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五十八章 赤龙之血
    “那台车?是韦斯莱家的。这事说来话长。”猎场看守的小屋里,海格一边将一些烤的黑乎乎的小蛋糕从壁炉里取出来,一边这样对上门拜访的埃尔文说道。

    “来的正好,尝尝新鲜出炉的岩皮饼,哈利他们可喜欢这种小点心了。”

    埃尔文拿了一块放进嘴里,感受到牙齿遭受了艰巨的挑战。

    难以想象哈利波特他们竟然喜欢这种东西。

    “如果诺贝塔还在的话,它应该会很喜欢。”埃尔文非常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评价。

    海格完全没听出来他的弦外之音,他那宽阔的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也不知道那小家伙过的怎么样。”

    埃尔文用切割咒将岩皮饼分成小块,这样吃起来感觉就好多了,本质上这只是表皮很硬的小蛋糕而已,忽略口感的话,味道其实还能接受。

    男妈妈的感伤只持续了一小会儿,海格抓了几个岩皮饼放进大嘴里,嘎嘣嘎嘣嚼得很香。

    “刚才说什么来着?哦对,那台车,毫无疑问被施了魔法,不再是普通的麻瓜汽车了。九月初的时候哈利和罗恩两个小家伙开着这台车来上学,然后不幸撞在了打人柳上面,两个小家伙倒没什么事情,但是车本身不再听他们的话,自那时起就开始在禁林里到处游荡,韦斯莱先生好像给他施加了某种了不得的魔法,让它有了类似于野兽的习性……”

    又是韦斯莱?埃尔文神情微动,“为什么哈利和罗恩要坐这台车来上学?”

    “按他们的说法是没能进得去九又四分之三车站,虽然最后排查下来并没有发现车站本身出了什么问题。不过主要责任也是在韦斯莱夫妇,他们没能照看好这两个孩子,并且会飞的车让不少麻瓜看到了——这些都登在预言家日报上,他们吃了一笔数额不低的罚款。”

    虽然对韦斯莱家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但埃尔文能从罗恩的学习用具上看出端倪,这个巫师家庭经济状况很是拮据。一年前他曾见过亚瑟·韦斯莱,那完全就是一副要被生活和工作一同压垮的中年人形象。

    “那么也就是说这辆车已经在禁林里游荡了近两个月?韦斯莱家那边没采取什么措施收回他们的财产吗?”

    “我倒是挺希望他们这么做的。”海格挠了下猎犬牙牙的耳朵根,“那辆车简直比一头角驼兽还麻烦,马人们也对它很是烦躁。”

    “或许我们可以把它控制住。”埃尔文向后仰,背靠在椅子上。

    “很难,马人们都有些拿它没办法……”

    “我想这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埃尔文说,是非常确信的语气。

    海格笑了笑,“你才上二年级,不可能……”

    他突然停住了,因为突然意识到眼前并不是一个该以常规眼光看待的少年,他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够制作魔文物品并帮助他制定周密的养龙计划。

    又是一个天资卓越宛如太阳般耀眼的年轻人,这勾起了海格某些不太好的回忆。

    不过眼前的这个少年和当年那个人终究是不同的,没有那种虚伪的假笑以及刻薄的高傲。

    埃尔文并不知道眼前的半巨人在想些什么,“这个暑假邓布利多教授让我接受特别培训,以我现在的魔法实力,对付一辆汽车应该不是问题。”他补充说。

    只要提到校长大人,海格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异议。

    猎场看守迟疑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禁林多出来这么一个东西总归不太合适。你愿意帮忙我是挺开心的,不过这并不会是一场单纯的战斗,而是一场艰难的狩猎,你得要先找到那辆车。”

    “那就需要制定一个计划,狩猎大型动物的那种计划。”埃尔文思索了一下,“如果马人愿意提供一些帮助,比如说驱赶一下让那辆车进入特定的区域,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可以尝试和他们交流协商一下,但这需要时间。”海格说。

    和猎场看守初步敲定了这场狩猎计划的部分细节,埃尔文便告辞。

    他回到那空地,展开勒梅小屋,作为一个高级炼金造物,勒梅小屋自带隐藏功能,基本不用担心被禁林里的其他生物注意到。

    “你所需要的药剂已经炼制完成。”爱斯梅拉达汇报说。

    一排装着赤红色液体的试管出现在埃尔文面前,他打开一支的瓶塞,嗅了嗅。

    熟悉的气味。

    埃尔文之前从罗马尼亚的火龙养殖场顺回来一包龙血提纯物,价值近万加隆,但直接出售原材料获得只是最基础的利润,勒梅小屋里有一整套全自动魔药炼制工具,自然可以想办法提高其附加值。

