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一章 格兰芬多怪物学院
    那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魔法可以提升颜值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虽然说只有天生的易容马格斯才有能力将自己身体某部分变形成想要的模样,而直接修改基因又是非常高级的魔法才能做到,但至少按照现代医学的整容手术流程,用魔法来进行操作,应该是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不过至今好像并没有巫师进行过这方面的研究,毕竟全英国的巫师数量才堪堪达到五位数,又拒绝与常规社会沟通,整体发展速度当然非常堪忧,很多领域的研究都很缓慢甚至干脆没有……

    因而至少目前的魔法世界并不是遍布着俊男靓女,大部分人的容貌都很普通,美貌是一种很稀罕的事物——甚至比常规社会更加稀罕,因为巫师的种族数量过少并且更倾向于内部通婚,所以自然就很难有多少美貌基因留存并维持显性。

    而从麻瓜中吸纳的巫师……既有高颜值又有魔法血脉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个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小姑娘自然就是一道很亮丽的风景线,非常吸引青春期男孩子的目光,尤其当她身处于其他女生中间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堆茄子倭瓜中的郁金香一般。

    但吸引埃尔文的当然不是她的美貌,他记得那张面孔,对方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过了几个月都不会忘掉,虽然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突然装嫩,但埃尔文确定自己绝不会认错。

    他迅速咽下口中的薯条,腾的一声站起来,让旁边的纳威吓了一跳。

    “别理马尔福。”隔着几个座位的罗恩还以为埃尔文是受了刺激,“你知道的,他从不会说什么好话。”

    那边的拽哥同学也立刻起身,以一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向格兰芬多这桌走来,克拉布和高尔这两个大块头跟班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只是手里拿着鸡腿以及拼命咽下口中食物的样子着实弱了几分气势。

    “我爸爸是霍格沃茨的校董,我已经跟他说了,他认为全科零分的吊车尾是就应该被劝退,霍格沃茨不需要这样的废物。”马尔福的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

    “校董也不能直接干涉教学,马尔福同学。”身为级长的珀西用很正式的口吻说。

    哈利和罗恩一副很想向马尔福来一拳的样子,显然他们也被拽哥同学用他父亲校董的身份恐吓过。

    埃尔文的大脑此时正在飞速思考,这女人混迹在学生中,邓布利多校长肯定是知道的,甚至可能就是他的安排,这意味她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性。

    所以在众人关注他要如何应付马尔福挑衅之时,他径直向着那个一年级女生走去,非常没有绅士风度抓住对方的肩头,“跟我出去一趟。”他说。

    大家都有些愣住了。

    茄子倭瓜之一的赫敏第一个反应过来,“你要干什么?”她狐疑地看着埃尔文。

    弗雷德咳嗽了一声,“那个,埃尔文,我能理解你,但是这么约女孩是不行的,更何况……这时候也不合适啊,大家都看着呢。”

    “嘿!”马尔福很不爽了,埃尔文的无视让他感到颇为恼火,“我在跟你说话呢,自以为是的泥巴种。”

    赫敏的脸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你怎么可以说那个词,德拉科·马尔福?我要去告诉麦格教授。”不只是格兰芬多这桌,马尔福的声音太大了,拉文克劳、赫奇帕奇那边也有不少人用愤怒的目光看向这边。

    意识到犯了众怒的拽哥同学立刻就怂了,他似乎还想说些场面话,但发现教师席那边已经有几位教授注意到这里,于是就装作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地退回斯特莱林学生那边。

    这种已有苗头但还没有形成风气的政治正确并没有让埃尔文过多地留意,他的目光依然在眼前的女孩身上,“跟我出去一趟,我有些话要问你。”

    “别理他。”赫敏说。

    然而女孩却很优雅地放下餐叉,先是冲赫敏甜甜一笑,然后看向埃尔文,“走吧。”

    两人走出礼堂,四周无人,但埃尔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拿出魔杖,施加了无声咒,这样只要他们不是说话特别大声,就不用担心被别人听到。

    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她的身高变矮了不少,身材的曲线也变得非常平滑,看起来还真像是个十一岁的女孩。

    “怎么,吸血鬼也需要吃饭吗?”埃尔文以这一句为开场。

    没错,眼前这个少女就是他在罗马尼亚遇见的那个女吸血鬼。

    “血族本来也是人类好吗。”梅拉妮一副很无语的样子。

    根据传说,吸血鬼始祖该隐是亚当与夏娃的长子……没错,又和基督教扯上了关系,这个传说很可能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我需要一个解释。”埃尔文冷着脸。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现在是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一年级新生梅拉妮·恩派姆瓦,”她的小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根黑色的长条物,“我还买了自己的魔杖哦。”语调中带着一丝俏皮。

    埃尔文深吸一口气,让一个本身实力达到教授级别的吸血鬼混在一群人类孩子中?有这么将黄鼠狼和鸡一起养的吗?

