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神宠与我有缘〕〔空九年〕〔精灵:从木木枭开〕〔全能医妃俏王爷〕〔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二章 女孩子之间的交情
    普通的巫师将咒语奉若真理,而高明的巫师会觉得固定的咒语往往反倒会成为限制,他们会让魔法以最合适的形态来为他们服务。

    埃尔文的策略是成功的,他的“慷慨”让所有的低年级麻瓜出身的学生认识了他,并对他产生了颇为良好的印象。

    那几个没来参加集会的学生,几天之后也颇为不好意思地偷偷来找埃尔文,希望能得到一枚警报指环。

    他们的需求当然立刻就得到了满足。

    罗恩这两天也有点忙,那五百加隆他已经不再惦记着了,这小伙子最显著的优点就是心态好,即便产生什么负面情绪也不会持续太久。他现在忧心的是他的妹妹金妮·韦斯莱,虽然明明出生于纯血家族,她却比那些麻瓜出身的小巫师还要心神不宁的样子。

    罗恩觉着这是她喜欢猫的缘故,她被费尔奇那只猫洛丽丝夫人的惨状给吓到了。

    埃尔文听到他在开导他的妹妹,“可能你不太了解洛丽丝夫人,说实话没有它我们反倒更开心一些。学校里一般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作案者应该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驱逐出学校。”

    作为家里最小的男孩,罗恩能展现兄长风范的机会可不多,在尽心安慰妹妹的同时,他并不觉得金妮愈发苍白的脸色有什么异常。

    埃尔文在他们身旁不远处,罗恩说的话他自然全都听到了,也注意到了金妮的样子。

    这似乎就是一个小姑娘在不小心闯了大祸之后该有的反应。但问题在于,如果只是石化洛丽丝夫人还能够理解,但在墙上留下那些字就很难说是一时冲动而做的事情,她如果有着比较明确的信念,又何必惊慌成这样?

    难道说有幕后主使?

    埃尔文看向梅拉妮,后者对他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避开韦斯莱兄妹,“那小姑娘这两天倒没做什么异常的事情,”梅拉妮低声说:“但有一点挺奇怪,她日记写的也太勤了一些。”

    “有多奇怪?”

    “按时间来算,她几乎每天都要在日记本上写两千个单词,难以想象她到底都记录了些什么。”

    埃尔文若有所思,这年纪的小孩很少有长时间写作的能力,更不要说每天都写这么多。而且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那一晚上金妮去女盥洗室时也拿着一个日记本一样的东西。

    什么地方有异常不言而喻。

    “你可以试探她一下。”他对梅拉妮说。

    仅仅是发现一点异常就向教授们报告是不太合适的,且容易打草惊蛇。

    “试探吗?那请放心。”梅拉妮微微一笑,眼眸中有光芒闪动。

    学校这边的事放在一边,埃尔文继续自己的魔文研究,强斥指环和魔文乌兹的进度差不多已经到了三分之一,距离彻底完成还要不少时间,乐观估计会在学年结束之前完工。

    虽然说在尼可·勒梅的逼迫下埃尔文死记硬背了不少魔文代码,但要融会贯通可没那么简单,这不是血脉天赋能够解决的,不少弯路他必须走一遍才会明白如何避开。

    不过话说回来,亲手给自己打造装备也是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抽空把那两本关于鲜血魔法的书籍粗略地读了一遍,埃尔文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真实的吸血鬼和麻瓜文学作品中的吸血鬼,相似程度还挺高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艺术就真的来源于真实?甚至最早的吸血鬼文学的作者本身就是一个吸血鬼?

    根据书上的内容,结合梅拉妮之前所说的零碎的信息,埃尔文大致对鲜血魔法有了相对明确的认知。

    他知道梅拉妮可以发挥什么作用了。

    立刻结束了手上的工作,起身赶回霍格沃茨城堡,在主楼礼堂外的走廊上,埃尔文看到费尔奇正对五年级的拉文克劳学生咆哮。

    “你们!我说过不允许在走廊上使用魔法,你们就是不听!”

    在洛丽丝夫人出事之后,费尔奇就变得更加神经质,对所有学生都抱有极大的恶意。

    有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大部分的低年级学生都知道了他是个哑炮。

    “可是我们并没有要使用魔法。”两个拉文克劳学生很无奈。

    “那你们把魔杖拿出来干什么?”费尔奇黄褐色的眼中闪烁着凶光,“别想糊弄我!”

