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章 遗产
    这一次邓布利多是以埃尔文为中心刻画传送区域,所以是少年一个人回到了霍格沃茨。

    至于校长本人,他要去处理勒梅夫妇的后事。

    埃尔文本觉得自己作为勒梅大师最后一个学徒,应该也有一部分责任,但邓布利多完全没有要带他去法国的意思。

    也是,源初巫师加上勒梅临终前突然招收的学徒这双重身份,已经到了必须保密的程度。

    所以现在埃尔文身处于城堡最高的塔楼顶部,从这里可以俯瞰校园全景。

    他看着脚下的地砖,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他上次和邓布利多一起回城堡时因为关注点其他方面而没有注意到的,那就是霍格沃茨不是禁止幻影移形和幻影显形的吗?

    当时麦格教授送他回家时,也是必须步行到霍格莫德村才能进行幻影移形。

    而邓布利多已经两次把埃尔文直接传送到霍格沃茨的顶部塔头。

    这说明至少有两种可能,邓布利多使用的可能是比幻影移形更高级更难被反制的传送魔法,又或者说身为校长在这所学校里有特殊的权利。

    而这种特殊权利显然不只是因为校长的身份。

    不管怎么说,久违的校园生活又要开始了,在历经近三个月没日没夜的苦学之后,只有相当于中学教育进度的霍格沃茨在埃尔文看来与度假村无异。

    作为英国唯一的魔法学校,霍格沃茨面向所有不同阶层、不同肤色、不同天赋、不同智力水平的小巫师,它提供的自然更多的是基础教育。

    埃尔文向着楼梯走去,加装了跟随功能的行李箱自动跟在他后面。

    下了塔楼,埃尔文看到两个红头发的家伙正在角落和皮皮鬼嘀嘀咕咕着什么,人以类聚,不用说那也是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兄弟。

    “嘿!”埃尔文喊道。

    乔治和弗雷德一惊,警惕地转过头来,然后神色稍微放松了些,“是埃尔文?你回来了?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埃尔文点头。

    “是弗罗斯特小朋友!”皮皮鬼嘎嘎怪笑,“你是喝了膨大药剂吗,个头竟然长这么快。”

    青春期的生长发育加上喝了一个月勒梅提供的魔药,埃尔文比之前足足长高了十五厘米。

    “那个……”韦斯莱兄弟言语有些闪烁,“我们只是在跟皮皮鬼聊一些恶作剧的手法,绝没有说要一起干什么坏事………”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埃尔文立刻意会,“只是和你们打声招呼,另外休息室的口令是什么?”

    “淡奶油。”乔治说。

    埃尔文先是回到格兰芬多塔楼,把行李箱放回了宿舍,宿舍里没人,纳威他们还在上课。

    休息室里有一些新面孔,是今年入学的新生,他们不认识埃尔文,而埃尔文也对这些小毛孩没多在意。

    而在休息室的一角,一个红头发女孩子像是在发呆,她手里是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记本。

    埃尔文急匆匆地向禁林里走去,在行走的途中潜行四咒的效果覆盖他的全身,让他仿佛化为无形。

    坏孩子的秘密基地还在,能看到新近熬制魔药留下的痕迹,看来纳威依然时常会来这里。

    埃尔文脚步不停,最终来到了禁林深处,之前饲养诺贝塔的营地。

    这里已经被废弃,帐篷也应该是被海格收走了,杂草已经覆盖了地面。

    埃尔文看了下,空地的范围还是不够大,必须再清理一些周围的树木。他现在魔力颇为充盈,一手拿着魔杖释放出无形之刃切砍树木,另一只手则引导动能赋予的能力,避免切断的树木倒塌砸到自己,同时把它们集中堆放。

    工作效率很高,不到半小时就差不多了。

    埃尔文手中多了一块小巧的立方体,半天前他亲眼看到一座小屋坍缩成这么一个小东西,现在他要逆转这个过程。

    确保立方体已经在自己的精神锁定之中,埃尔文将其抛出,同时挥动魔杖……

    “展开!”

    立方体迅速扩张,逐渐侵占大片的空间,几十秒之后勒梅的小屋就再度出现在在埃尔文眼前。

    这简直是神迹般的炼金造物。

    想到勒梅大师,埃尔文不禁有些伤感起来,自己要研究炼金术多久才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产品?

