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问道天师〕〔重生年代:团宠农〕〔玄幻大片时代〕〔我能看见物价表〕〔〕〔婚后心动:凌总追〕〔前妻真香:孟少天〕〔别人打职业,你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五章 可行的方案
    一辆很有年代感的小型汽车冲出了丛林,径直朝着埃尔文预想的方向疾驰而去。

    毕竟这里本质上只有一条道路,直接通向陷坑。

    陷坑的顶部做了些伪装,一辆车应该不至于有识别陷阱的智能,所以随着一声巨响,它直接落入了陷坑里,扬起一大片尘土。

    猎物落网。

    然而陷坑里传来更加猛烈的引擎轰鸣声,似乎能让人感觉到里面正在积蓄并即将爆发的愤怒,在埃尔文颇为惊讶地目光中,这辆破破烂烂的老爷车猛地从五米深的陷坑里蹦跶了出来,重力魔文和陷坑底部的流沙竟然都没能限制住它。

    这车竟然有跳跃能力?又或者说还保留部分的飞行功能,但不管怎么说它现在已经脱困了。

    埃尔文并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该怎么做,他用动能赋予能力将几个石块向那辆车扔过去,没有对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成功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韦斯莱家的老爷车立刻就明白这是布置陷阱的人,它的引擎轰鸣着,向着埃尔文冲撞而来,也难为它那底盘,在这坑坑洼洼的地面上还能保持不低的速度。

    “卡西莫多!”埃尔文喊道。

    高大的敲钟人表现出了与他体型很不相符的惊人速度,几乎是瞬间就挡在了埃尔文身前,他无疑有着颇为高级的战斗智能,在面对一辆横冲直撞的汽车时,他放下了手中钟锤和铜钟,取下来背后的十字架。

    这十字架埃尔文观察过,知道那是个实心铁疙瘩,也就是说整体重量是以吨来计算,卡西莫多拿它当棒槌使。就算不考虑上面铭刻的复杂魔文,哪怕是成年雄性非洲象挨一下也得半边身子都成肉泥,

    “别用……”埃尔文只来得及说两个字。

    有着尖锐棱角的十字架顶端触及到了老爷车的车头,巨力爆发,那一块儿立刻就凹陷下去,力量继续传递,整个车头都发生了惊人的形变。老爷车的前冲势头戛然而止,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中,它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半,然后咚的一声再度落回了陷坑里面。

    埃尔文挠了挠头,显然他对敲钟人的战斗力缺乏足够的理解,这老爷车整体的重量可能都不如卡西莫多这根十字架棒槌,何止是杀鸡用牛刀啊。

    唉,失策失策。

    他看了看敲钟人傀儡,这个其貌不扬的金属疙瘩这时又将十字架放回背上,再度沉默地回到了埃尔文身后。

    仅仅是刚刚那一击的力量,就差不多是接近一头成年火龙的肉搏能力了。

    毕竟是勒梅大师的护卫傀儡啊。

    埃尔文走近陷坑,看向里面,老爷车的四个轮子朝天空转,活像只被掀过来的乌龟,怎么挣扎也翻不过身来。它看起来已经快散架了,车头部分在挨了卡西莫多一十字架之后被压缩成了原本一半的体积。

    这不会已经报废了吧?

    海格牵着他的猎犬气喘吁吁地走了过来,显然刚才的追猎费了他好大力气,猎场看守瞧了眼陷坑里的汽车,然后一呆,“你这是要把它拆了吗?”

    他又看到了卡西莫多,露出戒备的神情,“那又是什么?”

    “邓布利多教授给安排的战斗傀儡。”埃尔文搬出了万能的校长。

    海格相信了。

    取出魔杖,将陷坑底部的流沙变回泥土,埃尔文轻轻一跃,跳入陷坑之中,魔杖上延展出切割咒的无形之刃,他打算切开已经严重形变而不可能以正常方式打开的引擎盖,看看里面有没有那部分零件没有彻底被破坏掉。

    然而当无形之刃插进引擎盖旁边的缝隙时,埃尔文发现这辆车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竟然还‘活’着?”埃尔文颇为惊奇,“如果你想得到救助,那就来点更多的表示。”他尝试与之交流。

    老爷车唯一还完好的尾灯闪烁了几下。

    埃尔文自然是看到了,“有意思。”他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车如果按人类的角度来看的话,差不多相当于脑壳已经被砸进了胸腔里的状态,但就算这样它依然能做出回应,这意味着它的自我意识可能和车体的状态并没有特别强的关联性。