    正好藏书室里有这样一个配方,赤龙之血药剂。

    这种药剂和同剂量的龙血提纯物效果类似,为引用者补充可立即参与魔法释放的魔力、一定程度的恢复伤势,并且可以非常微量地提升使用者的魔力天赋。

    而一份龙血提纯物可以制作十份赤龙之血药剂,即便算上其他材料的成本,出售给对角巷药店的利润也至少有百分之两百。

    埃尔文这时候才知道此前自己直接喝龙血提纯物是多么暴殄天物的行为。

    当然,只有在一定数量内才能维持这种高额利润率,超出市场需求必然会导致价格大幅度下降。

    埃尔文继承了勒梅的小屋,这基本就代表他的经济状况不用费多少心力就能维持在充裕状态,炼金师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赤龙之血的炼制过程相当繁琐,但对埃尔文而言,他只需要完成对原材料的魔力分配,除了这必须由巫师来完成的操作,其他工序都可以交给魔药室内的魔化工具自行完成,效率惊人。

    赤龙之血药剂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必须使用红色火龙的血液,而是原材料中有猩红草使得药液呈现出赤红色。

    将这一批赤龙之血药剂打包寄给对角巷药店,这将是埃尔文在魔法世界的第一笔进项,如果顺利的话,以后就不需要费伍德用些不光彩的手段向霍格沃茨的麻瓜学生们集资了。

    傍晚时分,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哈利和罗恩正在为魔药课论文发愁,而埃尔文这时候直接坐到了他们身边。

    面对两个小朋友惊讶的目光,埃尔文神色如常,“我听说你们开学时不是坐火车来的,能给我讲讲具体情况吗?你知道的,我当时不在学校。”

    哈利看起来并不想谈论这件事,但罗恩却来了兴致,他的眼睛在冒光,接下来的半小时后,他兴致勃勃地给埃尔文讲了他是怎么驾驶他家的那辆汽车,并且非常详细地描述了具体操作过程。

    因为旁边有几个女生,尤其还有颜值极高的梅拉妮在,罗恩故意很大声地说话,这属于不成熟的小男孩特有的显摆心理。

    但这样听到他讲话的就不只是那几个女生。

    “差不多得了,罗恩。”珀西忍不住开口道:“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大讲特讲的英勇事迹,你难道忘了妈妈寄给你的那封吼叫信了吗?”

    罗恩的脸微微涨红。

    “那辆车一直在禁林里游荡,给猎场看守海格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它是你们家的财产,我想你们应该有义务处理。”埃尔文说:“就算你们的父母抽不开身,至少也要请人代劳一下。”

    “妈妈是绝不会花钱找人帮忙的。”珀西摇头,“事实上她巴不得从没有过那辆车的存在。”

    可以理解韦斯莱夫人的心情,如果埃尔文没记错的话,亚瑟·韦斯莱先生供职于禁止麻瓜物品滥用司,主要职责是处理巫师对麻瓜物品施加魔法后引发的意外事件,而他家里竟然有这么一辆被施加了魔法的汽车,属实知法犯法的典型了。

    “既然这样,我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提议。”埃尔文沉吟了一会儿,“既然你们的母亲不打算再要那辆车,那不如就卖给我,至于价钱……两百加隆如何?”

    珀西愣住了,而罗恩惊讶的张大嘴巴。

    “不够吗?”埃尔文似乎是误会了他们的反应,“那就三百?四百?五百?就五百金加隆,不能再多了!”他竭力表现出冤大头的架势。

    罗恩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年长的珀西则要冷静的多,“你为什么要买那辆车?还有你哪来这么多钱?”

    “只是单纯出于好奇;五百加隆全部来源于用麻瓜钱币在古灵阁的兑换;如果你对交易的有效性有疑问,我可以请邓布利多教授作为担保;交易完成后也不需要你们来进行交付,我拿到所有权之后会请海格将那辆车捕获。”埃尔文语速飞快。

    珀西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他好像确实没什么好问的了。

    他看向罗恩,发现自己这个年幼的弟弟神情很是激动,再看他的魔杖,已经是近乎完全断裂的状态,用胶带草草的缠着。

    那本来就是珀西用过的旧魔杖,在开学初摔断之后罗恩就这么一直将就着用到现在。

    虽然有些羞耻,但他们家的经济状况确实颇为窘迫。五百加隆虽然并不算很多,但能帮妈妈解决很多问题,尤其是爸爸刚刚被魔法部罚了款。

    有那么一瞬间,珀西就要直接答应了。

    他神情变换了几番,“我要去问一下妈妈的意见。”他最后说。

    “可以理解,我的条件是不变的。”埃尔文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