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活埋大清朝〕〔苟在仙界成大佬〕〔我的玄幻盲盒〕〔快穿之躺赢的女配〕〔旅行青蛙:开局带〕〔地魔入侵:我为华〕〔忍界:从木叶开始〕〔梦轻烟北修辞〕〔快穿之历劫我是认〕〔将军好凶猛〕〔警察陆令〕〔从武道功法开始模〕〔熟练度:千万次修〕〔陆少宠妻如命〕〔疯狂心理师〕〔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穿成科举文中炮灰〕〔渡鸦裁判所〕〔网游三国:开局毒〕〔年年盛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七十三章 你好啊,汤姆
    现实世界,当然不会说会出现一行文字来表明物品的用途,并且还附上稀有度颜色。

    所以说对一件物品的利用程度,主要还是看思维的宽广性。

    以这一本日记的大小,即便展开也防御不了太大的面积,但这不是问题,比如可以将它作为核心来做一个自动防御靶机,编写一个探测和主动拦截的魔文程序即可。只要有想法,总会找到实现其的技术。

    唯一的问题就是技术的难易程度。

    埃尔文也很无奈,一个多月前构想的新型魔文枪械和强斥指环至今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工作量,血脉扩散计划也只是刚刚起步,实在是没什么多余时间。

    毕竟他只是一个人。

    或许该考虑成立一个实验室?但从哪找一批有足够的思维与理解能力、同时又可以完全信任的巫师?

    纳威或许可以算一个,可问题是他目前充其量也只能说是一个优秀的二年级学生,正常少年的智力发育总有一个过程,即便现在埃尔文给他特殊培训,他也不可能短期内掌握太多的知识。

    果然巫师本身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啊。

    埃尔文觉着自己似乎没必要所有空余时间都待在勒梅小屋里,他应该抽时间来,考虑下该怎么在巫师界交更多的朋友。

    英国最强巫师的日常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埃尔文无法想象,所以他也无法预知邓布利多教授何时会回到学校,至少在圣诞节前这本日记都必须由他保存。

    要说他对日记本里的灵魂不感兴趣那是不可能的,其有很大的可能性属于十余年前的那位黑魔王,埃尔文很有兴趣跟他聊一聊。

    当然是在绝对安全的前提下。

    这本日记其实可以说是比较低级的魂器,本身并不具备太多的魔力,内部的灵魂也不强,除非完全地把自身的一切开放给它,否则里面的灵魂甚至只能通过文字进行交流。

    金妮只是个十一岁小女孩,无论是自身魔力还是灵魂强度都很一般,从她身上是肯定不能汲取多少力量的,也就是说,日记本里的那个灵魂,此时依然不具备什么太多的危险性。

    那么该采取何种方法与之交流?

    “你好,汤姆,很抱歉一不小心干掉了你的宠物……”

    这样的开场白肯定不可能从其口中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埃尔文开始思索,如果这个汤姆确实就是那个汤姆,他最感兴趣的会是谁?

    当然是某个大难不死的男孩。

    他翻开日记本,隔空控制羽毛笔在空白的纸页上书写。

    “从今天开始写日记吧!今天课不多,但有两门要和斯莱特林学生一起上,马尔福依然是那么讨厌。变形课的测验我得了b,还不错吧,比罗恩好一点,赫敏依然是a+,她是真厉害。过几天就是魁地奇比赛了,有点紧张,要是输给斯莱特林也太丢脸了……”

    没错,就当现在写日记的是无意间捡到这本空白日记的哈利·波特,反正里面的那个灵魂没有任何感知能力,认不出谁是谁。

    写了一段,停下笔,几秒钟之后,文字就消失了,墨水在纸页上翻滚,最终凝聚了成了一行字。

    “看得出来,你有很多烦恼。”

    埃尔文故意停顿了下,“你是谁?”他写道。

    “出于礼貌,在询问别人前你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号。”

    “我叫哈利·波特。”

    “我是汤姆·里德尔。”

    “我好像在学院杯上见过你的名字。”

    “没错,我曾经也在霍格沃茨上学。”

    “那你是被变形成一本日记了吗?我可以找麦格教授,让她想办法把你变回来。”埃尔文表现的非常天真而热心。

    “当然不是,”日记本上的字出现的很快,里面的灵魂似乎挺担心自己落到某位教授的手中,“我只是复制了我一部分的记忆留在了这个日记本中。”

    有用的消息,之前埃尔文已经知道了,记忆和灵魂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当是一种纪念吧,”日记里的灵魂轻描淡写地表示,“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本日记的?”他转而问道。

    “在女盥洗室外边的走廊上。”埃尔文随便说了个地方。

    日记本上不再显示字样,显然里德尔在思考,毕竟在脱离金妮之后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让他自行推断脑补去吧。

    “你能告诉我,最近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哈利?”日记本上浮现出一行字。

    “奇怪的事?有传言说密室被打开了,费尔奇的猫遭到袭击被石化。”埃尔文装傻充愣。

    又过了好几分钟,“你之前写下的文字说明你有不少不顺心的事,如果你愿意听我的建议,我倒是乐意给你提供些帮助。”