    “这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安排?”

    “没错啊,在那座龙眠圣所里我受到了很严重的创伤,实力下跌了很多,要是被以前的仇家找到可就惨了,所以我跟你的校长做了笔交易,他答应庇护我,让我藏在这所学校里。”梅拉妮若无其事地说。

    似乎有点道理,伪装成学生是很有效的藏身于学校的方式。

    “你还特意变成未成年女孩?”埃尔文眉头皱起。

    “血族可以自如地控制身体的每一部分,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并且保持这个样子也有助于我的伤势恢复。”埃尔文依然皱着眉头,他感觉有些不对。

    突然间,他注意到梅拉妮拿魔杖的那条手臂的袖子有点滑落,隐隐能看到白皙的皮肤似乎有金色的丝线。

    埃尔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在梅拉妮地惊呼,很直接地把她袖子褪到手肘处。

    “你……太粗鲁了……”

    女孩的皮肤柔软而冰凉,但埃尔文的注意力全在她的手腕上,在脉搏的位置,大量的由某种金色魔药书写的魔文代码被刻印在娇嫩的皮肤上,形成一道手环的样子。

    这种复杂程度的魔文对几个月前的埃尔文来说就是天书,但他现在很轻松地就分别,其主要功能是“限制、禁锢、阻断”。

    “另一只手。”埃尔文冷声道。

    梅拉妮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展示给埃尔文看。

    果然,也是密密麻麻的金色魔文。

    “还有吗?”

    “还有一处在后脖颈上。”

    埃尔文二话不说地就让梅拉妮转身,拉下她的衣领,果然,看到了更复杂的魔文图案,这是在颈椎之上。

    背对他的少女脸色闪过一丝羞恼的红色,但转瞬即逝。

    埃尔文淡淡地哼了一声,果然,所谓的“交易”、“庇护”只是体面话,实际情况是监禁与控制。

    因为梅拉妮是除了埃尔文和邓布利多外唯一知道那所龙眠圣所的人,而邓布利多不直接灭口或许是因为担心会造成某些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又或者是她还有价值。

    作为秩序的拥护者,不必要的时候是绝不会优先选择剥夺生命的。

    现在谁处于压倒性的地位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当初埃尔文被梅拉妮挟持而不得不去帮助开启遗迹,仅仅几个月之后竟然就直接地位互换。

    “那你现在还剩多少实力?”埃尔文不动声色地问道。

    梅拉妮转过身,不拿魔杖的手上出现了黑红色的物质,形成了一把小巧的匕首。

    “现在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她有些无奈。

    这和梅拉妮全盛时期凝聚出来的外挂武装差距不可以道里计,现在的她距离人畜无害的程度已经很接近了。

    “你操控的这种物质是如何形成的?”埃尔文的求知欲总是在很奇怪的时候冒出来。

    他在当时就发现了,梅拉妮的主要战斗方式就是操控这种像是凭空生成并可以且随意改变物理性状的物质,将其凝聚成各种武器。

    “由我的血液转化而来,”女孩也不隐瞒,“血族的魔法自然大多与血液有关,”

    每个魔法种族都有其独特的战斗方式,不会真有人以为这世界上所有的魔法战斗都是用魔杖对射吧?

    埃尔文沉默不语了一会儿,梅拉妮也是在格兰芬多学院,这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分院帽觉得她很有勇气,邓布利多的意思应该就是把这吸血鬼安排在他身边,让他负责监管。

    梅拉妮在整理被弄乱的衣服,“你现在多久需要吸一次血、”埃尔文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只有低级的血族才会需要不断吸血来续命,我其实可以做到几年内不进食一滴血液,不过你的校长大人还是给了我一些独角兽血。”

    梅拉妮目光突然变得幽幽起来,“当然啦,我是不想伤害那种可爱的生物,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能不能让我吸你一点血……”

    “不行!”埃尔文毫不犹豫。

    这女人果然会打他的主意,身为高级吸血鬼肯定能察觉到他的血脉变化!

    “回去吃饭。”埃尔文以无可违逆的语气说。

    他们走进礼堂,回到格兰芬多的桌子旁,大家都以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两人。

    埃尔文旁若无人,继续吃自己的炸鱼薯条。

    现在的格兰芬多学院有一个嫁接了原始龙血脉的源初巫师,一个伪装成幼女的吸血鬼,以及唯一具有死咒抗性的男孩,已经有往怪物学院发展的趋势了。

    那一边,赫敏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埃尔文跟你说什么了?”

    梅拉妮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羞涩神情,嘴角却又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让几个男生不由多看了她几眼,“他向我表白了。”她说。

    几秒钟的沉寂后,围观群众自发地发出“哦——”的声音,对于一群情窦初开或是情窦已开的少男少女来说,这已经是很爆炸的消息了。一时间大部分格兰芬多学生的目光都落在了埃尔文身上。

    埃尔文抓着餐叉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插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咀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