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五章 常驻性盔甲护身
    过后的几天,埃尔文时常很直接地盯着梅拉妮看。

    他当然不是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而是在判断她的威胁程度。

    有那么几个极度复杂的魔文枷锁,这女吸血鬼最多只能玩弄些小把戏。霍格沃茨本身可以视作一个巨大的魔法物品,魔文枷锁与其也有关联,会限制梅拉妮离开学校。

    而霍格沃茨与外界唯一的通讯手段似乎只有猫头鹰,这非常容易监控,梅拉妮理论上不可能向外界传达什么消息。

    这种情况下,似乎并不需要做太过残酷的选择。

    毕竟埃尔文还是记得当初在罗马尼亚的龙眠圣所中,这个女吸血鬼曾经保护过他。

    梅拉妮似乎对埃尔文的心理活动毫无察觉,她表现出一种很贴心的劲儿,每次吃饭都一定要坐在埃尔文身旁、在他晚点时会帮他留食物、频繁的和其他人谈论他、愿意帮他跑腿去图书馆,甚至还帮他写了洛哈特要求的那篇读后感论文。

    这最后一项赢得了埃尔文极大的好感。

    不过只有智商降低为三分之一的程度,他才会相信梅拉妮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但这女吸血鬼至少也表现出了一种态度,而埃尔文更好奇她能坚持这样多久。

    先维持现状,继续观察吧。

    一旦生活作息变得规律起来,时间就会过得很快,转眼间埃尔文就已经回到霍格沃茨一个星期了。

    他无意间听到拉文德·布朗和梅拉妮的对话,“洛哈特教授又要你去帮忙给他粉丝回信了?”那个二年级女生掩盖不住她的羡慕。

    埃尔文和这个同年级的格兰芬多女生仅限于互相认识的关系,而梅拉妮基本已经完美地融入了学生群体之中,显得他比这个女吸血鬼更像是异类。

    “是啊,和哈利·波特一起,”梅拉妮笑着说:“洛哈特先生的粉丝都好有趣,有不少是外国人,她们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洛哈特先生有没有结婚。”

    这样的内幕消息引得她周围的其他女生一阵尖叫。

    “你在搞什么名堂?”晚饭时埃尔文皱着眉头问梅拉妮,“你想从吉德罗·洛哈特身上得到什么?”

    现在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已经和可以确定是个没什么本事的自大狂,像梅拉妮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所表现出来的崇拜能够极大地满足他的虚荣心,而他的智商和阅历是不可能与一个吸血鬼相比的,必然是被耍得团团转。

    “找点乐子而已,”梅拉妮笑的很可爱,“我觉得他有秘密,所以想发掘一下,放心,我的任何行为都不会向你隐瞒。”

    埃尔文不动声色,用餐巾擦了下嘴,“既然你和洛哈特搞好了关系,那就想办法让他免除我的上课义务。”

    因为埃尔文本身的特殊性,邓布利多在开学时就已经给过各科老师通知,让他的翘课能够合法化,前提是他能证明他已经学会了当节课所教授的内容。

    对不同程度的人才的教育方式自然是不同的。

    校长的话某种程度上就等同于校规,有邓布利多帮忙开绿灯,变形课和魔咒课埃尔文直接就不用去了。而对斯内普,只需要每节课之前把一瓶当天所学魔药的炼制成品放在他讲台上,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魔药课教室。

    但问题来了,吉德罗·洛哈特这家伙的课,基本都是他那几本书籍的交流会亦或是对书中内容进行话剧排练。

    这样的教学内容……埃尔文是拒绝的,他并不想去洛哈特的大作,严格意义上讲那家伙文笔还算是不错,但所有作品都逃不出通俗文学的范畴,整本书读下来除了些零碎的关于某种特定生物的小知识之外,不会有任何其他收获。

    但经历一年级的事情之后,埃尔文已经明白最好不要和一名教授起正面冲突,毕竟学科的期末成绩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埃尔文对洛哈特怎么糊弄教学并不是很关心,那是校长邓布利多该操心的事情,他唯一需要的就是让洛哈特手中那份教授的权力不会干扰到他。

    “这是命令吗?”面对埃尔文的要求,梅拉妮反问道。

    “那你会接受吗?”埃尔文眼神一变。

    “当然了,尊贵的弗罗斯特大人。”梅拉妮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似乎有点小委屈。

    对常驻盔甲护身的研究进展还算不错,在否决了一些看似可行的方案之后,埃尔文意识到自己应该制作一件额外的魔法物品。

    在上一个盔甲咒消失之时立即补充一个新的盔甲咒,这也可以理解为常驻的盔甲护身,而埃尔文要省略的就是这么一个补充的过程,这不只是麻烦不麻烦的问题,而是因为一名巫师同一时间只能使用一个魔法。

