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三章 掌控世界的纽带
    整个巫师社会的基石是什么?是魔法,而魔法的根源是什么?是血脉。

    因为血脉天赋的缘故,绝大部分巫师的上限都是被定死的,这导致了非常固定的阶层划分,虽然说普通巫师组建了魔法部并构建了一个像模像样的社会秩序,但如果是真正的强者,比如伏地魔,这样的社会秩序他完全可以当不存在。

    毕竟任何道理都讲不过阿瓦达索命咒。

    血脉天赋可不仅仅是关乎战斗力,它同样在影响着每一位巫师的正常生活。如果你天赋平平,只是勉强通过了普通巫师等级考试,那么你一辈子可能就只是在对角巷的某家店里当售货员,生活水平还不如精英阶层的麻瓜;而如果以不错的成绩通过了终极巫师考试,那么魔法部和古灵阁这些正规组织会很乐意接纳你;魔法水平再更高些的话,就可以从事傲罗、魔法学校教授之类令人尊敬的职业。

    对魔法的追求应该是绝大部分巫师的本能,但是在天赋不足的情况下,勤奋与努力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

    埃尔文在一年前就隐隐体会到这种无力感。

    毫无疑问,如果出现一种稳定的能够提升血脉天赋的手段,那么必然会对整个魔法世界造成颠覆性的影响。

    埃尔文觉着自己该好好想想怎么利用自己的源初血脉。

    只是正常地娶一个妻子然后繁衍后代的话,那么不过就是几十年后多出一个弗罗斯特魔法世家;而如果他能帮助百人提升血脉,那么就能组建一个稳定的小团体;当这个数字上升到两千到三千的时候,他就可以考虑竞选英国魔法部长;上升到十万,他甚至有可能掌控整个魔法世界。

    这本质是在提供一种前所未有的上升渠道,必然会解构和重组原本社会体系。

    一只名为野心的怪物在埃尔文的心中诞生。

    他注视着梅拉妮,而梅拉妮并不躲闪他的目光,也用一种感兴趣的目光注视着他,似乎是在揣摩着他的想法。

    埃尔文犹豫了一秒,“跟我来。”他说。

    走下塔楼,像往常一样无视了其他学生的存在,他带着梅拉妮走入禁林,在那一片空地上,埃尔文取出黑色的立方块,让它悬停在场地正中央。

    “展开。”他下令道。

    即便以一个成年高级吸血鬼的阅历,在见识到一个小方块在几秒钟内扩展成一个小型建筑时,也不由有片刻的失神。

    她眼眸流转,“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秘密,我说你怎么老往这森林里面跑。”

    埃尔文没有回她话,现在这女人的性命拿捏在他手里,那么向她展示些秘密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灭口只需要对她身上的符文枷锁下达一个指令,相当方便。

    “进来吧。”

    进入勒梅小屋,被无痕伸展上百倍的内部空间再度让梅拉妮受到了震撼,“不可思议。”她忍不住说。

    如此伟大的炼金造物,整个世界可能都不超过一手之数,至少梅拉妮是第一次见识到。

    她看向埃尔文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彩。

    “检测到异种生物入侵。”爱斯梅拉达的声音响起。

    “把她标记为宠物。”埃尔文说。

    梅拉妮的眼睛一时间睁圆了。

    “这已经是相当高的权限了。”埃尔文头也不回,“意味着你可以在普通区域自由行动,并且可以在我的陪同下进入核心区域。”

    梅拉妮露出很僵硬的微笑,暗暗握紧粉拳。

    这家伙……还真是可恶呢。

    埃尔文带着她进入了魔药室,那自动熬煮的坩埚、那些自行飞舞的滴管、烧杯、机械手臂,都再度刷新了梅拉妮的认知。

    “你这到底是被哪个炼金大师看上了?”她忍不住问道。

    埃尔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走到试管架前,上面是一排已经炼制成功的赤龙之血药剂。

    埃尔文拿出一管,凝视着其中宛如红宝石一般通透的液体。

    这是炼制工序已经被完全解析,从而能让爱斯梅拉达控制魔药室进行批量成产的药剂,同剂量的效果和龙血提纯物差不多,可以按比例稀释,本质上来说就是提高了龙血提纯物的利用率。

    这种药剂的功能里包含了“微量提升魔法天赋”这一项,但实际上哪怕喝上二十瓶原液对天赋的提升也非常不明显,所以这种药剂并不能解决哑炮的问题。

    但换一种原材料的话,或许会有极大的改善。

    埃尔文对着梅拉妮晃了晃试管,“吸血鬼的初拥,大致流程是吸干目标的血液,然后用吸血鬼自己的血液填充?”

