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三十二章 火龙养殖基地
    意识一片混沌。

    也不知过了多久,埃尔文才猛然惊醒,然后脑袋直接撞到了金属笼子的顶部。

    有点痛。

    他被锁在笼子里,并且似乎处于运输之中,但他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发现几支魔杖隔着笼子齐齐对准它。

    淦!

    又是五发重叠的昏迷咒命中头部,腾起的怒意与狂躁就好像被戳破气球里的气体一般瞬间倾泻而空,埃尔文心不甘情不全地再次晕倒,“这小家伙身体还挺强壮的。”意识沉寂前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道。

    一场长久的沉眠,埃尔文甚至开始做梦,梦见邓布利多拿着一个大针筒,笑呵呵地要他为霍格沃茨贡献点血……

    他被吓醒了。

    一骨碌地爬起身,埃尔文发现他已经不在逼仄的笼子里,但周围的铁丝网让他明白他依然没有获得自由。

    他现在的活动范围大约是一百平方米,脚下是干燥的泥土地面,不远处还有个铁质爬架。

    很明显,他现在正被圈养着。

    身侧突然传来灼热感,埃尔文转过身,发现是另一头雏龙,它那淡金色的龙角很是显眼,正隔着铁丝网对埃尔文威胁性地哈气。

    它刚才应该是对埃尔文喷了一口火。

    罗马尼亚长角龙,埃尔文在邓布利多那本书里见过这个龙种的图鉴。

    这竟然是个幼龙养殖区,有三四排笼舍,每一个笼舍里都养着一头幼龙。埃尔文另一个邻居是一头全身灰色的乌克兰铁肚皮,正趴在地上打瞌睡。而他正前方过道对面的那个笼舍里也是一头挪威脊背龙。

    这就没办法根据龙的种类来判断他现在所身处的地点,不过埃尔文很悲观地认为他应该不在英国境内。

    那头长角幼龙又对着埃尔文喷了一口火,同时叽哇乱叫着,虽然说龙类基本都有很高的火焰抗性,对方的火焰几乎没什么危害,似乎是闹着玩,但埃尔文确实被烦到了。

    他看向那头幼龙,一股发自本能的、类似吐口水的冲动突然涌现出来。

    他就这样做了。

    张嘴喷射出来的的当然不是口水,而是一团脸盆大小的火球,火球穿过了铁丝网,冲击在那头长角幼龙的躯体上吗,发出爆裂声。

    幼龙被击倒,过了好一会儿才爬了起来,它看起来没受什么伤,只是鳞片上有些焦黑,但应该是吃到痛了,像只小狗一样委屈地叫了两声。

    自己龙息的威力似乎还可以?

    还没等埃尔文琢磨一下,所有的幼龙,包括那条长角幼龙,都突然变得非常兴奋起来,它们热切地扒在铁丝网上,翘首以待。

    半分钟之后埃尔文也终于看到了它们兴奋的根源,那是一个全身都穿着厚实皮质护具的人,吃力地拎着一个大桶,正挨个往每一个笼舍的食盆里添加食物,那桶的容量惊人,应该是个无痕伸展容器。

    原来是饲养员。

    埃尔文当初用食物训练诺贝塔时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被饲养的一天。

    他盯着那个饲养员,似乎想从这里唯一的人类身上获取一些信息,然而对方连头都罩住了,只有一双眼睛从护目镜后露出来。

    可以理解,龙是危险性很高的动物,哪怕是喂养龙崽也必须做好防护。

    饲养员来到埃尔文的笼舍前,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儿,然后往他的食盆里多加了一勺。

    这似乎是新来者的优待。

    食物是一种血腥味很重的肉糊糊,埃尔文现在的鼻子很灵敏,能从中闻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威能之泉,那些人知道该用什么来促进幼龙的生长。

    埃尔文食欲全无,他虽然变成了龙,但不代表他也有了龙的食物偏好。体内的魔力非常充盈,并不需要进食,更何况这肉糊糊里的威能之泉含量极少。

    他开始思索并分析现在的处境。

    毫无疑问,他的失踪会惊动整个霍格沃茨,最先发现埃尔文不见的会是海格,然后他会去通知学校的其他教员。

    但问题是在遭遇奇洛的时候,诺贝塔听从埃尔文的指挥跑进了禁林中,这意味着海格要花几天甚至一周以上才会发现被送走的不是诺贝塔,而要他联想到埃尔文变成了龙……

    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终学校会认为埃尔文不幸命丧于禁林里的那个黑巫师之手。

    这对埃尔文来说是个悲剧性的推论,意味着他不可能指望霍格沃茨的教授们找到这边来。

    隔壁的那头长角幼龙已经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它的糊糊,在把它的食盆舔的锃光瓦亮之后,发现这边埃尔文一口都没吃,于是就把头贴在铁丝网上,口水宛如瀑布一般地奔涌而下。

