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三十章 无所畏惧
    埃尔文挺不爽的,都已经是个巫师了,却还要靠自己的双脚赶路。

    在路过营地附近时,他把鸡脚龙的尸体扔进了一个树洞里,并做了标记。

    还是别让海格见到这种生物,不然解释起来太麻烦。

    一刻钟之后,埃尔文已经能看到海格的小屋了,他刚一踏进院子,就听到一声嘶鸣。

    是之前那头独角兽,海格把它养在南瓜田旁边,精心给它布置了个马厩,以免放归禁林之后再遭遇到那头怪物。

    埃尔文没搭理它,于是独角兽又嘶鸣了一声。

    这显然是是对他的某种意思表示。

    埃尔文便走了过去,独角兽的螺旋形尖角上开始冒出淡淡的光辉,集束照射在他肩部的伤口上,埃尔文忍不住叫了一声,他感到一股强烈的痒麻感,再看肩头,紫黑色的痕迹消失,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如果不是新生的皮肤和原本的皮肤有颜色差异,根本就看不出他曾经受过伤。

    “厉害啊。”埃尔文忍不住说。

    单纯的愈合魔法也不算是罕见了,埃尔文自己就会一种最初级的。而独角兽身为一种稀有的神奇动物,有些特殊能力并不奇怪,但问题在于十几天它被那怪物搞得遍体鳞伤时,伤口是无法自行愈合的。

    但现在它却能帮埃尔文清除伤口上的毒素,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家伙具有学习能力,对它的智力评价必须再提高一个档次。

    独角兽很高傲地把头一扬。

    埃尔文立刻就懂了,这家伙是看出他也是被那怪物所伤,才会屈尊治疗他这个“卑微”的男性人类。

    海格这时候打开门走了出来,“米露恩帮你治疗伤口了?”他笑呵呵的,“这可是很难得的,使用治疗魔法对它们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米露恩?”埃尔文一愣,“它?”

    “不然呢?”海格扬了扬蒲扇般的大手,“我喂它的时候总要喊它的名字吧。”

    米露恩打了个响鼻,它不反对这个名字。并且看起来也不反感海格了。

    不愧是霍格沃茨德鲁伊。

    埃尔文深吸一口气,该说正事了,“海格,有一头独角兽死了。”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海格愣住了,米露恩再度嘶鸣起来,它好像听得懂他们说的话。

    “在哪?”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埃尔文提醒他那怪物可能还在那里,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所以海格全副武装,砍刀、弩弓、捕网都带上,全是符合他体型的大尺码。

    现在海格就像是一辆陆战坦克,那怪物巫师已经没了魔杖,埃尔文相信即便遭遇了对方也必然是被摁着锤。

    当埃尔文带着猎场看守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已经见不到任何活物,怪物巫师已然离开。

    地上只有一具干瘪的独角兽尸体。

    海格的脸色简直黑的吓人。“那怪物果然还在这片森林!”

    他有些吃力地伏下身子,仔细打量,“残忍至极……血都被喝干了……”

    他眉头紧皱。“没有哪种动物会选择捕猎独角兽,更别提喝它们的血了,那是会遭到诅咒的……”

    埃尔文在旁边装模作样地找了一下,然后取出了那削下来的半截魔杖,“海格,我发现了这个。”

    海格凝视了很久,“哦,天哪。”他最后说道。

    即便再没有心机,他也意识到这事有巫师参与其中。

    海格想挖个坑把尸体埋了,但埃尔文制止了他,“尸体上可能还残留不少蛛丝马迹,不如带回去给教授们查看,他们或许能发现什么。”

    海格觉得有道理,所以他把独角兽的尸体抗了起来。

    回程的路上海格一句话也没有说,走出森林时他才开口,“埃尔文,你别再去营地里,禁林里也不安全,我等会儿把诺贝塔也带出来。”

    埃尔文皱着眉头看向他,“你难道不准备再养它了?”

