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章 小心了,泥巴种们!
    “一个吸血鬼能帮我做什么?”在离开校长办公室时,埃尔文思索着。

    经过走廊,拐入图书馆,埃尔文向平斯夫人出示了临走时邓布利多给他的便条。

    干瘦的图书管理员把便条凑近眼镜,再三确认便条上的校长印记是真实的,然后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便消失在了一排排的书架之后。

    埃尔文等了一分多钟,平斯夫人带来了两本书,神情淡漠地丢给埃尔文,“你最好别让其他学生见到你看这些书。”她冷冷地提醒道。

    埃尔文将两本书拿在手里,它们冰冷的外壳和边角锋锐的尖刺似乎就是为了让者产生它们很危险的第一印象。

    《猩红密咒》、《血与罚》。

    既然要想利用一个高级吸血鬼,那么自身当然不可以对鲜血魔法一无所知。虽然说人类巫师最多只能掌握一些皮毛,但理论上的研究还是有必要做一些的。

    埃尔文没想到的是霍格沃茨的图书馆竟然有关于鲜血魔法的书籍,禁书区对他而言熟悉的就像家一样了,他可以确定此前绝没有见过这两本鲜血魔法书籍。

    这意味着除了禁书区之外,还存在一个“隐秘书架”,那上面的书籍才是真正意义上必须严格限制传播的。

    翻开扉页,一股晦涩的气息扑面而来,看书页材质应该有些年头了,字体也不像是批量印刷的,这意味着它们可能是孤本。

    希望它们记载的知识并没有过时。

    埃尔文不动声色地把这两本书收了起来,勒梅小屋里有现成的魔法书籍制作工具,爱斯梅拉达可以在半小时内完成这两本书的复制,这样他就可以留着以后慢慢研究。

    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一日三餐总是不可少的。

    埃尔文走出图书馆,就听到了一个响亮的童声,“哈利·波特先生!”

    一时间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那边看去。

    大名鼎鼎的男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真的不必每次见到我都这么激动,科林同学……”

    “抱歉。”一年级新生科林·克里维急忙道,他拿着一个带着大闪光灯的老式相机,“我可以给你拍几张万圣节主题的照片吗?”

    “啊——那个,我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寝室忘带出来,我先走了。”大难不死的男孩极其熟练地找了一个借口,然后飞速逃离。

    他应该是已经被科林烦过很多次了。

    科林的眼神有些失落。

    “你手里那个……是可以在学校内使用相机吗?”埃尔文突然开口问道。

    科林有些意外地回过头,看着这个足足比他高一个头的学长,“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让爸爸答应帮我买的。”

    “能给我看一下吗?”

    科林很是爽快,将相机递了过去。

    埃尔文摆弄了一下,随手拍了张照,过了几秒后一张相片就从相机底部弹出,黑白色的,和大部分图书的插画一样,是动态图片。

    所谓的魔法相机,基本成像原理应该和普通相机没什么两样。

    “感觉并没有正常的相机好用,对吧。”埃尔文对着科林笑了笑。

    就和还是蒸汽火车的霍格沃茨特快一样,这种七八十年前款式的相机说明曾经有那么几个巫师看到了常规社会的发展,用魔法改良了某种产品,但这样的人数量很少,类似的事情非常罕见。

    人口基数严重不足的巫师社会发展速度自然远远比不上常规社会,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以正常眼光来看巫师们用的很多东西都远落后于时代。

    小男孩的眼睛立刻就亮了,“你爸爸妈妈也是麻瓜?”

    埃尔文点头。

    同样的家庭出身让科林顿生亲切之感。

    “借给我两天,我可以让这台相机拍出彩色照片。”埃尔文对着科林摇了摇这件老古董一般的东西。

    “真的假的?”科林一愣。

    “你大可以让我试试。”埃尔文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弄坏了我会直接赔你一个全新的。”

    “那……好吧。”科林还是有些犹豫,小男孩毕竟有些舍不得他的心爱之物。

    午餐时间,礼堂里的摆设充满了万圣节的氛围,巨大的南瓜灯漂浮在半空中。

    这种情况下哈利·波特就没办法躲开科林·克里维,只能苦笑着应付这个小迷弟。埃尔文则注意到了珀西和罗恩之间的争吵。

    “我愚蠢的弟弟啊。”珀西的耐心似乎已经快耗尽,“你难道不明白这些加隆就算在你手里你也花不了吗?你只要买任何新的东西妈妈都会知道,进而逼问你钱是哪里来的。”

