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贵妃〕〔从百户官开始〕〔求求你出道吧〕〔深海炮王:我杀怪〕〔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步步高升〕〔锦鲤系统:小奶包〕〔苟在诡异世界造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洪荒之红云,开局〕〔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八章 致命之瞳
    显然,金妮·韦斯莱已经察觉自己被跟踪,又或者说她其实是故意将跟踪者引到此处,然后将窥伺她秘密的人直接解决。

    看来梅拉妮是把她逼迫的太狠了。

    不过现在的金妮状态很奇怪,给人感觉就好像被某个恶灵附身了一般。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根据密室的传言,不难推断出所谓萨拉查·斯莱特林留下的东西应该是某种生物,而结合斯莱特林学院的徽章,也不难猜出该生物的物种。

    因而当一条深绿色的巨蛇从石雕面孔的口中出现时,埃尔文并不感到有多惊讶,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条蛇的巨大的暗黄色竖瞳。

    仅仅只是片刻的视线接触,埃尔文就感觉自己的大脑猛的被重锤击打,他全身的魔力在这一瞬间直接消耗一空,接着随着清脆的响声,左手上的指环直接破碎。

    那是维持常驻性盔甲护身的指环,在刚刚那一刻埃尔文的全部魔力通过其转化成防御性质,但依然抵挡不住。

    而作为主要压力承载体的指环,竟然直接损坏了。

    埃尔文一时间有些无语,好吧,竟然是蛇怪,最不可能也是最不应该的蛇怪,凝视即可产生即死判定的蛇怪。

    看来他是低估了这次行动的危险性。

    说实话他原本对所谓的密室不是很放在心上,毕竟唯一受到袭击的猫并没有死亡,而只是被石化,而霍格沃茨本身又有着极高的安全性。因而他只是简单地查阅了一下蛇类神奇动物的资料,重点关注的是几个具有石化能力的种类,对蛇怪只是大致地了解其部分特性。

    他不是精密的机器,总有犯错的时候,事实上早该想到密室如果真的存在那就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又有哪种蛇类能活这么久?

    埃尔文不得不反思,是不是因为有了血脉和勒梅传承之后,自己最近已经有点膨胀了?

    如果是一股普通的小巫师,刚刚就已经殒命。

    不过话说回来,霍格沃茨里竟然真的藏了条蛇怪,这就好像一所普通中学的地下室里有一辆满载弹随时可以开动的虎式坦克,着实离谱。

    魔法世界还真是超乎想象的危险啊。

    他最先制作盔甲指环的这一决定现在看来是非常英明。

    埃尔文尽量避免直视那双暗黄色的竖瞳,他现在除了魔力消耗一空且有些头晕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蛇怪凝视的即死效果应该是比阿瓦达索命要低级,但埃尔文并不想再次亲身去体验这种差别。

    虽然说天生灵魂异常强韧的他确实有可能在无防护的情况下挺过一次即死判定。

    魔力瞬间耗尽,他现在已经维持不住幻身咒,而金妮在见到显露出身形他时竟然有些意外,“你又是谁?”

    这一句话就暴露出了很多信息,她不知道她受到的“霸凌”本质上是埃尔文授意,并且她也不具备直接的看破潜行的能力。

    所以埃尔文直接发声,“金妮同学,那个怪物很危险,快躲到我的身后!”

    这像是一个对具体事情一无所知,只是碰巧误入这里的热心学长说的话。

    “白痴。”金妮冷冷地说道,然后切换成蛇语,“杀了他!”

    这一句埃尔文并不需要听懂,因为蛇怪已经飞速逼近,巨大的身躯在地面上滑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九点二四秒,这是埃尔文反复测量过的、非常准确的他魔力从零到满所需要的恢复时间,而刚刚那句废话为他争取到了大约两秒,他又有了施法能力。

    源初血脉的强度可以说是相当离谱。

    梅拉妮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希望她不要因为没有躲开蛇怪的视线而直接嗝屁。埃尔文此时颇为冷静,因为早在决定系统性地提升自身战斗力之时,他就已经预想过在遭遇不同种类的敌人时该采取什么样的战略。

    攻击方式主要为近身肉搏的巨型生物,这种敌人当然在考虑范围内。

    他扔出一个黑色的小立方体。

    “展开!”