    “没错,不过现在的手段要更加方便一些……但原理还是一样的。。”

    “吸血鬼和人类体型差异不大,整体血量不可能多太多,那么其中必然有血液复制的过程,然后血液里的遗传物质与受者相结合,从而改变他们的部分血脉。如果把这种技术单独分离出来,有没有可能说用我的血液炼制这样一瓶药剂,然后让喝的人具备我的部分天赋?”

    梅拉妮笑了,甚至笑的有些妩媚,“你的想法很危险啊……我想你肯定不是单纯地想用自己在龙眠圣所的收益去造福全体人类巫师吧……”

    “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埃尔文面无表情。

    “那么我的回答是……理论上确实可行,毕竟血族本质上就是类似的血脉传播。”梅拉妮轻声说。

    “不,我并不是想创造一个像吸血鬼这样的类人物种,我目前所需要的,是我自己只需要付出些许血液而没有其他代价的情况下,能够一定幅度地提升其他人的血脉天赋,提升的幅度可以不是很高。”

    最直观的血脉提升手段就是血脉嫁接,但埃尔文需要的是一种效率更低一点但可行性更高更易于推广的方式。他自己的血脉只是进行了初步嫁接,本质上也经不起损伤,他当然不会干损己利人的事情。血液的再生速率很高,这是他唯一可以付出的代价。

    “只是这个要求的话,应该不是很难,”梅拉妮将一根手指靠在下巴上,“我可以给你提供理论支持,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根本无法动用几分实力,所以具体操作需要你自己来,你要先学习一些简单的鲜血魔法。”

    “当然会是我自己来。”埃尔文淡淡道。

    他怎么可能放心让这个女人来操作。

    “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要帮你?”梅拉妮依然保持着微笑。

    “这需要问为什么?”埃尔文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

    埃尔文摇了摇头,取出魔杖,指向她,魔文枷锁的光芒亮起,梅拉妮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虽然在忍受痛苦,但她的神色平静,完全没有失态的样子。

    这比她第一次时候的仪态好多了。

    埃尔文不停止驱动魔纹枷锁,梅拉妮也不出声,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殷红的血液从梅拉妮的手腕低落,她的身躯要坚持不下去了,魔文枷锁既是桎梏,也是在保护,如果不维持预先设定那种恰到好处的状态,那么梅拉妮的身躯就会从基础细胞开始发生崩溃。

    埃尔文放下了魔杖,神色有些复杂,“你赢了。”

    他掌握着梅拉妮的生死,但除了这个女吸血鬼之外,他不可能找到另外一个精通鲜血魔法的人,毕竟以霍格沃茨的藏书也只能提供两本很有年代感的手抄书籍。

    这不是单纯的买方市场或是卖方市场,这女人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才是这种态度。

    这世上没有人是傻瓜。虽然面色苍白,但梅拉妮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你想要什么?”埃尔文皱着眉头。

    “让我咬你一口可以吗?就一小口。”梅拉妮的语气就好像情人的私语。

    “你觉得可能吗?”埃尔文板着脸。

    他宁可去触碰一只黑寡妇寇蛛的口器。

    “那再给我一些你的血液。”梅拉妮舔了下嘴唇。“我也必须对你的血液足够了解才能帮你制作那种药剂,不是吗?”

    埃尔文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反问,“我的血液对你有什么好处?”

    “只要有足够优质的血液,血族就能恢复伤势、增长实力,你的血液要比独角兽血优质太多。”

    “只是用于恢复伤势吗?”埃尔文眯起了眼睛。

    “以我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用你的血液做其他事情。”梅拉妮像在欣赏她的秀气的指甲。

    埃尔文不再说话,他沉思了一会儿,“这一根试管的容量是十毫升,我先给你一半容量,事成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反正灭口很方便,那就先答应她。

    梅拉妮笑得很妩媚,似乎这种程度的收获已经是超过她的预期了。“我会尽快帮你制定方案的。”

    埃尔文微微点头、

    邓布利多之前建议他用自己的血液作为核心秘钥来控制梅拉妮身上的魔文枷锁,但现在他要给她一定量的血液,这个做法就不合适了,毕竟吸血鬼本身就是玩弄血液的行家。

    但问题也不大,用最直接的密码锁也不会有问题,魔文字母一共有二十四个,算上空格和符号,十位以上的密码组合种类就是天文数字级别,采用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乱码,让梅拉妮试一辈子她也试不出来。

    总而言之,他不可能放松对这个女吸血鬼的关注,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他这份警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