    任凭两个学生如何努力解释他们只是在讨论魔杖材质和主人性格之间的联系,费尔奇还是固执地把他们的名字记在了本子上。

    埃尔文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同时给自己施加幻身咒,他可不想被波及到,虽然说费尔奇是个草包,但他手里确实有一部分权力。

    他的态度就像是在复仇,身处于这座魔法学校,每时每刻每一个小巫师都在给没有魔法天赋的他造成伤痛,这就是仇恨的来源。

    生在魔法社会中而没有魔法能力的人,就好像飞鸟群中的家禽,比对魔法世界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要可悲的多。

    虽然如此,费尔奇还是很难让人心生同情,他本质上不算什么好人。

    回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埃尔文有些惊讶地发现这里正在爆发一场小矛盾,矛盾的双方是韦斯莱兄妹和梅拉妮。

    哭的梨花带雨的金妮被梗着脖子的罗恩护在身后,她紧紧抱着她的日记本,那漆黑的封面吸引了埃尔文的部分目光。

    “你们不可以欺负我的妹妹。”罗恩因为愤怒而双眼有些发红。

    一旁的哈利有些手足无措,对面是女孩子,站自己好友这边为他帮腔好像有些不太合适?

    梅拉妮神色倒是很平静,“没有人欺负她,只不过我们大家都分享了各自的秘密,但轮到她的时候她却反悔了,我想这应该不合适吧?”

    埃尔文明白了,梅拉妮应该是组织了一场格兰芬多一年级女生的交流茶会,少女们互相分享各自的小秘密来增进感情,轮到金妮的时候就顺理成章地要看她的日记本,毕竟她每天都要神神秘秘地在上面写很多字。

    然后金妮就拒绝了,并且有很强的情绪反应。

    还真是不错的试探手段呢。

    梅拉妮的冷静态度,加上她颜值的杀伤力,让罗恩的气势急速衰弱下去,他有些困惑地回头看了下金妮,小姑娘埋下头,哭的更厉害了,还是死死地抱住她的日记本。

    罗恩地气势再度回来了,“没人可以强迫我的妹妹。”他一字一顿地说。

    “没有人强迫她。”梅拉妮淡淡一笑,“不过金妮·韦斯莱,既然你不愿意融入大家,那就别怪大家把你当外人。”

    她身旁的那些格兰芬多女生看向金妮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冷漠。

    仅仅是略施手段,梅拉妮就把金妮排斥出了格兰芬多女生的交友圈。

    “你们太过分了。”赫敏忍不住出言道,海狸鼠小姐一向都很有正义感。

    面对赫敏,梅兰妮微微仰起下巴,“你又是谁?”

    赫敏差点没背过气去。

    格兰芬多的低年级女生现在像是唯梅拉妮马首是瞻了,她们叽叽喳喳地向梅拉妮介绍赫敏,就好使她们真的是第一天认识一般,并且着重介绍了赫敏没人缘、长得不好看还事儿多的特点。

    赫敏深呼气,再深呼吸。

    “够了!”罗恩有些忍无可忍,一声怒吼让不少女生都吓了一跳,他拉着金妮和赫敏去了休息室的另一边。

    “没事,”他安慰金妮,“不用管那些女生的想法,咱也不稀罕当她们的朋友,你看赫敏,她也是跟任何一个女生都处不好,不还是有我和哈利当她的朋友?”

    赫敏的脸色非常僵硬,已经有将手中的书砸到罗恩头上的冲动,这家伙实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边,埃尔文轻咳了一声,表明自己的存在。

    梅拉妮知道是要她跟他一起出去,她有些歉然而羞涩地对其他女生笑了笑,而女生们则传递着别有意味的眼神。

    梅拉妮已经差不多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们之间的“情侣”关系。

    埃尔文带着梅拉妮来到了塔楼顶部,深秋的冷风出过,让人神志清醒。

    “我的那滴血液味道如何?”埃尔文看着这女吸血鬼问道。

    他可没忘了这件事。

    “很奇妙的感觉……”梅拉妮的眼神有些迷离,“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用你的血液做什么,我现在几乎没有使用鲜血魔法的能力,更何况我的性命就掌握在你手里。”

    埃尔文不置可否,“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吸血鬼自身繁衍困难,所以增添人口最主要的办法就是……‘初拥’?”

    这个专有名词还挺拗口的。

    “是啊。”

    “那么,被初拥者有什么天赋要求吗?”埃尔文接着问道。

    “理论上是没有的,”

    埃尔文微微点头,吸血鬼也是一种血脉,而这种血脉是可以低损耗复制传递的。这本质来说一种生物技术,一种可以被复制和改进的技术。

    他现在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源初巫师,而源初巫师的最大价值在于何处?在于“源初”二字。

    源初血脉是要进行扩散的,而组建家族以生殖进行传递,这种方式其实是很慢并且没有效率的。

    按现代经济养殖的理论,一般来说雄性个体要配以十倍或数十倍的雌性个体,相比当一个播种机,埃尔文觉着应该有更有效率的手段。

    这就是留着这个女吸血鬼的意义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