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将军好凶猛〕〔真实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二章 内裤派对事件
    冰凉的水扑打在脸上,拽哥·马尔福剧烈地咳嗽,然后猛然坐起。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阴沉至极的脸。

    “把你的衣服穿上!”

    马尔福还有点愣神,他确实感到自己的身体凉嗖嗖的,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虽然阳光还算温暖,但不穿衣服还是有点顶不住的……

    等一下,不穿衣服?

    为什么我会没穿衣服?!!

    马尔福惊恐万分,然后他看向身后,克拉布、高尔,还有艾斯纳,都跟他一样只穿了条内裤,他刚刚就是枕在克拉布肥硕的大腿上。

    他更加惊恐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西弗勒斯·斯内普冷着脸,他将魔杖指向湖水,三团水球漂浮上来,精准地砸在三个还睡着的男生脸上。

    他们也醒了,眼神困惑而迷茫。

    马尔福拼命回忆,想从记忆里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想起来了,他们吃完午饭之后,就一起来禁林里找些乐子……

    为什么要来禁林这地方找乐子?

    马尔福觉得荒谬极了,他完全回忆不起来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

    斯内普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几只丑陋的花园地精,他捡起散落在草地上的一个空瓶子,闻了闻里面残余的液体。

    “欢愉型迷幻剂,”他轻声说:“我一直在警告你们,除非万不得已,不要让魔药影响到你们的思维与情绪,看来你们都把我说的话都当做耳边风。”

    他面无表情地看过来,四个男孩齐齐惊恐地缩了下脖子。

    “迷幻剂并不是什么高级魔药,但原材料中的血棘是限制级物品,所以我很好奇这些药水是怎么到了你们手上。”

    马尔福的脑海中这时候自动跳出一幅画面,在他们吃完午饭之后,艾斯纳神神秘秘地问他们要不要“爽一爽”,然后就拿出了一个装满药剂的袋子……

    他看向艾斯纳,而克拉布和高尔也看向那个家伙,显然他们三人有着共同的记忆。

    “呵。”斯内普明白了,呵呵冷笑,“一个七年级的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自然有能力搞到原料和炼制迷幻剂,你发现了这种魔药的乐趣了,是吗?甚至还想用它来讨好别人?”

    艾斯纳脸色苍白,内心有一种极度的想要否认的冲动,但话又却说不出口,因为他非常清晰地记得自己配制这种迷幻剂的全过程。

    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不对在哪里。

    他嘴唇哆嗦着,脸色越来越白,这毫无疑问是一桩丑闻,并且意味着他的前途要完蛋了。

    “只能说幸好你们没干出什么荒唐事出来,没让斯莱特林学院丢尽了颜面。”斯内普看了眼他们完好无损的内裤,眼神冷冽的仿佛凛冬,“现在,穿上你们的衣服,给我滚回城堡去。”

    四个男生忙不迭地照做。

    斯内普又转过头去,“笑话看够了吗,霍夫人?你该继续上你的课了。”

    霍夫人对他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悦,但并没有表示出来,毕竟也算是多年的同事,对这位斯莱特林院长的性格也多少有了解。

    “孩子们,排好队形,我们继续上课!”她对着天空喊道。

    马尔福愣住了,因为是刚刚苏醒,他之前并没有太注意周围的环境。

    他缓缓抬起头,看到了二三十把扫帚悬浮在半空中,而每一把扫帚之上,都有一个表情各异的一年级学生。

    从长袍的颜色来看,他们是赫奇帕奇与拉文克劳的学生。

    拽哥·马尔福直觉得两眼一黑,差点直接晕过去。

    竟然有如此多的……观众。

    不用怀疑,只需等到晚饭时,他拽哥·马尔福传遍在黑湖畔开了场内裤派对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霍格沃茨。

    ……

    埃尔文此时正在勒梅小屋里,聚精会神地用动能赋予能力控制着蛇怪的头颅,将其缓缓浸入一个装满粘稠溶液的透明罐子里。

    帮霍格沃茨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麻烦,但直到现在才有功夫处理战利品。

    关于蛇怪的资料并不算什么隐秘,这种神奇动物是人工培育出来的,虽然说有着极其恐怖的即死凝视能力,但却有着仿佛是基因缺陷一般的天然弱点,公鸡的叫声可对蛇怪产生致命效果。

    埃尔文觉着这很像是蛇怪培育者故意留下的后门。

    密室的传言可能并不是那么回事,埃尔文觉着如果自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身为一名近乎传奇的巫师,如果真要清除麻瓜学生,可采取的手段必然有很多,而留下一条有明显弱点的蛇怪并不像是高明的点子。

    按照《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所说,这座城堡原本就是斯莱特林家族的财产,蛇佬腔养及条蛇怪当宠物,本就是很合理的事情。

