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三十四章 龙影重重
    在身处于一个未知的密闭空间,有一个比较直接的方法就是顺着边缘走,这样或许能找到出口。

    埃尔文尝试了一下,觉着这样蠢极了。

    且不说这个结界到底有没有“门”的概念,他刚刚根据结界边缘的弧度估计了一下,这至少也是个半径二十千米的圆。

    放弃。

    他刷新了自己身上的潜行效果,又无声无息地溜了回去。

    此时距离幼龙群出逃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天边即将泛起鱼肚白,而这个火龙养殖基地这时候竟然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底蕴。

    埃尔文在离得很远的地方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是潜行四咒中反探查咒的效果,虽然这个被动触发的咒语此前几乎没有发挥作用过,但埃尔文从未为了节省点魔力而忽略它。

    现在,这种严谨的态度见到了成效。

    有人正在使用侦查咒扫描这片区域并试图锁定他,对方的魔力……应该很强。

    一旦被锁定,麻烦就大了。

    埃尔文毫不犹豫调转反向,四肢并用跑得飞快。

    然而危机感再度来临,又有一个巫师在对附近区域用侦查咒!埃尔文再调转方向。

    然后他又调转方向。

    再换方向。

    再换……

    见鬼,从哪冒出来这么多高级巫师?

    这地方不会是隶属于罗马尼亚魔法部吧?

    好在仓皇乱窜之际,埃尔文发现这些巫师使用侦测咒的频率不是一致的,而以他龙形态的魔力水平,在一个侦测咒的边缘范围内还是至少能坚持十几秒才会被锁定。

    这样他就可以在一个狭小的地域内反复横跳,利用时间差来躲避这些几乎全方位无死角的侦测咒。

    就这样被逼无奈地移动着,埃尔文最终被逼到成年龙的饲养区,他的压力立刻消失一空。

    没几个巫师对这里施展侦测咒寻找幼龙,因为幼龙天生地畏惧无血缘关系的成年龙,基本不会靠近这里,同时成年龙也会干扰侦测咒的锁定。

    埃尔文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

    可以想见,在如此之多巫师的抓捕下,本就是瓮中之鳖的幼龙必然会被迅速尽数抓捕。

    而埃尔文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掩藏自身的存在,等着这些巫师离开,他们肯定不是这个火龙养殖基地的常驻人员,应该是临时通过幻影移形或是飞路粉赶过来处理突发事件。

    随着黎明的到来,逐渐听不到什么动静,只有些许的鸟鸣。

    抓捕幼龙的行动应该快结束了,埃尔文的胆子变大了一些,他决定去稍微探一下情况。

    精准而不浪费一点魔力的潜行四咒被加持,埃尔文钻进了树丛中,他很快就有了发现。

    竟然还是那头长着金色犄角的长角幼龙,难以想象以它的智商竟然可以成为支撑到现在的漏网之鱼,不过它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跌跌撞撞地跑着,伸长舌头喘气,它的身后有一个巫师在不紧不慢地追赶它、

    埃尔文突然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倒不是因为想救这条长角幼龙,而是竟然遇到了个落单的巫师。

    机会啊。

    一旦做出决定,埃尔文就会展现出很强的行动力,正好长角龙朝他这个方向跑过来,他便伏下身子,伺机待发。

    那个落单的巫师显然只是将这场追逐当做一场闲适的狩猎游戏,完全想不到有一个会隐形的幼龙在暗中埋伏他,因而当埃尔文突然暴起从后面把他扑倒在地时,这个看上去应该刚从魔法学校毕业的巫师第一反应竟然是惊恐地大叫起来。

    极度缺乏战斗经验,他显然不是一个专职战斗的巫师。事实上整个巫师社会中精通战斗的人本就没多少,就好像职业军人在总人口的占比也很低一样。

    埃尔文这个时候已经一爪子切断了他的魔杖,废除了对方最主要的反抗能力,然后张大嘴假装要咬他。

    年轻的巫师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意志,想要用手臂去堵住埃尔文长满尖牙的嘴,完全没注意到埃尔文的左前爪已经握成拳,砸在他脑袋上。

    巫师瞬间就晕了过去。

    埃尔文看了看自己的爪子,故意握着拳就是为了尽可能防止伤到人命,刚才那一下其实没用多大力气,只是附加的昏迷咒产生效果了

    他之前就已经发现魔杖对巫师的作用并不只是显著增强施法能力,同时还具备射出能量射线的功能,用魔杖施展的昏迷咒就是发射出一道赤红色的光束,而埃尔文现在无法使用魔杖,他只能让自己的肢体触碰具有昏迷咒的效果。

    毕竟是龙的身躯,基本可以认为全身都具备与魔杖等同的魔力传导效果。

    一般来说,魔法的效果和施法距离是成反比关系,即目标越远,效果越弱。从这方面来说用魔杖射出昏迷咒射线和埃尔文用动能赋予射出子弹有些类似,都是先在身前完成魔法效果的形成然后再发射出去,巫师让魔杖发射的光束承载昏迷咒效果,这样只要命中的话就可以发挥魔咒的全部威力。