    它已经忘了刚才的小矛盾。

    埃尔文看了它一眼,伸出前爪把食盆推过去。长角幼龙激动起来,拼命挠着铁丝网。

    能用来建造幼龙笼舍的材料强度肯定足够,埃尔文刚才的龙息也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埃尔文举起食盆,隔着铁丝网倒过去,肉糊糊全落在地上,长角幼龙也不在意,混着泥土唏哩呼噜地全吞了下去。

    它看向埃尔文的眼神亲昵了不少。

    埃尔文没再多注意到它,他想到了那一晚奇洛说的话。

    “这么变形你就会当一辈子的动物。”

    那种情况下奇洛可能是在恐吓,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埃尔文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当务之急是逃出这个笼舍,因为就算要尝试变回成人,也不应该是在这个地方。

    埃尔文抓挠了下铁丝网,感觉很坚硬,以雏龙的牙齿和爪子没有可能破坏。

    但埃尔文又不只是一头雏龙。

    他本质上还是一名巫师。

    虽然是龙形态,他肯定是还可以使用魔咒的,不要说什么没有魔杖,魔杖本身都要拿龙的神经作为杖芯,可他现在就是头龙啊。

    全身的魔力总不可能只用来喷火吧。

    那晚上直接被奇洛盯上,受到索命咒威胁的埃尔文根本没有时间去尝试以龙的身躯使用魔法,但现在不同,他有足够的时间。

    相比于人类男孩埃尔文,幼龙埃尔文的魔力总量至少要多五倍,并且他对魔力的感受也更为真切。

    肯定能行的。

    切割咒,基础而好用的魔法,之前是将魔力引导至魔杖并释放,现在则换成爪子。

    埃尔文尝试了几次,然后用爪尖在铁丝网上划拉了一下。

    就好像是在划拉一块华夫饼一般,铁丝网直接就破了一块。

    埃尔文甚至都吓了一跳,等了一会儿,发现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特别严格的警戒设置,不至于说铁丝网一被破坏就会发出警报。

    他贼眉鼠眼地四处瞧了瞧,然后将一块石头推过来,稍稍遮掩一下划破的地方。

    虽然说能破坏铁丝网,但现在肯定还不是逃离的时机。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那头长角幼龙傻愣愣地看着它的邻居一会儿消失无踪,一会儿又突然出现,一会儿四处喷火,一会儿又让一块石头自行飞到了爬架的顶端。

    以它那可怜的脑容量自然无法理解。

    埃尔文很是兴奋,龙形态的优越性实在是比人类巫师强太多,天生就有强健体质和魔法抗性、同时还具备利爪尖牙以及龙息这些先天性的攻击手段,魔力储备更高也更容易成长,同时还不会被魔杖限制,直接就少了一个战斗中的致命弱点。

    可以这么说,龙形态除了不是人就几乎没有什么缺点。

    幻身咒、切割咒、飓风咒即衍生咒语、动能赋予等之前他擅长的能力现在都能发挥出更精确也更强大的效果。要是那晚上能够在变身后这么锻炼一下,埃尔文肯定是能和奇洛正面对抗一下的。

    这就很让人郁闷。

    唯一的问题就是无论他怎么鼓动魔力,也没法改变当前形体一丝一毫。

    没有办法变形自身。

    这个以后再研究,当务之急就是逃出去,只要离开了这里,无论身处于地球那个地方,能够隐形的他都可以搭乘民航回到英国,然后再去想该怎么变回人。

    天色渐暗,饲养员又过来给幼龙们喂了一顿,埃尔文还是把自己的那份赏给了隔壁的长角幼龙。

    龙可以高效地将食物转化成魔力,同样的,在魔力过于充足的情况就可以不进食,这实在是比人类高等太多。

    这甚至让埃尔文觉着变不回人可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除了饲养员,就再没有其他人类来过这个饲养幼龙的地方,但埃尔文依然很耐心地等到了深夜。

    越狱开始,他伸出前爪,在铁丝网上画了个圈,然后就有了个通道,他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就这么简单。

    没有触发任何的警报,没人知道有一头雏龙已脱离禁锢。

    埃尔文当然不会自大地认为这里一点防止幼龙逃走的布置都没有,他一头龙就这么离开是不行的,目标太明显,并且很容易就会踩到什么陷阱。

    所以得有一些“同伙。”

    埃尔文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开始轻快地跑起来,被附加了切割咒的前爪轻轻松松地破开了一道又一道铁丝网,当发现笼舍里的幼龙在熟睡时,埃尔文就来一口龙息给它们提提神。

    “伙计们,你们免费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