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二十八章 谁还没魔怔过呢
    埃尔文一晚未眠。

    虽然说那怪物跑了,并且就算回来了也应该看不穿匿踪铭文棒的隐匿效果,但还是要保持警惕。

    独角兽的伤口虽然自发地止血,但没有任何丝毫愈合的迹象,埃尔文尝试着用了下愈合如初,也没什么效果。

    最低级别的医疗魔咒,大部分情况下不产生效果才是正常现象。

    天边泛起鱼肚白,海格提着一个巨大的鸡笼踏进了营地,在看到独角兽时,他的小眼睛几乎瞪圆了。

    “这怎么回事?是什么把这头独角兽伤成这样?”

    埃尔文描述了下那个人形怪物的样子,并且说了那张模糊的没有鼻孔的面孔。

    海格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那是什么怪物?”埃尔文问道。

    “我不知道。”

    “竟然连你都不知道?”埃尔文颇为意外,海格基本可以说是动物专家了。

    “就是因为我不认识,所以才很糟糕。”海格的神色有些不安,“这说明它不是正常的动物,可能是基于某种魔法而诞生,有人创造了它,又或者是……”

    “又或者是是什么?”埃尔文下意识地问道。

    海格咽了口唾沫,“又或者它本身就是个巫师,把自己变成了这幅模样。”

    这让埃尔文倒吸一口凉气。

    几秒沉默之后,海格看向已经从昏迷中苏醒的受害者看去,“这头独角兽运气也是不错,误打误撞地跑进了这个营地,不然很可能已经死了。”

    埃尔文刚想说是自己救了它,但转念一想就闭嘴了,难道他要主动骄傲地宣称他身为一名一年级学生,已经有击退那种怪物的能力吗?

    如果他只是个单纯的十二岁小屁孩,还真可能会这样。

    在海格看来,埃尔文是个胆子大又挺聪明的富家子弟,不喜欢遵守规矩,买了一大堆魔法道具自己瞎捣鼓玩,独角兽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匿踪铭文棒的效果。

    没有必要纠正他这个观念。

    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

    猎场看守想去摸摸独角兽的脑袋,然后不出意料地被这只高傲的动物嫌弃了,海格不以为意,观察了下它身上的伤口。

    “独角兽有很强的魔力,一般的伤势都能很快的愈合,它伤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阻止自愈,得上点药。”

    “可它不允许我们触碰它高贵的身躯。”埃尔文摊开手。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年轻的姑娘。”

    赫敏他们在中午时分来了,在见到伤痕累累的独角兽时,哈利和罗恩都不由惊呼出声,他们也很惊讶于诺贝塔的生长速度,这才几个星期都有牛犊大小了。

    赫敏对伤到独角兽的那个怪物更关注,“听着海格,你不能再继续养着诺贝塔了,至少不能再养在禁林里。”她一脸严肃。

    罗恩在一旁不由哀叹一声,赫敏一直都不明白,她学着麦格教授那样是不可能劝服任何人的。

    面对这样的一个一本正经的小姑娘海格都有些局促,“可是如果不把它放在禁林里就太容易被发现了……”

    “饲养火龙本身就是非法的!”海狸鼠小姐气势大盛,“现在禁林里出现了这么危险的生物,你再让埃尔文帮你照顾诺贝塔可实在说不过去!他只是个霍格沃茨一年级学生!”

    埃尔文嘴角抽了抽,来学校前斯图尔特教授拜托他照顾赫敏,但似乎在海狸鼠小姐看来,是她照顾他。

    “你应该让罗恩赶紧联系他的哥哥,把诺贝塔送到那里的养龙场去……”

    “行了,赫敏。”哈利偷偷拉了拉她的袖子。

    海格低头不语,埃尔文只能无奈开口,“不用担心,我在这营地里很安全。”

    这龙当然要养下去。

    赫敏说累了,她倒并没有拒绝海格的请求,拿起药膏试图抹在独角兽的伤口上,这一回那“高贵”的动物没有拒绝。

    看来只要是纯洁的少女就行,幸好不对颜值有什么要求。

    “我会想办法抓到那个伤害独角兽的怪物,”在为独角兽治完伤之后,海格突然宣布道:“我会让马人和我一起搜索,森林里其他动物也会乐意帮我的忙。”

    “我建议立即告诉邓布利多校长。”赫敏说。

    “暂时还没有必要。”海格摇了摇头,“并不是所有都要去惊动邓布利多教授。”

    一转眼又是四天过去了,海格那边没什么收获,禁林里完全找不到符合描述的怪物。

    而对埃尔文而言,几天前的战斗只是个小插曲,他现在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研究变形术上。