    确认对方已经完全昏迷,埃尔文开始搜刮战利品,他毫不客气地把这个年轻的巫师剥得就只剩内裤。

    这家伙竟然有一个和之前那个被埃尔文搜刮的饲养员一模一样的无痕伸展腰包,很可能是统一配备的东西。埃尔文把腰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很不幸,并没有他想要的——能够通过无形之墙的物件。

    可能是这家伙级别不够吧,完全就是一副实习生的样子。

    也不是毫无收获,埃尔文发现这家伙长袍的胸口位置绣着一个金色天平的图案。这个图案他见过,只需要稍微回忆一下。

    在一年前的对角巷,古灵阁。

    好像并不是很让人意外。

    那头长角幼龙没有直接逃走,竟然留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埃尔文,它似乎认出他了。

    埃尔文没搭理那幼龙,把年轻巫师全部物品都扔回他身边,打算离开,接着就发现长角幼龙竟然主动跟在他后面。

    “去去去。”埃尔文试图轰赶它。

    没什么效果,幼龙只过了几秒钟就死乞白赖地再跟了上来。

    埃尔文想了想,取出从饲养员哪儿搜刮来的一小瓶威能之泉,长角幼龙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埃尔文扬了扬瓶子,示意它要听话。

    幼龙竟然乖乖坐了下来,尾巴欢快地敲打着地面。

    能用威能之泉控制它的话,这头幼龙就有用处了,如果之后埃尔文被发现,他就可以把这头幼龙推出去吸引注意,然后自己潜行偷偷溜走。

    行吧,你跟我混。埃尔文伸出手拍了拍幼龙的头部。

    既然你长着一对金色犄角,就叫你金角大王好了。

    金角大王眨巴着眼睛,以它的智商并不能理解自己工具龙的地位。

    正如埃尔文所预料的,那些突然出现抓捕幼龙的巫师基本都离开了,但幼龙毕竟只有那么几十只,清点一下很容易就能发现少了两头,因而这几天的搜查依然没有停止。

    埃尔文带着金角大王,小心翼翼不断更换躲藏地点,在整个成年龙养殖区来回游荡,竟然就这么拖了好几天,每次转移地点的时候他都干脆骑在体型比他大不少的金角大王身上,这样潜行效果也能覆盖到这头傻龙。

    有威能之泉的诱惑,同时埃尔文又展现出比它强得多的战斗力,金角大王一点脾气都没有。

    对于该如何突破外围的结界,埃尔文思来想去,发现还是只能从被圈养的龙入手,既然幼龙引起不了什么风浪,那么成年龙总可以吧?

    于是他开始尝试着去研究那些束缚成年龙的锁链和石柱,初步可以确定其内部肯定铭刻着魔文代码,只要想办法对其造成破坏理论上就可以像解放幼龙一样解放这些成年龙。

    然而问题是光是石柱表面就附加了防御性魔咒,埃尔文当然不知道解咒,但他发现自己硬抗那些魔咒后好像也没什么大碍,对人类而言的毒咒施加龙身上效果就有些可笑了。

    魔法抗性这属性可实在是太优越。

    至于触发了石柱表面魔咒后产生的巨大声音,一个范围性的无声咒就可以解决,这个咒语属于潜行四咒之一,埃尔文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但解决表面附着的魔咒只是第一步,埃尔文很震惊地发现石柱和铁链的材质强度简直超乎他想象,附加了切割咒的龙爪费了老大劲也只能从石柱上扣下一小块碎石。

    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物质?

    不过也没事,只要可以破坏就行,无非就是多花点时间。

    于是埃尔文开始偷偷摸摸竭尽全力地对着最大的那头龙,也就是大表哥的石柱进行微小的破坏,他打算一点一点地刮掉外层,让内部的魔文刻印暴露出来。

    工作的进度很慢,因为这个养殖基地的巫师并没有放弃寻找两头失踪的幼龙,埃尔文平时必须要躲着给巨龙们运送食物的家养小精灵,同时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带着金角大王这个累赘。

    在第五天的时候,埃尔文总算将一根石柱的表层刮掉了一半,然后他突然发现有人来了。

    不是那些每天忙活着搬运大量肉食喂龙的小精灵,而是一群巫师。

    埃尔文在石柱后面,先是警告当坐骑的金角大王不要动弹,然后再确定自身的潜行效果没有任何纰漏,最后才探出头了,看向那些巫师。

    他们穿着统一制式的巫师袍,胸前都有着金色天平的标志。

    大表哥对这些人发出威胁性的低吼,但一个巫师一挥魔杖同时念了句咒语,四周的石柱突然发出统一的波动,当这种波动通过传导到大表哥身上时,这头庞大的巨龙竟然直接瘫软下去,陷入了任人宰割的状态。

    另一个巫师走上前,他拿着一把轻薄的短刀,轻轻一划,就好像切黄油一般的在大表哥脖子上画出个深深的伤口。

    宛如岩浆般粘稠的龙血喷涌而出,流入事先准备好的容器中,灌了许久才将这么一个不大的罐子灌满,显然那也是个无痕伸展容器。

    最后一个巫师上前使用了愈合咒,让大表哥的伤口愈合,巨龙恢复了行动能力,但神情萎靡,趴着好一会儿才重新站起身。

    虽然早已预料到,但目睹着一切的埃尔文还是忍不住啧啧了一声。

    这地方为什么会配置范围那么大的结界?还不是因为产生的效益足够高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