    作为几乎可以代表人类炼金术最高水平的杰作,勒梅小屋即便处于空间折叠的中途状态也具有很强的稳定性,这使得它在关键时刻可以起到武器的作用。

    立方体扩张到棱长三米左右的程度,挡在埃尔文面前,巨蛇撞击在其上,发出吃痛的嘶吼。

    “爱斯梅拉达,放出卡西莫多。”

    棱长三米的立方体的一侧出现了一个开口,刚好让敲钟人走出,接着它迅速缩到原本的大小,又回到了埃尔文手中,这东西可宝贵的很,不是关键时刻哪舍得当做板砖砸。

    敲钟人宛如一块不可撼动之物,即死判定无疑是一种很强大的效果,但也只能对活物生效,而卡西莫多……他只是一个战斗傀儡而已,拥有一定的智能并不代表它是一个完整的生命。

    所以蛇怪最强大的能力对它毫无作用。

    卡西莫多并没有急着进攻,他半蹲下身子,将左手的钟锤敲击在右手的铜钟上。

    没有任何声响,不可闻的声波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撒。

    这两件武器显然不是摆设,也不可能仅仅是造型特殊的重武器,它们的内部都有非常复杂的魔文刻画,可以制造准确频率的声波。

    而人耳无法识别的次声波可以很轻易地与血肉之躯形成共振,从而对其造成巨大损害。

    尼可·勒梅或许并不能准确地知道声波和共振的概念,但这并不妨碍他单纯以摸索出来的经验制造这样的武器。

    埃尔文作为卡西莫多的主人,本质上是应该不受影响的,但他还是产生了一股隐隐的呕吐感。

    而作为主目标的巨蛇,它遭受了非常巨大的痛苦,粗如水桶的身躯疯狂地扭动着。

    效果拔群。

    卡西莫多制造的次声波冲击影响范围相对较小,隔着十几米的金妮并没有受到致命的影响,但她也露出痛苦的神情,娇小的身躯摇摇欲坠。

    一把黑红色匕首从无形中浮现,轻轻刺入金妮的手腕,虽然说只造成了并不算大的伤口,但却触及到了关键的神经。她无法再抓握那本黑色日记本。

    而在松开手的一瞬间,金妮就好像突然失去了支撑一般,直接倒地,晕了过去。

    梅拉妮身形浮现,接住日记本,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也是受到了次声波冲击的影响,

    她能做到的也就是这些了,那条蛇怪她现在可没有办法对付。

    蹲下身,探了下小姑娘的鼻息,确定她还活着,接着梅拉妮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日记本上。

    果然,这里面隐藏着一个灵魂。

    她微微一笑,果断把日记本放到旁边一个蛇形雕像上,不再直接接触。

    埃尔文的职业并不是召唤师或是傀儡师又或是某种生物的训练师,在卡西莫多战斗时他当然不是只会为其加油打气或是瞎指挥。他也没有使用那几条常用的战斗咒语,身为一名巫师,是不应该被死板的咒语限制住的,魔法千变万化,总会有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埃尔文伸出左手,离他最近的蛇形雕像口中发光石立刻向他飞来,落入他手中,埃尔文用魔杖指着它,这枚坚硬的发光石突然变成了胶体材质,形状发生显著的变化。

    他在变形术上造诣其实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巫师,毕竟能掌握阿尼马格斯的巫师数量并不算多,更不要说把自己变成龙了。

    在绝大多数时候,变形术的实际效果都挺鸡肋,但也不乏特殊情况,比如说现在。

    发光石变得扁平化,亮度逐渐降低,最后变成了一块银色的玻璃,倒映出了埃尔文的脸。

    一面镜子。

    这世上有很多吃饱了撑着的问题,比如说蛇会被自己毒死吗?而埃尔文现在验证的问题是,蛇怪如果被自己凝视会怎么样?

    他挥动魔杖,变形而成的镜子飞了过去,直接贴近蛇怪的脸部。

    黄褐色的竖瞳盯着镜面里的黄褐色竖瞳,巨蛇突然不动了。

    它陷入了石化。

    有效果!

    不用埃尔文指示,卡西莫多没有错过这个机会,他放下钟锤和铜钟,取下了那完全实心的铁十字架。

    咚!

    足以将一头成年非洲象打成肉泥的一击,地面的石砖龟裂,巨蛇的头颅陷进去了一半,但整个头部依然完好,它的骨骼有着不可思议的强度。

    没有陷进地面的身躯疯狂舞动,周边的蛇形雕像在数秒内都被尽数摧毁,蛇怪对自身的凝视自然有着极高的抗性,虽然是贴脸的镜面反射,它的石化状态也只持续了几秒钟。

    埃尔文的魔杖顶端延展出由切割咒衍生而来的无形之刃,现在的切割之刃边缘的蓝色已经越来越明显,并且在视觉上越来越呈现出实体化,它本就是埃尔文魔力水平的真实体现,在他的激发下达到了近两米长。

    他向巨蛇的脖颈切下去。

    无形之刃本质上没有实体,自然也不会有碰撞感,但造成的效果并不好,虽然能够切开皮肉,但拿骨骼无可奈何。

    “还是你来吧。”埃尔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对卡西莫多说。

    他现在的战斗力,和这具傀儡相比,差距着实有点大呀。

    卡西莫多表现出了身为战争机器的极致高效与冷酷无情,他将十字架尖锐的顶端朝下,对准巨蛇的颈部,然后……

    随着一声巨响,蛇怪的身躯剧烈的挣扎扑腾了一番,然后彻底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