,但现在他突然意识到……

    灵魂呢?

    如果马杜克也变成了幽灵……

    难怪黑巫师们都喜欢用阿瓦达索命,真是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敌人的方式。

    然而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埃尔文只能说服自己马杜克没有变成幽灵——即便变成幽灵也应该不算什么威胁,幽灵已经没有施法能力了。

    但他心中还是被留下了一根刺。

    飓风咒的掌握对埃尔文来说不算难,效果是召唤出一股持续性的猛烈气流,使得人类或是质量更轻生物的行动受到限制。埃尔文花了几天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个咒语的生效方式是以温度差异制造气压差,然后加以动能赋予的效果。

    而动能赋予不就是他的天赋能力?

    这个咒语突然给埃尔文打开了一道大门,空气的力学作用,他此前好像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深入研究过。

    其实这问题他和斯图尔特教授早就想到,但当时认为要对空气施加动能赋予就必须微观到分子级别,结果是埃尔文根本做不到。

    但现在,借由飓风咒,埃尔文发现成型的气流竟然是可以被感知到,然后被施加魔法效果。

    这使得他茅塞顿开。

    只需要半天,埃尔文就可以做到无声释放飓风咒,并且能灵活地控制气流的威力、方向和产生地点,甚至还“发明”了两个衍生咒语——风眼咒,制造一片低气压区域从而形成持续时间并不算长的小型旋风,以及冲击咒,通过加大气流威力使其变为小型冲击波。

    这几个咒语对埃尔文的战斗力其实并没有什么提升,但他依然颇为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虽然魔法可以任意扭曲科学,但是科学同样可以反作用于魔法,它会影响到巫师最关键的一项能力,那就是认知。

    只有保持清晰的认知,才有能力去学习、去改进,获得有效的提升。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简化飓风咒,使其能让一年级学生也可以使用,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减弱范围和威力就行,毕竟只是要对付皮皮鬼这种半虚化的存在。

    弱化版的飓风咒被命名为强风咒,产生的气流威力约等于开到最大的电风扇。埃尔文将其教给纳威,“你可以把这个咒语传授给其他同学,”他说:“如果一个强风咒不够就多来几个,两三个人应该就可以把皮皮鬼糊墙上。”

    当几个一年级学生聚在一起就有反击能力时,皮皮鬼应该会收敛一些。

    “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这种咒语?”纳威问道。

    “你可以当是我发明的。”埃尔文耸了耸肩。

    “厉害。”圆脸男孩由衷地说。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淌,转眼间学期已过大半,复活节春假就快来临,这意味着期末考试也不远了。

    赫敏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不过以她的成绩并不用担心考试,所以她将这种紧张感觉转嫁到了哈利和罗恩身上,这俩男孩无力反抗,叫苦连天,藏在霍格沃茨的魔法石依然是他们共同的话题,但现在已经很少提及了。

    早晨,埃尔文照例外出晨跑,得益于自己炼制的药剂和青春期的来临,他的身体素质增强了不少,发点力绕城堡跑两圈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在路过湖边时没见到海格,这让埃尔文有些奇怪。海格一般都起床的很早,因为要准备食物去喂那些他饲养的神奇动物,这时候正好和路过的埃尔文打招呼。

    从埃尔文第一天晨跑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第二圈,还是没见到海格,埃尔文察觉到了异常,他走过去,还没靠近小屋就感受到一股热浪。

    门窗紧闭着,埃尔文透过窗户看过去,发现小屋内火炉烧的极旺,在火焰的正中央有一颗黑乎乎的巨蛋,蛋壳上能清晰地看到鳞片纹路。

    这肯定不是烤来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