    假设一场对决,在对面使用缴械咒的情况下,我方可以选择也使用缴械咒对射亦或是使用盔甲咒进行防护,这二者只能选择其一,但盔甲咒如果是常驻状态,那么就可以在同一时间内让两个咒语发挥功效。

    埃尔文觉着自己的思路是正确的,嫁接了血脉之后他可以视为被限制了输出功率但是储量接近无限的蓄电池,开辟额外的输出渠道是最有效的提升战斗力的方法。

    至于魔法物品,其实这种东西已经相当普及了,那就是——魔杖。

    魔杖的构造很简单,基本就是杖芯杖身和少许内嵌式魔文,斯图尔特教授和他的研究生完全搞不清其中的奥妙,但毫无疑问魔杖可以说是对人类巫师而言最伟大的发明。

    因为绝大部分的巫师,以他们的血脉天赋,本身是用不出什么像样魔法的。

    魔力血脉天赋主要看三方面,总量、恢复速率、以及输出效率。

    其中输出效率对人类巫师而言是最大的问题。

    因为人类本身并不是魔法种族,魔力来源于族群之外,人类的种族能力并不包含使用魔法。

    将魔力比作电流的话,人类之躯的电阻可谓是相当之高,并且这种“电阻”和魔法抗性是两回事情。

    除了某些极具天赋的存在,大部分拥有魔力的人也很难自如地用出魔法,而不可控的魔法往往等同于灾难。

    直到魔杖的发明。

    魔杖的杖芯来源于各种神奇动物,相当于给人类巫师的身躯添加一条超导体线路,让魔力可以得到释放。

    因为有了魔杖,巫师的概念范畴得以被放宽,对天赋的要求也不再那么严格。虽然说巫师在整个人类种族中占比很低,全英国六千多万人里只有五位数的巫师,但要知道英国本身的人口大约只占全人类的百分之一。

    那么放眼到全世界,巫师的数量就是……

    百万级。

    无论妖精、吸血鬼还是魅娃,亦或是现在的火龙,都不可能与这个数量级正面对抗,因而人类巫师在魔法世界中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虽然妖精占据了金融主导权,但他们也不能撼动人类巫师的根本地位。罗马尼亚的吸血鬼的影响力也只仅局限于罗马尼亚,同时也必须和人类巫师合作,而火龙则更惨,相当一部分处于圈养状态。

    这其中魔杖的发明者居功甚伟。

    与魔杖所带来的巨大效益相比,其本身较为脆弱的缺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是埃尔文从勒梅大师的藏书中所了解到的,他之前不少疑惑都有了解答。

    当然,对现在的他来说,魔杖发挥的已经不是“超导体”这样的关键性作用了,但它依然一件很不错的武器和工具,能起到增幅效果并且提供一定的瞄准辅助以及射线功能。

    而关于常驻盔甲咒,那就制造出另一个“魔杖”,不一定非要维持魔杖外形的“魔杖”,它的功能就是作为一个节点,让埃尔文的魔力传输过去然后自发地形成盔甲咒的效果。

    说白了就是一个完全由埃尔文本体供能的魔文工具。

    市面上当然有类似的带有魔咒防御能力的魔法饰品,但数量稀少且价格极为高昂,抵消一定的魔咒攻击之后就会失效,因为它们运行的魔力实际上来自于自身的材料。

    而埃尔文这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常驻,只要抵御攻击的魔力消耗不超过他的魔力恢复,那他的盔甲咒就会永久存在。

    当然了,这种理念看起来似乎只适用于他一个人。

    在众多的物品式样中,埃尔文选择了最简单的指环,轻便、易于隐藏、不易遗失。除了少数天然宝石,绝大部分的魔法材料都是生物制品,正好勒梅大师的库存中还剩半边威尔士绿龙的头骨,埃尔文觉得挺不错,他和龙类材料契合度挺高,于是就直接就用起来,让勒梅小屋自带的工坊制作出了十几枚指环毛坯。

    选定魔文,组合代码,接下来就是铭刻,因为本质上消耗的是埃尔文自身的魔力,不需要配置特殊魔药作为驱动源,试错成本低得惊人。

    在能源接近无限的情况下,技术研发自然极为快速。

    埃尔文近乎不眠不休的尝试,于第四天得到了成果,第一代的盔甲指环,有着很明显的升级空间。

    但是仅有铁甲咒是不够的,这个魔法并不是真的召唤出护甲,且不说对高级黑魔法的防御效果很有限,这个咒语本质上只能抵消魔力,对物理性的打击毫无作用。

    埃尔文当然还记得马库斯是怎么死的。

    自己所拥有的能力,总不能自己都想不出克制办法?

    他不想在同样的阴沟里翻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