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四十二章 暑假来临
    “他将灵魂出卖给了谁?”埃尔文问道。

    这个世界不会还有邪神之类的东西吧。

    “伏地魔,奇洛甘愿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承载他残破灵魂的容器。”邓布利多说出了那个名字。

    “果然,这位本世纪头号恶棍并不会那么轻易就会退出历史舞台。”埃尔文耸了耸肩。

    这么说来,他之前其实是和伏地魔本人周旋过,还是两次,且都全身而退,这已经算是很值得夸耀的战绩了。

    其实如果面对的只是巫师奇洛,埃尔文就几乎没有赢面,但当他被伏地魔附身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之后,反倒好对付了,虽然具备很强的攻击能力以及近乎不死之身,但能力局限,并且无法侦测潜行。

    “话说回来,我记得这位黑魔王的主张也是关于血统?排斥麻瓜出身的巫师?”

    这肯定是不行的,所谓的纯血巫师家族就那么点人,只互相通婚的话很快就会出现近亲繁殖,然后产生患有遗传病的后代。

    中世纪时期部分欧洲国家的王室也抱有这种“维持高贵纯正血脉”的想法,最终的后果就是普遍短命。

    “他应该有隐藏更深的企图,但因为并没有来得及实施,所以我们也不得而知。”邓布利多说。

    “我猜最后他应该会被哈利·波特彻底解决。”

    “也许吧,按照预言所说,他和伏地魔必定有一人死于另一人之手。”

    “预言?真正的预言?能详细说一下其内容吗?”埃尔文瞬间来了精神。

    邓布利多沉吟了一会儿,“既然我告诉了你大预言术的存在,那么让你知道一个真正的预言也没什么。这个预言就是由占卜课教授特里劳妮给出的,她继承了她先祖的预言者血脉,虽然不剩多少。预言的内容是这样的。”

    邓布利多一挥魔杖,一排排金色的文字凭空浮现。

    “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出生了……出现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出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

    “就这?”这是埃尔文读完之后的第一反应。

    几乎是指名道姓地说了是谁,然后竟然给了个开放式结论。造成的结果是伏地魔相信了预言试图去杀死哈利,最终被自己的死咒反噬。

    “这真不是您给他下的套?”埃尔文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至今都在为哈利父母的死而感到内疚。”

    埃尔文知道自己冒昧了。

    “所以预言术一般就是这样?表述信息的准确程度只能达到如此?”他转而问道。

    “越强大的魔法受到的桎梏自然就越多。”

    埃尔文内心是松了口气的,预言术受到的桎梏自然是越多越好。

    毕竟这可以说是能直接左右世界运行的魔法啊。

    因为预言术的特性,邓布利多才会雇佣特里劳妮,哪怕她十几年只能做一次成功的预言。

    至于占卜课,有天分的学生自然会看出是浪费时间而放弃,而没有天分的学生……就当是让他们免修一门选修课了。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收拾东西吧。”邓布利多最后说:“你现在的状态应该并不算稳定,我建议你不要再尝试变形为龙,两天后我会带你去见个人。”

    “两天?这么急?”埃尔文有些惊讶。

    “从某方面来说,确实挺急的。”邓布利多破有深意地说。

    “我知道了。”埃尔文点头。

    “最后,我希望你明白一点,孩子,霍格沃茨永远是你的家。”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埃尔文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

    他的脑海中回响着刚才的谈话。

    邓布利多愿意告诉他如此多的隐秘之事,埃尔文猜测是因为他所谓的“源初巫师”的新身份,这足够得到最高形式的重视。

    但校长千里迢迢去罗马尼亚找他时,可并没有想过埃尔文会发现一座龙眠圣所并成为一个源初巫师。

    他只是单纯地去救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

    邓布利多值得信任吗?那是当然的,至少校长邓布利多绝对值得信任。

    ……

    另一边,在霍格沃茨西塔楼的客房里,梅拉妮端庄地作着,带着得体的微笑。

    臀下的坐垫很软和,但她有些如坐针毡。

    添加了魔化油脂的蜡烛很是明亮,但眼前的老女人脸色非常阴沉。

    没错,虽然梅拉妮实际年龄要更大,她依然觉得麦格教授是个老女人。

    她感受到了压力,但这份压力并不是来自于对方,人类巫师的特性意味着他们集群时会很麻烦,但落单时弱点就很明显,自身脆弱,并且每次只能释放一种魔咒效果。

    压力的主要来源是她所身处的地方,这所学校,她的很多能力都被禁用了,这地方给她的感觉就像是监狱。

    而且她逃不掉。

    梅拉妮开始努力想自己该怎么做。

    房门打开,白胡子老者走了进来,和麦格教授说了些什么,后者匆匆离开了。

    现在她和邓布利多独处。

    梅拉妮镇静下来,摆出一副端庄的样子,尽量去直视对方那深邃的眼睛。

    她在掩盖自己的虚弱,在那座龙眠圣所里受到的创伤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

    吸血鬼看似有着悠久的寿命,但实际上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睡中度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种族。

