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四十四章 贤者之师
    尼可·勒梅,他可能是近千年来成就最高的炼金师,其代表作就是魔法石。

    魔法石又名贤者之石,差不多可以说是传说级别的炼金造物,在过去的一年里它是被伏地魔附身的奇洛最渴望的东西。

    其主要功能是将任何物质变成纯金以及制造长生不死药,显然在魔法石被制造的年代黄金对巫师来说也是稀罕物。但时至今日,常规社会的人们都能每年生产数千吨黄金,这使得魔法石第一项功能显得有些鸡肋。

    但第二项功能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是有巨大价值的,恐惧死亡是生物的天性。

    然而功能性如此强大的物品竟然被销毁了?仅仅是因为伏地魔觊觎它?埃尔文觉着挺可惜。

    “我活了六百六十二年,还从没做过什么后悔的事。”尼可·勒梅开口了,他的声音就好像是用钝锯子去锯一块枯木才会发出的。

    这是埃尔文至今为止见过的最长寿的人,他能活如此之久显然是因为魔法石的功效。

    “过会儿您就不会这么认为了。”邓布利多呵呵一笑,“这位是我的学生埃尔文·弗罗斯特,他最近在罗马尼亚有一段非常奇妙的经历。”

    “罗马尼亚?”勒梅微微皱了下眉头,“跟吸血鬼有关?”

    “有一定关系,我们还是进去说吧。”邓布利多示意了下旁边的小屋。

    “那来吧。”勒梅说。

    小屋的门自动打开,尼可·勒梅的轮椅显然有着内置动力源,载着他进了小屋,邓布利多和埃尔文跟在他身后。

    小屋内非常宽敞,作为一名传说级别炼金术士的居所,其内部空间自然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无痕伸展。

    埃尔文看到了两把无人操持的扫帚在自动扫地,周围非常明亮,但没有明显的光源,并不像霍格沃茨那样采用魔法蜡烛进行照明。

    看样子墙壁和天花板都有一层能自行发光的涂料。

    邓布利多让埃尔文把行李箱放在门口,立刻就有一把刷子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清理行李箱上沾染的灰尘。

    埃尔文觉得挺有趣,这些活化物件显然比搞清洁的家养小精灵更有魔法的感觉,他们每一个应该都被内置了魔文代码,能够依照设定的程序行动。

    “就在这里吧。”梅勒说,灰白色的眼睛落在埃尔文身上,“这孩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邓布利多向男孩点头示意。

    埃尔文深吸一口气,开始变形,那种熟悉的感觉传遍全身,他的身体开始软化,就像是一团粘液,然后开始紧缩……

    几秒钟之后,男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有着金色眼瞳的袖珍银龙,只有不到半米长,看起来颇为可爱,是那种能引起少女心泛滥的可爱。

    勒梅的平淡神情维持不住了,他的瞳孔猛地收缩,“你发现了一座龙眠圣所?然后竟然找到了一头活体原始龙?并且这头幼龙还有着变形成人的能力?”

    “虽然很像是这么回事,但事实并不是如此。”邓布利多哈哈一笑,“这孩子本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自己瞎捣鼓变形为龙,然后误打误撞地发现了龙眠圣所,触发了其中的血脉重塑装置,这应该是独一份的经历了。”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尼可·勒梅摇了摇头,“这像是在鼓励抛弃谨慎直接冒险一般。”

    “但他是现存唯一的源初巫师。”

    “他甚至都不算是巫师,因为他严格意义的主形态是龙,”尼可·勒梅指出,“他现在是一只能变成人的幼龙,而不是一名可以变为龙的巫师。”

    这是有本质区别的,这两天埃尔文已经有所感觉,龙形态的魔力很是充盈,但人形态却完全感受不到这些魔力。

    这两种形态彼此独立,确实如同勒梅所说,他是以龙的形态强行用魔力把自己变成了人,这和阿尼马格斯把自己变形成某种无魔法能力动物的原理是一致的。

    “所以需要你的帮忙。”邓布利多轻声说:“也只有你能帮他了。”

    “让我猜猜,”勒梅思索一会儿,“你是想让我尽可能地将他龙形态的血脉嫁接到人形态,逆转两种形态的主次?这样人工制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源初巫师?”