    他知道自己简直是疯了,虽然已经研究了近一年魔法,但掌握的知识甚至都不足整个魔法世界的千分之一,竟然要进行如此离谱的课题项目。

    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这么做是对的。这种感觉没有任何理论支撑,也毫无理性,但埃尔文却不能否认。

    或许可以称之为魔怔。

    这和他以往的行事风格极端不符,如果是一年前埃尔文会立即结束这种行为,但现在他却在犹豫。

    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种必然成功的信念是无理由的,但却如此强烈,那或许有一种可能。

    有人希望他这么做。

    某个维度之上的人。

    他一直都怀疑自己身处于一个儿童文学的世界,那么这就是一个验证的机会,也不能说是验证,只能说是试探,如果他毫无理由地成功了,那么就说明……

    想到这个,埃尔文忍不住颤抖起来。

    提线木偶是不应该违背操控自己的线的。

    他开始频繁夜闯禁书区,寻找任何与高级变形有关的书籍,同时频频下单,让萨比从对角巷带来一个又一个包裹,都是能够提升变形成功率的魔药和道具。

    虽然决定魔怔一回,但埃尔文的理性还是让他尽可能地去确保成功率。

    每天他都尝试着对灌下威能之泉的鸡使用变形术,在第六天的时候取得了重大突破,承受变形术的鸡竟然还活着,同时半边身体出现了鳞片。

    优秀的开端。

    第十九天,被埃尔文魔杖指着的那只家禽尖叫着,它的身躯膨胀,骨骼软化变形,羽毛脱落,鳞片生成,翅膀上长出翼膜。

    然而后肢还保持着鸡脚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滑稽。

    诺贝塔在笼子里乱撞,埃尔文转头去安抚它一下,然而就在这时被固定在实验架上的鸡脚龙突然猛地一挣扎,竟然挣脱了束缚,发出一连串的鸡叫,扑腾着翅膀向禁林深处飞去。

    被变形之后它的力量和速度大增,埃尔文一疏忽没来得及使用动能赋予能力,竟然就让它跑了。

    好在他之前对其用了锁定咒,必须追回来了。

    埃尔文匆匆披上外套,给自己施加幻身咒,然后跑出了营地,按照锁定咒给出的提示先向着南方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魔杖上的微光显示目标停在了一地方不动了,埃尔文留了个心眼,重新给自己加持了幻身咒。

    他找到了那只倒霉的鸡脚龙,在一块突兀的巨石之下,这畜生应该是慌不择路一头撞晕了过去,还有气儿。

    埃尔文抓着脚把它提起来,如果把它放跑的话,那么魔法部可能就要记录一个新物种了。

    在回程的路上,途经一片灌木区域区域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有异常。

    又是一只独角兽,倒在地上,了无生气,它没有之前那一只那么幸运。

    和埃尔文战斗过的那个怪物,伏在它的脖颈,宛如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一般,痛饮其血液。

    真是有缘啊,海格搜索了半个月都没找到,却让埃尔文第一次出营地就碰上了。

    男孩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这怪物这么棘手,有勇无谋的傻子才会主动与其战斗,为了一头独角兽去拼命也是愚蠢至极,他当然打算绕道。

    然而,或许是因为今天的运气实在是过于差劲,被他提溜着的鸡脚龙这时候突然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它咕咕哒地叫起来。

    难以用言语形容埃尔文现在的心情,他毫不犹豫的捏住这傻畜生的喉咙,防止它再发出声,同时蹲下身子——然后原地不动。

    一旦剧烈跑动幻身咒就破了,他肯定是跑不过这怪物,还不如原地维持隐匿,反正那怪物又没有什么侦测能力。

    然而在埃尔文惊异的目光,那个怪物缓缓站起身,然后“变成”了一个人。

    虽然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但确实就是如此,直立之后就能看出那是个明显的人类,而埃尔文也终于明白之前为什么会觉得其过于怪异扭曲,这家伙之前所有的动作都是反关节的。

    确切的形容一下就是……好像脸部长在后脑勺一样。

    而现在,那个怪物的动作完全变得正常了,虽然依然看不清面孔。他手里竟然有一根魔杖。

    那竟然真的是个巫师。

    埃尔文觉得太操蛋了,但不等他有更多的感慨,大范围侦测咒的强光就让他无所遁形。

    好强大的施法能力。埃尔文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拔出手枪,一口气直接清空子弹。

    然而对方只是轻轻挥动魔杖,子弹便偏移了方向,没入了他身后的树木。

    高明的巫师是不会被同样的招数击败两次的。

    埃尔文瞬间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