    所以梅拉妮的实力、阅历、经验以及心理素质都与邓布利多有不小的差距。

    “那么,德拉库拉小姐,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遇上埃尔文的?”邓布利多不动声色地说道。

    梅拉妮尽可能用平常地语调讲述了她是怎么样遇到某头丑巴巴的幼龙,然后突发奇想把他带去那座遗迹。

    “那么,你们在开启入口的时候有没有其他的旁观者?”

    梅拉妮心神一动,“有,ls姆博氏族的库特鲁斯,我虽然击败了他,但他并没有彻底死亡。”

    “这样吗。”邓布利多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微微点头,“感谢你提供的消息,不过很抱歉的是,你恐怕要在霍格沃茨待上一段时间了……”

    “我希望能和你做一笔交易。”梅拉妮却突然抢先说道。

    既然已经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并且对方肯定不会放她离开,那她不如抢占主动权,至少不能让自己成为被监禁者。对方是秩序的遵循者,她可以利用这一点。

    “交易?”邓布利多有些惊奇。

    “我的核心本源受到了重创,”她毫不避讳地说:“而觊觎我这份血脉的人有很多,如果我就这么回到罗马尼亚,必然是会受到毫不留情的猎杀,所以我希望得到您的庇护。”

    这些情况是真实的,她相信对方也是了解血族内部残酷的竞争法则。

    “那么你愿意付出什么呢?”邓布利多依然不动声色。

    “我所知道的所有情报,包括库特鲁斯可能的藏身之处。”

    只要能称为合作者,哪怕是名义上的,就不会被限制太多的自由,留在这所学校她甚至可以尝试去接近那个男孩,这就不算什么坏事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能变成原始幼龙呢,他的血会是什么味道的呢?

    ……

    埃尔文在回到宿舍取回整理行李时才想起来忘了问邓布利多会怎么处置梅拉妮。

    不过也没关系,他对那个老女人毫无兴趣,能再也不见那更好。

    不过想到在龙眠圣所中,这吸血鬼女人保护过他一次,埃尔文又有些迟疑了,是不是该建议邓布利多不要灭口?这女人虽然旁观了龙眠圣所中发生的一切,但似乎也不是纯粹的坏人……

    他很快决定不去想这些,要相信校长大人!他肯定能采取最合适的办法处理那吸血鬼的!

    看着自己的行李箱,再看看那寝室里那空着的四张床,埃尔文觉着虽然只是过了两个星期,但却是恍如隔世。

    下了塔楼,他看到了板着脸的麦格教授。

    “走吧。”教授冷冷地说道。

    埃尔文缩了下脖子,知道她还在生气中。

    他们走过吊桥,一路上麦格教授没跟他说一句,知道他们走到一个小村庄口。

    这里是霍格莫德,英国唯一座巫师村庄,到达这里意味着已经走出了霍格沃茨的领域,可以使用幻影移形和飞路粉了。

    麦格教授转过身来,“弗罗斯特先生,”用正式称呼意味着她的态度相当严肃,“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霍格沃茨从不会压抑一个学生的天赋,特从不会吝啬任何知识,如果你有疑问,就应该去请教对应科目的老师,而不是去偷基本禁书然后孫瞎捣鼓。”

    埃尔文连连点头,认错态度极其诚恳。

    “你在尝试变形为龙应该来征求我的意见!然后我就会告诉你这么做的危险性!天哪,如果不是邓布利多教授凭借蛛丝马迹推断出你做了这么离谱的事情并且亲自出马把你找了回来,你就要一辈子被关在罗马尼亚的火龙养殖场了!”麦格教授越说越气。

    埃尔文把头埋得低低的,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他能感受到教授对他的关切。

    话说回来,好像邓布利多并没有把实情完全告诉她?

    也是,霍格沃茨竟然出了一位源初巫师,如果不保密的话必然会在血统至上的魔法世界引发一场地震,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麦格教授说累了,“希望你能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好了,把手给我。”

    埃尔文乖乖照做。

    麦格教授的手掌粗糙而温暖,她另一只手拿着魔杖,开始使用幻影移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