    “正是如此。”邓布利多点头。

    “那确实只有我能做到,”勒梅露出一丝自傲的神情,“对于生命的奥秘,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知道的更多……不过这孩子自己的意见呢?”他看向埃尔文,“提醒你一下,年轻的弗罗斯特,原始龙是超越想象的物种,其种族优越性远高于人类,当一头龙可比做人要舒服的多。”

    埃尔文一时间还是有些迟疑的,但他突然想起了那头山岳般的银白色巨龙。

    如果自己真的身处于对方的大预言术作用下,那么那头龙施展预言的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包括种族延续的部分?那要是头母龙,那自己是不是说……

    埃尔文觉得无法接受,更何况现在的世界已经不适合原始龙生存了,没有必要忤逆生物衍化规则,“我服从邓布利多教授的安排。”他说。

    生而为人,那还是继续当人比较好。

    毕竟他尝试变形为龙的初衷,不就是要解决人形态魔力不足的问题吗?

    “你确定?”

    “确定。”

    “那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勒梅有些玩味地看向邓布利多,“为什么我要接这个麻烦的差事?我只存了半年的长生不死药。”

    “这么说您是答应了。”

    勒梅叹了口气,作为一名合格的炼金师,哪怕咋生命的最后时刻,追求知识也是他的本能。

    一头活生生的原始幼龙就在眼前,他不可能不心动。

    正如邓布利多说的那样,他已经有些后悔销毁魔法石了。

    “跟我来吧,我确定一下这孩子的身体状态,然后再制定详细方案。”

    勒梅带着他们进入了一个空旷的白色房间,房间正中央有一个平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摆设。

    “躺上去。”尼可·勒梅对着已经变回人形的埃尔文说道。

    男孩依言照做,惊讶地发现看上去像是金属做的平台竟然有温度,并且并不是很硬,躺在上面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舒适。

    一道道光芒以平台为中心向四周散射,魔文依次亮起,它们掩藏在涂层之下,只有被激活是才会显现。

    这房间里遍布着魔文,让埃尔文想起了龙眠圣所里的经历,心情突然有点糟糕。

    “检测会涉及到灵魂,所以你需要睡一会儿。”

    一阵困意袭来,应该是那些魔文产生了作用,埃尔文刚想抗拒,但随即释然了。

    这两个老头真要有什么坏心,他也无力反抗不是吗?

    他沉沉的睡去。

    无梦,再度醒来之时,看到校长大人正看着他微笑,而勒梅则在旁边说着什么。

    “这孩子的灵魂出乎意料地强韧,应该是两个灵魂相融后的产物……”

    埃尔文脸色突然一僵。

    “这种状况虽然极为稀少,但也算是正常现象,”勒梅接着说道:“他可能有一个在母亲怀孕时就失去生命的双胞胎兄弟,两个灵魂合二为一;也可能是年幼时因缘巧合碰上了一个即将消散的灵魂。”

    他这话又让埃尔文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这样啊。”邓布利多微微点头,“我记得埃尔文你是作为移民登记入学的吧。”

    男孩不动声色的点头。

    “也是万幸,如果你一直是在英国本土生活的话,还真有可能会收不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

    “这又是为何?”埃尔文好奇地问道。

    曾经的疑问之一要得到答案了。

    “霍格沃茨的新生登记由一向由两个强大而古老的魔法物品负责,接纳之笔和准入之书,当感应到英国境内具有魔法天赋的孩子时,接纳之笔就会把名字写进准入之书里,但你的名字应该不会被写上。”

    “因为我是两个灵魂合二为一?然后就让接纳之笔的运行逻辑产生了混乱?”埃尔文反应很快。

    “是的,它们所感应的就是灵魂,而每个灵魂都会对应名字,这就是‘真名’的概念,而在登记你时,接纳之笔会分不清该记录哪个名字……”

    “这显然是个程序漏洞,我觉得您回去之后要给新生登记系统升级了。”埃尔文说。

    邓布利多表示同意。“原则上接纳之笔和准入之书是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不过倒是可以和魔法部接洽一下,继续完善补充招生的机制。”

    “其实融合灵魂虽然会给你带来一些麻烦,但本质上是一种巨大的优势。”勒梅这时候对埃尔文说道:“这意味着绝大部分灵魂诅咒对你都很难产生效果,甚至索命咒也可能无法直接杀死你。”

    埃尔文愣神了一下,“哇哦。”他只能这么回应。

    “而即将为你进行的血脉嫁接根本也在于灵魂,这将使得你能够承载的血脉超过我的预期,达到三分之一的比例,完成血脉嫁接之后你的原始龙形态将会固定为幼龙,且无法再继续成长。”

    邓布利多摸着胡子,表示满意。

    然而勒梅的面色变得非常严肃起来,“但问题来了,即便是三分之一的原始龙血脉,也意味着无与伦比的天赋。邓布利多,完成嫁接之后他很可能在成年时就达到接近你的实力水平,你确定将这份力量交予他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