    把情绪抛离脑海,他打开门,走进了小屋。

    “欢迎回来,主人。”

    “你不用叫我主人,爱斯梅拉达。”埃尔文有些无奈。

    “指令已收到,弗罗斯特阁下。”

    “……你还是直接叫我埃尔文吧。”

    对这个尼可·勒梅大师留给他的遗产,埃尔文其实还是缺少足够的了解,毕竟勒梅在的时候小屋里的不少地方埃尔文都不被允许进去。

    材料室里的储备很全,除了某些特别珍惜或是对储存环境有严格要求的药材,其他基本都有一定量的储备。炼金室和配药室中都各有一套由各种魔化工具组成的全自动体系,能够自行刻画魔文和配置魔药。

    埃尔文总算明白自己之前喝的那些魔药都是从何而来,勒梅的身体状况显然并不允许他亲自去做这些繁琐的工作。

    这倒并不是很让人意外,毕竟这座小屋里连扫地的扫帚都是有一定智能的,而刻画某种魔文代码或是熬制特定的魔药,所需要的也只不过是编写一套更复杂的行为程序而已。

    当然了,无论是刻画魔文代码还是配制魔药,都有必不可少的由巫师注入魔力的环节,这是魔化工具所替代不了的,也就是说基本不可能实现大规模流水线化生产。

    在魔法世界,巫师才是根本上的生产力。

    埃尔文觉着如果想提高自身的魔文魔药水平,还是尽量少去动用那两套自动生产体系,更何况他的魔文水平远未达标,天知道要过几年才能有能力去维护保养那些铭刻着精细代码的魔文工具。

    最后,埃尔文站在了一座少女雕像前。

    雕像和爱斯梅拉达凝聚成的金色虚像简直说是一模一样,但却有着精致的五官,并不像虚影那样脸部一片空白。

    这就是人工智能少女的本体了。

    没有五官是代表着她依然没有形成独立人格?埃尔文摸着下巴上青春男孩特有的细嫩胡须思索着。

    在爱斯梅拉达的指引下,埃尔文拿下了雕像脖子上的挂坠,那是一块小小的符文石。

    “通过符文石,即便你不在小屋内也可以直接对我下达命令。”

    埃尔文把玩着这小东西,觉着挺有意思,上面的魔文代码排布似乎并不是很复杂。

    他走出小屋,让其再度坍缩成一掌大小的立方体,这么宝贵的东西他可不放心留在禁林里,自然要随身携带着。

    他突然心念一动,“爱斯梅拉达,给我一些金加隆。”

    手中的立方体稍微变大了一圈,其上出现了一个孔洞,几枚金币飞出,落在了埃尔文手上。

    这些本就是勒梅放在小屋里以备不时之需的零钱。

    太赞了,埃尔文内心感叹一声,平时竟然还可以充当自带检索功能的便携储物空间,我是不是可以把那用了一年的行李箱拿去退货了?

    就是不知道坍缩成立方体后的抗打击能力怎么样,不过埃尔文现在哪里舍得做这方面的测试。

    饥饿感传来,埃尔文归心似箭地向城堡赶去,和勒梅大师一起度过的这几个月,他前半段时间吃的是各种包装食品,后半段干脆就是直接喝的代餐魔药,现在可以说是分外想念霍格沃茨的馅饼和炸鱼。

    在即将离开禁林之时,迎面碰上了个高大的身影。

    “埃尔文!?”对面传来了海格惊喜的声音,“邓布利多教授把你变回来了?”

    “是的。”埃尔文不动声色地应答道。

    看来霍格沃茨教职工们所知道的“事实”是这样的:埃尔文不知天高地厚地研究阿尼马格斯把自己变成龙,然后由邓布利多教授花了数个月才最终解救并消除了变形造成的全部影响。

    “你真的是该吃点教训了。“海格无奈地摇摇头,“魔法是很危险的,幸好你福大命大,有邓布利多教授帮你擦屁股……”

    “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巫师。”埃尔文真心实意地说。

    “我也这么认为。”海格深表同意。

    埃尔文又问了下诺贝塔的情况,然后得知它终究没逃得出宿命,被送去罗马尼亚的火龙养殖基地了。

    毕竟禁林里是不可能养龙的。

    “只能希望它在那里能健康快乐地成长。”海格有些伤感。

    这个要求恐怕有点难,埃尔文心说。

    回到礼堂,刚好晚餐开始,在韦斯莱双胞胎带头下,格兰芬多学生们对埃尔文的回归表示出了还算热烈的欢迎。他们被告知埃尔文是进行了一次额外的修学活动,不少人都对他的经历很感兴趣。

    埃尔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只能保密。

    不合时宜的人总会出现,作为对头,格兰芬多的欢乐就是斯莱特林的痛苦,“这不是那个全科零分的吊车尾吗?”拽哥·马尔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声音大到隔着两张桌子都能清晰地听到,“怎么,你竟然还没被开除吗,麻瓜弗罗斯特?”

    埃尔文就像没听见一样开始取食物,理这家伙就算是输了,最佳的应对就是无视,他往嘴里塞了把薯条,视线扫过坐在对面的格兰芬多新生……

    然后他的眼中露出惊异的光芒,甚至都忘了咀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