    离开了禁林,身为一头龙的诺贝塔几乎是无所遁形,立刻就会被发现。

    海格停下脚步,沉默了良久,“赫敏是对的,”他说:“我们不可能一直养着它,霍格沃茨不需要一条活着的龙,诺贝塔终究会离开我,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提早给它找一个好归宿,我打算向邓布利多教授坦白,他会帮我们的……”

    埃尔文也停下脚步,直视着他,男孩的眼中的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海格眼神有些躲闪,“我知道你也付出了很多,但是埃尔文,我们把事情上报之后,你那个林中营地也是瞒不住的。而且禁林存在这样的怪物,我实在不放心你哈利,你们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城堡里。哦。拜托,你别一直这样看着我……”

    埃尔文这才微微点头,“诺贝塔是你的龙,我不会反对你的决定。”

    海格惊讶地睁大眼睛,但随后表露出真挚的感激之情。

    “谢谢。”

    埃尔文没有一起和海格去城堡,而是回到了营地中。

    他打开记录本,经历了之前那场战斗,有必要总结一下。

    第一,很多巫师都习惯于互相扔魔法的远程战斗,意味着很多时候尝试近身会有奇效。

    第二,他这次用隐身即无敌与那个比自己强很多的怪物巫师周旋,甚至击伤对方,说明没有被反制的隐身有非常强大的作用。那么就必须考虑自身面对隐形敌人的情境,必须增强反隐形能力。

    第三,每一种攻击方式几乎都有反制的办法,他的手枪在与怪物巫师第二次战斗时就已经没什么用了,必须丰富自身的进攻方式。

    暂时就这些,埃尔文合上记录本,扭头看向诺贝塔,雏龙此时张大嘴巴,示意它饿了。

    对其的研究已经基本完成了,所有的数据都已经采集到,所以把诺贝塔送走对埃尔文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

    但他竟然有些不舍。

    倒不是说舍不得喂给它的那些威能之泉,得益于费伍德的集资,埃尔文的储备很充足。他只是单纯的情绪上的不舍。

    毕竟这也是他养这么大的小东西。

    诺贝塔开始撞笼子,它完全感受不到旁边这个人类男孩的情绪。

    伤感只持续了几秒,埃尔文继续开始考虑他的化身为龙的计划,能变出鸡脚龙,那其实就意味着在技术上已经有可行性了。

    而真准备变龙的话,有一条活生生的龙在眼前作为参照必然能产生很大的帮助,他最好是在诺贝塔被送走前完成变形尝试,

    成为阿尼马格斯的条件他已经全部达成,他的变形术已经达标了,魔力方面的需求可以用威能之泉解决。而在前几天破除了一本关于龙类身体构造的禁书的防御魔咒之后,他现在也彻底对自己要变形的动物了如指掌。

    顺便提一下,那本书的作者竟然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现任校长竟然是一位深藏不漏的龙类专家。

    但埃尔文还是有疑虑的,他真的可以靠自己来完成这种史无前例的变形吗?他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即便巫师数量稀少,但历史上总应该会有一个奇葩之人产生和他一样的疯狂想法,但显然他们都失败了,不然肯定会被记录在史书之上。

    埃尔文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有耐心把邓布利多那本书看全而不是只读挪威棘背龙的内容,就会知道某一个龙种的直系祖先就是一位巫师变形而成的。

    变形成魔法动物虽然条件苛刻,但只要去研究,就能发现确实是可行的,然而更关键的问题是——怎么变回来,所以那位变形成龙的巫师最终只能无奈地贡献了一个新的龙种。

    埃尔文对此一无所知,他接触魔法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图书馆的禁书页只看了一点点。

    当然以理性的角度的来说他也知道自己的知识储备必然是不够的,但那种必然能成功的念头一直盘踞在他脑海之中,当他试图念阿尼马格斯的咒语时,他感到身体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响应。

    他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

    喂了诺贝塔几块肉之后,埃尔文就这样静坐了夜晚。

    突然他明白了。

    他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那种虚幻感。因为那段记忆,他一直都觉得这可能就是个儿童文学的世界,很难融入其中。

    哪怕是对斯图尔特教授,对费伍德叔叔,他也有一种隐藏很深的疏离感。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已经觉得这是个不真实的世界,那还要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干脆破罐子破摔得了,化身为龙,失败了又能怎么样?

    死亡?那很可能就是带着记忆去另一个虚构的世界而已。

    埃尔文知道自己陷入了一种很危险的精神状态,但他感觉挺不错。

    就这么决定了!

    第二天,海格来到了营地,看到一夜未睡双眼通红的埃尔文时着实吃了一惊。

    “邓波利多教授已经知道了。”海格告诉埃尔文,“他已经联系挪威那边,最快明天或是后天就会有人来接诺贝塔。至于那个猎杀独角兽的怪物,邓布利多有事分不开身,所以他让你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来负责。”

    奎里纳斯·奇洛从海格身后走了出来,“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见面,埃尔文·弗罗斯特同学。”

    他没有结巴,嘴角带着一丝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