    那么或许应该抢救一下。

    引擎盖暂时还是不掀开了,因为可以想见里面已经是一堆废铜烂铁,并且因为车是翻过来的状态,一旦打开引擎盖那些破铜烂铁必然会洒落一地。

    韦斯莱先生对这台老爷车的改装应该是比较有限的,它大体上还是一台汽车。而只要物品本身不涉及魔法和魔文,修理咒就会有非常不错的效果,但前提是施咒者要对物品的完好状态有非常清晰的概念。

    埃尔文必须去信斯图尔特教授,让费伍德叔叔查一下这老爷车的型号,然后把其设计图寄过来,这样就能充分了解其构造,然后才能成功地使用修理咒对其进行修复。

    在此之前,就只能让这台破破烂烂的老爷车在这陷坑里躺着了。

    “总的来说,我们的目的算是达成。”埃尔文抬头对海格说:“这辆车再也不会打扰禁林的安宁,马人们也可以安心了。”

    猎场看守耸了耸肩。

    关于这辆禁林里的车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时隔一天,梅拉妮也给出了她的血脉扩散方案,看来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勒梅小屋之内,埃尔文开始她写在羊皮纸上的大段文字。

    当读完之后,他的眉头微皱。

    抬头看向梅拉妮,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在喝茶,很是优雅恬静的样子。

    “你哪来的茶具?”埃尔文有些奇怪。

    “爱斯梅拉达给我的。”梅拉妮说。

    埃尔文嘴角抽了抽,这女人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飞速学会了支使人工智能少女来满足她的个人生活享受,而这根源也在他,是他给了梅拉妮在勒梅小屋里的部分权限。

    虽然是戏称为“宠物”级别的权限,但却可以要求爱斯梅拉达满足她的生活需求。

    “话说回来,这都是好几百年前的古董了。”梅拉妮向埃尔文展示了下那精致的瓷器茶杯盖。

    当然是老古董,勒梅大师后半生不用吃喝完全靠长生不死药续命,天知道这些茶具上一次使用是在什么时候。

    “那你的茶叶又是从何而来?”埃尔文不动声色地问道。

    霍格沃茨的学生餐当然提供茶水,但都是整壶泡好的茶被直接传送到餐桌上,一般来说学生们不会有机会直接拿到干茶叶。

    “洛哈特给我的,据说这个是印度那边最高级别的巫师‘天婆罗’才有资格享用的,你要不要来一点?”

    梅拉妮把她喝过的茶杯递过来,一点都不见外的样子。

    “不用了。”埃尔文淡淡地拒绝道。“你现在还在和洛哈特那家伙打交道?有意思吗?”

    “有意思呀,他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呢。”梅拉妮笑意盈盈。

    埃尔文微微摇了摇头,目光再度回到羊皮纸上,“你给我列了十几种剧毒药材,为什么要将这些东西添加进赤龙之血药剂中?”

    “你想要的……是让自己的血能够深入普通巫师的生命根源,改良他们的魔力天赋,对吗?”梅拉妮舔了下自己湿润的嘴唇。

    “是的,而且我只有这个要求。”埃尔文点头。

    以赤龙之血药剂为基础,制造出一种全新的血脉提升药剂。

    “你要知道,每一个生命体的身体内部都有一个‘屏障’,只有突破这层屏障,才能对他的生命根源造成影响,而这些毒药在剂量非常微小的情况下,相互结合可以暂时瘫痪那道屏障,这样你的血才能发挥作用。”梅拉妮继续说道。

    埃尔文当然能理解,她说的应该是免疫系统。

    “但是这些剧毒药材都是限制级物品。”他皱起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几乎不可能直接买到,霍格沃茨应该也不会储备。”

    “这就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喽。”梅拉妮用一种让人牙痒痒的语气轻飘飘地说道。

    埃尔文沉默。

    过了一会儿,梅拉妮又开口了,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如果你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特殊渠道……”

    “我们现在与外界的联系手段基本就只有猫头鹰,你觉得可以安全地接触到那些渠道吗?”埃尔文的语气中略带一丝嘲讽。

    这回换梅拉妮沉默。

    大量的思绪在埃尔文脑海中翻飞,他现在终究只是个二年级学生,还是麻瓜出身,办事总有诸多不便,不仅不可能买到这些违禁毒药,就连售出制作出的赤龙之血药剂赚取加隆也会遭遇困难,对角巷药店会很奇怪他从哪里搞到如此之多的高级药剂。

    所以他需要一个名义,一个身份,一个皮套,有知名度,被认为法力高强,并且最好还是霍格沃茨的教授。

    而他们刚刚正好谈到了那一位。

    “我想,既然已经陪洛哈特玩了这么久,你应该掌握了不少他的把柄了吧。”埃尔文看向梅拉妮,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都是因为你,我才〕〔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蒸汽朋克下的神秘〕〔我在凡人科学修仙〕〔打完这仗就回家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