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医婿〕〔女主被用卡牌创造〕〔修仙超简单,开局〕〔不想赢金球奖的网〕〔投资之神〕〔高武:我捡属性就〕〔重回九零她只想致〕〔你好,1983〕〔我家掌门天下第一〕〔端王殿下又在书房〕〔香火成神:开局一〕〔我的婆婆是重生的〕〔忽悠世界为我打工〕〔极致反差,每天一〕〔神秘支配者〕〔我把崇祯当哥们,〕〔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开局签到万能空间〕〔无限末日逃生〕〔苟在仙诡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六十九章 反扑
    巨蛇身首分离,而几乎是瞬间,它的身躯就发出滋滋的声响,并且迅速的干瘪下去,它的血肉在融化,形成令人作呕的脓液从伤口中流出。

    十几秒之后,就只剩下一张巨大的蛇皮包裹着的骨头。

    “它应该是全身都包含着具有高度腐蚀性的剧毒,”梅拉妮走过来说:“在被斩断头颅之后,这些剧毒物质就失控了。”

    埃尔文觉着有点可惜,蛇怪的血肉和内脏应该都是相当不错的材料。

    战斗结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清点战利品,并且这并不是蹲下来摸一下发光的尸体那么简单。

    埃尔文用无形之刃割开蛇皮,然后再用清理咒小心地去除蛇皮蛇骨上附着的脓液,这是个精细活,很费时间。

    梅拉妮蹲下来,抱着膝盖饶有兴致地看着埃尔文忙碌。

    “你就这么看着?”埃尔文扫了她一眼。

    “那我能做什么?帮你揉揉肩还是怎么的?”说着梅拉妮就要贴进来。

    “不用了。”埃尔文立刻抬手拒绝。

    这女人现在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埃尔文看向瘫在地上的金妮,“她的状况怎么样?”

    “只是晕过去而已,没有生命危险。”

    处理完身躯,接下来是嵌在地砖里的蛇首。卡西莫多抡起十字架把周围硬度有些不可思议的地砖打成粉碎,方便埃尔文把蛇头撬出来。

    令人失望的是,蛇怪最有价值的器官——那双眼睛,已经化为肉酱和晶状体的混合物。虽然能表现出恐怖的即死效果,但眼球本身很难像肌肉那样得到强化,因而在整个蛇头都承受卡西莫多的重击时,力道传递到眼球上,将其直接震碎。

    剩下来有价值的也就是头骨、大脑、毒腺以及蛇牙。

    在未完全展开成型之前,勒梅小屋是呈现出黑色立方体的样子,可以发挥便携储物的功能,但在存放或是取出时并不能无视物体碰撞,也就是想要取出或是放入物品,必须将立方体展开到能够容纳其的大小。

    埃尔文让其扩展到棱长五米的程度,然后命令卡西莫多扛着已经处理好的战利品返回其中,爱斯梅拉达会把这些东西以最妥善的方式存放在仓库里。

    梅拉妮托着白皙的下巴,“你这些东西还真是方便呢,可恶,为什么我就遇不到一个快要去世所以不得不分发遗产的炼金大师?”

    埃尔文没有搭话,看着卡西莫多的背影消失,然后将立方体重新缩小到可以一手掌握的程度。“完全体的你和卡西莫多相比,谁的战斗力更强?”他突然问道。

    梅拉妮楞了一下,“他的速度太慢了。”她说。

    “也就是进攻能力和抗打击你都比不了是吧。”埃尔文自动翻译。

    “是的呢。”梅拉妮保持微笑。

    金妮这时候悠悠转醒,埃尔文和梅拉妮立刻终止谈话,齐齐看向她。

    红头发的小姑娘有些手无足措,然后不出意外地立即就哭了出来,“对不起,埃尔文学长,我不想伤害你的,都是那个家伙……”

    虽然说比不上梅拉妮这样差不多相当于拥有自我捏脸能力的吸血鬼,但金妮还算是挺可爱的,颜值方面碾压海狸鼠小姐完全不是问题,哭泣的样子很是能激发他人的怜悯之心。

    “哪个家伙?”埃尔文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个。”回答的是梅拉妮。她示意那边地上的日记本,“小心,立面存在一个灵魂。”

    由于盔甲指环已经损坏,埃尔文先是谨慎地给自己施加了盔甲护身咒,然后再将日记本捡起,入手感觉冰凉,从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他便翻开来,发现在空白的页面上浮现出一行字:

    “金妮?快重新接纳我,只有我才能控制那条蛇怪,这两个人已经发现了你的秘密,必须除掉他们……”

    埃尔文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玩味起来,“这个灵魂平时就是通过文字来和你交流的?”

    金妮怯生生地点头,泪痕未干。

    “真是有点低级啊,而且他甚至还没有感知外界的能力,都不知道当前的形势。”埃尔文微微摇了摇头。“我想你应该是对他彻底敞开了心扉,所以才会被他控制?”