    由于养殖难度以及各种禁令,在现今时代几乎已经见不到从蛇怪生物体上取得的材料,因而埃尔文手里这颗蛇首还真挺稀罕的。在眼瞳被震碎的情况下,蛇怪身上有特殊价值的材料基本也就只剩下毒液了。

    对毒蛇来说,毒液其实是非常宝贵的东西,因而切开蛇怪的头颅是取不出多少毒液的,埃尔文决定换一种思路,他想让这颗蛇首保持活性,至少让毒腺保持活性。

    尼可·勒梅在研究永生的过程中,按照他年轻时样子制作了很多的“躯壳”,虽然说最终灵魂转移技术没能研究成功,生物体活性维持技术倒是非常成熟了,毕竟必须保证那些躯壳都“活着”。

    在最终万念俱灰之时,勒梅毁掉了他所有的躯壳,但是不少维生装置并没有损坏,正好被埃尔文拿来利用一下。

    蛇首是否能在维生装置内保持活性,短时间内还看不出来的,必须过几天。埃尔文将其封存起来,接着就接到了爱斯梅拉达的提示,梅拉妮回来了。

    “事态如何?”埃尔文在见到她时问道。

    “没出什么问题。”梅拉妮说着,把内部铭刻魔文的单筒望远镜还给了埃尔文,她刚刚就用这个观察黑湖畔的那场闹剧。

    所谓的内裤派对,自然就是梅拉妮编剧,埃尔文负责实际操作,不只是要给他们编排没有明显漏洞的记忆,还要准备那些作为“罪证”的迷幻剂,一切都必须在两三个小时内完成,还是挺考验埃尔文的能力的。

    “我感觉以后会有不少乐子。”梅拉妮笑嘻嘻地说。

    给拽哥·马尔福同学编写记忆的本质目的是为了在不扩大麻烦的情况下让他别再来找埃尔文的麻烦,今天之后他可能会陷入对自己性取向的怀疑之中,应该不会有什么精力搞事了。

    “你该干活了。”埃尔文一拍手,将梅拉妮推进了魔药室,“材料都已经集齐,最多一个星期,我要你给我正确的药物配比。”

    血脉扩散计划的第一步,研制出能够精准瘫痪人体免疫系统一段时间的毒药,在其基础上才能进行血脉侵染与改造。

    对于埃尔文这种完全把她当劳工的态度,梅拉妮的神情很是幽怨。

    埃尔文就当没看到,吩咐爱斯梅拉达锁住魔药室的门也避免这女吸血鬼到处乱跑,接着又回到了主炼金室。

    接下来,是那本日记。

    日记的主人名叫汤姆,已经基本不用怀疑是哪个汤姆了,依靠勒梅小屋的高端探测装置和埃尔文自身掌握的探查咒,很容易就发现日记中有一个灵魂,并且是不完整的灵魂。

    而以“不完整灵魂的载体”为关键词,竟然还真的让爱斯梅拉达在藏书中检索到了相当丰富的内容,埃尔文也立刻就知道了这种东西具体的称呼。

    魂器。

    将灵魂分裂之后存于器物之中,制作成魂器,这样就可以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永生,只要魂器不灭,那么主体的灵魂也不会消散。

    因为关乎于“永生”,所以勒梅的藏书中有非常详尽的记录。但显然,制造魂器所达成的“永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永生,尼可·勒梅完全就没有采用这种方案的打算。

    真正意义上的永生,是永远保持强健的身体与理智的头脑,而不是说通过分裂灵魂把自己变成精神失常的怪物。

    埃尔文有另外的考量,了解魂器之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死咒。

    阿瓦达索命,被认为是最邪恶的黑魔法,命中即可灭杀灵魂,至今没有能有效反制其的咒语。埃尔文的盔甲指环可以勉强抗住蛇怪的死亡凝视,但他对其能否抵抗一发最基础的死咒没有半点信心。

    世人皆知,在死咒下唯一生还的就只有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但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

    伏地魔本人。

    他的肉体被反射的死咒毁灭了,但其灵魂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去年还附身在奇洛身上来霍格沃茨搞事。阿瓦达索命的最主要效果就是灭杀灵魂,而伏地魔竟然对此免疫,这很明显是魂器的作用。

    制作魂器的最主要的功效,就是获得对死咒的抗性。

    作为几十年来最善于用死咒的巫师,伏地魔也在害怕这个咒语本身,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自己获得死咒抗性。这也就是黑魔王令人恐惧的根本所在,在前往戈德里克山谷去找那个小男孩之前,没有人有能力杀死他。

    埃尔文现在想的是,伏地魔本体具有死咒抗性,那么这本日记的灵魂残片如果真的属于他的话,那么是不是同样可以免疫死咒?

    被分裂的灵魂也是灵魂,理论上是应该被阿瓦达索命咒判定为可作用目标的。

    也就说,这本日记完全可以被看做一件用于防御死咒的有效盾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