    里德尔打算展现自己的魅力,提供热心的帮助,让这个男孩对自己放下戒心。

    就像金妮那样。

    ……

    这两天的拽哥·马尔福无时无刻没有立刻逃出霍格沃茨的冲动。

    现在从一年级到七年级,四大学院的所有学生都认识他了,虽然马尔福这个姓氏让他天生对名望有追求,但因为内裤派对而得来的名声……

    学习生活相对来说是颇为枯燥的,而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又处于青春好动的年纪,这是天然的矛盾,所以任何的新鲜事,在学校里的传播速度都超乎想象。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马尔福少爷有某种特殊的爱好。

    虽然说七年级的艾斯纳承担了大部分黑锅,因为四个包括他自己都记得是他提供迷幻剂,并且也是他提议去“爽一爽”。于是这可怜的家伙承受了斯内普教授的怒火,不仅级长的头衔丢了,现在连毕业都似乎成了问题。

    但是这并不能让马尔福心情好半点。

    斯莱特林的学生对他的家族还保持着敬畏,但其他学院的学生,在见到马尔福时都是一种非常异样的眼神,这简直令他抓狂,而当他发怒的时候,那些学生的眼神就更加异样。

    完全就洗不清了。

    这天草药课结束,马尔福无意中听到两个赫奇帕奇女生在说悄悄话,“拽哥·马尔福之前和哈利·波特作对,是不是因为喜欢他呀……”

    马尔福同学愣住了,他第一时间先自我怀疑了一下。

    然后勃然大怒,怎么可能!

    我的性取向怎么可能有问题!

    再过几天就是本学期第一场魁地奇比赛,斯莱特林对阵格兰芬多,马尔福现在是斯莱特林队的找球手,英雄位置,毫无疑问对标的就是哈利·波特。

    他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为斯莱特林全队购买了最新的扫帚光轮2001,这样做的目的除了向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示好之外,就是为拽哥·马尔福造势。

    但很不幸,七把扫帚的效果已经完全被抵消掉了。

    在回城堡的路上,拽哥同学突然听到了一声轻轻地呼喊,“少爷。”

    马尔福看过去,在树下的阴影中站着一个灰色的小家伙,它有着大大的鼻子和玻璃珠一般的大眼睛。

    那是他家的小精灵。

    “多比?”拽哥同学一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回头瞪了眼克拉布和高尔,“愣着干什么?给我守在这里,别让其他人靠近。”

    两个跟班忙不迭地点头。

    马尔福走了过去,“多比,你是怎么来霍格沃茨的?”

    “多比是用幻影移形来的。”

    幻影移形?不是说霍格沃茨范围内不允许使用这个魔法吗?马尔福有些疑惑,难道说是因为家养小精灵的魔法和巫师的并不一样。所以不会被限制?

    他记得父亲以前也跟别人炫耀过,他们家的小精灵多比的魔法能力在同类中是数一数二的。

    “我父亲要你来做什么?”马尔福问道。

    “老爷要多比带话给少爷,说少爷你喜欢做什么他不管,但是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级太愚蠢了。”

    拽哥同学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这事竟然都传到家里去了。

    “你应该不只是给我带话,”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肯定还有别的事。”

    “老爷不让我告诉少爷,说少爷只需要好好上学就可以了。”多比很执拗。

    马尔福再度深吸一口气,一直都是这样,他的父亲似乎是觉得他能力还不够,很多事情都不告诉他。

    他放弃盘问多比,因为多比必然会优先遵循他父亲的命令。不过既然这小家伙来了,倒是可以让它做点事情。

    毕竟这小家伙的魔力可是数一数二的。

    “多比,听好了,两天之后会有一场魁地奇比赛,你躲在暗处,想办法给那个叫哈利·波特的小子一点苦头尝尝。”

    一想到哈利从扫帚上摔下来的狼狈样,而自己那时候又会拿着金色飞贼,拽哥同学就不禁露出一丝扭曲的微笑。

    这样,他这几天积攒的怨气就可以得到纾解了。

    然而多比却在摇头,“不行的,少爷,家养小精灵是不可以对巫师使用魔法的!”他尖声叫着。

    “难道家养小精灵就可以违背主人的命令?”马尔福冷冷地问道,

    多比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显然家养小精灵的逻辑发生了冲突,“您刚才说,是要让哈利·波特吃点苦头?”它突然问道。

    “是的。”

    “您是想杀死他吗?”

    “怎么可能,”马尔福有些不耐烦,“虽然我确实不介意,但怎么可能是在学校里!”

    多比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那我服从您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潮〕〔都是因为你,我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无限辉煌图卷〕〔穿成炮灰原配的女〕〔炼体十万年〕〔同学婚约〕〔我的功法脑补了大〕〔他们不是人!(无〕〔全职猎人之失控〕〔误入歧途苏玥〕〔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好,1983〕〔睡龙之怒
  sitemap