    罗恩愣住了,他确实没往这方面考虑过。

    “那这笔钱就只能留着不动?”他有些傻乎乎地抿了抿嘴。

    “最好的办法是用于投资,这我和埃尔文讨论过……不过你不用管了,这样吧,我会给你买新魔杖,用我假期里兼职挣的钱。”珀西几句话打发了罗恩。

    事实上埃尔文和珀西谈的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投资,在得知珀西有志于毕业后在魔法部供职后,埃尔文建议他将这笔钱作为启动资金。

    “对了,如果你想要新魔杖的话,就不要跟乔治和弗雷德提这件事。”有些不放心的珀西再度在罗恩的耳边说道。

    不远处的埃尔文笑而不语。

    午饭过后,埃尔文走到梅拉妮跟前,对她低声说了一句,“跟我来。”

    梅拉妮周围的女生瞬间都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孔,在她们眼里是这对小情侣竟然公开约会。

    梅拉妮也只能配合地笑了笑。

    光天化日之下,埃尔文带着她进入禁林,在确定周边没有人之后,他取出魔杖,指向这个女吸血鬼。

    梅拉妮的眼光有些无助,看起来楚楚可怜。

    这女人再会演埃尔文也无动于衷,但他又放下了魔杖,虽然说魔杖确实好用,但可以的话应该尽量减少对其的依赖。

    他尝试直接去感应梅拉妮身上的魔文枷锁。多次尝试后终于获得了回应,‘命运之纳特席兹’,核心序列响应。

    梅拉妮的手腕和后颈上冒出浓郁的金光,她的神情也变得扭曲而痛苦起来,而随着金光愈发明亮,她的神色也变得慌乱起来,目光中带着哀求。

    埃尔文停止了对魔文枷锁的调试。正如邓布利多所说的那样,无论是增加还是削弱魔文枷锁,对梅拉妮都能造成伤害,现状是刚好能维持平衡,而只要破坏了这个平衡,梅拉妮就会性命不保。

    也就是说,他其实已经掌握了梅拉妮的生死。

    那么毫无疑问,他对她是处于绝对的上层地位。

    “你这么快就能够控制这些魔文了吗?”梅拉妮的声音带着幽怨。

    “本质上来说,我其实并不是很想为难你。”埃尔文随口道。

    勒梅小屋的存在当然不能展示给这个女吸血鬼看,所以他接下来直接打发她回去了,梅拉妮没有资格发表反对意见。

    将科林的相机改成彩色的并不是什么难事,只需要一条额外的魔文代码,这一个下午大部分时间埃尔文都在捣鼓他的新型射弹武器,已经初见成效。

    到了晚上,回城堡吃饭,虽然也过万圣节,但这个节日对巫师而言似乎并不是像圣诞节和复活节那么重要。麻瓜们在万圣节前夕乐于装扮成鬼魂僵尸吸血鬼之类的怪物,但巫师们是知道哪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把自己打扮成那样就好像穿着动物皮套般滑稽。

    因而万圣节前夕的霍格沃茨,除了有一些节日性的装扮外,也就是晚餐比平时更加丰盛一点。

    吃饭的时候,埃尔文注意到哈利罗恩还有赫敏都不在,据哈利的室友迪安·托马斯说,他们受差点没头的尼克邀请,去参加他的祭辰晚宴。

    “也就是说,幽灵是知道自己死了多久的,他们至少还保留了些是时间概念。”

    “虽然说和幽灵交流会让你发现他们和常人无异,但事实上除了生前的事情,他们的记忆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梅拉妮说。

    确实如此,差点没头的尼克已经在霍格沃茨五百年,却说不出几个校长的名字。

    梅拉妮突然拉了拉埃尔文的衣袖,“金妮不见了。”她低声说。

    “她说她不舒服,所以提前回寝室了。”珀西告诉埃尔文。

    埃尔文当然还记得那一晚上对着水龙头嘶嘶的女孩,不过前几天他旁敲侧击地和珀西提到这方面时,这个兄长对他妹妹的事情一无所知,并坚定地认为韦斯莱家绝不会有人是蛇佬腔。

    “只有斯莱特林的后人才会懂蛇语,我们家怎么可能……”

    吃饱喝足,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离开,埃尔文和梅拉妮正准备回格兰芬多塔楼,但刚一离开礼堂,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所有的学生都听出是费尔奇的声音。

    又是二楼的那间女盥洗室,当赶到现场之时,众人看到的是一只全身僵硬的猫,手足无措的哈利三人,以及悲愤欲绝的费尔奇。

    旁边的墙上有字,用仿佛血液一般的红色染料写着:

    “密室已经打开,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

    “与继承人为敌的人?”拽哥·马尔福同学夸张地怪叫一声,用不加掩饰的恶意眼神看向赫敏和埃尔文,“那自然是你们了,泥巴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