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二十五章 诺伯,坏!
    一头龙值多少钱?

    虽然埃尔文不清楚,但是他可以估算一下。

    已知对角巷药店的龙肝售价为十六西可一盎司。一头成年龙体重设为三十吨,肝的重量占比按五十分之一算,也就是六百千克。药材店应该不会卖新鲜的动物器官,那么六百千克的龙肝干重算百分之二十,也就是一百二十千克,约等于四千二百三十三盎司,售价六万七千七百二十五西可,合三千九百八十三加隆。

    这还只是龙肝。

    也就是说,哪怕就是把诺伯纯粹当作经济动物饲养也不会亏本,甚至能赚不少。

    赫敏一直都没有有放弃劝说海格打消养龙的想法,她提到罗恩有说过他大哥查理·韦斯莱在罗马尼亚养龙。

    “我们可以主动联系他,把诺伯送到他那里去……”

    海格对此兴趣乏乏,而埃尔文则拍了下罗恩的肩膀,“我建议你将成为你大哥的同事作为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最终目的,”他很认真地说:“这对你来说应该就是最前途无量的工作。”

    罗恩:???

    赫敏的话倒是提醒了埃尔文,他不至于说现在就把诺伯当做经济动物,但等它长大后如何控制它确实是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有必要从现在开始就培养它的服从性。

    以诺伯现在的脑容量,它的智商应该相当堪忧,只能采用最基本的奖惩机制。

    几天之后海格突然告诉埃尔文,“邓布利多教授需要我帮忙送封信,我差不多三天后才能回来,诺伯就交给你了,别饿着它。”他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

    机会来了。

    营地里留下埃尔文一个人,诺伯被关在笼子里,它看起来很烦躁,来回翻腾,把金属牢笼撞得咔咔响。

    埃尔文靠近,它立刻就示威性地亮出獠牙,黄褐色的竖瞳中露出凶狠的光。

    真是养不熟的龙崽子。

    埃尔文手中有一根试管,他站在笼子不远处,拔开了塞子。

    威能之泉的气息散逸,诺伯嗅到了,它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嘶吼着、拼命地想要从笼子里出来。

    “哈,你尝过这东西的味道,喜欢上了,是吧?”埃尔文冷冷一笑。

    他心念一动,笼门上的插栓就被拔出,获得自由的诺伯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宛如一道旋风般地向埃尔文扑来,这完全是捕食的架势。

    但随即它就被一股巨力压迫到地面上。

    龙崽嚎叫着,四肢扑腾,但躯体就好像被一支无形的长矛死死钉入地面,完全动弹不得。它想喷射出火焰,但立刻又有一只无形长矛贯穿了它的上颌,使它连张嘴都做不到,只能从鼻孔中喷出火星。

    埃尔文蹲下身,将试管口送到诺伯的鼻尖,它能闻到威能之泉浓郁的气息,但无法前进一步,甚至连舔一口都做不到,只能呜呜呜地叫唤。

    只能闻到却吃不到,对一只心智还不健全的动物来说是巨大的精神煎熬。

    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埃尔文稍微退远了一点,解除了施加在诺伯身上的巨力。

    幼龙从蔫吧到生龙活虎只用了半秒,它再度向埃尔文扑来,但立刻又被瞬间压迫到地面上,摔得七晕八素。

    “你应该学会敬服强者。”埃尔文很温柔地说。

    诺伯疯狂地从鼻孔中喷出火星。

    再度过了半个小时,诺伯突然又可以行动了,它没有任何迟疑,向埃尔文发起进攻,然后再度被禁锢,它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类,眼中满是仇恨。

    龙不愧是龙,萨比那家伙当初这么给它来一轮就彻底服帖了,而诺伯却相当的桀骜不驯,不只是天性如此还是仅仅因为智商低。

    埃尔文也不急,在这么近的距离镇压一头刚出壳不久的幼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并且他有的是时间。

    傍晚时分三人组来了一趟,“我这是在帮诺伯锻炼身体。”埃尔文告诉他们说。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就连赫敏也没有深究,临近期末他们有大量的作业要做,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

    “我们得小心些了,以后要减少来这里的次数,”赫敏说:“马尔福已经打了很多次小报告说看到我们偷溜出城堡。”

    整整一个夜晚,诺伯都不服输,每次短暂获得自由时它都竭力向眼前可恶的人类男孩发起攻击,但逐渐的,疲倦与饥饿缠绕上它的身躯,扑向埃尔文的动作也越来越没有力气。

    它开始呜咽起来,以往它这个时候已经连吃了两顿美餐,在笼子里舒舒服服地打滚,现在不仅饿的厉害,可恶的人类还不允许它睡觉。

    埃尔文提前用营火煮了粘稠的鸡汤,把那管子威能之泉加了进去,现在鸡汤已经凝结成肉冻,他挑了一块送到诺伯嘴边。

    “想吃吗?”