    这家伙也就是骗骗小女孩的程度。也只有单纯的金妮会傻呵呵地将灵魂完全暴露给他。

    金妮再次点头,“他说他叫汤姆,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汤姆?这名字有点过于大众化,不过既然会蛇佬腔,并且能够打开密室控制蛇怪,这就有点过于明显。

    这十多年来研究伏地魔的书籍不要太多,人们迫切地想知道这样一个黑魔王是从何而来的。刨除胡编乱造以讹传讹的不实消息,至少他的真实名字早已不是秘密。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这日记本与近五十年来英国最强大的黑巫师是否有关联,现在也不是研究的时候。埃尔文合上日记本,“你从哪里得到这东西的?”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在我的变形课本里面发现的,不知道是谁把它夹在里面。”金妮有些茫然。

    “具体时间?”

    “就是在对角巷买回来之后,我第一次翻开书就发现它了。”

    “那么,从丽痕书店买完书到回家的这段时间内,你都遇到了谁?”埃尔文直视着女孩的眼睛。

    金妮说出了一些对角巷店员和小巫师,最后提到了一个名字,卢修斯·马尔福。

    “那是拽哥·马尔福的父亲,在书店里爸爸和他闹得很不愉快。”金妮突然停住了,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是他,肯定是他把日记放在我的课本里。”

    “很直接的推断。”埃尔文微微点头。

    马尔福家族?倒是有点意思。

    他把手放在金妮的肩上,能感受到小姑娘单薄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

    “不用害怕,你安全了,没有人会责怪你。”他的语调和很温和,掌心的温度很是温暖。

    金妮的心情竟然平复了,看向埃尔文的目光中有一丝感激。

    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不是被完全控制,之前那些行为里到底有她的几分意志,这都不重要了。“这本日记交给我保管,明天我会把它递交给邓布利多教授,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金妮点头。

    “那么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包括蛇怪和密室的存在,都不适合公布于众,所以我们都应该保守秘密,你觉得呢?”埃尔文循循善诱。

    金妮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最后,希望你能原谅梅拉妮,她并不是真的在霸凌你,一切都只是为了帮你摆脱这本日记的控制。”

    金妮看了眼梅拉妮,脸色依然有些不自然,而后者嫣然一笑。

    “那么,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离开这里吧,你该去回去休息了。”

    把金妮哄好,然后送她回寝室,但埃尔文却并没有入睡的打算。

    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也没让梅拉妮跟着自己,借着夜色踏入禁林,来到那块熟悉的空地,埃尔文将勒梅小屋完全展开,走了进去。

    他现在该做什么?处理蛇怪的脑袋?研究那本日记?还是检查卡西莫多有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不,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新制作一枚盔甲指环。

    和蛇怪的战斗已经明确体现了常驻性盔甲护身的优越性。

    当黎明到来之际,埃尔文停止了工作,这次他一次性制作了两枚指环,第三枚也完成了大半。

    既然容易损坏,那就多准备几个,这和准备数根备用魔杖的道理是相同的。

    回到霍格沃茨城堡,埃尔文带着日记本前往校长办公室,毕竟关乎一条藏在霍格沃茨内的蛇怪,隐瞒不报显然是不合适的。

    但他发现邓布利多教授竟然又不在学校里。

    “校长何时回来?”他找到麦格教授问道、

    “我也不能给你个准信,邓布利多教授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着麦格教授严肃的面孔,埃尔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并没有把情况告诉她,因为那需要解释他是如何战胜一条蛇怪的。而卡西莫多、勒梅小屋以及他的血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午饭时候,吉德罗·洛哈特让一名格兰芬多高年级学生给埃尔文带了条简讯,说他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埃尔文说。

    黑魔法防御课办公室的门半虚掩着,埃尔文也不打算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迎面看到的是洛哈特的巨幅画像,目光扫过还是他的画像,满墙壁的画像实在是有些精神污染。

    埃尔文不由有些分神。

    这时候他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一忘皆空!”

    遗忘咒形成的光束向埃尔文袭来,随即砰的一声触发了盔甲护身,被反弹到洛哈特的脚边,他吓得直接跳了起来,面如土色。

    “所以,你躲在衣柜里,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就是想给我来一发遗忘咒?”埃尔文缓缓转过身,眼神冷漠。

    他以一种慢吞吞但又极具压迫感的速度取出魔杖,再指向面色越来越苍白的洛哈特时,男人的魔杖立刻就飞出去,第二秒则是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贴在了他的画像上。

    “但很不幸,你打错了算盘。”

    埃尔文举起魔杖,身后的门自动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不小心成为了异界〕〔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在遮天请老祖升〕〔这个武圣过于慷慨〕〔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记忆埋在心碎巷〕〔全职猎人之失控〕〔甜诱!奶香娇妻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