    诺伯可怜兮兮地呜呜叫着。

    埃尔文再次解除了施加在雏龙身上的力道,诺伯突然暴起,张嘴就咬——不是咬向那块肉冻,而是埃尔文的手。

    “砰!”

    一股巨力陡然产生,雏龙的身躯被击飞,在地上翻滚了两三圈,诺伯发出痛苦的叫声,随即再次被无形的引力之矛贯穿,钉在地面上。

    这一回它的束缚再也没被揭开过,直至过了一天一夜,没吃没喝的诺伯头晕眼花,虚弱的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埃尔文走到它跟前,将一块肉冻丢在它面前,还是之前那一块,上面沾满了泥土和碎叶。

    诺伯发现自己又能动了,它立刻张开嘴,伸出舌头一卷,就将那块肉冻囫囵吞下,接着又一块肉冻送到它面前,它也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

    肉冻里的那些特殊物质让它恢复了些力气,诺伯颤颤地站起来,看着近在咫尺地人类,它的眼中带着一丝恐惧。

    它不敢再攻击了。

    “还想吃?”埃尔文一挑眉毛。

    诺伯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一块接一块,埃尔文将那锅肉冻全部喂给这条雏龙,在诺伯吃饱喝足之后,他伸出手,本想去摸幼龙的头,但上面长了好几根毒刺,于是半途改变方面,去挠诺伯的下巴。

    雏龙接受了这种爱抚。

    埃尔文一用力将它推倒,然后顺势开始挼搓它的肚子,诺伯身子僵硬了一下,但依然乖乖的,没敢反抗。

    很好,能展露最脆弱的腹部,就说明它已经被初步驯化。

    等海格回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诺伯竟然成了个乖宝宝,不吵不闹不拆家,给撸给抱给亲亲,唯一让他有些不爽的是,雏龙对埃尔文好像过于亲昵了一点。

    这让身为正统“妈妈”的海格内心有些酸溜溜的。

    也没办法,他有工作要做嘛,不可能一直陪着诺伯。

    “哦,对了,海格,”埃尔文突然说:“我发现了,诺伯其实是个女孩子。”

    雄龙和雌龙是有身理构造的区别的,虽然在雏龙时期不明显,但现在诺伯已经成了乖宝宝,自然很容易就确定了它的性别。

    “女孩子?”海格愣了,他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不过诺伯是雄是雌好像没什么区别,也就是名字不太合适,“既然是小女娃,那就不能再叫诺伯了……”

    “改名叫奥妮克希亚吧。”埃尔文立刻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名字也太长太拗口了。”海格摇头否决,“而且小家伙应该也习惯了诺伯这个名字,干脆在后面多加一个音节,就叫诺贝塔。”

    埃尔文同意了,海格肯定是享有优先冠名权的。

    对诺贝塔的驯化还在继续,只让其因为恐惧而服从是不行的,现在开始是第二步。埃尔文每天将诺贝塔喂得饱饱的,但严格控制了威能之泉的喂食,只有在诺贝塔达成了他的某些要求之后才会给予一块惨了威能之泉的肉冻作为奖励,比如握手、打滚、挠肚皮,诺贝塔学的很快。

    要让服从变成它的习惯,等到不再需要奖励就能完成指令之时,就代表已经彻底完成驯化。

    于是诺贝塔乖乖地成为了埃尔文的研究对象,包括但不限于每天被测量体长和翼展、被扒开嘴研究龙牙和喷火腺体、抽血、取下一些鳞片进行材质测试,减掉一两根毒刺试验毒性,甚至菊花和每天的粪便都要被观察。

    埃尔文把雏龙每天的身体数据变化都记录下来,发现威能之泉对它的成长有非常巨大的促进作用,每天保持定量摄入,诺贝塔的体质不仅在增强,所拥有的魔力也在稳定增长,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它的龙息,如今已经可以让前方三米范围内化为一片火海。

    这让埃尔文有些不平衡了,为什么我喝威能之泉就只能多一些能临时使用的魔力?自从知道大部分巫师的魔力都只能随着年龄增长之后,埃尔文一直有种隐隐的担心,他怕自己虽然有着理智的头脑和足够的雄心壮志,但却会受到魔力不足的桎梏。

    而影响巫师魔力上限的因素,似乎最主要的就是天赋。

    弗利维说埃尔文已经具备五年级水平的魔力,但这是他近十年不间断锻炼的效果,并不能证明他的魔力上限有多高。

    而现在,将近一年过去了,哈利他们已经可以使用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魔法,但埃尔文却感觉自己的魔力水平没有多少提升。如果用数据形象化地说明一下,那就是哈利的魔力是二十,埃尔文的是两百,但现在都加了十五点,对哈利来说是近乎翻倍,而埃尔文则几乎没多少提升。

    边际效应实在是太令人痛苦了。

    埃尔文意识到如果之后都是这样,那么他成年后要达到弗利维的水平都可能是奢望,总不能一直喝威能之泉来施法?

    这实在让他无法接受。

    如果我也是一条龙就好了,他控制不住地这样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